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石濤評論】白宮幕僚指:中共病毒六十天摧毀川普三年建立的“美國偉大” (音頻/視頻)

shitaopinglun

【石濤評論】白宮幕僚指:中共病毒六十天摧毀川普三年建立的“美國偉大” (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20年5月13日】(主持人:石濤)

大家好,這裏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石濤評論時間,我是石濤。

 

人戰勝不了共產黨,只能與神同行,我們這話講了一年多了。在香港的時候,講的比較清楚,其實美國同樣是這個問題,美國是做一個與神同行的人,但他很難說是戰勝共產黨的人,這話說開了。在人的層面,他會有他的力量,他會有他的作用,但是真正剷除共產黨的是佛法。

 

周星馳的影片《功夫》在它最後的時候,是如來神掌滅掉了魔鬼,在《西遊降魔篇》就是孫悟空那個,同樣是最終是佛法的。他的佛法來自於天地之外,周星馳絕對有背後的東西,就是他一定是在佛法修煉當中有他的相當深刻的認識。他同樣跟姜文類似,用了很荒謬的手法,裏麪包括黃色的東西,來掩飾它真正背後的內涵。你看得着黃色,你被它黃色的東西誘惑,你就看不到他背後的內涵,但是他沒有那些黃色的東西,襯托不出那個內涵來。今天的人太淺了,做人太淺薄了,他沒有了,因爲遇到了共產黨的邪惡到這份兒上。

 

我個人覺得,很多知識分子也好,讀過書也好,那個書不如不讀,讀書的有一個算一個,你沒有背後生命的內涵,你就把自己毀了。無意中我看到意大利Andrea,就是那個盲人歌唱家,可能他要六十歲了,他唱歌的那個概念,包括教他的孩子拉提琴的概念,就想起了童子功。童子功其實就是三歲、四歲之前,人們的元神主導着自己的身體,沒有被灌輸任何觀念,他不會說話他還不會寫字。當他不會寫字的時候,他是他的元神在主導。字是這邊的,神仙寫這字兒嗎?不寫,神仙不用蘋果手機,對不對?神仙就像人的元神一樣,當他在那邊,他的元神去彈鋼琴,去指揮他的手指,他的元神去拉他的這個東西的時候,他的身體當形成一種能量、功能的時候、是由他元神處理過來的,不是技術,所以他就行了。它永遠會留下來,永遠會有着無盡的突破,因爲人的元神是不死的。而相反,當你七、八歲開始學這東西的時候,是人這頭,人的身體、能力是有限度的,所以你的理解力同樣有限度,所以那個孩子就永遠拉不出來,拉得再好就給人配配樂,反正你就沒有靈氣,這句話就對了,你沒有靈氣,你是一個非常好的工匠但你沒有靈氣,你東西沒有生命。沒有生命,其實是因爲你只用了技術,肉的這邊,你沒有用自己不死的靈魂,去把握你的手指,就這麼簡單,道理一樣的。

 

那美國人今天所陷入的一切,今天川普應該陷入了很大的困境,在面對中共的問題上,陷入了很大的困境,習近平騙了他,西方媒體他們自己的媒體也承認了,他自己也承認在騙他,他進退維谷,對不對?誰讓他信他的?而我們也跟大家解釋了,美國出事情的地方也都是民主黨人,對吧?在教訓着那些跟中共同流合污者,但他們本來就不信神,所以他們也沒有能力去這麼分析。那反過來,真正信神的人在這種打擊下,他又沒有方向,他就覺得太殘酷了。他死了快八萬人,那太殘酷了對於他來講。他都沒看見對手是誰,他川普又拿中共沒招,中共很簡單,我有十四億人,你打呀!你開着羅斯福號航母,B-1B-52轟炸機,你不放炮彈你就是假的,所以你不放炮彈,我的遼寧號也照樣往外開,對吧?我趙立堅就這麼說,你拿出證據來,你拿出證據來,你證明證明。我就這個,愛咋咋吧,我就這個,怎麼着吧你?這個做法就是我一直跟大家說的那個概念,就是朱潛龍的做法。

 

所以在任何社交媒體中,不能站在生命角度上認識中共的人,都是空喊口號。我個人看了一些內容,真的是空喊口號。那種生命的理念,還遠遠比不上今天的香港人,遠遠比不上。你別看他喊的聲兒大,你別看他什麼這有來頭那有來頭,共產黨是有時候是怕這些。美國有很多約束,班農說了,我們可以扣掉他的私人財產。那沒關係,你扣啊!咵咵,你現在就幹了,你幹了他就慫了;你不敢幹,你川普受到太多的約束了,對不對?他就這麼回事兒了,他川普爲什麼感觸,有時候說,覺得習近平辦事兒聽挺得勁,他一個人說了算,這事兒好辦。他能辦,他辦不了嘛,是這個體制這個環境這個氛圍,我跟你這麼講吧,美國人如果把共產黨給滅了,就不叫天滅中共了。在這個過程中,共產黨滅亡的過程中,應該是人恢復神性的過程。

 

今天太多人根本就沒能力認識,只是跑到教堂去,獲得自己的生命中的慰籍,因爲在抗爭中共的過程中,他看不到勝利的希望,姜文他也看不到勝利的希望,他倍感自己的無力,一個人的無力,因爲他沒有信仰。沒有信仰,他只崇尚自己的力量,他覺着自己的名望、自己的財產、自己的努力的一切,甚至自己欺騙的手段,我都可以聚集各種力量來打擊共產黨。但任何東西,這種做法,都是有他生命限度的,走到一定程度就走不下去,包括很多所謂的文化人,在反共的過程中你看就反不下去。他說的那東西就那麼回事,不疼不癢。什麼叫不疼不癢?趙立堅就是這個,我是混蛋王八蛋,你怎麼着吧?我就這個你怎麼着吧?你彭佩奧說我是P4實驗室泄漏,你看的着嗎?你證明的了嗎?彭佩奧說,那我們進去調查。你憑什麼調查來?這是我們家,你憑什麼進來?那很多大陸人不就是都這態度?說你爲什麼不讓我進來?我爲什麼要讓你進來呀!說死這麼多人,活該!誰讓你死這麼多人,我們就沒死這麼多人!你看,我都能做發言人。就說你不講理,我有什麼不講理的?我們家沒死那麼多人,你們家死那麼多人,調查就應該是你美國,不應該是我,對不對?你自己先檢討好了,你怎麼死八萬多人?我才死三千多。那你那數是假的,你怎麼證明我那數假的?你憑什麼證明,我們那是國家!你彭佩奧能說啥?對吧?你有文化就說,他們就是無賴,然後呢?我就是無賴,你說我無賴就無賴,然後呢?你沒有然後的。

 

所以我有時候覺得難,我個人覺得難就是說,是因爲太多的人根本不信神,去教堂的根本就純粹是給自己找個安慰。八九六四過來的很多人,受了那麼大的苦,去教堂,你看他的言吐,你看他推文,你就知道,就是給自己找了一個慰籍,內心中非常的失落,一看就知道,在字裏行間中打個標點都是這樣的,但是他對外的時候有時候挺橫的,我看那些朋友挺橫的,因爲覺得自己八九六四受過委屈的嘛,所以我覺得難。美國也遇到同樣這個問題,他要改變想法,這地球上所有的人都要改變想法。只有彌勒,那是未來的佛,那是未來的世界,世界屬於未來的,現在的人們就是走向未來,所以就得否定自己過去的,人戰勝不了共產黨,只能與神同行,等着天滅中共。在人試圖想自己戰勝共產黨的時候,你會遭到打擊的,你會感受到一種無力感的。哎,有時候我個人覺得挺不容易的。

 

納瓦羅,納瓦羅這話說的很實在的,中共零號病人十一月中就已經在武漢出現了,這是他講述他已經看到一些證據。這個報告到現在沒有拿出來,他是昨天接受福克斯新聞網採訪時說的,有一箇中國特別工作組,那這些對於中共來講,它不怕的,我跟你講,共產黨真的就怕班農說那話,把習近平在紐約的房產給他扣了,他真的怕這個,你扣了。他就什麼法律不法律,他什麼都無所謂,但是他知道你不敢扣,你也扣不了,因爲法律不歸川普管。不就這麼點事兒嗎?所以很多人就不明白,到底它爲什麼不怕?法官不聽總統的,它爲什麼要怕你呀?挺難的。所以川普想做什麼就得用他的手裏的權力,對吧?什麼行政命令啊、或者參衆兩院通過一個法律啊,他現在通過不了了,他參議院、衆議院在人家手裏呢,在親共的人手裏呢,他就難了。

 

納瓦羅談到了美國政府已經調查瞭解的狀況,他說第一,我們知道零號病人出於十一月中旬;第二,病毒可能來自於實驗室;第三,在WHO的掩護下,掩蓋了疫情;第四,讓攜帶病毒的人從武漢飛往世界各地,造成大流行。它裏面提到的就是在武漢已經封城的情況下,還允許飛機飛往紐約跟米蘭;第五,中共在疫情期間,掃蕩了所有的PPE,全世界的PPE,就是個人防疫設施設備。更有甚者,中共利用現在控制的東西,就是手裏控制着的防護資料,威脅世界各國,而反過來讓人們否認病毒起源於中國,同時不去討論臺灣問題。我覺得納瓦羅講的非常的對,那這些否定對太多的人,世界各國來講,是無能爲力的。

 

WHO要開WHA的會議,很多國家,美國聯繫六十個國家,希望臺灣能夠參加,有正式身份的十三個國家已經提出了申請,要求臺灣參加。WHO的總幹事的發言人說,我沒有權力邀請臺灣。那你有本事,就是你發達國家全都罷開WHO,他又不敢,因爲人怕死。不就這點事兒嗎?當初奧運會的時候你敢幹,莫斯科奧運會被西方社會拒絕,就是拒絕參加,當時俄羅斯攻進了阿富汗,那後來東歐國家,那時候還是共產主義陣營,大概拒絕參加了LA奧運會。你只能這樣了,你做出來就把這東西毀了,對不對?那你不毀它,人家爲什麼共產黨它不怕你呢?它知道你不敢毀它,然後你毀了它,你毀了它就毀了, so what?他不在乎,他只在乎自己的錢。譚德賽也是這個,你毀有本事你就毀,你愛毀不毀,這WHO也不是我的。但是你千萬別毀,毀了我飯碗就砸了,但是我現在反正也沒少掙,那埃塞俄比亞外交部長能掙多少錢?他WHO的總幹事能掙多少錢?對不對?你美國人纔給我多少錢,你美國人給我的是工資,人家中共給我的是女人、房子、錢什麼都有,飛機大炮要什麼有什麼,廢什麼話,你美國人給我什麼啦?它是這個道理了,所以你今天不在生命品質上認識,你去談這些道兒,說你沒有道德,什麼叫沒有道德呀?你這話說的多文化呀。So what?我說你也沒有道德,你怎麼證明你有道德,對不對?他扭臉可以問川普,他扭臉可以問彭佩奧,他扭臉可以問那些所有指責他的人,你憑什麼你有道德?你憑什麼指責我?所以叫智者無語。我剛纔說的這番話,你說別人誰呢?啊,我給你列舉一二三,你舉吧,你舉完之後,你憑什麼這麼指正我,你有證據嗎?哎,除了氣死你,沒別的招兒,所以不能跟魔鬼打架,不能跟高級動物講道理,你只能透過他們的行爲讓其他的人,當你去揭穿它的邪惡的時候,讓其他人醒悟,美國人同樣的問題。

 

他現在的說法是要美國戰勝中共國,在曾經的過去的時間裏是產生作用的,但是川普就有那致命的弱點,誰讓他是個生意人呢,他致命的弱點,本該到手的鴨子也給煮熟飛了,煮着煮着飛了,弄一根毛都給飛了,你看就剩一隻鶴,帶着這個小熊維尼就飛走了吧?他就是整這個了,他愛咋咋了,就這麼點事兒,今天太多人就弄不明白,還在那兒理論上去討論美國B-1開過去,沒用那東西,航空母艦你就是把臺灣包圍起來,他也沒用。今天的中共的邪惡就是這個,你今天殺了我就行,你今天不殺我,你就是假的,你就是傻瓜。所以,太多的人,連姜文的那種影片裏的認識你都不具備,你在這兒還評論共產黨嘞?姜文在最後,李天然跟朱潛龍搏殺的過程中,朱潛龍我看着都覺得他爲什麼這麼強調,就是你殺的就是你殺的就是你,最後殺的這個李天然根本就不敢殺他了,罵的李天然根本就下不了手了。結果李天然突然抖個激靈,如果當初把地給你,是不是你就不殺了?那我就不殺了,砰一槍殺死他。這李天然就非得就麼做一下,他纔信自己,他最後罵的正義的人都不相信了。

 

現在的問題就是這個,你現在其實包括川普都對戰勝共產黨,我覺得他都有點疑惑了,因爲疫情太嚴重了,對美國打擊太厲害了。他的治理疫情的三個巨頭都自我隔離了,包括那個他最主要的醫生。那他在開會的時候就他哥一個了,然後他跟彭斯一起開會,彭斯的新聞祕書出事了,川普自己的傭人出事了,然後她女兒的祕書也確診了,最後就剩正副總統往那兒一站,往那兒一站,其它的媒體就說了,你爲了國家的安全,你正副總統不能同時出現的,如果你們倆人一塊兒都病了的話,這個國家就亂了,你看說的是有這個道理。他真難,我有時候覺得真難。這個坑節要轉,要轉到神的角度,你轉不到神的角度,你就死路一條。對方是魔鬼,那叫中共病毒,會把你美國人全害死的。當然不會的,我覺得也不會全害死的,就是整的你川普,習近平在那頭看你笑話,小樣兒吧你,你折騰,老傢伙折騰,快過生日了折騰, 六月十五號過生日。他就是這樣了,對吧?臺灣爭取這些都是表面的,他不會接受的。

 

納瓦羅說,中共病毒給美國帶來前所未有的衝擊,今天是母親節, 三千三百萬人失業, 百分之十四申請救濟金,今天財長說,美國可能有百分之二十五的人會申請救濟金,現在只有百分之十五,還有百分之十。孩子們在家玩爬牆,而無法到學校去學習,所以中共帶來的問題是是我們最大的挑戰。川普上任三年,把美國締造成世界上最強大最美好的經濟,結果習近平用了六十天,就把它全毀了。這話說的非常到位,這是真的,其它說那些都沒有用。羅斯福號航空母艦當軍人染了疫情之後,任何戰鬥力都喪失了,那東西個兒再大再厲害,它得人開呀。然後他就提到說,面臨困境,美國人表現出極大的強悍,是的,美國現在是在這個過程中,他靠自己再起來,沒錯。在起來的過程要恢復認識,否則的話白受苦了。主持人問說,許多美國人現在意識到要將醫療設備運回美國的重要性,我覺得這個問題就是當初你美國人,美國的經濟的環境,爲什麼貪圖錢財,所以就被人家毀了。世界上各國的國王們,跪倒在大淫婦的石榴裙下面,所以我這是我一再跟大家解釋的,很多人假文化人,那大淫婦不穿底褲,你喝酒的君王們跪倒在它的石榴裙下,就是今天出事兒的原因,因爲你沒有自我生命的約束,美國人同樣也是就是這個問題,錢是第一位的,一切都是爲了獲得錢而成爲了僞裝的東西,包括上教堂,包括祈禱。那個祈禱,你沒有生命的內在的感觸,就明白的人這兒看你,一看就知道,根本都不用你去說我去解釋,智者無語,還用你解釋?扭臉人走了。所以你倒黴是你自己招的,別人想伸手幫你你還罵人家,哎,你這人說話怎麼那樣?所以他說,要把供應鏈搬回美國等等。

 

納瓦羅講,川普重視經濟、重視實體,兩年來一直在致力於這方面的重建。從宏觀的角度來講,美國政府投入了十萬億的資金來刺激經濟,那是很不容易的。美國政府投入十萬億,那你說美國的經濟未來,那房子得多少錢呀?豬肉錢不是錢哪,現在很多日常用品漲價漲得很厲害,那他就沒辦法,其實我覺得他那句話說對了,川普三年把美國創造的輝煌, 被習近平的中共病毒六十天給毀了,這是納瓦羅非常明白的一句話。我以爲這就是痛苦認識的過程,迴心轉意纔是根本。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裏。謝謝大家,再見!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