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美国佛州民众起诉中共政权掩盖疫情,要求中共赔偿美国经济损失。图为纽约证券所交易员在看川普总统的白宫新闻发布会。(AP Photo/Mark Lennihan)
美国佛州民众起诉中共政权掩盖疫情,要求中共赔偿美国经济损失。图为纽约证券所交易员在看川普总统的白宫新闻发布会。(AP Photo/Mark Lennihan)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专题

孔诰烽:北京大外宣破产 全球向中共索偿运动启动

【希望之声2020年4月8日】北京隐瞒疫情虚报疫情引发全球大瘟疫,惹起全球公愤。现在北京尝试将自己包装成全球抗疫领袖,也破绽百出,我在上星期已经讲过。中共外交官更无端惹事恶人先告状,散播病毒源自美国论,只令世人更加愤怒。

追究北京制造这次全球危机的责任,不单是要以正视听,还是要避免类似灾难再发生。中国的威权体制不改,从地方到中央政府,便会继续本能地报喜不报忧,为了国际形象和经济效益忽略人命不断说谎。现在北京官方媒体宣传疫情已经受控,中国网上却有人传很多地方已出现疫情二次爆发,到底信官媒还是信传言?这是没有自由媒体、吹哨人被整肃的专制体制下的恒久两难。

要中国不再重犯错误,便必须使北京为其制造全球大灾难的责任付出代价。我在2月26日于这里呼吁世界向中国索偿。现在世界各国,竟然真的出现不少要求中国赔款的呼声,反映了全球对北京的怒火有多大。北京的撇脚大外宣,远远难以平息。

美国海军战争学院国际法中心主任James Kraska最近撰文,从国际法角度,论证中国政府隐瞒疫情和虚报确诊和死亡率数据,令各国误判病毒严重性,中国因此要为各国后来瘟疫大爆发的人命和经济损失负责。

Kraska教授表示,各国政府可以单独或集体向中国索偿,并在各种与这次瘟疫没有直接关系的领域对中国作出惩罚。国际法凌驾一国法律,所以这些反制措施就算违反了主权和不干预内政原则,只要没有违反人权和没有使用武力,都是合法的。他列举的可能惩罚,包括停止履行本国对中国的义务如偿还中国持有的债劵、递夺中国在国际组织的领导地位或会籍、向中国实施禁飞、拆毁中国的互联网的围场等。Kraska提议的处罚中国例子,未必每一个都可行,但已足够显示各国处罚中国的合法选择,其实很多。

同时,英国智库“Henry Jackson Society”也发表报告,指出中国政府在瘟疫早期隐瞒人传人已经发生、有意识地向世界卫生组织提供错误资讯、多年来没有限制甚至鼓励贩卖和食野味、在知道人传人已经发生后和武汉封城前让五百万人离开武汉跑到世界各地,已经违反了中国有份签署的国际卫生条例(International Health Regulation)。智库估计,中国单是对七大工业国的经济赔偿,已经可以高达三万二千亿英镑。智库建议,各地的法人和律师可以透过英国、美国、香港等地法庭、世界贸易组织、在各种投资条约和贸易协定的范围内向中国政府或与跟中国政府有关联的商业机构索偿

要求中国赔偿的呼声,也遍及发展中国家。例如缅甸大主教、亚洲主教联合会议主席貌波(Charles Maung Bo),便指出中国最高负责人习近平应该为瘟疫带来的损失道歉与赔偿,至低限度取消各国欠中国的债务。同时国际法学家委员会会长兼全印度大律师公会主席Adish C.Aggarwala也去信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要求调查中国政府在导致这场全球瘟疫的责任,并要求中国赔偿这场瘟疫带给全世界和印度的“生理、心里、经济和社会损害。”

控告中国政府的全球运动,已经悄然展开。当然,现在各国的首要任务,仍是尽快压制本国疫情,应该暂时还未有余力全力追究中共。但我们可以预见,当疫情完结之后,这次大瘟疫的中国责任的问题,将成为世界各国与中共交往时挥之不去的争议。北京全球大治的春梦,现在变成全球大疫的噩梦,若不想跟中共一起与全世界为敌,中国人和海外华人应该要梦醒了。

——转自《自由亚洲》责任编辑:郝延

(文章只代表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