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名刊话坛】病毒变身终结者 庚子劫外有天机(一) (音频/视频)

CCPVirusTerminatesCCP
名刊话坛 - 19 / 551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专题

【名刊话坛】病毒变身终结者 庚子劫外有天机(一) (音频/视频)

【希望之声2020年4月8日】

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名刊话坛节目,我是心如。

我们今天谈论的话题是看中国周报第737期看论坛版由宋紫凤撰写的一篇文章,题目是「中共病毒」之由来(下)《病毒变身终结者  庚子劫外有天机》。

 

红朝逢九必乱已成铁律, 2019这个逢九之年,外有美中贸易战,内有非洲猪瘟,终有夺命肺炎。然而,乱则乱矣,未至极矣。转过年来是2020庚子年,红朝既未送走瘟疫,亦未迎来小康,却发现,1921年建立的党到了2020年,正式进入99岁,原来,逢九之年虽然结束,九九之厄才刚刚开始。接下来疫情在数月内,不仅蔓延全国,更传播全球,一场浩劫笼罩世界。

这场庚子之劫是由「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引发,在「中共病毒」之由来的前几期节目中我们谈到中共是「中共病毒」制造者,也谈到「中共病毒」七大特征与中共的全息对应。今天我们就来谈谈「中共病毒」所引发的这场劫难如何终局,谁将是最后终结者

庚子之劫始于中共病毒

回顾中共历史,每逢天灾人祸,中共都会借机大打爱国牌,民族牌,从而将被它欺骗与奴役的中国人与自己绑定,并借民族,国家之类的堂皇借口对威胁其统治的一切因素进行碾压式清场,从而从一次次的生存危机中逃脱。于是天灾人祸到了中共这儿反成多难兴邦,解套脱困的良机。

时至2018年,2019年,中共再次面临危机。国际上,西方国家对中共长期以来的情报窃密,政治渗透,意识形态输出等所为终于开始警觉并采取行动,使得中共在国际上举步维艰。而美中贸易战更予以中共重创。在国内,非洲猪瘟流行,草地夜贪蛾成灾,倒闭潮失业潮继踵而来。可以说中共在内外夹击之下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而根据多难兴邦的路数,中共此时最需要的正是一场灾难。就在此时,中共病毒P4实验室鬼使神差的流出,并迅速扩散。

然而与以往又有不同的是,以往中共借以兴邦的灾难,多是天降其灾,如地震,洪水,包括非洲猪瘟,而这次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却是中共自造其祸。

近日再曝新证据:317号,中共国防部官网称,军科院军医研究院陈薇研团队制出「重组新冠疫苗」,也就是外界所说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苗。事实上,早在33日,网络上就已传出陈薇团队研制出第一批中共病毒疫苗的消息,并贴出了疫苗药瓶照片。药瓶包装显示,该疫苗生产日期为2020226日,生产单位为军科院军医院和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

台湾财经作家汪浩在脸书发文质疑陈薇团队研发疫苗的速度。因为这种疫苗生产周期需要56个月,但陈薇于2020126日被派往武汉病毒研究所,接管P4实验室,进行病毒研究及疫苗研制,仅仅一个月时间,即226日,疫苗就研制出来。时间之短,不合常理。

此外,武汉海关与世界军运会执委会曾于2019918号在武汉天河机场举行联合演习,演习的主题是机场口岸通道发现「1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处置全过程。旅美中国经济社会学者何清涟314日曾刊文,质疑中共为何数月前就知道「新冠病毒」袭击武汉城,并对此展开演习。而此次汪浩则指出,按中共疫苗出厂时间226日往前推五到六个月,正是20199月。也就是说,按疫苗正常的研究期,中共应该是在去年演习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这种疫苗的研究,可见,中共肺炎将于何时爆发,完全在中共计划之中。

可以说这两则证据都再次证明中共病毒系由中共制造的生物武器。至于这一生物武器是如何从P4实验室蔓延全球的,各种推测总结起来不外乎三种。一种是内斗论,亦称阴谋论,即P4实验室因一直由江派掌握,所以分析认为中共病毒是江派放出,意在搞垮习近平。另一种是战争论,即P4实验室制造的中共病毒泄漏,之后,中共刻意隐瞒疫情,任其扩散全球,发动了一场变相的世界大战。最后一种是事故论,即认为P4实验室制造的中共病毒发生意外泄漏,中共出于隐瞒真相的惯性思维,隐瞒了疫情,瞒不住后,又凭其多难兴邦,丧事喜办的常规做法来应对,导致疫情完全失控。

然而,在疫情已经蔓延全球,并造成巨大人数死亡,且形势还在恶化的当下,上述三种情况哪种才是真相,其意义已经不再重要。因为三种推测的争议只在于,这一生物武器是按计划被启动,还是意外提前被启动。而无论是哪种情况,可以肯定的是,中共中共病毒制造者,并且中共病毒是做为一种生物武器被制造出来的,而这种生物武器一定是以杀人为目的。一言总之,中共正在以病毒为刀俎,以世界为鱼肉,利用病毒武器残虐世界才是触目惊心的现实,及灾难追责的核心。

大国战疫尽显邪恶基因

中共放出了病毒武器,之后的戏码当然就是大国战疫。《九评共产党》一书曾指出中共具有「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九大基因。反观这场大国战疫,上演的正是中共九大基因轮番登场的邪恶走秀。

「邪」是中共九大基因之首。表现为中共承袭马列主义的邪皮,反天反地,漠视生命。而在这场大国战疫中,我们看到中共从开始时为了减少确诊人数而不让病患确诊,到后来在政治清零的任务下,将大批病患赶出医院,成为病毒载体将病毒传给更多人,以及复工令下,让人们冒着被传染的风险去复工,一路走来,哪一步不是白骨枕籍,尸灰漫天。

至于邪恶基因之二「骗」,在这场疫情下,也表现得淋漓尽致。如中共一直在利用假疫情数据欺骗国人与世界。又制作假新闻以营造所谓正能量。为此,中宣部调集300名记者进入武汉和湖北去做所谓正能量报导,而泛滥各地的「不留名群众到派处所扔下一万元就跑」的新闻正是其杰作之一。此外,中共还利用假宣传诋毁他国,如在疫情向世界蔓延之际,各国华人的微信圈中都在流传着他国疫情严重,政府不作为的假信息,所不同的只是替换了国家名称。在这些虚假信息的误导下,引发了以留学生为主的大批海外华人回国潮。

邪恶基因之三「煽」,也就是制造仇恨。在中共煽动式的防疫措施下,逃离武汉回到家乡的武汉人被举报,家门被钉死、武汉车牌的车辆被跟踪,流落外乡的武汉人,乃至湖北人如老鼠过街被围堵,受到歧视与敌视。各地方为封城、复工、争抢医疗物资等原因,彼此剑拔弩张,互为仇敌。中共为甩锅海外,又挑动国人仇视海归,指其「万里投毒」,以暗示海外华人携毒入境,而海外国家才是病毒来源。至于其用力最大者则在于让国人仇美。而前不久报出的沈阳杨妈妈粥店挂出横幅祝贺美日疫情的事件,则是中共煽动仇恨的直接效果。

邪恶基因之四「痞」。中共历次的整人运动及所谓维稳,靠的正是社会底层的痞子流氓。此次疫情下,一些痞子人渣摇身变为临时执法者,带着红袖标,穿着临时制服,成为了执照流氓,协助政府封门封楼封城打人抓人批斗,飞扬跋扈,公然作恶。

好了,今天的名刊话坛节目就到这里,在下一期的节目中,我们将继续谈论今天的话题,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期节目再会。

文章来源:《看中国周报》737期看论坛

责任编辑:李心如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