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一帶一路,美聯社圖片。
中共病毒加重“一帶一路”國家債務負擔。(美聯社圖片)

中共病毒疫情加重一帶一路國家債務負擔

【希望之聲2020年4月7日】(本台記者賀景田綜合報導)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對全球經濟造成重創,發達國家已經不堪重負,而新興市場國家受到的打擊更加沉重,這些國家中許多屬於中共“一帶一路”簽約國家,這些國家在疫情之前已經欠下中國大量債務。隨着中共病毒全球大流行,中共的商業貸款加大了這些國家的債務風險。

落入中共債務陷阱的低收入國家將面臨很可怕的情況

《美國之音》4月7日報道,華盛頓智庫全球發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新近發表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中共爲新興市場國家提供的商業性貸款比世界銀行貸款的還款期和寬限期要短,利息卻更高。由於當前中共病毒疫情重創全球經濟,這些國家的債務狀況更加令人擔憂。

該報告的共同作者、全球發展中心高級研究員斯考特·莫里斯(Scott Morris)表示,中共病毒疫情對新興市場國家的衝擊,最令人擔憂之處在於,這些國家有不少已經面臨債務風險,尤其是對中國債務的風險。

莫里斯說,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雙邊貸款方,北京當局的決定會對新興市場國家的經濟造成很大的影響。

報告另一位作者、美國威廉瑪麗學院援助數據(AidData)項目的執行董事布拉德·帕克斯(Brad Parks)說,中共病毒大流行之前,越來越多的低收入國家已經陷入債務困境,或面臨陷入債務困境的極大風險。目前有44%的的低收入國家陷入債務困境,而6年前卻只有23%。

帕克斯表示,中共政府對外貸款的官方數據相當匱乏,援助數據項目致力於創建一個全面反映中國對外貸款狀況的數據庫。這個新的研究將中國和世界銀行在15年時間裏對157個國家提供的貸款數據作了對比,包括中國提供的2,453筆貸款和世行發放的4,859項貸款,每筆貸款的利息、期限和寬限期等訊息,包括近年來中共推出的“一帶一路”倡議中的項目。

帕克斯說,研究發現,中國貸款平均利息超過4%,而一家銀行通常利息接近2%。所這不是偶然,而是有意的。

這就是說,中共提供的貸款比世界銀行貸款條款更嚴苛,特別是對最貧窮國家的貸款。世界銀行等國際組織是以低於市場水平的利率發放貸款,中共卻常常按照商業利率放貸,有時會通過貸款換取別國的石油或其他自然資源。儘管中共那些最優惠的貸款中包括30%,甚至60%的贈款,但這往往有政治目的。而大量由中國政策銀行和國有商業銀行提供的貸款,其目的就是爲了盈利。

國際金融協會(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數據顯示,在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的打擊下,全球金融市場劇烈動盪,一項追蹤新興市場主權債券表現的指數已經下跌了約16%,同時有超過800億美元資金流出新興市場股票和債券。

美國前總統奧巴馬政府時期在國務院負責東亞事務的高級外交官Danny Russel表示,“許多國家很快就會無法承受來自這些項目(一帶一路)的債務負擔。這是很可怕的情況。”

美國和歐洲的經濟學家將這個情況與上世紀80年代的債務危機相提並論,那次危機摧毀了拉丁美洲的經濟增長。經濟學家和投資者認爲,全球經濟衰退將放大這個問題。

不少柬埔寨人擔心,中共的“一帶一路”投資項目以及柬埔寨政府對北京的日益依賴會使得他們的國家成爲中共的附庸。

美國等國發起“藍點倡議”抗衡中共

《美國之音》報道,大約20年前,美國開始退出官方借貸事物,美國對外貸款降到有史最低點,中共卻開始加大對海外借貸。

1990年代末到2000年代初,中共提出了所謂的重債窮國倡議,減免了世界上最貧窮國家的大筆債務。那時候,美國和其他西方大國開始從貸款轉向增款。因此,美國很大程度上沒有槓桿作用,或者作爲債權國的槓桿作用很小。

不過,美國在全球發展方面依然發揮重要的影響力。

帕克斯說,美國不久前和日本及澳大利亞合作發起的“藍點倡議”(Blue Dot Initiative)計劃,是對大型基礎設施項目提供國際認證的計劃,基本上是一項西方大國對中共“一帶一路” 倡議所做的迴應。他說,接下來會看到美國在這方面着力更多,鼓勵借貸國強化其政策和機構,在借貸時作出最佳選擇。”

責任編輯:宋月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