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中共的造假宣傳造成了留美學生與家人的隔閡
中共的造假宣傳造成留美學生與家人的隔閡(圖片來源:NTDTV)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專題

快醒悟吧親人們!不要再讓孩子們苦惱了!

【希望之聲2020年4月4日】(本台記者紫靜綜合報導)由於國內封鎖信息以及一直以來的造假宣傳,讓許多生活在牆內的中國人失去獨立辨別能力。在這次中共肺炎(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中,國內的防火牆在很多大陸家庭中製造了隔閡。一些來自武漢的美國留學生,講述了他們的苦惱。

留美學生小韓的苦惱:“有些話不能自由說”是造成這次疫情爆發的原因之一

27歲自武漢赴美國留學的小韓日前告訴美國之音,包括他在內的一些來自湖北的留學生認爲,國內的家人對這次疫情全球大流行的觀點,很大程度上基於國內網絡上的不實信息和中共的造假宣傳,而這也導致了他們與家人間的隔閡

小韓表示,他是最後一批離開武漢的在美留學生之一。

“我上飛機的時候,當時(中共官方)還在闢謠,說不會人傳人,”他說,“我在美國(1月)19號下飛機的時候,我再一看手機,官方就已經通報會人傳人,很危險。”

幾天后的1月23日,武漢在毫無預警下,突然宣佈封城,民衆日常生活大受影響。

小韓在微信朋友圈分享了一些批評國內疫情處理的文章,但遭到了一些家人的“政審”,認爲很“負能量”,說他“不愛國”,要他刪除有關對“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疫情追責的文章,並勸說他回國躲避美國的疫情。

小韓表示,“我後來舉了一個很簡單的例子。如果我現在殺了一個人,殺了之後我認罪、改過自新,難道我就不用被追究法律責任了嗎?象這種邏輯:人死已經不能復生了嘛,那你幹嘛還追究我的責任,更何況我現在已經努力向上了呀。那大家可以當無事發生嗎?不能這樣啊,你該追究法律責任你就是得追究啊。”

“你是一個存在了70年的政府啊,你難道還要靠表揚才能活下去嗎?”

“國內就見不得說別人好,”他說,“很少有客觀理性的媒體站出來說一句,國外也沒有那麼差嘛。”

在追責這個話題上,小韓也對“吹哨人”李文亮醫生被指“散佈謠言”一事的調查結果表達了不滿。

2月初,李文亮醫生因感染病毒去世後,網絡上出現了大規模抗議,關鍵詞“我要言論自由”一時流行開來,但第二天便被禁。中國國家監委立即成立了調查組,赴武漢對李文亮被抓一事展開了調查。爲期一個多月的調查,以將抓捕李文亮的地方派出所“對李文亮醫生出具訓誡書不當,執法程序不規範”作爲結果而告終。

小韓認爲,只把當事警察作爲責任人,沒有說服力。他說:“誰都知道應該處罰來自更上面的人物,畢竟你這是造成了世界性的瘟疫。民警,我們都知道,也是接受上面的意思才做這個事情。”

小韓說,造成這次疫情爆發的原因就是“有些話不能自由說”,他覺得一些家人現在還在維護這種思想,並試圖傳遞給他,但他認爲應該就疫情對政府一直追責下去,一直抗爭下去。

留美學生小鄭的苦惱:和父親已經快到了“無法溝通的地步”

在首都華盛頓上學的武漢人鄭同學也認爲,中國網絡上的不實信息和中共的造假宣傳,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中國民衆對國內外疫情的看法,也導致了他和父親交流上的苦惱。

鄭同學的父母早在“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前,就來到了美國。但隨着中國“武漢肺炎”疫情在中共官方報道中逐漸減輕,他的父親先飛回在廣州的公司,以躲避美國疫情,並等待武漢市解封。

鄭同學說,當父親還在美國時,他會給他看一些被中共“網絡防火牆”攔截在外的新聞,“我會給他看一些更公正的新聞,但他回國以後他就失去這個渠道了,光靠我轉述沒用,他們這代人可能更相信一個比如電視上的東西。”

鄭同學依然在美國的母親,也會在微信上收到親戚朋友發來的不實信息,例如美中即將開戰等,並勸說她回國,因爲在美國“得了病沒人管,會死在美國。”

他承認,有時候覺得和父親已經快到了“無法溝通的地步”。

這樣的事情很多,目前在海外的華人與國內的家人或親朋好友都很難溝通,他們甚至把國外的真實信息說成是謠言,完全顛倒是非、不分真假,完全被中共的造假宣傳矇住了雙眼。快醒悟吧,我們的親人!

責任編輯:辛吉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