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習近平3月10日視察武漢時,一張罕有“獨坐一旁”照片流傳網絡。(網絡圖片)
圖爲習近平3月10日視察武漢,一張罕有“獨坐一旁”照片。(網絡圖片)

張傑:任志強事件考驗中共政治智慧 二十大會爆發權力爭奪戰嗎?

【希望之聲2020年4月2日】2月23日,網絡上流傳一篇署名任志強的炮轟習近平,痛批中共隱瞞新冠疫情的文章。3月12日起,任志強失聯。有消息指,任志強被北京紀監委留置在昌平蟒山基地。該案被定爲國安委大案要案,任何人不得打聽、插手。任志強的大兒子、祕書也相繼被抓。令人難以置信的是,近日網絡傳出任志強絕食的消息。甚至有消息稱,任志強已經撒手人寰,含恨離世了。

儘管該消息無法證實,但很多網友還是心情很悲痛。不久,劇情就出現了反轉。網傳一張任志強和朋友的合影,兩人都戴着口罩,顯示時間在疫情發生後。該圖片標明任志強安然無恙。但時隔一天,有網友披露,這張任志強的近照爲二十多天前拍攝,目前任志強因絕食導致心臟衰竭,正在北京中日友好醫院搶救治療。3月31日,資深傳媒人高瑜在社交平臺發佈了有關任志強最新消息。她的推文指出,任志強軟禁地點在太平莊,是原部委黨校所在地。據稱,北京市紀委安排他的一些朋友輪流去看他。推文又稱:任志強絕食的傳聞是假消息。任志強胃口不錯,昨晚七菜一湯,五人作陪,其中有他外甥陪伴料理日常起居。任志強的消息可謂變化莫測,令人目不暇接。但有一點是相同的,那就是任志強因言獲罪,目前被限制自由了。

任志強失聯後,他的朋友們在海內外展開了營救活動。網絡上出現要求中共高層召開緊急擴大會議討論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的功過和去留問題的建議書。該公開信出自本身也是紅二代成員的媒體人陳平的微信。3月25日,網傳中共元老李瑞環、溫家寶、李嵐清、胡啓立、田紀雲也有上書習近平,內部稱之爲“五老上書”。3月26日傳出馬雲、柳傳志、潘石屹等民企大佬聯名上書習近平,要求釋放任志強,還提出8項訴求。美國哈德遜研究所客座研究員韓連潮30日發推文,稱北京東三環昨日堵路車輛難行,原因是警察攔截一輛小臥車,這車車後掛着一個字牌:流氓下臺!近日又有更勁爆的傳聞流出,稱王岐山以辭職相威脅,要求釋放任志強,以致習近平不得不放棄終身制,李強、胡春華已經內定爲中共二十大上的接班人。任志強事件給人一種悲欣交集的感覺,剛說任志強辭世,後又說他生活的很不錯;剛說任志強案已定爲大案要案,現在又說習近平也被折騰服了,不願再幹了。

這種種跡象表明,任志強事件非同尋常,震動黨內外,高層和普通百姓,也影響海內外。我們現在一起分析兩個問題,一是任志強的生死和未來命運。二是習近平是否會在二十大上下臺?

先談第一個問題。我認爲,目前種種信息表明,任志強並無生命之憂,只是失去了自由。既然事件源於署名任志強的網絡文章,雙方有一個解套的辦法,那就是任志強不承認自己是作者。中共即使明知文章爲任志強所寫,也認可非其所爲。這樣雙方都可以解套。但如果習近平執意嚴懲任志強,則對中共很不利。因爲任志強是社會公衆人物,又是紅二代和成功的商人,打擊任志強會得罪民衆、紅二代和商人。任志強習近平的抨擊,並不是他一個人的情緒,而是反映了當今中國的普遍的情緒。國內時政分析人士吳強表示,最初作爲習的執政基礎或者是擁戴他的紅二代們,似乎在跟習漸行漸遠。任志強並不激進,他是有幾十年黨齡的的共產黨員,是一家國企的前領導人,而且是中國最有權勢的政治人物的朋友。任志強未來的命運會如何呢?北京時政評論人士華頗的看法比較消極,他認爲,習近平釋放任志強的可能性不大。習近平現在面對任何一種挑戰,都要顯示自己強硬的一面,如果現在退一步,會有可能一退千里,潰不成軍。習近平會做出怎樣的選擇呢?

現在,我們再分析一下習近平中共二十大上退下來的可能性。我認爲,任志強事件所引發的建議書、“五老上書”和馬雲、柳傳志、潘石屹等民企大佬聯名上書,其真實性都較低,應該是任志強的朋友所爲,其目的在於營救任志強。評價習近平功過和去留問題建議書的發出人陳平說:我覺得就是因爲言論、新聞不自由,最後導致謠言滿天飛。唉,這也是既是特殊的、也是必然的現象。我覺得這可能是很多人、尤其是體制內的人的想法吧。“五老上書”不符閤中共的運作習慣,單獨建言的可能性較大。至於馬雲、柳傳志、潘石屹等民企大佬聯名上書習近平之事,我覺得更不靠譜,因爲他們沒有這樣的歷史擔當和勇氣。關於“王岐山、汪洋、朱鎔基和其他元老聯手,王以辭職相威脅,要求釋放任志強,對習進行逼宮。習近平不得不放棄終身制,李強、胡春華已經內定爲接班人,十九屆五中全會增補入常,二十大將分別角逐總書記和總理職位。”的傳聞,我認爲此消息可以作爲飯後談資,但不要認真。王岐山、汪洋、朱鎔基和其他元老逼宮之事就不存在。王岐山與習近平在一條船上,是不會爲了任志強習近平翻臉的。只要任志強聲稱文章不是自己寫的,這滿天的雲彩不就散了嗎?何須以辭職相威脅。李強和胡春華不是政治局常委,五中全會增補入常的可能性幾乎不存在,更談不上角逐總書記和總理職位了。這消息的作者應該不太懂得中共的政治運作規律。

我的看法是,習近平不可能在二十大上退下來。原因不是不願退,而是不能退。各位試想,習近平的倒行逆施已天怒人怨,反腐敗清洗了多少官員,退下來極有可能被清算,小命難保。對此有清醒認識的網友說:“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中國政壇從來沒有泄露祕密的傳統,只要是提前確認的關於領導人更迭的消息,一定是假消息,當然這些謠言恰恰說明瞭人心思變,這纔是這個政權最怕的事情。”

任志強事件產生的衝擊波正在危及中共政權的根基。習近平自十九大以來,就一直在走麥城,喝水都涼牙齒。先是中美貿易戰使中國經濟雪上加霜,後有香港反送中運動使中共遭遇最大的政治挫敗,今年伊始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又將中共打得矇頭轉向。習近平心強命不強,不知道世界大勢,結果如同堂吉柯德一樣四處碰壁。3月27日,山東省委書記劉家義在任命濟南市委書記孫立成時,竟然稱讚孫立成政治素質好,對黨忠誠、對總書記忠誠。或許,劉家義從習近平的窮途末路中看到仕途契機,決定學習天際市委書記李鴻忠,也來一個馬屁秀。

現在,我們總結一下。任志強事件可大可小,說嚴重可以判刑入獄,說不嚴重可以一笑了之。關鍵取決於習近平的政治智慧。習近平是不會在二十大上退下來的。他在上臺之初,就沒有想下臺。他在清洗自己的政治對手時都下的是死手,絲毫沒有給自己留下退位的餘地。習近平有挽救中共紅色江山的使命感,也有作爲世界霸主的雄心,更有超越毛澤東的志向。只是他不懂時事大勢,不知識時務者爲俊傑的道理。加之,習近平心胸狹窄,不能選賢任能,沒有推功攬過的胸懷。習近平不是不願下臺,而是下不了臺,他已經將自己的身家性命與中共紅色江山捆綁在一起了。辛克先生在《如何判斷一個王朝將要掛》一文中寫道,判斷一個王朝是不是快要掛了,有三個關鍵點:一是我不怕你了;二是我不信你了;三是我無所謂了。歷史上的專制政權靠三樣東西來維繫:恐懼、謊言以及實施恐懼與謊言的官僚集團。沒有這三樣寶貝,它一天都存在不下去。目前,中國已陷入塔西陀陷阱,老百姓早就不相信政府和官員了。習近平對官員殘酷的清洗和自由言論的打壓,使中國幾乎回到了文革時代。許章潤先生的文章《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指出,國民的憤怒已如火山噴發,而憤怒的人民將不再恐懼。目前中國人還沒有走到“無所謂了”的地步,但肺炎疫情讓越來越多的中國人覺醒和抗爭。辛可說,一個王朝到了臨界點,雖看上去依然很美很性感,但已經陰陽兩衰、千瘡百孔,僅靠廉價的春藥和鴉片苟延殘喘,完蛋不過是時間問題。廟堂之上、江湖之間,前途一片迷茫,何有動力或凝聚力可言?大家只好蠅營狗苟,一邊裝腔作勢唱唱高調,一邊抓緊轉移搜刮來的金銀細軟,隨時準備跑路,這個王朝的臨界點就到了。這並不意味着老百姓徹底覺悟了,會自發起來抗爭,事實上大部分人永遠都是看客,最多就是跟着起鬨而已。歷史的經驗是,如果大部分人對一個王朝表示不滿甚至絕望,其中一部分人有改變現狀的願望,只要很少的一部分人採取行動,任何一個王朝必將在劫難逃。

任志強事件不可能成爲壓倒中共的最後一根稻草,但它是一根很有份量的稻草。

——轉自《北京之春》責任編輯:郝延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