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王維洛訪談】從 《辛丑條約》道歉到布蘭特《華沙下跪》看 習近平會道歉麼?(音頻/視頻)

wang
王維洛訪談 - 16 / 136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專題

【王維洛訪談】從 《辛丑條約》道歉到布蘭特《華沙下跪》看 習近平會道歉麼?(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20年4月22日】(主持人:靜汝 / 嘉賓:王維洛)聽衆朋友 您好! 歡迎您收聽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的【王維洛訪談】節目。我是靜汝。

中共病毒引發的武漢肺炎在全球大爆發已經給世界各國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損失,很多人失去生命,世界經濟被迫停擺,人們的正常社會生活次序被打亂……。在此期間,中共不僅不反省,反而一而再再而三的“甩鍋”,引起了世界各國的震怒和譴責。目前,美國、澳洲、德國和法國等西方國家,已開始對病毒起源和傳播進行國際獨立調查。隨着真相越來越近,要求中共賠償的呼聲日益高漲。中共是不是應該賠償?應該怎樣賠償?在今天的【王維洛訪談】節目裏,我們就請王維洛博士來談談在中國近代乃至世界近代歷史上所發生的有關賠償的重大國際事件,也許會給今天的人們帶來一些啓示。

記者:王博士您好。現在網上有關要求中共政府賠償的討論很多。我看您最近發表了一篇文章,談到了清朝末年的<辛丑條約>。那我在網上也看到不少人把這個<辛丑條約>也叫<庚子賠償>。

王維洛:<庚子之亂>就1900年這一年是庚子年,就到今年正好是120年。事情是1900年發生的,<條約>是1901年簽訂的,籤的這一年叫辛丑年。爲了聯繫在1900年發生的事情有的人就叫<庚子條約>。有的國外比如像德國,這個條約在它自己的文字上面就叫 “義和拳” ,他們不叫義和團,叫<義和拳紀要>。中國叫<辛丑條約>。

<辛丑條約>在中國(中共)的這個現在的這箇中學生的這個歷史書上是一個很重點介紹的一個內容。它這道題幾乎是考歷史的時候必須考的,它的標準答案有5個。第一條,就是賠款4億5千萬兩白銀。那麼分39年還清,本息是9.8/兩。第二條是拆毀北京至大沽口的炮臺 ,允許外國人在北京到山海關一帶駐兵。第三條那是劃定北京的東交民巷爲使館區,界內就不許中國人居住,由各國派兵保護。第四個是懲辦義和團運動中參加反帝鬥爭的官吏,永遠禁止中國人成立反帝性質的組織。對反帝運動中鎮壓不利的官吏革職而且永遠不能用。第五條是總理衙門爲外交部之六部之首。

對<辛丑條約>的最最主要的一個段內容它根本就沒有提及。

記者:那<辛丑條約>的最主要的內容是什麼?

王維洛:<辛丑條約>的最最主要的內容是道歉,就是道歉。<辛丑條約>不看那個附件,只看它的正文,它其實並不長,它一共只涉及到十二個條款。裏面有三個條款是涉及道歉。兩個條款是涉及懲辦那些愛國的這些王公大臣們和官員的,也包括懲辦那些支持義和團的知識份子。賠款4.5億兩白銀,它是第五款,它根本就不構成最主要的內容,但是中國人都很看重這一個就是賠款。

再講那個道歉,這件事情就我們上一次已經談到了,就拿那個德國總理在<華沙下跪>的那個事情說起的。那麼我們講講這個<華沙下跪>,就是布蘭特,德國的總理在華沙猶太人的墓前下跪的這件事情。

一個國家的總理或者是一個總統他出訪國外,他的行程,他的每一個動作持續的時間多長都是有很嚴格的規定的。那麼那一天,他是去拿了一個花圈敬獻在那個墓前,然後向它鞠躬,然後就完了。這在正式的文件裏面就寫到這裏了。他突然間撲通跪下了。要我說他都是很出自內心的,因爲你要想跪的話,你如果不用手扶的話是很難的一個動作,他真的是站着撲通一下就跪下去,就這麼好像腳一軟他就跪那。這一下子就引起了媒體的這個軒然大波,說德國總理在那裏跪下了。那要照中國人說的話,他那不是找死嘛,下面就是要賠款,你得賠多少錢。你殺死了那麼多不但是猶太人,這個德國人在華沙殺死了很多華沙人,你得賠很多很多的錢。中國人就會不理解。

那麼當天晚上他就接受這個電臺採訪的時候,他說他站到那個墓前,他就想到僅僅是是用一個獻花圈的這麼一個動作,他覺得他不能夠表示他的這個道歉的意思,懺悔的意思,所以他就跪下了。他說,面對着百萬受害者,我只是做了在語言能力所不能及的情況下一個人應該做的事情。他說對事實的迴避會給人造成錯誤的假像,要面對歷史,就不要容忍那些還沒有得到滿足的要求,也不能容忍就是說祕而不宣,祕而不張。我們必須要放眼長遠,將道德作爲政治力量來看待,我們必須向不合理的鏈條剪斷,爲此我們不是要雜碎某種政治,而是要建立一個理智的政治。這是他當時對這個事情的解釋。當時的外國記者對布蘭特的這個行爲,他們說布蘭特是一個最不必要下跪的人,他爲那些必要下跪而沒有下跪的人跪下了。

那麼我們就看一下布蘭特他的個人的經歷。我曾經到過布蘭特的家鄉,他的這個故居博物館裏去看過。布蘭特出生於一個下層社會,他只有媽媽,沒爸爸。他媽媽生他的時候只有19歲,她媽媽好像是個洗衣工還是的,就是做很低的工作的。

布蘭特並不是他的本名,在他很年輕的時候,他就參加了這個反對希特勒納粹黨的這個活動,15歲、16歲的時候就開始反對希特勒。那麼到了1933年的時候,希特勒利用那個國會縱火案的這個事情把德國的其他政黨都禁止,只允許他的那個納粹黨存在。布蘭特就只能是生活到地下去了。那時候他就取了個名字威廉. 布蘭特,這是他的當時的一個化名,爲了逃避納粹警察的追捕。再後來這個形勢就越來越對他們不利了,布蘭特就不得不逃亡。

布蘭特所在的那個城市叫呂貝克,它是在一個海邊內的城市,它離丹麥、挪威、瑞典都很近。他當時是乘坐一隻小漁船逃離了德國,到了挪威、丹麥。後來挪威和丹麥被德國佔領以後都支持希特勒了,所以他又逃到了瑞士。當中的時候發生了西班牙戰爭的時候,他曾經到西班牙去過一段時間,在西班牙做戰地記者。他流亡海外以後他一直是從事記者工作。他一直是用他的筆來寫報導,揭露希特勒的謊言,揭露這個納粹的兇殘。

到了1945年10月的時候,紐倫堡審判二戰的這個戰犯的時候,他作爲挪威的記者回到了德國,當時他拿的還是挪威的國籍,他很晚才恢復他德國的國籍。五十年代後期的時候他就出任了柏林的市長,後來又當了社會民主黨的主席。他當了市長以後東德就在那裏柏林那邊建牆了,柏林就變作一個孤島,有美國的空軍支援的這個行動,叫柏林危機一、柏林危機二兩次,他都是在當市長的時候。由於美國的支援這個西柏林市活下來了,活在東德的四麪包圍之下。

1969年的時候他才當上德國的總理,1970年就是一年以後他訪問了華沙。布蘭特的這個<華沙下跪>,無論是給當時的西德還是後來的德國、還是給布蘭特他個人,它都有意想不到的好的結果。先說他個人,說的比較簡單,一年以後布蘭特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因爲他這種追求和平的精神獲得了評選委員會的所有的人認可。那麼對於西德來說,它1973年西德加入了聯合,在這之前它只是觀察員。就是說從1973年開始西德又重新回到了這個世界的這個家庭,爲世界上的其它的國家所接受。爲什麼能爲世界上其它國家所接受呢就是因爲真誠的認錯,真誠的懺悔。同樣到後面就是1989年兩德的統一應該也和當時的這個<華沙下跪>是有關係的。東德人看到了西德的政府,西德的人民他對於別人懷着一種寬容的一種心,就大家是能夠在一起生活的。所以說道歉往往它會獲得很多的這種意想不到的結果。

記者:現在這個疫情擴散到全球,而且有的國家還發生了二次爆發。目前中共政府的發言人仍然是在推卸責任,甚至不承認病毒來源中國。您認爲習近平會像歷史上的德國布蘭特總理一樣向世界道歉麼?

王維洛:稍微發揮一下,我當時寫過一篇文章。我說習近平是上臺的時候,他握有世界上最好的牌。習近平是世界上拿諾貝爾和平獎的最好的人選,只要他做幾件事情。我們討論一下,第一件事情很簡單平反「六四」,肯定得和平獎。第二,宣佈臺灣不用武力統一,就和平相處。你說他得不得和平獎?世界上很多的諾貝爾和平獎都是因爲處理兩國之間的關係。以色列總理和巴基斯坦的領導人,北越的和南越的,還有非洲的、拉丁美洲的都是這樣。只要是民主和解,拿的都是諾貝爾和平獎。還有一個你讓達賴喇嘛回到中國,和西藏和解,你說他拿不拿諾貝爾獎?肯定的。所以說他是在這三件事裏面做一件事情,他拿諾貝爾獎的可能性就超過50%。他有世界上所有政治家手裏最好的牌,所以說道歉在很多情況下是必須的。

就像這次中國這個事情一樣,這個的事情是從你(中國)那裏發出的,道歉一下有什麼不可以的?就是說:“對不起”,對不對?!

聽衆朋友,今天的【王維洛訪談】節目就到這裏,我是靜汝,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以上評論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

熱門文章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