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中共肺炎”爆发,民众纷纷离开武汉。(AP)
“中共肺炎”爆发,民众纷纷设法离开武汉。示意图(AP)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专题

何清涟:面对国际索赔 习近平的“底线思维”是啥?

【希望之声2020年4月10日】(编者按:导致武汉肺炎爆发的病毒是来自中共治下的中国,由于北京当局隐瞒真相致使疫情在全球扩散。武汉人、湖北人,乃至所有中国人及全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共不是中国,也代表不了中国,因此,中共治下出现的这种病毒应叫“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可称“中共肺炎”。)

4月8日,习近平在中共政治局常委会议的发言中强调,“面对严峻复杂的国际疫情和世界经济指标,要坚持底线思维,做好较长时间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思想准备和工作准备。”“外部环境变化”与“底线思维”这两个关键词,表明他清楚知道自家在国际社会的实际处境。次日在外交部的例行记者会上,深刻理解“底线思维”的赵立坚继续充当战狼,将甩锅进行到底,发表了三个“第一时间”的宏论,继续拉WHO大旗做虎皮。就在这一天,汇集全世界流行病学家提供的病毒样本的网站(https://nextstrain.org/ncov/zh)呈现了自2019年12月至2020年4月的3123样本,结果与一个半月前相同:现有的3123个病毒都有一个共同祖先:武汉肺炎(中共肺炎)病毒。

习近平说的“外部环境变化”指什么?

国际疫情由中国起源再输入世界,由战狼外交官赵立坚出面的甩锅没有成功,反而引起国际社会更深的反感;世界经济因各国封国而陷入停滞,作为中共掌门人的习近平也深知犯了众怒。因此,在4月9日召开的政治局常委会议上,有了习近平这番讲话。

“严峻复杂的国际疫情”,当然是指各国还看不到拐点的疫情。在医疗条件相当优秀的美国,其感染人数与死亡人数之多,远远超出医疗条件远逊于美国的中国对外公布的两类数字。基于此,国际社会对中国疫情数据的怀疑日浓。

英国政府科学顾问向约翰逊首相提交的报告指出,中国低报确诊数字,实际感染比公开报出来的要严重15到40倍。英国议会下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图根哈特(Thomas Tugendhat)在《星期日邮报》的评论中,批评中国“像传播病毒那样迅速传播不实信息”,还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国决心要创建一个由其领导的‘新世界秩序’(a new world order)“。他要求英国重新思考与中国的关系:”我们渴望商品和投资,但我们要导入中国的威权价值体系及其产品吗?还是我们应该与其他自由国家合作,并减少我们对这种独裁统治的依赖?“”现在,我们有一个理想的机会来评估世界的未来,并开始将其塑造成我们自己的道德框架。像所有威权政权一样,中国政府实际上是软弱的。“

中国低报疫情数据,甚至引起了中国友邦伊朗与巴西政府官员的公开质疑。伊朗卫生部发言人贾汉普尔4月5日表示,中国官方的统计数据似乎是一个“惨痛的笑话”,让世界上许多人认为武汉病毒(中共病毒)就像流感一样,且死亡率更低。他还表示:“如果中国说疫情在两个月内得到了控制,人们应该认真考虑一下。”路透社报道,4月5日,巴西教育部长温特劳布(Abraham Weintraub)在Twitter上发文,指中国医疗设备生产商趁火打劫,借疫情牟利,并指疫情能“帮中国政府统治世界”;还配上一张图片,用一个拥有语言障碍的卡通人物来代表中国。

法国一直不想得罪中国,最近因为要购买中国一亿口罩,还被中国强行要求使用华为的5G技术。法国实在忍不住了,公布了给法国带来疫情灾难的零号病人的关联国别。法国《世界报》形容法国科学家寻找疫情足迹,就像警察寻找杀人犯的线索,最后找到了这位与中国有关系的零号病人。

中国厂商借疫情谋取暴利,大发灾难财,也为世界各国痛诟。据《纽约邮报》报道,美国会考虑向中国采取法律行动,因为中国在1月至2月期间,于全球各地搜刮数千万保护衣和20亿只口罩,同时也禁止3M等公司出口N95口罩和手套等医疗装备。在全世界疫情严峻的情况下,中国有“预谋操控保护装备等同一级谋杀”,因此将会通过联合国或欧洲人权法庭,采取法律行动。

多国开始向中国索赔的法律行动

武汉肺炎(中共肺炎)造成全球尽皆染疫,中国对自身造成的世界灾难,不仅毫无歉意,反而通过一系列甩锅行为诿过于美国、意大利,嘲笑他国抄中国作业都没抄好;声称中国为世界抗疫作出了重大牺牲,要求世界感谢中国。凡此种种,激起了全世界的强烈反感。

最近,中国网络上热议“新庚子赔款”,指全球200个染疫国家,将会有不少联合起来向中国索赔,戏称为“八十国联军”,将是“八国联军”的十倍。玩笑归玩笑,但却有事实依据。

美国《国家评论》发表文章说,国际社会想让中国为疫情付出法律和政治的代价,但是在向中国索赔方面,包括联合国安理会和国际法院等国际机构并没有有效的强制手段,因此建议美国可以尝试说服其他国家,在科硏及经贸合作方面对中国施压,还可以针对中国的一带一路,游说有中国投资的国家没收中国国营企业资产来补偿新冠病毒造成的损失。只要世界上受害的国家可能参与,势将掀起一场全球围堵中国独裁政体的持久战。

印度的国际法学家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f Jurists,ICJ)和印度律师协会近日已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出申诉,要求中国就新冠肺炎病毒在全球蔓延造成的巨大损失作出赔偿。据印度《论坛报》(The Tribune)报道,这两家机构控告北京“秘密地”研发了大规模杀伤性生化武器,其目的是为了买空经济崩溃国家的股票,控制世界经济;它们要求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中国进行调查,并要求其对国际社会及其成员国,尤其是印度作出赔偿。

巴基斯坦前内政部长、人民党参议员马利克(Rehman Malik)近日写信给联合国秘书长古特瑞斯(Antonio Guterres),建议其组成新冠病毒专门委员会,调查这一病毒是否是人造的,及其来源地。

3月17日,美国保守派组织“司法观察”和“自由观察”的联合创办人拉里.克莱曼律师,向德克萨斯州北部法庭提交诉状,状告中共研发生物武器,致“中共病毒”全球大流行,索赔至少25万亿美元。

以上只是索赔行动的一部分。国际社会深知索赔的道路很漫长,但索赔这种态度,足以表明世界要与中国保持距离的决心。

事到如今,在四面楚歌声中,习近平也终于意识到“外部环境的变化”,但仍然初衷不改,要求全党及政府“坚持底线”。这条“底线”就是,决不承认中国是2020世界瘟疫的源头与制造国,拒不赔偿。

武汉肺炎(中共肺炎)这只巨大的黑天鹅,终于将全球化带入黑色版面。西方保守派精英必将反思:价值观完全与西方相悖的中国,能否在全球化体系内与世界和平相处?

——转自《新唐人》责任编辑:郝延

(文章只代表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