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秦王定下遠交近攻總戰略 攻趙滅韓勢在必得 (圖片:Philg88/維基,CC BY-SA 3.0‖希望之聲合成)
秦王定下遠交近攻總戰略 攻趙滅韓勢在必得 (圖片:Philg88/維基,CC BY-SA 3.0‖希望之聲合成)
千古一帝秦始皇

秦王定下遠交近攻總戰略 攻趙滅韓勢在必得

【千古一帝秦始皇】第7集

【希望之聲2020年5月17日】(作者:紫君)展宏圖,開疆拓土創華夏偉業。順天意,一統天下,千秋萬代贊始皇!

上集講到秦王得到蔚繚這個帥才,又有了關中米糧倉,秦王現在兵精糧足,已是萬事俱備。於是就開始了對六國各個擊破的步伐。

秦王與衆大臣謀士定下滅六國的總戰略是遠交近攻,集中力量,各個擊破。他們決定: 先北取趙,中取魏,南取韓,然後再進取燕、楚、齊。同時不給各國聯合行動之機,使六國的合縱戰略徹底破滅,這六國是趙魏韓燕楚齊。

秦始皇首選目標是趙國。當時,趙國實力在六國中最強,是秦國走向統一道路的最大障礙。之前秦軍曾幾次攻趙,殺死了趙將扈輒,大敗趙軍,佔領了幾個城池。但是沒有拿下趙國

公元前233年,秦將軍桓齮一路向東打過去,直指趙國都城邯鄲。趙國形勢危急。趙王急忙召來丞相郭開,說:“我當太子的時候,就聽說李牧能征善戰,趕快派人拿着大將軍印,到代城傳我的急令,召李牧回邯鄲護國。”

趙王急召李牧回邯鄲護國 (示意圖片:〔明〕仇英畫作局部)
趙王急召李牧回邯鄲護國 (示意圖片:〔明〕仇英畫作局部)

李牧領命收軍,屯兵於邯鄲城外;自己單身入城,謁見趙王。李牧對趙王講了自己的戰略方針,說:“秦軍屢戰屢勝,軍心振奮,其勢銳不可當,不宜正面衝突。如果大王能夠容許臣自行決策,無拘文法,臣纔敢受命。”趙王答應了,還把國內所有的精兵都召集起來,湊足十萬,派趙蔥和顏聚各領五萬,都交給李牧,由李牧指揮。李牧再拜領命而去。

李牧把整個大軍紮營在肥累,構築工事,堅壁守城。任憑秦軍在外騷擾挑釁,絕不出戰。每天只是在軍營中,讓軍士們分成小組,比武射箭。還讓廚房每天殺牛燒肉,犒勞軍士們。李牧素來就愛兵如子,平日裏禮賢下士,那些軍士們心中感戴李牧,都自動要求出戰迎敵。李牧就是不允許。

這樣雙方對峙,秦國軍隊很快就變的士氣疲憊。桓齮對手下將領說:“以前趙國的廉頗就是以堅壁拒戰來磨耗王齮將軍,現在李牧也是用這個計策,我們秦軍遠離國土,這樣對峙下去,於秦軍不利。”

於是桓齮決定率主力進攻肥下,希望能夠誘使李牧出兵前往救援,這樣當趙軍援兵出動後,可以趁其不備,將其殲滅。於是桓齮分兵一半,浩浩蕩蕩,襲擊肥下。李牧手下大將趙蔥知道桓齮襲擊肥下,就向李牧請求出戰去救肥下。

李牧不許,說:“這是秦軍的誘敵之計。他攻城,我們就去救,是隨着秦軍的指揮棒走了,就中了秦人的圈套了。此乃兵家之大忌。他現在去打肥下,他們的大營必定空虛了,我們一直堅壁不戰,他們以爲我們不敢攻打他們,肯定也不做戰斗的準備。我們這時候去突襲它的大營,桓齮就沒有辦法了,他一定會回兵營救,我們再趁機襲擊他們,一定大獲全勝。此乃圍魏救趙之策也。”於是分兵三路,夜襲秦營。

李牧分兵三路,夜襲秦營。(示意圖片:〔明〕仇英畫作局部)
李牧分兵三路,夜襲秦營。(示意圖片:〔明〕仇英畫作局部)

果然秦營大兵沒有準備,匆忙應戰,秦軍大敗,被趙軍殺死有名有姓的將領就有十多個,士卒死傷無數。敗兵連夜逃亡肥下,報知桓齮桓齮大怒,提兵來戰。李牧又採取正面阻敵,兩翼包抄的戰術,張兩翼以待之,趙國士兵平日養精蓄銳,早已摩拳擦掌,個個奮勇當先。左右翼並進,桓齮不能抵當,大敗,敗走咸陽。這一戰李牧在肥下(今河北晉州西)全殲秦軍。

趙王大喜,誇讚說:“李牧將軍就是我的白起啊!”也封李牧爲武安君,和白起的官職一樣。還賞賜李牧食邑萬戶。

兩次伐趙不成,桓齮兵敗。秦王嬴政再派大將王翦、楊端和,帶兵分道三次伐趙。

公元前232年(秦王政十五年)秦王又命秦軍兵分兩路進攻趙國,但這也都被李牧用同樣的戰術擊敗。

此後三年秦軍就一直在休整。在這期間,在用主力進攻趙國的同時,秦對韓國採取逐步肢解策略。公元前231年,韓國南陽郡“假守”,即代理郡守,名叫騰,向秦獻出他所管轄的屬地。秦始皇就任命騰爲內史,後又派他率軍進攻韓國,俘獲韓王安。韓國滅亡。這是公元前230年,秦始皇十七年的事情。

滅韓的轉年,秦始皇十八年,即公元前229年,秦國就把原來的韓國建爲潁川郡。穩定了佔領區形勢,秦王立即又派大將王翦領兵再次攻打趙國

秦王這次決心滿滿,對趙國志在必得。王翦是秦國名將,秦王對他寄予厚望。這次的攻趙,戰果如何呢?請看下集。

音頻:

責任編輯:慧明/文思敏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