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楊景端醫話 - 20 / 23

正念冥想101|楊醫師教你零成本防疫妙招!14分鐘掌握古老智慧的精髓,日常生活工作自如應用【楊景端醫話】

【希望之聲2020年4月28日】(主持人:楊景端)        端倪世界,守護健康,我是楊景端醫生。看來人類和新冠肺炎的鬥爭是長期的了,今天我要跟大家分享一個既容易做到、成本又非常低的抗疫方法,就是打坐,西方人叫冥想。那麼什麼是打坐呢?顧名思義,打坐就是通過採用某種特殊的坐着的方法來達到一種目的。那麼這個方法是什麼呢?有幾個特點:

        第一,通常坐着的時候腿是盤着的,要麼是單盤,要麼是雙盤,傳統的這箇中醫學認爲,當人腿盤着的時候特別便於氣血的流通,容易使氣血形成一個環路。

        第二,它要求你的身體坐的比較直,因爲你在做坐直的時候,那個氣血的流通,特別是督脈、任脈,它的循環的時候比較順暢。

        第三,就是要求你坐的時候,舌尖要頂着上齶,那爲什麼這樣呢?因爲任脈和督脈就在嘴巴這裏斷了,那麼當你用舌尖頂着上齶的時候,就把這個任脈和督脈連起來了,那麼前後就形成了一個氣血巡迴的環路。還有就是眼睛要閉上,因爲我們希望你打坐的時候,人能夠比較安靜,不受干擾,那麼睜眼的時候顯然是很容易受到各種各樣的視覺的刺激,那麼就需要要求你眼睛閉上。

        大家可能看到人在打坐的時候,不同的方法,還有不同的手勢,手放在不同的位置,這都是打坐的時候,一種特殊的坐法的一部分,那麼打坐它達到什麼目的呢?那就是取決於他在打坐的時候思想裏面想的是什麼了,因爲打坐,它首先要求你能夠把心靜下來,所以不管是什麼方法,都有一點共性,就是要求你的思想集中在某一點上,所以,你就不會去想過去的事和將來的事情。如果有朋友試過打坐的話,你就會知道,你不閉眼睛還好,一閉眼睛就發現腦子裏什麼都出來了,控制都控制不住,心很難靜的下來。所以人們就採用了一種方法,把思想有的集中在呼吸上,有的集中在一個想法上,有的集中在一段話上,那麼集中在呼吸上就是人們說的所謂的調息來靜心,如果集中在一段話上就是人們所謂的唸經,反覆講一句話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這樣的話,它能夠保證他的思想不想別的事情。第三個就是把一個思想集中在一個想法上,通常這個想法,我們都選擇一個比較有正能量的、比較有善意的、比較無私的對別人好的想法,有的人通過各種各樣的想象來讓他的身體的各種各樣的功能恢復正常。那麼還有的方法要求你把思想集中在你此時此刻的感受,包括你腦子裏在想什麼,你心裏面感覺到什麼,你的身體是一個什麼樣的一個狀態,甚至你周圍環境有什麼樣的動靜,那麼這樣的話,你仍然把你的思想集中在此時此刻此地,那麼你就不會想昨天的事兒,也不會想明天的事兒。昨天的事兒想多呢,人就會抑鬱,因爲你不能再改變什麼。未來的事兒想多了人就會焦慮,因爲你完全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那麼這個傳統古代的修行方法目的又是什麼呢?它的目的可不是爲了祛病健身,因爲在古代的文化裏面,或者說在中國的傳統文化裏面,我們人都有兩個部分,一個是身體的部分,一個是靈魂的部分。身體你養的再好也就是100年的事,而靈魂是永恆的,這是一種文化的信仰基礎,所以,自古以來,都有人希望通過修行能讓他的靈魂變得越來越好,因爲這個打坐裏面的很關鍵的環節,就是把我們的思想集中在某一點上。所以,西方把打坐叫做冥想,Meditation。我覺得很有意思,因爲他覺得形式可能不那麼重要,重要的是你思想怎麼動,心怎麼動。當年我在牛津大學做訪問學者的時候,我在那個精神科的圖書館裏面看到很多關於Meditation 的書,當時我還真不太懂這個Meditation 就是打坐。所以,西方人已經研究這個打坐好幾十年了!

        在西方流行的打坐或者叫冥想當中有一個比較突出,叫做正念冥想,Mindfulness Meditation。說起正念冥想,我們就要提到一個人,他的名字叫 Jon Kabat-Zinn。因爲是他把正念冥想介紹到醫學保健和社會這個領域裏來的。Jon Kabat-Zinn是1944年在紐約出生的,他的爸爸是哥倫比亞大學的免疫學教授,媽媽是一個畫家。他在MIT讀的是分子生物學的博士,他在MIT讀博士期間聽這個演講,演講者是<<禪宗的三根支柱>>這本書的作者Philip Kapleau。在這個講座中他學到了正念和冥想這個概念,所以他畢業以後,在七九年的時候他在麻省總醫院開始介紹用正念冥想來緩解壓力,起到了祛病健身的作用。大家可能不知道80%的慢性疾病都跟精神壓力有關,所以如果你能做到緩解壓力,那麼一定對這些慢性疾病都有幫助。

        Jon Kabat-Zinn發明的正念冥想的方法有一些特點。第一要求你懷着一種非常溫柔的、非常富有滋養的眼光來感受你的想法、情感、身體的感受和周圍的環境,不去做任何的評價和判斷,因爲他認爲你此時此刻的感受並沒有正確和錯誤這麼一說,那麼當你能夠完全接受自己的狀態,並把思想集中在此時此刻的時候,就不會想過去的事,也不會想未來的事,就保持一種非常放鬆的狀態。Jon Kabat-Zinn首先在麻省總醫院推廣他的方法,特別是幫助那些得過癌症的病人。大家都知道被診斷成癌症,癌症治療的整個過程都會給人帶來非常大的壓力,之後人們越來越多的研究發現,這個正念冥想減壓的方法,不僅僅是讓人的情緒、精神放鬆,還有很多的健康方面的好處。Jon Kabat-Zinn把他的方法和這個方法的基礎寫成了一本書,叫做《多災多難的人生》, 用身體和心靈的智慧來面對壓力、痛苦和疾病,在這以後,他的這種用正念冥想來緩解壓力的方法被推廣到醫院、學校、退伍軍人中心、甚至監獄,起到了很好的效果。與此同時各個機構對正念冥想做了很多研究,看它對祛病健身有什麼好處,他們發現至少有五個方面是非常確定的。

       第一個功能跟我們抗疫有關,那就是改善免疫功能。很多研究發現,如果一個癌症患者或者是艾滋病患者正念冥想打坐,可以提高他的T細胞水平,那麼跟我們這個新冠肺炎更有關的是什麼呢?正念冥想打坐的人,他在這個鼻腔裏分泌的這個粘液裏面含有很多的白細胞介素-8。白細胞介素就是細胞裏面分泌出來的一種細胞因子,是調節和控制免疫功能、免疫反應的。同時在支氣管裏面還有白細胞介素-10,這個很重要,因爲它是調免疫反應,也就說既要保證免疫反應的發生,來保護身體,又不讓它過度。大家可能不知道,在這次新冠肺炎那些比較嚴重的,甚至死亡的病人當中主要一個原因就是因爲他們產生了一種過度的免疫反應,產生所謂的細胞因子風暴,損傷了包括肺臟在內的身體的重要器官,讓他們的病情變得非常嚴重。那你看冥想打坐是多麼重要,如果它有足夠的白細胞介素10的話,那它有可能能夠控制細胞因子的風暴不發生。

正念冥想打坐的第二個好處就是預防心臟病。那麼但凡經過正念冥想打坐訓練的人,他們的血壓,無論是舒張壓也好、收縮壓也好,都會變得正常。同時,對一些冠心病的病人,他們發作冠心病的比例也會減少。

第三個是改善我們大腦的功能,特別我們注意力和記憶力。那麼大家現在都知道人的注意力越來越低,但是研究發現,經過正念冥想打坐訓練的人注意力是非常高的,這些不僅是說他在這個表現上是這樣,更多的還反應在他的腦電圖,甚至在做核磁共振的時候都能發現這種正念冥想打坐是完全能夠改善腦功能的。

第四個好處是抗衰老。在我們身體的細胞分化這個過程中,從我們出生到生長這個過程中,每次細胞分化時,DNA都要複製一下,那麼每次DNA複製的時候都要消耗一段特殊的DNA的片段叫端粒,這個端粒它保持這個DNA複製的時候不走樣。那麼隨着你分化消耗這個端粒越來越多,人就開始逐漸的衰老。所以檢測端粒的長度和活性是跟人的衰老程度有關的。研究人員發現,經過正念冥想打坐的人他這個端粒的鏈會被增長,特別是它的活性增高,也就是說活動能力增加,不管它端粒增長不增長,如果活性增加了就說明它的抗衰老當中是有可能有非常積極的作用。

第五個實際上跟我們更加貼近,即減少人們的緊張情緒、焦慮情緒和抑鬱情緒,還有身體各種各樣的疼痛。我們知道壓力本身都會增加衰老,傷害我們的免疫力,影響我們的記憶。那麼正念冥想打坐不僅能夠幫助我們改善各方面的功能,同時也通過減緩壓力保護這些功能。正因爲這個正念冥想給人們帶來這麼多身心方面的好處,在美國就掀起了一場所謂的正念革命。大家把這種正念引入到生活和工作當中。很多社會的名流、成功的企業家、媒體人、運動員和好萊塢的演員都把這個正念冥想變成他們自己生活的一部分。所以東方的打坐和西方的冥想它實際上是一回事兒,但是有一些東方的修行方法像太極和一些氣功,它們沒有坐的概念,但是他們有冥想的成分,所以也有很多祛病健身的作用。

        所以這個正念冥想,它是在這個過去佛教修行的基礎上簡化演變而來的,它都有這麼好的祛病健身的作用。如果我們現在的人能夠找到一個符合我們現代生活方式的、完整的、系統的、沒有被改變過的一個修行方法。我想那個祛病健身的效果一定會更強。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