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石濤評論】孫力軍被抓之緣由 (音頻/視頻)

shitaopinglun

【石濤評論】孫力軍被抓之緣由 (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20年4月22日】(主持人:石濤)大家好,這裏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石濤評論節目時間,我是石濤。

 

北京時間19號晚上大概8點鐘 ,新聞聯播過了之後,孫力軍,把他抓了,嚴重違紀違法,曾經任公安部港澳辦公室的主任。那也就是說,他曾經任過主管整個香港事務的安全問題,香港警察直接要跟他對口了。我們就簡單先介紹一個背景的知識,孫力軍一直是在公安系統,他是孟建柱的祕書。孟建柱是原來周永康政法體系當中的人,結果周永康政法體系的人都沒了,就把孟建柱留下了,說當初爲什麼習近平留下孟建柱?後來就沒有太多的跟蹤。

 

20172018年郭文貴出來的時候,比較提的多的就是孫力軍,所以孫力軍是郭文貴爆料當中的很主要的部分,另外一個就談到孫力軍曾經幫助過江綿恆換腎,活摘器官的問題,2018年出來的,說江綿恆換過三次腎。而孫力軍自己做過610辦公室的副主任,那610辦公室直接屠殺法輪功的,活摘器官已經成爲610辦公室的最主要的收入的來源和控制的一切,因爲它是一個非法的,但是凌駕在所有國家黨、政、軍機構之上的這麼個組織,當時是爲了迫害法輪功的, 1999610號成立起來的。125號在中南海抓的周永康,但沒公佈,那天是周永康的生日。1222號抓的東生,李東生的官職跟現在孫力軍是一樣的,但是李東生當時是610辦公室主任,那是個非法的。所以在當時在播報的概念當中,出現就是李東生是610辦公室主任,而公安部副部長的官銜確是放在最後,所以正常說是不合常理的。也就講,當時習近平、王岐山抓東生是突出的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這種權力系統,不合法的權力系統。這裏他公佈的他這麼講的,副部長、黨委委員,嚴重違紀,被國監委調查,曾任政法委書記孟建柱的祕書。

 

在最近整個在疫情的背景之下,孫力軍這事兒就成了最大的事兒了。我看有些朋友在做一些節目,在更新一些內容,但真正能夠說出點道道來,我沒看見什麼太多能說出道道來的。公安部的部長趙克志,在當天晚上9點多、10點,公安部局級以上的幹部開會,深刻檢討而且寫了一個很長的稿。那個有人在推特上發了一部分,發推特這人也說,這有的看了這個。我覺得它公安部開會開得有點兒太匆忙了吧?太過分了吧?

 

在這之前呢,我們先跟大家更新一下疫情大概的數據,這是格林威治時間1924點, 200時, 240萬確診,死亡165,沒跟你說嘛,大家會覺得就是個數字了。美國出現的數字, 764確診,死亡超過了4萬,他肯定是不乾的,應該在和平時期可能美國沒有死過這麼多人,沒傷成過這樣的,從來沒有過。美國基本上是持恆了,死亡一天15,然後新Case 25 ,所以就是跟我們說的,它基本確實持恆了,主要集中在紐約和新澤西,沒有太大的變化。紐約、新澤西加起來今天一天增長了1 ,總數是33萬多。33萬多跟76萬,你可以看到它的比重也在下降,它最高比重的時候,紐約、新澤西是佔全國的55%甚至到60%,現在這個數字也就40%,也就是說它是一個趨緩的狀況。當紐約、新澤西它的數量趨緩的時候,它就把全國的數字趨緩了。其它地方沒有什麼太多的改變,就是它按照一個等比的數據在變化,這就是美國,但是美國確實從來沒有在和平時期,短短兩個月裏面, 313號川普才正式面對這個問題,現在420號,加起來40天都不到,死了4萬人,他沒經歷過,那肯定不幹。

 

我們這兩天陸陸續續其實看到了一些非常強硬的說法,無論從川普的嘴裏面,還是從國務卿,從他的民間社會,其實都非常強硬的,強硬的一個很大的概念其實是集中在武漢病毒研究所去了。那有關來處,他根本不跟你討論什麼是別的地方來的,他根本不往那兒想。你看他川普騰出手來,美國人騰出手來,誰跟你討論是不是美國大兵帶進去的,他根本不往那兒討論。他直接就說這東西是中國來的,我們就得看它怎麼來的,然後我們再討論怎麼跟它聲討。參議院幾個參議員他說出的話就是,一定給習近平懲罰的讓習近平連內褲都沒有,屁滾尿流,他用詞就是這樣子。所以川普直截了當都已經改成了陰謀論。川普現在還在做簡報,他的簡報真的夠長的,我聽聽我也覺得夠長的,他主要是推一些州要重新開始恢復正常生活,他推這個問題,那個我們就不去管它,我們就講現在美國的狀況。

 

我們還是回到孫力軍,公安部召集開了個會,在這個會裏面其實在指責孫力軍的罪名上,我們從這個角度去看他。有朋友在推特上推出來的,公安部黨委開了一個會,它公佈的時間是晚上1042分。它這個有點太快了,我說太快的意思就是說,公安部肯定寫了個稿,也就是說,孫力軍被拿下的時間跟公安部召開會議的時間,基本上是整合的。孫力軍大概是在晚上8點、8點半左右被公佈出來的,他們就即刻開了這個會,幾乎是在同一個時間。而這個會的本身在揭示着孫力軍的罪名,孫力軍最大的罪名應該就是跟習近平三心二意。跟習近平的三心二意,從而會出現幾個問題,一個是他獨斷專行,在他所管轄的區域當中他自己幹一套。如果他管轄的區域他自己幹了一套的話,我們就可以看到是在頭一天在香港,香港警察的突然的出手,可以講他這是獨幹一套,因爲帶來的影響太大了。那你說中間是不是有港澳辦的故事?那我們不知道。但是如果香港警察以執法的角度先去抓人,在媒體報導中大多也都是這樣說的,香港警察成爲了獨裁者、強權者,甚至三七婆啦,成爲它們的工具,是警察去突然有行動的,現在香港警察的行動直接向孫力軍彙報的話,孫力軍只要說OK,這個事兒就幹了。因爲警察執法的概念,它不用太跟政府太跟這個三七婆打招呼,它跟三七婆、跟律政司打招呼,它們只要串通一氣的,它們之間本身都是利益的單位,如果香港警察想自己出頭,就是它們內部的事情,對吧?只要有孫力軍的背書,我相信香港政府沒有人會去阻擋香港警察的,因爲去抓人就是警察的工作,沒有其它。警察把人抓來了,告了他,然後剩下活兒是律政司幹,那警察抓了人律政司只能幹了,律政司再有不滿,也不會太出來,所以香港警察抓民主黨人士這個事情,是可以算作孫力軍的獨斷專行,這是可以的。

 

另外一個就是他的職權範圍之內,他是一個專業人士,是學這種公共安全健康的和來保證一個城市在公共健康受到威脅時如何管理的,他一直在武漢監督的。現在的問題是美國、英國、法國、德國、澳大利亞都在把矛頭指向了病毒來自於武漢,來自於武漢實驗室。那孫力軍他的身份是負責國家安全的,他是公安部一局的局頭、老闆,整個國內的公安、國安,凡是負責國內安保問題的,他是最大的老闆。從這個角度來講,武漢病毒實驗室會在他的監控之下。如果在他的監控之下,從一開始在如何答覆有關武漢病毒是P4實驗室的問題上,對外答覆的話,他兼有很大的一個發言權和決策權。我剛剛解釋了他是專業的,他又是在公安系統維穩系統中,他是這個部門的一把手,他可以做出決定。就是說,我們講他獨斷專行的話,他可以做出決定,所以這兩點是可以獨斷專行的。也就講今天川普等人,各個國家對武漢P4實驗室和病毒來源的這種質疑,被習近平直接把這屎盆子扣在孫力軍腦袋上了。孫力軍在處理事情上沒有跟習近平交代,但習近平自己講得很清楚,親自指揮親自部署。在國際環境中,習近平是負有絕對責任的,沒有人去找孫力軍的。在這個背景之下,如果確實習近平想脫身的話,習近平抵抗不了再一次的庚子賠款,抵抗不了這次八十國聯軍的話,他要拿孫力軍去當替死鬼,這兩點是可行的。

 

另外一點呢,我看到裏面有一個說法就是說,可能會威脅到習近平個人的安全,從威脅到習近平個人安全的角度來講,我以爲這是跟習近平自己的生性多疑跟自卑,和孫力軍一個人兼有多部門的重要崗位,他又可以調動全國的公安、國安這種獨立系統,形成對習近平的真正的生命安全的威脅。如果他作爲聯想和陰謀論角度來講,在公安部的這種中間沒有任何間隙的做法中,是能夠聞到其中的氣息的,這有點陰謀論。但人家是這麼出來的,他做手是這麼做出來的,我覺得這種 陰謀論是可以,我說的這種陰謀論的意思,就是因爲他公安部太急了,他在公佈孫力軍的同時,公安部的人在開會。也就講孫立軍在公安部是個實權派的人物,他掌控的部門下面的絕大多數的的中高級官員都要聽他的,直接受他指揮的。那也就變相的習近平,當認爲孫力軍不忠誠的時候,整個公安部是不忠誠的。那趙克志就得馬上開會,表示衷心,這是可以的。換句話說,如果孫力軍夠強度的話,趙克志在公安部的指揮的權利都不如孫力軍,所以這是三點了,有三點了。

 

召開了公安部黨委會議,通報了這件事情,公安部黨委一致表示堅決支持什麼對他調查、已經涉嫌嚴重違紀違法,長期以來無視黨的政治紀律、政治規矩,不守紀律、不講規矩,不知敬畏,肆意妄爲的必然結果。前面那個都是他習慣了,後面這個不知敬畏、肆意妄爲的必然結果,這兩個字最關鍵。這兩個字說明他自己在他的官位上,利用他的職權決定了很多事情,這個事情就會造成包括政法委系統的人,對他都無以控制了。也就是說不知敬畏,他敬畏誰?他不敬畏習近平,對不對?他不鳥他。肆意妄爲,他自己做決定的事,請給習近平帶來了傷害。前頭那個都無所謂了,後頭這個是你能看出其中的故事。所以如果是這麼做的話,在公安部他可以調動了力量,比如說吧,如果說,武漢肺炎的事情,他是一種自己在處理過程中就這麼處理了,因爲那個事情是後出的事情,他一開始在下命令處理的時候,並沒有太像現在這樣,他也不知道爆發成這樣,所以他又有點滯後的感覺。如果是那件事情的話,是習近平栽贓他,但是在香港這件事情上,如果是他自己做的主意的話,那直接就給習近平拿着屎盆子就扣臉上了,而且他可以獨立指揮香港警察,給香港警察一背書就可以幹了。那這種背書的幹法呢,也可能孫力軍是爲了買習近平得好, who knows?因爲他們都是他們上面的人嗎,所以我個人覺得主要就在這兩個字上,因爲通篇我們看到的是四張都是講這個東西的,這是我們分析的啊,可能是這樣。

 

下面他就提到了對黨的絕對忠誠,講政治對公安機關是第一重要的,堅持黨的全面的絕對領導,絕對領導是立命之根本。黨的全面領導絕對領導最關鍵的是要做到兩個維護:堅決維護習近平總書記黨中央核心,全黨的核心地位;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始終在立政治立場、政治方向、政治原則、政治道路上,以習近平同志爲核心,黨中央保持一致。這個說法就是孫力軍的做法已經給習近平帶來了危險。他這個描述了,趙克志,他只是去再次提出要求,因爲出事的是孫力軍,可是他作爲政治來講,他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但他反映出來孫力軍的做法,挑戰了習近平的權威,而且他帶有影響力,因爲公安部有槍有炮,對吧?有槍有炮可以可以殺人,在習近平到武漢的時候,他孫力軍就在身邊,這也是事實。我們也可以看到,當時在武漢的時候有狙擊手,說狙擊手甚至槍都對着的是武漢的警察。狙擊手是習近平自己帶去的,這個在當時是有個說法的,我們當時只是說,反正習近平就那樣怕死了,我們沒有太強調,狙擊手對的是武漢的警察,這句話就對應了。所以說明習近平對整個公安系統是不放心的,他認爲公安系統會殺他,認爲公安系統是有問題,那孫力軍就成爲了公安系統當中可以指揮槍、可以指揮炮,甚至可以置他於危險之中的一個核心人物。而這個推斷就是我說的,如果香港的事情是他孫力軍決定的,而作爲武漢P4實驗室,如果習近平想把屎盆子扣到他腦袋上,都可以用這條去做。這兩條湊在一起的第三條,就是孫力軍可以暗殺他。如果暗殺的成分在背後的故事,就是中共黨內,紅二代當中,對他的威脅和不接受習近平的東西,等於就算是習近平動手了,你聽一聽陳平的威脅,陳平在任志強問題上發出一些威脅,那意思是反正也就這樣了,誰服誰呀?就講另外一支靴子還沒掉下來呢,是軟着陸還是硬着陸,是聲音大是聲音小,他做的第四期還是第五期節目就是這麼說的,那個話是說的是說給王岐山的。所以這裏面就回到那套上了,就像爆料的人講的,孫力軍、孟建柱、王岐山他這麼跨上了,如果從習近平多疑的角度來講,他寧可信其有也不信其無,因爲他把王岐山得罪了嗎。那你走到這份上,在這種生死搏殺中他可以想得很多,孫力軍是直接可以有槍有炮的人,這就解釋成中共內部出現了巨大的分歧,就是那種打你死我活了。習近平只不過想先下手爲強,粉碎對手當中最具有實力的,也就最能指揮槍炮的人。兩個維護,增強忠誠核心,沒聽說過,這還有忠誠核心。擁護核心、跟隨核心、捍衛核心,思想自覺、政治自覺,行動自覺,這些描繪都是隻威脅他了。對黨忠誠老實,絕不允許口是心非、陽奉陰違;絕不允許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絕不允許做兩麪人,搞兩面派。那就是孫力軍有他自己獨特的做法,就是什麼叫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前面都是形容詞,後面這是孫力軍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如果某些事情上面的人把責任推給他,如果事情到了趙克志身上,趙克志轉成說是,我已經跟這個老孫說了,老孫沒辦,那孫力軍就屬於有令不行,對吧?有禁不止,唉,事兒別這麼幹了啊,他照這麼幹,那他有實權了,所以這些都體現出習近平忌諱孫力軍的實權。任何人都不得把自己凌駕於組織之上,絕不允許妄自尊大,我行我素,絕不允許搞一個人說了算,絕不允許吧分管領域搞成自留地,這就對了。這就是我們剛纔說的。所以應該是在香港問題上和在疫情問題上,疫情問題上習近平推他,給他戴個帽子。香港問題上是他自己獨斷專行,再有就是威脅到習近平的個人生命。就是說現在的黨內的出現衝突,習近平先下手爲強,搞自留地嗎。絕不允許任人唯親、任人爲例,拉幫結派搞小圈子,這句話這個說法就是習近平不信任公安部,不信任國內的公安國安,不信任我們現在看到的公安部對香港事務管理的這個小組。拉幫結派這就這麼回事兒,是這樣的。爲什麼這麼講?就是有人威脅到他。個人、家庭重要事項,按規定及時實時向組織彙報,絕不允許瞞報。這個是爲了給他定罪的,沒有一個敢說實情的,不可能的,對不對?什麼守紀律、講規矩、重名節,淨化社交圈,生活圈,後頭那個問題不大,那是給他定罪的。定罪就是貪腐啦,養女人了、弄錢了、吃喝了,那是給他定罪用的,前頭那些是關鍵。思想政治上、組織上、作風上肅清周永康、孟宏偉、孫力軍等流毒,黨幹部不得妄議中央大政方針、陽奉陰違,當兩麪人,以及執法犯法,發現一起結會一起。這個,他把周永康套在裏了,周永康是什麼時間呢?你現在是什麼時間呢?他抓住周永康七年前了,你現在都這年代了,已經換好幾撥人了,你爲什麼還談周永康?他並沒有把整個的政法委體系的公安體系都講出來,而周永康自己做過公安部的部長,這是真的,但是他是政法委體系。所以當他把周永康給放到前頭,這麼套着去說的話,是習近平認爲,公安系統有人要殺他,有人要推翻他。或者說有背後的勢力,藉助公安系統要殺他。我看基本就這麼個故事了。

 

所以三條線啊,他可能出現的問題,從公安部的這個講話。第一,趙剋制要第一時間向習近平表忠心,是因爲習近平對公安部不放心,認爲公安部有人拉幫結派,要威脅他。而公安部的拉幫結派不僅僅是公安部本身,他爲什麼搭上週永康?是指背後的整體勢力。就是有人藉助它,而習近平,只不過先下手爲強,所以公安部才第一時間表態;第二,談到孫力軍的個人問題,就是香港的問題,很可能是他個人的做法,香港警察的行爲,給他帶來了巨大的被動,不向他彙報;第三,就是習近平面對以川普爲中心的追責有關疫情問題時,和疫情的來源,病毒的來源問題時,習近平要把這個屎盆扣在孫力軍身上,他被迫承認武漢病毒研究所是病毒中心,但是他說我已經處理了,處理誰了?處理孫力軍了,是習近平自己要拿孫力軍去堵川普的嘴。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裏,謝謝大家。再見!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

熱門文章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