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谢田访谈】川普批评WHO失职暂停拨款 谭德赛狂言“更多裹尸袋”失德失民心 (音频/视频)

xiet
谢田访谈 - 14 / 156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专题

【谢田访谈】川普批评WHO失职暂停拨款 谭德赛狂言“更多裹尸袋”失德失民心 (音频/视频)

【希望之声2020年4月11日】(主持人:静汝 / 嘉宾:谢田)听众朋友,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谢田访谈】节目。我是静汝。

目前由中共病毒引发的武汉肺炎COVID-19新冠肺炎)给全世界造成了世纪重大灾难。据不完全统计,截止4月10号,全球总感染人数高达160万,死亡人数超过了10万,疫情扩散全球,各国几乎无一幸免。给各国、世界带来的经济损失更是不可估量。据悉,美国总统川普近日两次公开批评世界卫生组织WHO在这次疫情中行动太慢,未能及时向世界发出警报,提醒世界该病毒对人类所构成的威胁,并宣布美国将对WHO进行调查,同时暂停拨款。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随即在回击美国总统对世卫组织批评时说,“如果你不想要更多的裹尸袋”,就不要病毒政治化。不过,谭德赛的言论立刻引起了世界舆论的谴责。谭德赛为什么敢说出这样的话?美国暂停拨款是不是合适?世界是不是还需要WHO这样的组织?在今天的【谢田访谈】节目里,我们就请本栏目嘉宾,美国南卡来罗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博士来谈谈这个话题。

记者:谢田博士,您好。您认为美国这样做,暂停拨款的理由是不是合适?

谢田:川普政府现在这样做,显然是已经看到了很多很多关于外界对世卫组织的批评,对谭德塞的批评因为谭德塞的失责。在我看来,我认为谭德塞严重的失职,他应该下台。我上次看到全球已经有50万人联署,

记者:现在有70多万了。

谢田:70万联署要他下台,这个实际上本身就是一件非常令人耻辱的事情。我觉得他要是做为一个真正的学者,或者是有良知的人,这时候应该是自动下台。

我看他以前的经历,他原来还是一个蛮优秀的医学专家,公共卫生专家,好像是在哈佛大学是受过教育,还是做过研究。反正你看他的专业履历相当优秀,并且他在其它欧洲国家的其他经历上有所成就,所以他当选了这个。但是我认为他肯定是受到了中共的那种软刀子的作用,或者是金钱的收买,收买不一定中共把钱直接打给他个人帐户,可能体现在其它方面。比方中共给他特别的这种项目使用钱的权力,或者在中国好好的招待他或者怎么样。中共用金钱去腐化国际组织的官员,这个事情我们早就知道了。不管在人权理事会啊,还有其它一些国际组织里边它(中共)都是这样做的。

我们现在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中共给世卫组织的捐的钱,虽然只有美国的十分之一,但是大概他们恰恰用到好处,不管钱多钱少或怎么样,但至少他在这次武汉瘟疫开始以来,他做的几次的行为确实是我认为是违反了他的职业道德规范。比方说当时说人传人的时候,武汉能不能控制住,是否宣布这是一个世界性的大瘟疫,然后一直到美国宣布跟中国停航断航的时候,他又公开的批评。因为对全世界各国来说,这个流行病、大瘟疫发生的时候,传染病发生的时候,最关键要看在始发地那个地方,这个传染病是怎么样传播,怎么样增长,曲线是怎么样的,模式是怎么样,如果知道这个模式是什么样的话,就能采取相应的对策。

如果这个东西被掩盖了,就像中共那样做的,可能会让其他国家掉以轻心,就不会全力以赴的去对付,就会让这个过度的蔓延。美国已经看到了,就是因为中共掩盖,和谭德塞跟中共沆瀣一气,导致这病迅速的,有(武汉)六万人那时候飞到世界各地,有五百万人离开了武汉市到中国各地,把这个病传向了全世界。

当然现在就是说到底病毒从哪来的?是不是中共制造出来的,这个可能还在悬而未决,我们还要等待以后的结果。但至少在扩散的控制上,谭德塞在配合中共,替中共掩饰,替中共讲话,这个确实非常不合适。所以美国这样做的话,我想换一个其他总统,可能还会犹豫一点,或者不那么当机立断。川普我们知道他非常热爱美国,把美国的利益放在最高,并且他根本没有那种老牌政客油条式的那些官方的应酬,他就直接了当。你做的不对我就要调查,调查的期间,我就要先停下来,因为我们有理由相信你做的不对,假如这时候还继续支持你,肯定是不对的。

所以我认为美国的作法,美国的理由就是,谭德塞严重失职,至少有三次非常严重的失职,导致瘟疫在世界迅速扩散。导致世界各国受到这么大的损失,美国死了这么多人,经济上也遭受这么大的损失。所以这个这样做是不是合适呢?我觉得没什么不合适的。当时他(美国)做为主权国家,做世卫组织最大的资金提供国,至少可以要求总干事长,至少有一个中立的或者是为了全世界在做,而不是成为一个把世卫变成中国的一个组织,替中共说话,有偏向行为的话,他确实不适合。

记者:WHO的职责是什么?世界是否需要WHO

谢田:在联合国和联合国旗下还有联合国相关的,有很多很多各种各样的国际组织。是因为现在我们人类是个地球村,很多东西不管是贸易,技术合作,经济合作,文化交流都是全球性的,所以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或者教育科学文化交流;有联合国粮农组织,负责全世界粮食农业的那些分析预测帮助;还有世界民航组织,民航组织要负责各国家航空公司,这么多飞机飞来飞去,在天空中不规划好的话,可能就“撞车”了,所以在那个航线也好,航班也好,高度啊这些很多都要协调,要统一代码口径,需要国际合作是肯定的。

卫生组织也是非常出于对大的危害人类的疾病的担心和威胁,尤其是那些传染病,流行病、瘟疫之类的,因为这东西一旦爆发的时候,我们已经看到人类历史上,最早欧洲的黑死病,到中国以前的瘟疫,到最近的萨斯病,还有中东呼吸症,这些不会局限在一个国家范围之内,会影响到其他国家,那就是说你必须要有全球各国共同组织起来这么个组织,来协调、通报,跟踪,研究,并且各国给尤其是那些发展中国家提供必要的协助。不光是知识上的协助,还有医疗设备的调拨啊这些,所以这非常非常有必要的,我觉得世界是需要这样的一个组织。

记者:您刚刚提到WHO的应尽的职责。那您认为这次在瘟疫流行中, WHO总干事谭德塞起的作用是什么?

谢田:这次的瘟疫流行中,如果世卫组织这次能够起到一个更好的作用的话,他首先就应该盯住中共政府不放,一直追责下去,到底是不是武汉病毒研究所搞出来的?会要求马上派人进去调查,去武汉海鲜市场调查,去武汉病毒研究所调查,是不是有中共的军方人员在里边?这是真正他应该做的是这样。他没有这样做。他实际上接受了中共的说词,中共欺骗、掩盖,我们也都知道中共政府是不可信的。它实际上是残暴杀人的政府。这个时候人们就不免怀疑你是不是被中共收买了,你为什么这样偏袒中共?为什么不去调查真相?

当时如果世卫组织马上就像国际那个原子能组织,因为我们学校在南卡一个河旁边,那边是美国的一个核项目研究室。这个河边有一个实验室在这里。一旦北韩出现比方试验核武器了,他们这边的科技人马上上北京,直接飞过去,他就要调查取样,把空气里的一些放射性的粒子收集起来,看是什么样一种核爆炸,裂度多少,当量是多少?他就做这种研究。所以这是必要的,作为国际原子机构也需要做这个调查。

世卫组织如果真正做的很好的话,那就马上应该要派人进去,并且应该要求不受中共政府的限制,因为这是直接独立的调查。他如果早早就调查出来,早早就知道这是人传人的,也知道是从你这里出来的,然后可能很早就可以给中国政府也提供个警告,然后给全世界政府提供警告,让全世界都有所准备。那这个温疫的传播可能就跟现在完全完全不一样了。因为他失职,传播就这么厉害。

还有一件事大家都知道,台湾在国际卫生组织中的地位问题。因为中共它实际上篡夺联合国的席位,处处打压台湾,封杀台湾的外交空间,在这个国际组织里边,它也在封杀台湾。但是这个是非常危险的,因为既使对中共自己也是危险的。因为假设我们假设如果台湾有一个温疫有什么流行病在台湾发作开始,但台湾不是世卫组织的一员,不能即时通报世卫组织,那这个温疫从台湾发起的话,可能传播到中国大陆,那中国大陆人民都会受到伤害。就是说这个温疫也好,疾病也好,这个是没有国界的。

而现在这个世卫组织世卫组织在谭德塞领导下,原来台湾还有在世卫组织观察员的身份,现在连个观察员的身份都没有,那就是他完全排斥台湾在外。就是说这个世卫组织研究全球的疫情分布,防疫的时候这个有个空白,具大的空白。而且台湾有2300百万人,毕竟2300百万人跟大陆的14亿人直接有非常非常多的联系,所以这个实际上是非常致命性的错误。实际上我认为他都可以足以受到起诉,来起诉他反人类罪了。所以他没有起到该起到的作用,要他辞职下台,实际上是一种体面的做法,他现在连这个都不肯接受,那真是很遗憾。

记者:谭德塞说,「如果你不想要更多的裹尸袋」,就不要把新冠病毒政治化。有网友说,谭的这个话似乎不像是WHO官员应该说的话,让人感到非常没有人性。您怎么看他的这番言论?

谢田:这说明这个人实际上他的道德水平我觉得是值得质疑的,我们也知道这个人很有可能受到中共的收买,那么我肯定会对他的人品和道德标准加以质疑。他用你要不要更多的裹尸袋来威胁,这个简直是赤裸裸的拿这个全世界人民的生命来开玩笑。而他作为一个世界卫生组织的头领,居然敢讲出这样的话,我觉得这句话就应该足以让他下台了。

如果这个世卫组织能够真正的起作用的话,它这个理事会应该迫使他下台。实际上他自己他在接受中共的这些好处,给中共偏袒这时候,他已经丧失了作为一个科学家,作为一个职业的公共卫生专家独立的地位,他实际上已经先政治化,他没什么理由去指责别人什么政治化。

记者:我看有文章说,川普停止向世卫组织提供资金,是威胁,而谭的那个话是威胁美国。您认为是谁在威胁谁?

谢田:川普也不能说是个威胁,真正的威胁是说我要伤害你的生命,我伤害你,这才够成威胁对吧,我们说的威胁。川普只不过说因为是我们美国提供每年四亿到五亿美元,在支持你这个运作,但你的运作如果丧失了道德标准,丧失了职业标准,在重大疫情上你没有做到该做的事情,导致我们美国人民失去这么生命、金钱,我们当然有理由停止资助。我觉得是种警告。因为美国要调查嘛,要真正去把这些东西核实,如果检查核实以后表明世卫组织做的事情或谭德塞做的事情没什么不妥,那美国的钱可以继续拨款继续支持,没什么问题。如果调查以后发现他确实不对,那这个钱本来就不应该付,也不应该继续付,所以完全正当合理。

而谭的威胁我觉得显示他用什么“裹尸袋“的话,恐怕加深了就是说人们对他是一个中共魁儡的印象,加深人们对他是不是受到中共的好处的一种怀疑,也加深了人们对他作为一个国际公共卫生专家的一个公正性的一个质疑,那他实际上是在威胁全球人类。我想全球人类就有权利要求他下台谢罪。

我想现在有七十多万人连署要求他下台,这已经很明确的证明了这一点。我想美国一旦开始停止资助,其它一些主要西方国家都停止资助的话,这个世卫组织恐怕就很难运作了。那这个时候,世卫组织本身它也要清理门户,把他清除出去,然后尽快恢复工作。

记者:我看有媒体说谭的后台还挺硬?

谢田:他的后台不硬。中共实际上是在收买谭德塞的时候,恐怕也把其他的小国,第三的小国都收买了。我们知道中共实际上比方在人权理事会里,它就收买了那些非洲的那些小国,收买了很多人权恶共国家。把这些人权恶共国家和中共自己侵犯人权的国家放到人权理事会,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美国退出了这个人权理事会,就是你既然不能起到应该起的作用,那我就不跟你玩儿了,就不参加了。美国有自己的办法来保护人权,促进人权的发展。这也是美国现在在做的。

那这个世卫组织中共可能会利用它那些收买的那些小国,谭德塞可能有这些选票,但是我想如果这个世卫组织达不到起不到的作用,美国会退出,停止去支持,日本欧洲都可能马上会跟进。这样的话,实际上就是说整个国际社会需求新的世卫组织,类似的组织来协调这种对温疫的抵抗。我想这个事实上完全可以做的到,可能也许是有必要这样做。

因为我们现在看来这个中共病毒和温疫在继续,我们还没有看到结束。就是说为了正好协调各国对抗温疫,很可能有必要这样做,至少在中共之外这些正义的民主的国家,就是可以保持信息透明,信息畅通,能够维持真相的国家,形成一个新的联盟、国际性的一个组织来协调,我认为这完全可能也应该做的。

听众朋友,今天的【谢田访谈】节目就到这里,我是静汝,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欢迎转载。转载请写明来自希望之声。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