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約翰·昆西·亞當斯(John Quincy Adams)(圖片:George Peter Alexander Healy1858年畫作,白宮歷史協會)
約翰·昆西·亞當斯(John Quincy Adams)(圖片:George Peter Alexander Healy1858年畫作,白宮歷史協會)
美國史話

門羅卸任後不再歲月靜好 小亞當斯時期政治對抗加劇

美國史話(五十)

【希望之聲2020年4月23日】(編輯:文長)1824年的總統大選異常激烈,在經過戲劇性的角逐之後,得票最多的安德魯·傑克遜並沒有當選,而是前總統約翰·亞當斯的兒子——約翰·昆西·亞當斯進入了白宮。回想起四年前,門羅總統的連任沒有任何懸念,當時只有新罕布什爾州的Plumer一個人沒把票投給門羅;但這並不是因爲他不喜歡門羅,而是他覺得歷史上只有喬治·華盛頓一個人有資格全票當選,後人不能分享這一殊榮。

詹姆斯•門羅(圖片:美國畫家Samuel Morse1819年畫作)
詹姆斯·門羅(圖片:美國畫家Samuel Morse1819年畫作)

的確,門羅時期的美國空前統一,政黨紛爭銷聲匿跡,社會分歧似乎不復存在。然而,這被後人稱作“感覺良好的時代”卻曇花一現,歌舞昇平背後難免浮現新的社會議題。

隨着美國疆域向西延拓,人們對充滿未知、神祕的廣袤西域產生了濃厚的興趣。那時西部土地的價格非常便宜,每英畝才2美元。但就這種白菜價還有人嫌貴,在大家的抱怨下,國會又將價格降爲每畝1.25美元。人們爭先恐後地“炒地皮”,一段被稱作“西進運動”的歷史悄然開始。雖然同樣以農業爲主,但西部土地和美國南方相比,卻顯得十分原始。南方是棉花、稻米和菸草的集中地,主要勞動力是黑奴,而西部幾乎是白手起家,買來的土地完全未經過開墾,交通也不方便,更別說把農作物出口到海外了。雖然名義上都是聯邦的成員,可地域上的巨大差異,帶來了人們對政府職能的不同期待。

這是因爲美國東北部工業化已經相對成熟,這裏的人主張對進口產品徵收高額關稅,來保護美國本土的工業產品在競爭中不受威脅。他們還認爲,聯邦政府應當撥款修路,爲他們把商品運往市場提供方便。可是南方人反對徵收關稅,因爲關稅不僅會提高進口商品的價格,還會導致別的國家徵收對等關稅,這對南方出口棉花和菸草就十分不利。南方各州也反對動用聯邦資金修建道路和運河,因爲南方很多地方是山區,地形不適合修建公路,更別說運河了。所以聯邦政府改善交通的投資,很難讓那裏的人直接受益。

那新出現的西部各州怎麼想的呢?他們當然支持政府修路,因爲沒有公路和運河,他們就幾乎與世隔絕,和原來的印第安部落相比也好不到哪兒去。同時,他們還天真地認爲,徵收進口商品關稅,會連帶着提高他們自己的農產品價格。這樣一來,西部地區就站在了東北工業區的一邊,和南方人分庭抗禮。從那時開始,政治圈裏兩種不同的聲音此起彼伏,逐漸打破了門羅時期形成的和諧局面。後人常說門羅是“最後的國父”,除了因爲他是美國總統裏最後一位參加過獨立戰爭的建國先賢,也是因爲建國之初頭50年充滿理想主義的光輝歲月,時常引來人們無限的懷念。

的確,從《獨立宣言》開始,這差不多半個世紀的探索中,美國人向世界證明瞭,法國人做不到的我們可以做到。法國人從原點出發,又回到了原點,對自由憧憬演變爲暴政的橫行。而美國人卻走了另一條路,他們對自由的努力成功了,權力的交接採用了和平的方式。就在約翰·亞當斯和托馬斯·傑佛遜得票旗鼓相當時,根據規定他們要互相查驗對方的票數,而亞當斯卻非常紳士地說,這不必了!雖然我不覺得傑佛遜會得到更多的票,但是我不想讓幾張寫著名字的紙毀掉來之不易的共和國。

亞歷山大·漢密爾頓(圖片:美國畫家 John Trumbull1806年畫作)
亞歷山大·漢密爾頓(圖片:美國畫家 John Trumbull1806年畫作)

漢密爾頓在所有的問題上都和傑佛遜相反,只要傑佛遜說一,他一定說二。然而,在面對最有可能支持自己擊敗對手、但人品不端的伯爾時,他卻毅然決然地支持了傑佛遜。因爲在他看來,堅持道德的政敵永遠比兩面三刀的“朋友”高貴得多。雖然漢密爾頓很看不起沒有原則的伯爾,但是後來面對伯爾提出的決鬥,漢密爾頓卻說:作爲基督的信徒,我不會傷害他的性命。決鬥那天早上,漢密爾頓恪守了自己對神的承諾,他朝天放了空槍,卻被伯爾射來的子彈打中。在這50年的探索中,建國先賢們的道德垂範和身體力行,爲子孫開創了一個偉大的國家。

國父們紛紛離去,新一代的美國人會把這個國家領向何方呢?此時的政壇裏,亨利·克雷代表了西部力量,約翰·昆西·亞當斯代表了北方人,而約翰·卡洪(Calhoun,又譯作卡爾霍恩)則堅持爲南方人說話。他們在國會和政府裏也都有自己的人脈。亞當斯非常清楚,如果不能很好地處理地域分歧,共和國將有分裂的危險。和他的父親老亞當斯一樣,昆西是個出色的政治家。他曾經被派往荷蘭、德國、俄羅斯和英國做美國的大使,並主導了根特和談,結束了1812戰爭。在隨後的國務卿生涯中,他幫助門羅總統擬定了美國的基本外交政策,也就是我們前邊講過的“門羅主義”。他還成功地與西班牙達成協議,把佛羅里達納入美國的版圖,並讓西班牙人承認了美國西部的邊界線。昆西不喜歡黨派之爭,這一點很像他那少言寡語的父親。他覺得只有堅持父輩的理念,用道德品行而不是現實利益來劃分人,纔是一個優秀政治家真正需要的。他想模仿門羅總統的做法,選擇不同地區的人組建內閣,甚至是啓用自己的政敵,來平衡地域間的矛盾。可是,他的政敵卻不太領情,拒絕加入他組建的政府。這導致昆西在任期內始終沒有得到南方人的全力支持。不過,在亞當斯的努力下,新內閣成員還是具有非常好的多樣性。國務卿亨利·克雷來自西部,財政部長來自東北部的賓夕法尼亞,戰爭部長來自東部沿海的弗吉尼亞,司法部長來自馬里蘭。

亞當斯拿出了一系列改善民生的舉措,其中包括一項修建道路和橋樑的計劃。他還建議興建一所國立大學和一個國立科技中心。他的提案沒有得到美國西部和南方的支持,那裏的人認爲憲法並沒賦予聯邦政府這麼大的權力。他們認爲,這些權力屬於各個州。除了基礎建設,亞當斯還按照東北部工業區的意願,準備徵收進口關稅。這又一次觸動了南方人的敏感神經,南方各州在國會的代表們再次以逾越憲法授權爲由拒絕了。

南方人一向不喜歡亞當斯,他們喜歡安德魯·傑克遜,就是那位具有張飛一般性格的大將軍,人稱“老山核桃”。就在亞當斯任期內,安德魯·傑克遜和他的支持者們控制了國會,他們自稱民主黨人,Democrats,它正是今天美國民主黨的前身。民主黨爲了阻止亞當斯徵收關稅,想出了很多招數,其中之一的,就是提出一種根本不可能被國會通過的保護性關稅。這麼做的目的是拉攏西部人,讓他們覺得民主黨好像在爲他們說話,但其實他們很清楚,這項議案不會被通過的,所以實際上南方人沒有損失。可是他們萬萬沒想到的是,議案竟然在國會通過了。現在難題落到了亞當斯身上,如果他批准議案,就會更加得罪南方人;如果他否決議案,就會得罪西部人。亞當斯沒辦法,最後還是簽了字。但同時他明確表示,國會必須對一切可能的後果負責。民主黨一看這招不太奏效,又想出其他辦法,比如指責亞當斯濫用政府資金啊,任用親信啊等等。可是,最後所有的指控都不屬實。亞當斯在任期間,好多人都對他甜言蜜語,想某個一官半職,但全被他嚴詞拒絕。他認爲,根據政治原因任命官員是錯誤的。可是亞當斯的正直,也引來許多他當初的支持者的不理解,這一點和當年的傑佛遜的確有些類似。

安德魯·傑克遜(Andrew Jackson)(圖片:Thomas Sully1824年畫作)
安德魯·傑克遜(Andrew Jackson)(圖片:Thomas Sully1824年畫作)

面對安德魯·傑克遜領導的民主黨咄咄逼人的攻勢,亞當斯有點招架不住。雙方都有自己的報紙,Daily National Journal支持亞當斯,United States Telegraph支持傑克遜。起初,兩方媒體只是表達觀點。後來就有點走味了,出現了一些人身攻擊,併爲自己支持的人犯下的錯誤辯護。這一場跨越政府、媒體和地域的對抗,已經不是簡單的兩個政敵之間較量,它演變出美國曆史上一個嶄新的政治版圖。下次我們有必要放緩步伐,來瞭解一下對抗雙方的主角,他們究竟是什麼樣的人,他們之間的爭奪到底折射出了怎樣的社會思想?瞭解一下約翰·昆西·亞當斯的身世和他的成長經歷。

音頻:

美國史話(五十一)  父子都是總統 兒子是美國曆史上最偉大的外交家 

更多文章請點擊【美國史話】系列。

責任編輯:吳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