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长篇连播】《上海生与死》(56)

shsys

【长篇连播】《上海生与死》(56)

【希望之声2020年5月7日】(【长篇连播】主持人:岢岚)虽然我很难确定我站在审讯室读毛泽东起草的这封信有多久,但至少在七小时以上。一整天没有给过我任何食物,仅在早晨我到审讯室前和夜晚回囚室后喝过水。为了给自己一些营养,我吞了一把鱼肝油胶囊和复合维生素B药片。

这种折磨持续了三天。只是在第二天和第三天,才准许我在晚饭前回囚室吃饭。女牢房的值班看守和那个青年人串通起来,延长了我晚上上床前的那段室内活动时间。同时,看守站在我囚室门外监视着,看我在囚室里一圈一圈整整地走了一个小时。在我睡觉以后,值夜班的看守反复来到我囚室的门前,乒乒乓乓地打开和关闭小窗或用沉重的靴子踢门来打扰我睡觉。尽管半夜里我被吵醒了几次,但基本上还是睡熟了。

第三天,我的身体虚弱得又要再次病倒了。我想,这两个青年人是知道的。临近傍晚的时候,他们两人问我:“你打算交代吗?”

我张开嘴,想说话,却虚弱的全身绵软无力,喉咙干裂得只能发出一些微弱的嘶哑的声音。

……

责任编辑:香梅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

热门文章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