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梁鴻孟光舉案齊眉  天作之合(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梁鴻孟光舉案齊眉 天作之合(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梁鴻孟光舉案齊眉 天作之合

【希望之聲2020年5月1日】世界上,人人想過好日子,但是好日子定義不同,有人喜愛車水馬龍的繁華,有人則喜歡歸隱山林的寧靜;有的以綺羅錦緞爲貴、飲瓊漿玉露爲珍,有人卻愛布衣短褐的自在、粗茶淡飯的回甘。

東漢初期扶風人梁鴻高風亮節、風流倜儻,懷隱逸之志,可喜的是,上天爲他選配了一位人生觀相同,而且非常敬愛他的妻子夫妻兩人夫隱婦隨,樹立千古佳偶的一則典範,在史冊上留下一段“舉案齊眉”的佳話。

隱逸夫妻 天作之合

《後漢書.列傳.逸民列傳》記載了梁鴻妻子孟光這一對“千古佳偶”,在浩瀚的史冊中,可謂獨樹一格,說是天作之合,恰如其妙。

梁鴻字伯鸞,博學多才、風流倜儻,東漢初期上過太學。同鄉有個孟家姑娘容貌又黑又醜,身材又粗又壯,而且力大無比,可以舉起沉甸甸的石臼。孟家姑娘到了三十歲還不出嫁,其實她的心裏在等待着能令他崇拜又心儀的對象。賢良人士梁鴻,成了她的理想的佳偶人選。

這兩個好像風馬牛不相及的人,是怎樣的命運、怎樣的因素讓他們同心拜天地,共奏“舉案齊眉”的婚姻樂章呢?

梁鴻孟光同是扶風平陵縣人(今陝西咸陽西北),這是上天爲他倆早牽好的線,使得兩個人生觀絕妙契合的人互得聲息。他們彼此對婚姻與人生的嚮往,相契相合,起了強烈的共鳴合震,造就了千古佳偶。其實,他們也都很有智慧“設關”考驗了另一方的堅持和操守,是否“言行一致”?對方也都着實地通過了檢證,使得兩人互信互賴形成堅定的基礎,相依相持、互敬互愛走過人生。

清 髡殘 山水畫。(圖片:公有領域)
清 髡殘 山水畫。(圖片:公有領域)

梁鴻氣節

梁鴻的父親樑讓,在王莽當政時期做過城門校尉,被封爲修遠伯,作爲後人奉祭遠古時期的少昊帝金天氏,居住在北地,並在那裏去世。那時梁鴻還年幼,遭逢亂世,家貧無力葬父,只能卷席而葬。

梁鴻博學多才,家裏雖窮,可貴氣節不窮。父親去世後,跨入東漢初,梁鴻進太學學習一段時間。太學的學業結束後,他在皇家林苑的上林苑放豬、養豬。一次意外的火災,讓人見到梁鴻的氣節操守。他主動詢問鄰人受災損失的情節並以豬作爲賠償。其中有一鄰戶不滿賠償,梁鴻就到他家作長工補不足,日夜操勞毫無怨言,使得那戶人家轉而敬重他,主動要把豬返回,梁鴻堅辭不受。

真命之妻

梁鴻後來離開京都,回到家鄉。在他的故鄉扶風平陵這地方,豪家大族都聽聞梁鴻的爲人、才學,崇慕他的高尚氣節,很多人家想把女兒嫁給他,梁鴻卻一一婉拒了。雖然他拒絕了那些豪門大族的提親,但並不是拒絕結婚。其實,梁鴻擇偶有很高的標準,截然不同於世俗的價值觀。

這一天,他聽說同鄉有戶姓孟的人家,家中女兒已經三十歲了,仍然待字閨中。孟家姑娘在地方上也是小有名氣,雖然她的容貌又黑又醜,不似娉嫋嬌柔的女兒家,身材又粗又壯,而且力大無窮,可以舉起沉甸甸的石臼,然而德性修爲很好,也有好些家提親,可都被她拒絕了。《列女傳.續列女傳.梁鴻妻》這樣形容她:“其姿貌甚醜,而德行甚修。鄉里多求者,而女輒不肯。”

孟家姑娘有個理想的“擇偶條件”。據說孟家姑娘回答父母的詢問,願嫁“節操如梁鴻者”。這個“理想”傳呀傳,傳到了梁鴻耳邊,竟然打動了梁鴻梁鴻聽到孟家姑娘要嫁的是像他那般節操高尚的人,就這樣他下聘定了這門親事。(“聞孟氏女言,遂求納之”。《列女傳.序列女傳.梁鴻妻》)

孟家姑娘終於心想事成。婚期很快就到,她忙着準備布衣、麻屨,親手編織草筐等等的容器作爲嫁妝,這些嫁妝勾畫着未來的婚姻生活願景。

結婚那天,歡歡喜喜的新娘盛裝打扮嫁入梁鴻家門。可是入了門,又過了七日,梁鴻卻完全不理不睬新娘子。

五代南唐 周文矩《仕女圖》軸。(圖片: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藏)
五代南唐 周文矩《仕女圖》軸。(圖片:美國芝加哥美術館 藏)

第七天,新婚的孟女跪在牀下向丈夫請罪說:“私下聽說先生高風義行,拒絕了數個請婚的婦女,妾也曾經拒絕了數個提婚的人。終於能夠遇到先生您,但不知道妾身犯了什麼過錯呢,一嫁入門到現在您都不理睬我?”

梁鴻開口說道:“我心目中的理想對象是穿粗麻葛衣、可以和我一起歸隱深山的人,現今來的新娘穿着絲綢雲裳,塗脂抹粉畫黛眉,豈是我期望的人呢?”

這時新娘把自己的“考題”謎底揭曉了:“這樣的穿着打扮是用來考一考夫子的真志向啊。妾怎會沒有隱居的衣服呢。”說完,新娘就把頭髮在頭上緊緊紮成髮髻,穿上布衣,開始操持家務。

梁鴻看到新婚夫人的“變身”,大喜說道:“這是真的梁鴻之妻啊。夠格當我的配偶了!”因此,梁鴻給新婚妻子取字“德曜”,名叫孟光。“德曜”,德光曜寰宇,這是梁鴻感佩愛妻內在美的觸動。

愛妻的第二個試煉

婚後,兩人在家鄉生活有一段時間了,這一天妻子孟光對丈夫說:“常常聽聞夫子要隱居山林避患,現在爲何默默然毫無動靜呢?是否就要低頭從俗了嗎?”梁鴻迴應說:“好。”於是兩人一同隱入霸陵山中,男耕女織,閒暇時吟詠詩書、彈琴自娛。梁鴻仰慕前世高士,在霸陵山中得空爲四皓以來二十四人作頌。

五代南唐 周文矩《仕女圖》。(圖片: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藏)
五代南唐 周文矩《仕女圖》。(圖片: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藏)

舉案齊眉侍夫君

有一次,梁鴻經過當時京師雒陽時,看到帝都宮室巍峨,感嘆鄉村人民的劬勞,而作了《五噫歌》*。當時肅宗(漢章帝)知道了,對梁鴻有意見,於是梁鴻改名運期,字俟光,與妻子移居到齊魯之間。一段時日之後,聽說南方尚賢,又搬遷到南方吳地會稽一帶。良禽也會擇木而居,梁鴻對操守風節非常看重而且珍惜,他說“雖不察兮光貌,幸神靈兮與休”,即使隱世人不知道,天地神靈盡知,韜光養晦、曖曖含光。

到了吳地,先投依當地的大家皋伯通,居住在他家外邊門廊下的一個斗室,爲人舂米維生。這可是老天的安排吧,孟光未嫁時就能手舉舂米的石臼,一家都與石臼有緣。日暮返家時,妻子孟光給丈夫準備好食物擺置到小食案上,然後舉案齊眉呈獻給梁鴻,低眉垂目,恭恭敬敬,不敢仰視丈夫。

偶然,皋伯通發現了這一幕,覺得很不尋常,想道:“一個傭人粗工能讓他的妻子這般敬重,絕對不是泛泛之輩。”於是,皋伯通把梁鴻一家請入家中居住並提供他們生活所需,讓梁鴻潛心於著書立說。梁鴻在此時潛心着書,成著作十餘篇。此時,梁鴻有了疾病症狀,身子也弱了,他和皋伯通商量,自己若死了,不要讓兒子將他回葬故鄉。

梁鴻死時,皋伯通等爲梁鴻求葬於烈士吳要離冢之旁。大家都說烈士和清高之士可以相近:“要離烈士,而伯鸞清高,可令相近。”葬畢,妻子孟光回到扶風故鄉。

孟光的人生對梁鴻言必稱“先生”,奉食“舉案齊眉”;梁鴻與她攜手相守,夫隱婦隨,隱于山林、隱於鬧肆,彼此的心願合奏共鳴。梁鴻孟光這一對千古佳偶,在塵世中合奏了一曲清奇婚姻樂章,典雅有度又曠放天地,曖曖含光,德曜天地。

注:《五噫歌》

“陟彼北芒兮,噫!顧覽帝京兮,噫!宮室崔嵬兮,噫!人之劬勞兮,噫!遼遼未央兮,噫!”

文章來源:大紀元

責任編輯:唐潔/李雪蓮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