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玄冥(希望之聲合成)
玄冥爲冬神,第二職業是瘟神(希望之聲合成)

2020年下半年性命攸關的第二件事 玄冥冬神到春天下雪是爲什麼?

【希望之聲2020年4月24日】(編輯:王潤)2020年一開年,中國就被“中共病毒”鬧的人心惶惶,很多人是在隔離中度過的中國新年。接着全國各地不斷出現封路、封城、封小區、封村。四月,人們還在討論清明節不能外出,掃墓還成了一個大難題呢。到了四月下旬,已經是穀雨節氣了,也就是春季的最後一個節氣,將進入夏天了,正應該是一片春光明媚,萬物復甦、欣欣向榮的景象,人們似乎也想藉此生機勃勃的景象,驅散一下被中共病毒引來的死神籠罩的陰影。東北卻下起了大雪還伴着打雷,雲貴高原竟然下起了冰雹。

雲南紅河州遭特大冰雹襲擊
冬神四月降臨雲貴高原,冰雹比拳頭還要大一圈(視頻截圖)

東北剛剛破土而出的秧苗,剛剛開花的果樹,都被大雪覆蓋了,突然的降溫,不是凍死,也得是減產。雲貴高原拳頭大的冰雹從天而降,砸壞了莊稼,也砸壞了房屋……本應是喜氣洋洋的春天,卻被寒冬再一次覆蓋了。正月的時候,還轟隆隆的打雷。

4月20日齊齊哈爾暴雪(網絡截圖)
4月20日已到初夏,冬神再次降臨,東北暴雪(網絡截圖)

這被冬神亂入的初夏,農民算是遭了殃,還不只是今年收成會受影響。這冬神不在位,跑到夏天來做什麼呢?

對於正月打雷,農諺這樣說:“正月打雷墳谷堆。”

這四月又打雷又加下雪,農諺中也說:“雷打雪,遍地血;不是瘟疫,就是劫......。”

2020年明擺着這就是一個大災年,從一月到四月,人們的每一天都與中共病毒相伴度過,剩下的大半年會怎樣呢?糧食可能是下半年人們最關心的話題。

一、2020 閏年閏月 庚子年雙立春

公元年份,爲4的倍數但非100的倍數,爲閏年。2020年剛好爲閏年。

黃曆計算,每19年有7年是閏年的規律,2020年剛好閏4月。也就是今年黃曆有兩個四月。

公曆2020年的2月4日是立春,對應黃曆庚子年的正月十一。

因爲黃曆多了一個閏四月,再去對應到公曆。

公曆2021年的2月3日立春日的時候,黃曆卻是庚子年的臘月廿二,也就是十二月二十二。

這也就是鼠年,庚子年兩個春,兩個立春。

那麼關於這兩個春有什麼說法呢?

前幾天一個東北果農在上傳的視頻中說:“耗子年,兩頭春。帶殼的貴如金。閏四月,倒春寒,種地的麥兒難。”

在農民眼中,對於農業,鼠年本來就是一個不穩定的年成,可能收成好,也可能收成不好。但是加上兩個立春,那就壞了。這一年帶殼的,如稻穀花生會像金子一樣珍貴。閏四月,一般會出現“倒春寒”,就是“前春暖,後春寒”的天氣,危害農作物。春苗受損,那種地的農民,會因爲這一年收成不好,要是在以前,賣兒子還錢過生活都難,賣不出去。可見今年的收成將有多麼差。糧食和饑荒會成爲困擾人們的話題。

二、2020年遇到大魔咒——“庚子之災”

中國人講天道輪迴,按照天干地支的紀年法,六十年爲一個甲子輪迴,人們總結出一個經驗,就是每逢庚子年的時候,就會有大災難,人們將這個大魔咒稱爲“庚子之災”.。

地母經
《地母經》中對庚子年的概括,讓人毛骨悚然(網絡圖片)

地母經》是以六十甲子的循環排列,一詩一卜,用作預徵該年農作物生產情況的經書。每本黃曆通書,基本都載有《地母經》。其中對庚子年的描述是這樣的。

詩曰:

太歲庚子年,人民多暴卒。

春夏水淹流,秋冬頻飢渴。

高田猶及半,晚稻無可割。

秦淮足流蕩,吳楚多劫奪。

桑葉須後賤,蠶娘情不悅。

見蠶不見絲,徒勞用心切。

卜曰:

鼠耗出頭年,高低多偏頗。

更看三冬裏,山頭起墓田。

第一句"人民多暴卒"突然死亡的人會很多,足以讓人膽戰心驚了。農業收成是不大好,可能還會有饑荒。

三、冬神玄冥——散播瘟疫

根據中國農民的總結,閏四月的年份,一定是冬天不太冷,等到春天“倒春寒”。

這倒春寒在神話故事中又有怎樣的說法呢?

話說黃帝戰勝蚩尤後主宰中原,分封了東南西北四方天帝,各監一方;並委以輔佐大神,順應道法,分管四季。他們分別是:

東方青帝太昊伏羲,其佐神是木神句芒,手持一規,爲春神;

南方赤帝神農,其佐神是火神祝融,手持一秤,爲夏神;

西方白帝少昊,其佐神是金神蓐收,手持一矩,爲秋神;

北方黑帝顓頊,其佐神是水神玄冥,手持一錘,爲冬神。

冬神、玄冥又名禺疆(圖片:《古今圖書集成》)
冬神玄冥又名禺疆,除了司管冬天,也是瘟神。(圖片:《古今圖書集成》)

《山海經•海外北經》描繪:北方禺強(即玄冥),人面鳥身,珥兩青蛇,踐兩青蛇。玄冥是傳說中的海神、風神、和瘟神玄冥也是陰間,陰氣,歷氣的代名詞。

《淮南子.天文訓》:陽氣勝則散而爲雨露,陰氣盛則凝而爲霜雪。

霜雪,就是陰氣重而導致的。那麼明明已經過了冬季,這足以凝爲如此大霜雪的陰氣,又是從何而來的呢?

今年2020年四月份中國多地的暴雪冰雹,過了穀雨就是孟夏的季節了。而冬神玄冥主管的冰雹暴雪,來到了本不屬於冬神主管的夏季。這就不是履行他最基本的冬神的職責,很可能就是做他的第二職業“瘟神”。

如果這樣理解,接下來幾個月,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會不會還有第二個,第三個爆發高峯?或者是不是還會有別的瘟疫再繼續發生呢?

2020年,中國人最關注的應該就是兩件事,一個是瘟疫,第二個應該就是糧食和饑荒。

責任編輯:文思敏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