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秦始皇(图片:新唐人)
加冕大典风云突变 秦王遇事不惊 初露锋芒(图片:新唐人)
千古一帝秦始皇

加冕大典风云突变 秦王沉着果断初露锋芒

【千古一帝秦始皇】第3集

【希望之声2020年5月13日】(作者:紫君)顺天意,一统天下,展宏图,开疆拓土创华夏伟业,千秋万代赞始皇!

上篇我们讲到,赵政已经认祖归宗,更名为嬴政。并且父亲秦庄襄王已立他为太子。嬴政九岁和母亲赵姬被送回了秦国,与父亲团聚。小嬴政的生活一下子发生了天地的变化。周围没有了战争,没有了歧视、欺负他的人,不用再躲躲藏藏, 也不用再忍受别人的白眼。过上了锦衣玉食的日子。

更令他高兴的是,还有了一个叫成蟜的弟弟。原来,在异人回到秦国后不久,就又娶了一房侧室,转年生了一个儿子。取名成蟜,比嬴政小了三四岁。这两个孩子每天在一起读书,玩耍。嬴政和母亲在赵国的六年期间,由于战争,不受待见。总是受欺负,也没有小朋友在一起玩。回国后有了这个弟弟,兄弟俩两小无猜,在一起玩得很非常开心。成蟜总是跟着嬴政,政哥哥、政哥哥的不离左右,像个小跟屁虫。这一段,该是幼年的嬴政最快乐的时光了。

这一段,该是幼年的嬴政最快乐的时光了。(示意图片:宋代画作)
这一段,该是幼年的嬴政最快乐的时光了。(示意图片:宋代画作)

可是不久,嬴政的父亲,就是秦庄襄王。即位三年之后也死了。于是作为太子的嬴政, 继立为秦王。小嬴政当时还只有十三岁。还不太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只知道母后对他说,父王归天了,到天上去了。需要他来做秦国的国王了。于是,在大臣们的拥戴下, 尊母亲赵姬为太后。尊奉吕不韦为丞相,并称他为“仲父”。由于嬴政还小,所以主要是诸位太后及吕不韦等大臣主政。

13岁的秦王嬴政,他还记得父亲在的时候,对他讲的秦国王室内一直流传的秦国将要一统天下的说法;记得父亲告诉自己是神龙出世,他知道自己是负有天命的。在其他同龄孩子还是淘气玩耍的年纪,他每天按时上朝,还认真听着大臣们议论朝政, 观看如何应对,如何处理, 小小年纪, 很是上心。没事时就会看些史书, 关于秦国的大事记载, 也经常向大臣们提些问题,讨论天下大势。做了秦王,嬴政和成蟜之间由兄弟又增添了一层君臣关系, 由于忙于政务,两人之间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在一起了。

秦王继位的第八年,也就是秦王二十岁吧,朝庭大臣们及太后议定要派成蟜带兵去攻打赵国。说是要让成蟜有个杀敌立功的机会。当时成蟜也就是十六、七岁年纪。没想到,在去赵国的半途中,大军到了屯留这个地方的时候,成蟜忽然举旗造反了。

大军到了屯留这个地方的时候,成蟜忽然举旗造反了。 (示意图片:明代画作局部)
大军到了屯留这个地方的时候,成蟜忽然举旗造反了。(示意图片:明代画作局部)

据报是军中大将樊於期说服长安君成蟜造反。还发表了檄文,声讨说嬴政是假秦王。不是秦赢血脉,是吕不韦的儿子等等。消息传到秦国京城咸阳。秦王知道了觉得很意外,也很生气。可那时候也没有现在的这些联络工具。也问不出什么细节来。当务之急是先得把这个叛乱平息。

于是就派了大将去屯留平乱。很快,叛乱被平息了。处死了叛乱的将领,把屯留的百姓迁徙到外地。秦王弟弟成蟜,却逃到了赵国,赵国把他留了下来,还赐给了他一块封地叫饶,让他居住。樊於期也逃掉了,不知道逃到了哪里。

平叛的将领回来,一一向秦王禀报。吕不韦及众位大臣都建议秦王向赵国施压,令其交出成蟜。秦王嬴政听了,想了想,看着几位大臣,说:“不要了。随他去吧。弟兄手足,干嘛要赶尽杀绝呢?”吕不韦又劝,说:“如果不除成蟜,将来恐怕后患无穷。对秦王的王位总是个威胁。”年轻的秦王摆了摆手,说:“朕的这个王位,如果是上天的旨意,谁也拿不去。如果天意不许,那即使是杀了王弟,上天也还会造出来一个别的人,朕意已决,随他去吧。毋须再议。”就是说不要再说这件事了。平时秦王遇事都是尊重大臣们的意见的,尤其是吕不韦,基本上自己不很坚持,但这回就是这么决断, 这一下大臣们都不说话了。

春去秋来,转眼又是两年过去了。按照秦国的规矩,年幼的国王年满22岁,要行成年加冠礼了。加冠礼之后,秦王就要收回委托给老臣和太后的权利,自己亲政了。也就是真正做国王,执掌大权了。

就在这时,发生了一件事,就是有名的嫪毐之乱。说起这个嫪毐,估计很多人都知道。是秦王母亲赵太后的面首。面首是什么呀?面首指的是古代一些皇室贵戚的夫人在丈夫死后自己养的情人, 也就是男宠。但嫪毐却和一般的面首不同。他深受赵太后宠爱,不仅赐给他许多的钱财,还给他封地,嫪毐还有自己的府邸,甚至还封嫪毐为候。嫪毐不仅有官位,还参与了朝政。

赵太后还瞒着秦王和这个嫪毐生了两个儿子,私下里许诺:一旦秦王驾崩,就让嫪毐的儿子做秦王。这嫪毐家中童仆就有几千人。

嫪毐家中童仆就有几千人。(示意图片:〔元〕赵孟頫 《张公艺九世同居图》局部)
嫪毐家中童仆就有几千人。(示意图片:〔元〕赵孟頫 《张公艺九世同居图》局部)

据史书记载,当时嫪毐权势炙手可热,甚至和吕不韦相抗衡。形成了两大政治势力。当时这咸阳城中的市民百姓竟然分成了两大派:一边是吕派,一边是嫪派。

有一次嫪毐在后宫酗酒赌博,玩乐。嫪毐和一个宫中人赌输了,嫪毐不服输,对方也不让,两人争执了起来。这嫪毐大怒,指着这个人骂道:“你也不看看我是谁?! 竟敢和我争?我是当今秦王的假父!”假父,就是干爸爸的意思。那人当时吓得一声不言语,一溜烟的跑了,跑到秦王那里, 怎么来怎么去,说了个仔细。秦王听了不由大怒。本来他早就知道嫪毐与母后的瓜葛,但想到母亲年轻守寡,体谅母亲,也就睁一眼闭一眼的了。哪里知道竟然闹到这样?于是开始派人秘密调查嫪毐的行踪。

到了秦王要加冕的日子。秦王带着全国的大臣,社会名流,王亲国戚, 浩浩荡荡到了雍城。雍城是秦国的古都,里面建有许多的宗庙,祖宗社稷的宫室,所有的大型祭奠仪式都是在雍城举行的。这次秦王的加冠礼也要在这里举行,就在雍城的蕲年宫。这一来首都咸阳几乎成了一座空城。嫪毐就趁这个时候,发起了政变。假借秦王和太后的玉玺,号令手下人及宫廷卫士,聚集了一大帮人和他一起造反。带着军队就直奔雍城蕲年宫杀来。

秦王刚刚加冠,受剑,闻讯之后,毫不慌乱,马上颁发了“攻毐令”,命令丞相吕不韦和昌平君带大军平乱。很快,叛乱平息,嫪毐被处以车裂之刑。所有跟着造反的官员也都被砍头处死。嫪毐的门客家人都被流放到蜀地。秦王余怒未息, 把母亲赵太后也迁徙到雍城的旧宫殿中软禁。

这一来,许多大臣就纷纷向秦王进谏, 说秦王不可如此对待母后。此为大不孝。可秦王嬴政因为嫪毐这件事,本来就对母亲抱着一肚子怨气,心想: 你我母子患难相依,在赵国度过战乱, 如今就为了一个如此不齿之徒, 竟然不顾母子亲情。竟然谋反篡位,甚至要杀朕!太过分了!那些劝阻的人又都只是数说秦王的不是, 秦王就更是生气,暴怒之下下令:谁敢为王太后之事再提意见,格杀勿论!在宫外立了个牌子。下令曰:敢以太后事谏者,戮而杀之!

这一下子,还有哪个敢再来捅这个马蜂窝啊!您还别说,还有!这不,就又来了一个不怕死的。他是谁呢?请看下集。

音频:

责任编辑:慧明/楊述之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