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异议人士马晓明(网络图片)
陕西前媒体人马晓明(网络图片)

陕西前媒体人马晓明帮农民工讨薪遭警威胁

【希望之声2020年4月4日】(本台记者田溪采访报导)向来敢言和敢于为民请命的陕西前媒体人马晓明,近期因为帮农民工讨薪遭到警方威胁。

马晓明4月1日刊于维权网的自述,2020年3月24日16点多,陕西省延安市延川县公安局刑警大队警察袁某某等三人,开着警车到了西安马晓明住的小区大门口,在人行道边对马晓明进行了讯问。内容是他发了延川县民工1月中旬到陕西省政府讨工钱的报导的一些问题。

1月16日上午,陕西媒体人马晓明在陕西省政府信访接待室外遇到延川县为讨工钱上访的农民工。了解到具体情况后,表示愿意把农民工讨工钱的情况披露出去。

马晓明询问了民工被拖欠的工钱、及曾经上访的经历后,并声明:

1,我不代表任何机构或媒体,了解情况、写稿、发稿完全是我个人行为;

2,我不承诺能给当事人解决问题;

3,我不要当事人任何报酬。

在和多位讨薪民工交谈后,马晓明收到了他们的《联名上访信》印刷件,有一个人打开手机,让他看了一个《统计表》,内容是延川县各乡镇拖欠“美丽乡村建设项目”工程款的统计。因为这些民工是在贾家坪乡干了活的,马晓明就摘录了贾家坪乡的数据记在纸上,并叫一个民工把各乡镇的总数给算出来,他又记在纸上,于是有了全县的数据。

1月17日马晓明就打出有关稿件,发给《维权网》。

1月20日晚上,到西安讨工钱的一位民工打电话给马晓明说,县上有关人员说,文章在国外媒体刊登了,有严重的政治问题,要求他把文章撤下来。马晓明说文章报道的情况都是我反复询问记录的,都有依据,有什么政治问题?披露事实是公民的权利,新闻无国界。文章已经刊登了,泼出去的水,怎么收回?他匆匆挂了电话。

马晓明对本台表示:“从电话的语气中就能感觉到他们那种农民惊恐。这报道的是事实,有什么政治问题?光一个在马家湾干活的几十个、上百个民工,干了1、2年,一毛没有给支付工钱。农民说,光这个乡欠的钱就3亿多,全县可能欠了200多亿。”

“不但不付工钱,农民工把事件披露出去,政府还让刑事警察立案侦查去办这个案子。这是非颠倒到什么程度了!因为是习近平插队的地方,为美化当地发展经济,估计国家是给了钱的,按老百姓的说法,就是强盗把受害者给拿下了。”

随后,3月24日下午,马晓明遭到警察的追踪询问。内容就是马晓明发的关于“延川县民工1月中旬到陕西省政府讨工钱”的报道的有关问题。

一位袁警官主要追问:“你文章中写的延川县拖欠工程款总共有200亿元,这个数字哪里来的?”“你知道《维权网》是在哪里注册的?”

马晓明对本台表示:“开车到西安来问我话,我说:你们是是非颠倒。你们为什么不立案查这些官员和不法的开发商?我对你们的行为表示抗议,我报道了事实,你有什么必要询问这些被拖欠了工钱的民工?有什么必要来询问我?我完全抗议拒绝回答你的问题。”

马晓明在文章中表示,“在整个讯问过程中,我反复说:延川县这么严重地拖欠工程款,你们警方没有立案追究有关人员的责任,反而对讨工钱、向我介绍情况的民工威胁、追查,对我进行讯问,这是什么道理嘛?!你们今天出面提的这些问题,本不需要警方出面提出,即便我的文章有什么不准确之处,叫延川县有关单位,如美丽办出面在媒体上澄清一下就行了么。宣传机器完全操纵在党和政府手里么。延川县公安局动用刑警立案查办,就成了动用国家的强制手段对付讨工钱的民工,就构成了对公民基本权利、新闻自由的侵犯。就象最近武汉警方训诫李文亮医生一样,颠倒是非,掩盖疫情,严重侵犯了李文亮等人的言论自由、新闻自由,造成了巨大的社会灾难。事出之后,面对全国的质问声讨,武汉有关部门和警方还说:我们没有对李文亮怎么样嘛。你们今天对我质问的回答跟武汉有关部门和警方的话一样,也说没有对民工、对你怎么样嘛。你们还要怎么样,才算是怎么样了?”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田溪采访报道

责任编辑:元明清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