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秦始皇(圖片:新唐人)
加冕大典風雲突變 秦王遇事不驚 初露鋒芒(圖片:新唐人)
千古一帝秦始皇

加冕大典風雲突變 秦王沉着果斷初露鋒芒

【千古一帝秦始皇】第3集

【希望之聲2020年5月13日】(作者:紫君)順天意,一統天下,展宏圖,開疆拓土創華夏偉業,千秋萬代贊始皇!

上篇我們講到,趙政已經認祖歸宗,更名爲嬴政。並且父親秦莊襄王已立他爲太子。嬴政九歲和母親趙姬被送回了秦國,與父親團聚。小嬴政的生活一下子發生了天地的變化。周圍沒有了戰爭,沒有了歧視、欺負他的人,不用再躲躲藏藏, 也不用再忍受別人的白眼。過上了錦衣玉食的日子。

更令他高興的是,還有了一個叫成蟜的弟弟。原來,在異人回到秦國後不久,就又娶了一房側室,轉年生了一個兒子。取名成蟜,比嬴政小了三四歲。這兩個孩子每天在一起讀書,玩耍。嬴政和母親在趙國的六年期間,由於戰爭,不受待見。總是受欺負,也沒有小朋友在一起玩。回國後有了這個弟弟,兄弟倆兩小無猜,在一起玩得很非常開心。成蟜總是跟着嬴政,政哥哥、政哥哥的不離左右,像個小跟屁蟲。這一段,該是幼年的嬴政最快樂的時光了。

這一段,該是幼年的嬴政最快樂的時光了。(示意圖片:宋代畫作)
這一段,該是幼年的嬴政最快樂的時光了。(示意圖片:宋代畫作)

可是不久,嬴政的父親,就是秦莊襄王。即位三年之後也死了。於是作爲太子的嬴政, 繼立爲秦王。小嬴政當時還只有十三歲。還不太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只知道母后對他說,父王歸天了,到天上去了。需要他來做秦國的國王了。於是,在大臣們的擁戴下, 尊母親趙姬爲太后。尊奉呂不韋爲丞相,並稱他爲“仲父”。由於嬴政還小,所以主要是諸位太后及呂不韋等大臣主政。

13歲的秦王嬴政,他還記得父親在的時候,對他講的秦國王室內一直流傳的秦國將要一統天下的說法;記得父親告訴自己是神龍出世,他知道自己是負有天命的。在其他同齡孩子還是淘氣玩耍的年紀,他每天按時上朝,還認真聽着大臣們議論朝政, 觀看如何應對,如何處理, 小小年紀, 很是上心。沒事時就會看些史書, 關於秦國的大事記載, 也經常向大臣們提些問題,討論天下大勢。做了秦王,嬴政和成蟜之間由兄弟又增添了一層君臣關係, 由於忙於政務,兩人之間也不能像以前那樣在一起了。

秦王繼位的第八年,也就是秦王二十歲吧,朝庭大臣們及太后議定要派成蟜帶兵去攻打趙國。說是要讓成蟜有個殺敵立功的機會。當時成蟜也就是十六、七歲年紀。沒想到,在去趙國的半途中,大軍到了屯留這個地方的時候,成蟜忽然舉旗造反了。

大軍到了屯留這個地方的時候,成蟜忽然舉旗造反了。 (示意圖片:明代畫作局部)
大軍到了屯留這個地方的時候,成蟜忽然舉旗造反了。(示意圖片:明代畫作局部)

據報是軍中大將樊於期說服長安君成蟜造反。還發表了檄文,聲討說嬴政是假秦王。不是秦贏血脈,是呂不韋的兒子等等。消息傳到秦國京城咸陽。秦王知道了覺得很意外,也很生氣。可那時候也沒有現在的這些聯絡工具。也問不出什麼細節來。當務之急是先得把這個叛亂平息。

於是就派了大將去屯留平亂。很快,叛亂被平息了。處死了叛亂的將領,把屯留的百姓遷徙到外地。秦王弟弟成蟜,卻逃到了趙國,趙國把他留了下來,還賜給了他一塊封地叫饒,讓他居住。樊於期也逃掉了,不知道逃到了哪裏。

平叛的將領回來,一一向秦王稟報。呂不韋及衆位大臣都建議秦王向趙國施壓,令其交出成蟜。秦王嬴政聽了,想了想,看着幾位大臣,說:“不要了。隨他去吧。弟兄手足,幹嘛要趕盡殺絕呢?”呂不韋又勸,說:“如果不除成蟜,將來恐怕後患無窮。對秦王的王位總是個威脅。”年輕的秦王擺了擺手,說:“朕的這個王位,如果是上天的旨意,誰也拿不去。如果天意不許,那即使是殺了王弟,上天也還會造出來一個別的人,朕意已決,隨他去吧。毋須再議。”就是說不要再說這件事了。平時秦王遇事都是尊重大臣們的意見的,尤其是呂不韋,基本上自己不很堅持,但這回就是這麼決斷, 這一下大臣們都不說話了。

春去秋來,轉眼又是兩年過去了。按照秦國的規矩,年幼的國王年滿22歲,要行成年加冠禮了。加冠禮之後,秦王就要收回委託給老臣和太后的權利,自己親政了。也就是真正做國王,執掌大權了。

就在這時,發生了一件事,就是有名的嫪毐之亂。說起這個嫪毐,估計很多人都知道。是秦王母親趙太后的面首。面首是什麼呀?面首指的是古代一些皇室貴戚的夫人在丈夫死後自己養的情人, 也就是男寵。但嫪毐卻和一般的面首不同。他深受趙太后寵愛,不僅賜給他許多的錢財,還給他封地,嫪毐還有自己的府邸,甚至還封嫪毐爲候。嫪毐不僅有官位,還參與了朝政。

趙太后還瞞着秦王和這個嫪毐生了兩個兒子,私下里許諾:一旦秦王駕崩,就讓嫪毐的兒子做秦王。這嫪毐家中童僕就有幾千人。

嫪毐家中童僕就有幾千人。(示意圖片:〔元〕趙孟頫 《張公藝九世同居圖》局部)
嫪毐家中童僕就有幾千人。(示意圖片:〔元〕趙孟頫 《張公藝九世同居圖》局部)

據史書記載,當時嫪毐權勢炙手可熱,甚至和呂不韋相抗衡。形成了兩大政治勢力。當時這咸陽城中的市民百姓竟然分成了兩大派:一邊是呂派,一邊是嫪派。

有一次嫪毐在後宮酗酒賭博,玩樂。嫪毐和一個宮中人賭輸了,嫪毐不服輸,對方也不讓,兩人爭執了起來。這嫪毐大怒,指着這個人罵道:“你也不看看我是誰?! 竟敢和我爭?我是當今秦王的假父!”假父,就是乾爸爸的意思。那人當時嚇得一聲不言語,一溜煙的跑了,跑到秦王那裏, 怎麼來怎麼去,說了個仔細。秦王聽了不由大怒。本來他早就知道嫪毐與母后的瓜葛,但想到母親年輕守寡,體諒母親,也就睜一眼閉一眼的了。哪裏知道竟然鬧到這樣?於是開始派人祕密調查嫪毐的行蹤。

到了秦王要加冕的日子。秦王帶着全國的大臣,社會名流,王親國戚, 浩浩蕩盪到了雍城。雍城是秦國的古都,裏面建有許多的宗廟,祖宗社稷的宮室,所有的大型祭奠儀式都是在雍城舉行的。這次秦王的加冠禮也要在這裏舉行,就在雍城的蘄年宮。這一來首都咸陽幾乎成了一座空城。嫪毐就趁這個時候,發起了政變。假借秦王和太后的玉璽,號令手下人及宮廷衛士,聚集了一大幫人和他一起造反。帶着軍隊就直奔雍城蘄年宮殺來。

秦王剛剛加冠,受劍,聞訊之後,毫不慌亂,馬上頒發了“攻毐令”,命令丞相呂不韋和昌平君帶大軍平亂。很快,叛亂平息,嫪毐被處以車裂之刑。所有跟着造反的官員也都被砍頭處死。嫪毐的門客家人都被流放到蜀地。秦王餘怒未息, 把母親趙太后也遷徙到雍城的舊宮殿中軟禁。

這一來,許多大臣就紛紛向秦王進諫, 說秦王不可如此對待母后。此爲大不孝。可秦王嬴政因爲嫪毐這件事,本來就對母親抱着一肚子怨氣,心想: 你我母子患難相依,在趙國度過戰亂, 如今就爲了一個如此不齒之徒, 竟然不顧母子親情。竟然謀反篡位,甚至要殺朕!太過分了!那些勸阻的人又都只是數說秦王的不是, 秦王就更是生氣,暴怒之下下令:誰敢爲王太后之事再提意見,格殺勿論!在宮外立了個牌子。下令曰:敢以太后事諫者,戮而殺之!

這一下子,還有哪個敢再來捅這個馬蜂窩啊!您還別說,還有!這不,就又來了一個不怕死的。他是誰呢?請看下集。

音頻:

責任編輯:慧明/楊述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