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締造美國的故事
斯考森教授:民主黨開放邊境的主張是爲了其黨的選舉票倉,但對國家是個危害。(圖源:Amazon)

【希望之聲2020年4月22日】(本臺製作人方偉、記者子涵採訪報道)我們的系列專訪內容取材自美國著名憲法學者、作家克里昂·斯考森(W. Cleon Skousen)先生的著作《締造美國》(The Making of America)。作者的兒子,美國憲法學者及作家保羅·斯考森(Paul Skousen)教授在後續內容裏,將爲我們展現該書另三分之二的內容:憲法中所包含的美國人應該享有的近三百項權利。

美國憲法前言開篇三個詞:“我們人民”(We the People);之後是短短兩三行文字,卻開宗明義:“我們合衆國人民,爲建立一個更完善的聯邦,樹立正義,保障國內安寧,規劃共同防務,促進公共福利,並使我們自己和後代得享自由的福音,特爲美利堅合衆國制定本憲法。”

聯邦政府介入自由經濟打破行業壟斷是合理的嗎?外國人歸化成爲美國人,其中有什麼學問?破產法爲什麼是聯邦法,百姓的事情依憲法規定不是歸地方管嗎?斯考森教授爲我們做出解答。

(接上文:締造美國的故事(41): 自由市場可自行解決企業壟斷 政府無需插手

聯邦政府對於AT&T公司的拆分屬於一個例外,是政府的自我糾正

斯考森教授說,美國政府當年以反托拉斯法把當時最大的電話電報公司AT&T拆分了,以防止形成壟斷。有人可能問,政府這時候進入自由經濟來打破壟斷,是合理的嗎?這個問題不好回答。因爲AT&T在它達成壟斷的過程中,它不是完全靠自由市場競爭的達到的,因爲如果它靠自由市場競爭的話,就有自由市場的競爭力可以把它拆分掉。但是由於它是通過腐敗、收買、賄賂的方式達成它的壟斷地位的,所以在這個時候政府出手把它打散掉,我覺得也對,因爲這也是政府把它自己犯的錯誤糾正一下,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也算是一個例外吧,是政府的自我糾正。

如果政府不參與這種腐敗的和商業勾結的行爲,如果AT&T的遊說客到華盛頓DC去,政府不聽它的,不做錯事的話,一個形成壟斷的企業它也會在自由市場的競爭之下敗下陣來。

有限專利權既保護創新發明,也保證了自由市場競爭

中華文化中有句老話叫做“物極必反”,鐘擺擺到頭它一定會往回返的,企業強到一定程度就是往回走的時候了,在這個問題上是不是就有這麼個道理呢?是這樣的。

比如說,我們來看蘋果的iphone手機,在蘋果iphone之前,這種智能手機都是下部有個鍵盤的,那個時候的手機都是那樣。但是當喬布斯發明他的iphone之後,沒有鍵盤了,一個屏幕就可以是iphone,這是非常革命性的一個新東西,就把之前的電話設計全部給顛覆了。

這個時候蘋果手機它是有專利的,我們的建國先父在訂立經濟原則的時候,就已經考慮到這一點了:發明創造要有專利來保護;但是專利是有年限的,不可能永遠擁有這個專利。因爲永遠擁有專利的話,你就可能永遠壟斷下去。所以到現在,學蘋果手機的屏幕,學蘋果的操作系統等等之類,很多很多的手機公司涌現出來了,有的做得甚至比蘋果還好。因爲蘋果的專利到一定時候就到期了,別人都可以來模仿,所以這也保證了自由市場的競爭。

所以象谷歌、臉書這樣的公司,最終也會被人家挑戰,被人家取代,會是這樣的。就象剛纔說的“物極必反”,最終你會埋下讓你自己覆滅的種子。象臉書這樣的龐然大物,做到今天,很多人也已經覺得很厭煩了,它每個月都流失幾百萬個用戶,人們會覺得臉書太老套了。因此現在形形色色的社交媒體在起來取代臉書,雖然還沒有完全取代,但是這也是自由市場的一個機制。

聯邦政府對州事務和自由經濟的介入,不僅違憲,其實也造成負面效果

斯考森教授說,在《締造美國》這本書中,講到了一個概念叫做“違憲”的教條,或者是違反憲法的政策。今天違憲行爲大行其事。在先父的設計中,聯邦政府它應該是有一些好人、智慧的人依照憲法運轉的,因爲憲法對聯邦政府有很多限制,其中有一個重要的概念就是:本地事務本地人解決。

比如說舊金山,舊金山街邊出現什麼事,你能讓聯邦政府去解決嗎?他並不懂舊金山街邊發生了什麼,所以這種事情要本地解決,權力要交給本地人。

這裏就涉及到一些個人的意識形態、他的信仰的問題。比如說,有人就認爲“全球暖化”是個大問題;有人就認爲“綠色新政”是個好東西;或者有人會認爲,童工這種事情是不對的,政府要出手管這樣的事情。所以美國的建國先父他們認爲,聯邦政府不能隨意侵犯各州的事務。每個州都有州界,聯邦政府不可以隨便打進去做事情。但是今天聯邦政府已經是深刻介入很多很多的本地事務了,這種介入其實是一種負面效果,它導致自由市場被破壞。

比如說有一個公司,造了一個便宜的梯子,這梯子在第三階踩斷了,結果使用者摔下來把股骨頭摔裂了。政府就說:那怎麼行,梯子把人家的骨頭都摔裂了,我們來規範梯子該怎麼造。但是你有沒有想過另外一種解決方法:另外一家做梯子的公司說,你看,它們造那麼爛的梯子,把人摔壞了,買我的產品,我的梯子質量有多好多好。這樣來解決這個問題。

所以建國先父們說,我們的老百姓怎麼生產一個產品,你別管,這是本地事務,本地人他想怎麼應對,讓他們去應對去。所以,本州事情交給本州做;只有當本州產品越過州界,它在各州之間交易,那纔是全國性的事務。今天美國的聯邦政府,已經深深介入了很多商品的生產、銷售和推廣,訂了很多很多法規來限制這些經濟活動。政府總想跑進來定價,牛奶太貴了,石油太貴了…… 所有這些動作都會導致自由市場的車輪變慢,損害自由市場的活力。

川普減少政府繁規縟節,是放手百姓的好事情

斯考森教授說,川普政府減少政府規章的政策,是川普總統做的一件正面的事情,好事情。當然,總統也做得非常仔細,這些政策都是鼓勵發明創造的,當然他現在暫時還沒有做得那麼到位。但總之,他在改變這些事情,如果你想做什麼事情,想發明創造,那你就去做,不需要操心政府會不會跑來說這幾張表你沒填呢,不允許你做或者來懲罰你。

所以,要把百姓、美國的生產者肩上的重擔卸下來,讓他們可以自己站起來,自己把自己提升上來。如果做了一個很爛的梯子,他會自我檢討,我怎麼做這麼爛的梯子啊!我們的企業怎麼存活啊!我們必須得做更好的梯子!聰明的政府讓老百姓自己解決自己的問題,這事情跟政府沒有關係,政府不要參與進去。

國父們希望國會承擔設立美國規劃標準,做出必要考量

《締造美國》中還講到美國的規劃問題,外國人規劃成美國人,其中有一些什麼樣的學問。斯考森教授說,在美國早期非常注重憲法,非常注重美國的文化。那時候美國是一個很年輕的共和國,也非常脆弱,國父們確實有一種擔心,擔心法國、西班牙、英國這些列強跑來影響美國人民,然後搞出個親法、或親西班牙、或者親英國的政府。

當時他們就很擔心,大量英國、法國、西班牙的移民到美國來,他們會把美國政府、美國這個國家變得象西班牙、法國一樣,或者變得親法、親西班牙。所以國父們就做了這麼一個規定:由國會決定到底讓什麼樣的人進入美國,或者讓什麼樣的人能夠被規劃。其中犯有重症的、急病的、傳染病的人不能進入美國;不認同美國憲法的人不能規劃成美國人;另外形成幫會,從事犯罪活動的人也不能規劃成美國公民。

國父們希望國會要在美國設立一個標準,什麼樣的人可以進入美國的大門成爲美國人。比如說,這些人必須要能夠說英文,不能連英文都不會說;再比如說,你要有價值,不能說你就到美國來領福利、免費拿東西;美國民選官員的必要條件是什麼,你要在美國出生,不能說最近纔來,因爲什麼樣的人都可以競選總統,英國派個爵士來就好了,選上總統,就把美國變成英國一樣……這就必須奠定一個標準,做出這些必要的考量。

民主黨開放邊境的主張是爲了其黨的選舉票倉,但對國家是個危害

美國現在有關非法入境問題,非法移民在美國領取失業救濟問題,這都屬於規劃問題。這方面其實在憲法的設計上,是應該由國會來管的,但是國會沒管這個事。因爲國會現在民主黨大,民主黨希望非法移民來了之後,需要幫助,需要福利,需要政府救助,民主黨很願意做這樣的事,因爲這些人將來就是民主黨的票倉。

如果此事這樣繼續延續的話,就會出現政府必須推出非常龐大的福利計划來照顧這些非法移民,那麼他們就會跟他們家鄉的朋友說,趕快來吧,美國這兒真好,什麼都是免費的,我有住有吃的。更多的非法移民就被吸引過來,他們就會越境,就會非法待在美國,然後變成合法的,最後就投民主黨的票。這就是目前存在的一個大問題。

有人問,民主黨那麼喜歡開放邊境,是因爲他們想要這些人將來給他們投票,成爲他們的票倉?還是民主黨意識形態上、理念中就是想對窮人更好?我個人認爲是前一種,他們是爲了選票。但這件事情會給國家帶來一個非常非常大的改變,對國家不利的改變。隨着這些非法移民的涌入,你會看到很多美國城市變成了什麼樣子,我們用自己的眼睛就會看得很清楚。這些民主黨人讓國家做出犧牲,讓他們自己得到權力——使這些非法移民後來變成了合法投票人的權力。這個手法很不高明,打開國境讓非法移民進來,接着造成混亂之後,他就跟大家說,看見沒?現在這麼亂了,把我選上位,讓我來給你解決這個問題。他兩手都很髒。

破產法爲什麼是聯邦法?

有些人有這樣的問題,關於美國破產法,當初的設計是怎樣的?破產法屬於聯邦法,而在憲法中規定老百姓的事情歸州管,地方政府管;聯邦只管國家防衛等這些大的事情。那麼爲什麼破產法是聯邦法呢?斯考森教授說,原因就是因爲美國的公司是跨州的。比如說,兩個加州人在克羅拉多州買地,因爲經營不善,最後要破產。結果克羅拉多州的破產法跟加州的不一樣,那就亂了套了。憲法裏有另外一個原則就是,在州際之間的法律事務不屬於跨州行爲。針對同一案例,不能說在這個州是一種懲罰,在那個州是另外一種懲罰,這是憲法的一個規定。所以破產法因爲這個原因而變成了一個聯邦法。破產法這個概念以前中國是沒有的。

當初訂立破產法是基於怎樣的想法?

斯考森教授說,很可能當時的目的就是爲瞭解決欠債人監外執行的辦法,什麼意思呢?那時候有人欠了債沒錢還,怎麼辦?就告到警察那兒把人抓起來投到監獄裏。問題是人在監獄裏,他更還不了債了,什麼也做不了。所以出臺破產法,就是讓這個人別去蹲監獄,有一套法律,讓欠債人重新做生意,重新賺錢,還所欠的債。這種人投進監獄是沒有用的。

這個概念就是說,當你欠了很多債的時候,政府保護你,你當然還是欠那麼些錢,但是你的房子可以保住,你的最基本生存條件可以保住,不會因爲欠債什麼都失去了,最後弄得赤貧。目的是爲了讓你可以重新站起來,你可以重新再去努力,重新再把錢賺了,去還掉你所欠下的債。

破產法是當初美國建國先父們想要做的嗎?

是這樣的。建國先父他們主要考慮的是兩個方面:一方面借錢給你的人他們受到損失,他們需要得到保護;另外一方面需要保護的其實是借錢人或者欠債人他的償款能力,要保護他將來還能有償還債務的可能。因爲這個緣故,纔出來一個破產法。就是兩邊的因素都要考慮到,否則你要讓各州去弄這個事的話,各州的懲罰措施千差萬別,就不好弄,不一致。

在這種情況下,因爲不同的州,有的很嚴厲,真把你關起來;有的就比較慈悲一些。那麼建國先父們就認爲,應該讓聯邦政府、國會來管這個事情,所以把這個事就交給了國會。整個憲法裏的破產法還是比較合理的,是一個比較好的平衡。

在演變過程中破產法出現了一種變異,違背了國父初衷和天理

但是走過了一點,因爲有的破產法律,最後讓你把稅全都擺脫掉,這個不行。這個稅還是應該在背在欠債人身上,只是他不用馬上還,他有償還能力之後,他欠債還是要還錢的。但是現在走得有點遠,就是走得太過了一點。因爲有的破產法規定,你欠的債可以完全擺脫掉不還了,不認了。破產法讓你這麼做,就走得有點遠了。欠債得還,雖然可以晚還,可以恢復能力之後再還,可還是應該去還。總得有一個尺度在那兒。

有人就可能說,那我就大把大把借錢,借完之後,我宣佈破產,這樣就把債務全部擺脫了。這顯然不是建國先父當初他們設計的初衷。照道理你恢復償還能力後,你可以還錢,你未來的某些錢一定要來還你欠的債;隨着你未來賺錢能力的增加,你還的債也應該更多,這纔是一個合理的做法。

現在的破產法,在演變過程中已經變得有點過於寬容。你一旦宣佈破產保護的話,就覺得沒事了,我被保護了,債都不用管了。這是不對的!你不能完全甩掉你的債,不能完全甩掉這些壓力,因爲你當初做了一個承諾,有一個合約,你借人家的錢要還給人家的,這是一種天理。所以政府不能借破產法介入就把你的債務全部端走,這是破產法今天的不足之處。

(待續,敬請關注)

==========================================

保羅 .斯考森教授所出版的有關美國憲法和揭露美國共產主義的系列叢書,是當今美國關於這方面話題的權威著作,希望瞭解第一手資訊的懂英文的讀者朋友可以在這裏購買閱讀。

締造美國的故事(41): 自由市場可自行解決企業壟斷 政府無需插手

讀本系列所有文章

責任編輯:楊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