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4月13日(周一),川普总统在白宫中共病毒新闻简报会与左媒记者唇枪舌剑。(Alex Brandon/AP)
4月13日(周一),川普总统在白宫中共病毒新闻简报会与左媒记者唇枪舌剑。(Alex Brandon/AP)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专题

左媒记者为攻击川普不断变立场 彭斯一句话令其哑口无言

【希望之声2020年4月14日】(本台记者張莉莉综合编译)4月13日(周一)的白宫新闻简报会可谓火药味十足,左派媒体为了攻击川普不断地变化立场和说辞,川普总统也予以严厉回击。虽然之前左媒记者要求川普动用总统权力关闭美国经济,但现在他们却质疑川普总统有重启经济的权力。美国副总统彭斯一句话就让所有前后矛盾的左媒记者哑口无言,他说:在国家紧急状态的时候,总统的特权毋庸置疑。

自从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开始在美国蔓延传播以来,川普总统几乎每天都带领白宫防疫专家团队召开新闻简报会,向美国民众更新疫情发展最新情况、美国政府的防疫努力以及对民众出台的救援措施。从上个月开始,一些疫情严重的州为了遏制病毒传播,纷纷出台严格的社交疏离政策,要求民众除非去购买食物等必须生活用品或就医,就必须呆在家中。

在一些疫情不那么严重的州,尤其是共和党人主导的州,州长并未发布强硬的禁足令,因此左派媒体抓住这一点不断施压川普总统。他们在新闻简报会上反复纠缠总统,敦促总统动用总统权力要求那些州必须实施禁足令。当时川普总统给他们的回应是:虽然宪法赋予总统推翻各州州长命令的权利,但是他也尊重宪法赋予各州州长的行政权力。

以下是一些比较典型的新闻简报会问答场景:

场景一:3月30日,有记者要求川普总统命令弗吉尼亚州州长颁布一个“呆在家70天”的命令。川普总统回答:“我们将让州长们自行决定要如何做,当然我们会对他们进行监督,而他们也会在各方面征求我们的意见。”

场景二:4月1日,有记者要求川普对佛州州长当时并未颁布“呆在家里”的命令而反对他。川普总统回答说,虽然总统有权这么做,但是“除非我们看到明显的错误,我们都会尊重州长的做法。”

场景三:4月3日,有记者问川普,是否每一个州都应该学华盛顿和纽约州一样,颁布“呆在家里”行政令?川普总统回答说:“我会将决定权留给州长们。他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无论是从管理的角度,还是宪法的角度,我都希望这样做。”

场景四:4月5日,有记者敦促川普总统“挑战8位共和党籍州长,因为他们拒绝颁布‘呆在家里’行政令。”川普总统回答说:“第一,我一直很尊重宪法;第二,那些州长们,我了解他们每一个人,他们都做得很好。”他还补充说,虽然总统有权力替他们做决定,但他不愿意这样做。

场景五:4月7日,有记者让川普谴责一些州长至今还未颁布“呆在家里”行政令。川普回答说:“虽然我有这个权利,但是我希望尊重宪法赋予的联邦制架构,所以,无论是从宪法的立场,还是从联邦制立场,我都希望州长们自己做出决定。”

场景六:4月10日,有记者问川普总统是否允许佛州州长德桑迪斯(DeSantis)在5月重开学校。川普总统回答说:“我希望允许州长们自己做决定,而不是去否决他们。因为从宪法的角度,这是我应该做的。如果我不同意他们的做法,我的确可以否决任何一个州长的决定,我有权这样做,但是我更愿意让他们享有宪法赋予的权力。”

从以上场景我们可以看出,左媒记者完全认可总统有驾驭州长决定的权力,而总统的立场从来没有改变过。宪法规定,总统有权可以推翻州长的决定,他可以命令州长们关闭经济或开放经济。这一点是前一段时间左媒承认并不断敦促总统去施行的。但是,目前当川普总统在与白宫重启经济专项小组成员和各州州长们商议重启经济的时候,这些左媒记者却反过来质疑川普总统的权力。自由派学者图利(Jonathan Turley)还发推说:“总统没有绝对权力。”

《布莱特巴特》新闻网的评论员对左派媒体的这种反复无常的分析是:左媒记者实际上并不懂宪法,也不明白宪法到底赋予了总统哪些权力,但是他们总是不遗余力地想要将总统置于政治上“最不方便的处境”。

该评论员还表示,虽然总统并没有在4月13日的新闻简报会上列举宪法中赋予总统权力的具体条款,但是这些都可以在宪法修正案中找到明确的答案。

左媒记者在4月13日的记者会上还要求彭斯副总统站出来质疑总统所说的“绝对权力”。彭斯则告诉他们,在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的时候,所有人都必须无条件服从总统的特权。

责任编辑:杨晓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