简体正體
ad image
中共病毒
湖北江西警方混戰。(視頻截圖)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專題

未普:震耳欲聾的沉默已經到頭

【希望之聲2020年4月1日】去年流傳過“逢九必亂”的讖語,然而每十年就有一次逢九,從歷史縱深的角度去看,六十年一個輪迴的庚子年,纔是“必亂”和“必變”的歷史節點。這裏先不去細說1840年鴉片戰爭;1900年庚子事變;1960年大饑荒的慘痛民族記憶。中國人面對眼前這個庚子年,又會給歷史留下什麼記憶?

如果大災難都有冗長的伏筆,過去習近平掌權這七年,已經告訴我們太多。權力高度壟斷,言路極度閉塞,國進民退成爲黨的決策和時刻不能忘記的“初心”,全國的寒蟬效應,已經不但是老百姓被封口,企業家這些得到改革開放甜頭的成功人士,也被迫夾緊尾巴做人,就算這樣,也不能保住他們地位與私人財產,不得不紛紛走路,移居海外。再看中共自己的官僚階層,也一樣噤若寒蟬,因爲“妄議中央”已經成爲政治罪名。於是整箇中國各個階層都變得默不作聲,用西方諺語就是“震耳欲聾的沉默”。

正是這七年的伏筆,釀成了新冠肺炎這一席捲中國、繼而席捲全球的風暴。這段黑暗過程中的許多悲慘故事,就不去逐一分析了。北島有一句詩“一切死亡都有冗長的回聲”,這場民族災難甚至是人類大災難發生之後,震耳欲聾的沉默無法維持下去,必須要有人做點什麼了。就在這時,於無聲處聽驚雷,“大炮”任志強發炮猛轟“剝光了衣服也要當皇帝的小丑”,矛頭直指習近平。但是不要忘記,在任志強之前,民主黨派人士、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已經發文,題目是《憤怒的人民不再恐懼》,剛坐滿刑期的學者許志永也寫了討習檄文《勸退書》。

任志強公開信所以重要,不僅在於立場鮮明觀點犀利,更在於他代表的是中國共產黨內部一種壓而不服的聲音。在不許妄議的緊箍咒下,震耳欲聾的沉默並不是鴉雀無聲,只不過像地火一樣尋找着衝破地表的缺口。新冠肺炎激化了不穿衣服的皇帝和黨內不同派系與集團的矛盾,任志強公開信就是他們憋了很久的聲音。就在此時,又傳出“五老上書”,即退休高官李瑞環、溫家寶、胡啓立、李嵐清、田紀雲聯署一封寫給中共中央的信。此事真假難辨,但也有一定的邏輯支撐。定於一尊的習近平通過特殊部門控制黨內高層,甚至比控制異議人士還要嚴厲得多,如果五老上書爲真,說明習近平已經令他們忍無可忍,或者說,這五老看到了中共可能會在習手裏完蛋的可能性。五老中田紀雲是趙紫陽時代的副總理,六四後就被邊緣化了,所以特殊部門的監控名單上,被認爲能量有限的他也被邊緣化。如果上書一事爲真,他們要求迴歸鄧小平路線,將會寫入黨史。

另一封重要的聯名信,是馬雲、柳傳志等五十個企業家通過李克強轉呈習近平的呼籲書。這是民營經濟集體意志的表達,意義不下於任志強以及五老上書的黨內聲音。這封聯名信語氣謙卑,簡直畢恭畢敬,但綿裏藏針,該說的都說了。比如,回到鄧小平路線,從改革開放到外交韜光養晦;徹底否定文革;實行政治改革,兌現憲法賦予人民投票權;要求國策對國企與民企一視同仁;釋放任志強,是依法治國的指標;重新調查李文亮事件。

用這樣謙卑得接近諂媚的語言,卻明確表達對國家現狀以及過去七年的不滿,這是中國特色的作文範本。甚至對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的批評,都用讚揚習近平胸懷偉大抱負的方式去表達。但遣詞造句再小心翼翼,也泄露出了極不恭敬的諷刺,比如“人類命運共同體”不能變成“人類噩運共同體”,又比如引經據典之後,用一句“博學如您”一定懂得這個道理之類的話語。不管這羣民營企業家用哪個腔調說話,都融匯進新冠肺炎時期的反抗聲浪裏。

庚子年大劫難讓人們無法再裝睡,就這樣,震耳欲聾的沉默突然結束了。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郝延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