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2010年,时任路透社记者的储百亮(中)和时任美国之音记者的何宗安(右)与中共外交部官员马朝旭交谈。(美国之音)
2010年,时任路透社记者的储百亮(中)和时任美国之音记者的何宗安(右)与中共外交部官员马朝旭交谈。(美国之音)

《纽时》资深驻华记者被迫离境 直言:中国越来越专制

【希望之声2020年5月12日】(本台记者福明真综合报导)今年3月,中共驱逐了3家美国主流媒体十多名记者,并令他们交出记者证,令这些记者们今后无法在中国采访,那些还在中国境内的外媒记者处境也更不好过。在中国工作了24年的《纽约时报》驻华记者储百亮(Chris Buckley),5月8日被迫离开中国,携妻飞返悉尼。储百亮的记者证于今年2月到期,当时他正在湖北武汉报道疫情,中共政府拒绝为他延期。

苹果日报报导,离开当天,储百亮在Twitter发布了他在机场的独照,以及与同事的合照,留言:“再见中国--目前”(Goodbye China--for now),并指自己期盼不久后能重拾采访报道的工作,以及能够回归的一天。

即便是在他准备离开时,中共政府也没有放松。他在中国的最后一天,澳洲广播公司(ABC)与他在位于北京中心的《纽时》办公室附近见面进行采访,其间有4个人尾随并拍摄他。储百亮试图和其中一人沟通,对方随即躲进了一间咖啡馆。

储百亮是过去1年内受到中国驱逐的第19位外国记者,也是第2位澳洲籍记者。

储百亮表示,“中国变成了一个越来越难报道的国家。管控越来越严,越来越集中,也越来越专制”。

外国驻华记者数量目前降至多年来的最低点。在储百亮离开中国之前,另一位为美国媒体工作的澳籍记者温友正(Phillip Wen),也于今年2月和其他两位《华尔街日报》同事同时遭到驱逐。3月又有14名《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华盛顿邮报》的美籍记者被迫离境。一些美国媒体的中方雇员也被强迫离职。

温友正被正式驱逐是因为他就职的报社发表了一篇被中共政府视为种族歧视的专栏作家评论文章。与温友正不同的是,储百亮被告知日后可以重新申请记者证。

2012年,储百亮曾被要求离开中国,他在香港生活3年后,被允许返回中国。储百亮说:“这次感觉不太一样,因为中国变了很多。中共政府觉得自己更强大了,更相信自己了,也更难听从外界的声音,迫于压力让外国记者重新回去的可能性变得更小了。”

储百亮曾作出一些极具爆炸性的敏感报道。去年11月,他和驻香港的同事王霜舟(Austin Ramzy)一起发表了一篇几十年来最大的新闻,曝光了一份400多页的中共政府内部文件。他们细致地描述了发生在新疆地区受习近平内部讲话思想指导的一项残酷运动。在实施这一政策的顶峰时期,数以十万计的少数民族及异议人士被迫和家人分离,被拘押在官方兴建的“教育中心”。一些“再教育营”到今天还在营运中,中共政府也无所不用其极地阻挠这方面的报道。

除了19名最近被要求离开的外国记者,几十名记者还被困在中国境外等待签证,至少4名为不同媒体工作的澳籍记者已经等了几个月。

此前,中共外交部3月18号在官网发布消息说,从即日起,要求“美国之音”、《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时代周刊》这五家美国媒体的驻华分社向中方申报在所有在华工作人员、财务、经营、不动产等信息。

此外,外交部还要求《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年底前记者证到期的美籍记者在4天内申报名单,并在10天内交还记者证。今后不能继续在中国和港澳地区从事记者工作。实质上等于驱逐这三家媒体的记者。

以战狼式发言出名的中共外交部声称,这些举措是为了反制之前美国对中共党媒驻美机构的政策调整。

在这之前,美国国务院在2月18日宣布,将新华通讯社、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中国国际广播电台(CRI)、《中国日报》发行公司,以及《人民日报》发行商美国海天发展公司这五家中共党媒机构认定为“外国代理人”,视作中共政府的一部分。3月2号,美国再次对这五家中共党媒在美机构实施雇员数量限制。他们的中国籍雇员人数需从160人减少至100人。

但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当天回应说,中共外交部的作法并不是所谓的“对等反制”。

蓬佩奥说:“我们几个星期前指认的人根本不是在这里自由行动的媒体,他们是中共宣传机构的一部分,因此我们按照美国法律将他们定为外国代理人。这完全不是对等反制。”

美国之音当天发表声明,和其他几家被点名的美国媒体一同谴责中共限制他们在中国的运作,也谴责中共限制新闻自由和信息自由流入中国的图谋。

责任编辑:元明清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