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臺灣駐舊金山經濟文化辦事處處長馬鍾麟先生
介紹臺灣防疫成功經驗,臺灣駐舊金山經濟文化辦事處處長馬鍾麟先生接受本臺記者採訪。(圖源:SOH)

【希望之聲2020年4月1日】(本臺記者馨恬採訪報道)臺灣外交部國際組織司司長陳龍錦3月24日上午在例行記者會中表示,臺灣方面去年底就掌握中國武漢一帶有非典型肺炎病例;12月31日臺灣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在第一時間便和世衛組織(WHO)的國際衛生條例(IHR)窗口及中方聯繫,希望對方查證並確認相關疫情;同時臺灣外交部也即刻請駐日內瓦辦事處和WHO祕書處聯繫,以協助確認。

與中國大陸隔峽相望的臺灣,一直被WHO排斥在全球防疫體系之外,在得不到國際衛生共享資訊的情況下,從去年12月31日起就已經開始實施登機檢疫,以避免“中共病毒”病毒人傳人。目前,臺灣的“中共病毒”疫情防疫被認爲是值得學習借鑑的典範。

臺灣防疫到底有哪些經驗?是否值得美國和世界其它國家借鑑?本臺「走入美國」節目主持人馨恬就此採訪了臺灣駐舊金山經濟文化辦事處處長馬鍾麟先生。馬先生首先回顧了全球疫情和臺灣疫情的最近情況,然後詳細介紹了臺灣的防疫經驗。

現在全球“中共病毒”確診數已經超過77萬人,死亡案例超過3萬6千多人,這個數字一直不斷的在滾動。全美國現在“中共病毒”確診數也超過15萬人,死亡人數超過2800多人;在加州確診人數大概現在是6300多人,死亡人數是132人。

跟“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最早起源的中國大陸最接近的中華民國臺灣,其實臺灣海峽是一水之隔,只有130公里的距離,而且大家也都曉得,過去多年來,每年在中國大陸工作、經商的臺灣人口大概都超過85萬人。但是到目前爲止,最新疫情統計,臺灣確診案例305個,只有5個人死亡。所以在全球整個“中共病毒”疫情的防疫工作來講,臺灣可以說應該是處理效果最好的國家之一。

談到臺灣的防疫經驗,馬鍾麟先生歸納介紹出了以下五個方面。

經驗一:政府對危機具警覺性,提早建立應變機制

第一方面,他說,整個政府對於危機有警覺性,而且很早以前就已經做好準備。我想這是這次臺灣最成功的一個地方,就是有危機感,很早之前就已經把緊急應變的機制建立起來了。

其實臺灣在2003年遭遇“薩斯”疫情衝擊之後,那時候就已經開始在檢討怎麼樣來建立我們的應變機制。所以在2004年的時候,我們就已經在衛生福利部的疾病管制局下面設立了「流行疫情指揮中心」。這個指揮中心成立之後,可以隨時備用。

所以當這次“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爆發以後,我們大概是在去年12月底左右聽到這個消息,整個「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機制馬上就開始運作了。這一批受過訓練而且有經驗的衛生官員,很快就能夠確認這個“中共病毒”疫情的嚴重性和危險性,而且馬上啓動了緊急應變計劃,迅速展開了危機的處理。我想這個就是取得先機的一個最好的步驟。

經驗二:高品質醫療體系和高覆蓋率全民健保

第二方面,就是臺灣高品質的醫療體系,還有全民高覆蓋率的全民健保,也是這次防疫的一大“功臣”。大家都曉得,長期以來中華民國臺灣的醫療品質,一向在全世界都是非常受到稱讚的,在很多國際評比當中,我們的醫療品質、服務品質,一向在全世界都是非常頂尖的一個地位。

另外一項就是我們現在全民健保幾乎覆蓋率是99%以上的,可以說幾乎是人人都有健保。這個也很重要,因爲當這種疫情來的時候,不管是疑似感染的人或已經感染的人,如果他們因爲沒有能力去就醫,或者去檢測的話,或者他不敢出來就醫或者去檢測的話,他實際上就會變成一個很大的防疫破口,這對整個防疫體系是一個非常大的威脅。

所以我們這個高品質的醫療體系還有非常低廉、非常方便的全民健保系統,在這個時候就發揮了很大的作用。

經驗三:善用多年建立起來的高科技能力

第三方面,就是臺灣這次也非常善用了過去多年來我們建立的高科技的能力。臺灣過去多年來的產業,我們在高科技方面一向都有相當不錯的發展。在這次面臨疾病威脅的時候,我們臺灣也迅速運用了我們整個在資訊科技、大數據方面的這些技術,然後設計了入境檢疫的電子系統。

這個入境檢疫電子系統,就是當一個外國旅客要進入臺灣的時候,他上飛機之前就掃描了QR碼,就可以進入到我們的檢疫系統網站,填報個人健康資料後,系統很快就會根據你個人的健康狀況,你過去的旅行記錄,馬上就可以進行分類,這個旅客是有風險或沒有風險的。有風險的就可以進一步控管,沒有風險的,很快就可以傳一個簡訊到旅客的手機裏,你憑這個手機簡訊很快就可以通關,不會受到耽擱。

對於需要受到管制的危險族羣,我們也有利用手機GPS來追蹤這些需要被管制的人,確定他們在隔離期間會乖乖呆在家裏面。這也是一個很有效的方法。

經驗四:快速有效整合資源,生產和提供所有民衆需要的防護裝備

第四方面,我們政府這次在非常短的時間裏面,快速有效的提供給所有人民所需要的防護裝備,特別是口罩。因爲當這個疫情剛剛開始發生的時候,臺灣的口罩的確也是不夠,數量是相當不夠的。但是政府立刻就整合國內的各項資源,成立國家隊,全力投入口罩的生產。所以到現在爲止,我們的口罩生產量已經達到每天可以生產1200萬片了。

另外口罩生產增加了以後,我們還配合了一個非常有效的實名制的口罩購買制度,當然這個制度也一直不斷的改進當中。從最早期的1.0版,就是憑你的健保卡到健保特約的藥房或衛生所去購買口罩;到了實名制2.0版的時候,就可以上網去訂購,然後到便利超市、便利商店去取貨。據我們瞭解,現在行政院正在研擬口罩實名制的3.0版。3.0版就是你完全可以憑着你的健保卡、或身份證、信用卡直接到便利超商去刷卡購買,這對民衆來講更方便了。所以隨着整個防疫物資的分配跟流通,它非常快速,有效率。這也幫助了很多。

經驗五:提供精確且透明的資訊對於民心安撫非常重要

另外第五方面,我想也是很重要的就是要怎麼樣安定人民的心理。我們的「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的指揮官,我們的衛服部陳時忠部長,你看到每天的電視新聞,每天他都會帶着一大羣相關的官員來回答記者所有的問題,而且非常有耐心的回答所有的問題。因爲用這種最簡單明瞭的資訊傳遞給大家,我想在這個疫情升溫的時候,這種精確而且透明化的資訊,對於民心的安撫是非常非常有幫助的。

民主國家參考的典範:防疫與保護人民權益並重

總結而言,對於這次臺灣的“中共病毒”防疫表現,最難得的就是一個民主國家如何能夠快速防疫,而且保護人民的權益,就是防疫跟保護人民的權益其實是要並重的。可能就是有一些集權專制的地方,它政府可以用一些比較集權專制的方法,或者甚至比較粗暴的方法來限制人民的自由或者怎麼樣來防疫,但是對民主國家,我們要考慮的是怎麼樣能夠保護人民的權益和尊嚴,同時有效的來防疫。我想這個是作爲全球的民主國家的一個參考的典範。

摒棄不同政見和黨派分歧,朝野一致抗疫

同時政府要得到人民的信任,而且不管是在朝在野,都要充分的合作。就這一點來講,美國的學者就稱讚這次臺灣的表現說,臺灣1月份剛剛纔總統大選完畢,好象社會的意見是分裂的,朝野兩黨有分歧,但是到了“中共病毒”疫情來的時候,展現出來的朝野一致共同的來抗疫,所以這也是我們的民主國家非常值得驕傲的一個地方。

以民主、人權、尊嚴爲防疫的中心準則

最後就是我剛纔所講的,我們的政府這次防疫一切都是要以民主、人權、尊嚴爲一箇中心準則,採取就是“以人爲中心”的一個防疫策略,因爲我們一直認爲,我們要做的不止是要防這個病毒,而且也要關懷這些受“中共病毒”感染者以及被隔離的人,纔不會對他們造成歧視;我們一直認爲,這是人被“中共病毒”侵襲,而人本身不是病毒,所以在防疫的過程中,我們對人的尊嚴和人權,我們必須要照顧到。我想這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待續,敬請關注)

不被世衛接納卻成防疫典範  臺灣官員介紹臺灣防疫經驗(下)

責任編輯:辛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