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單氏正走着,忽地跳出一隻白額虎, 望着張稍撲來。
單氏正走着,忽地跳出一隻白額虎, 望着張稍撲來。(圖片來源: 希望之聲合成)

現世報應有多快:殺人嫁禍虎 卻被虎吃掉

張稍正在欺騙單氏,忽地跳出一隻白額虎, 望着張稍撲來。被虎一口銜著,跑入深林去了。

【希望之聲2020年5月19日】(編輯:林靜心)醒世恆言》第五卷,有一段謀財害命的故事。

舉世芒芒無了休,寄身誰識等浮漚。謀生盡作千年計,公道還當萬古留。

西下夕陽誰把手?東流逝水絕回頭。世人不解蒼天意,恐使身心半夜愁。

這八句詩,奉勸世人公道存心,天理用事,莫要貪圖利己,謀害他人。

常言道:“使心用心,反害其身。”你不存天理,皇天自然不佑。

昔有一人,姓韋名德,乃福建泉州人氏,自幼隨著父親,在紹興府開個傾銀鋪兒。那老兒做人公道,利心頗輕,爲此主顧甚多,生意盡好。不幾年,攢上好些傢俬。韋德年長,娶了鄰近單裁縫的女兒爲媳。那單氏到有八九分顏色,本地大戶,情願出百十貫錢討她做偏房,單裁縫不肯,因見韋家父子本分,做手藝活,況又鄰居,一夫一婦,遂就了這頭親事。何期婚配之後,單裁縫得病身亡。不上二年,韋老亦病故。韋德與妻單氏商議,如今舉目無親,不若扶柩還鄉。單氏初時不肯,拗丈夫不過,只得順從。韋德先將店中粗重傢伙變賣,打疊行李,僱了一隻長路船,擇個出行吉日,把父親靈柩裝載,夫妻兩口兒下船而行。

原來這稍公叫做張稍,不是善良之輩,慣在河路內做些淘摸生意的。因要做這私房買賣,生怕夥計泄漏,卻尋著一個啞人做個幫手。今日曉得韋德傾銀多年,囊中必然充實,又見單氏生得美麗,自己卻沒老婆,兩件都動了心火。下船時就起個不良之心,奈何未得其便。

一日,因風大難行,泊舟於江郎山下。張稍心生一計,只推沒柴,要上山砍些亂柴來燒。這山中有大蟲,時時出來傷人,定要韋德作伴同去。韋德不知是計,隨著張稍而走。張稍故意彎彎曲曲,引到山深之處。四顧無人,正好下手。張稍砍下些叢木在地,卻教韋德打捆。韋德低着頭,只顧檢柴,不防張稍從後用斧劈來,正中左肩,撲地便倒。重複一斧,向腦袋劈下,血如涌泉,結果了性命。張稍連聲道:“乾淨,乾淨!來年今日,叫老婆與你做週年。”說罷,把斧頭插在腰裏,柴也不要了,忙忙的空身飛奔下船。

單氏見張稍獨自回來,就問丈夫何在。張稍道:“沒造化!遇了大蟲,可憐你丈夫被他吃了去。虧我跑得快,脫了口,連砍下的柴,也不敢收拾。”單氏聞言,捶胸大哭。張稍解勸道:“這是生成八字內註定傷,哭也沒用。”單氏一頭哭,一頭想道:“聞得入夜出山,不信白日裏就出來傷人。況且兩人雙雙同去,如何偏揀我丈夫吃了?他又全沒些損傷,好不奇怪!”便對張稍道:“我丈夫雖然銜去,只怕還掙得脫不死。”張稍道;“貓兒口中,尚且挖不出食,何況於!”單氏道:“然雖如此,奴家不曾親見。就是真個被吃了,少不得存幾塊骨頭,煩你引奴家去,檢得回來,也表我夫妻之情。”張稍道:“我怕不敢去。”單氏又哀哀的哭將起來。張稍想道:“不引她去走一遍,她心不死。”便道:“娘子,我引你去看,不要哭。”單氏隨即上岸,同張稍進山路來。

先前砍柴,是走東路,張稍恐怕婦人看見死屍,卻引她從西路走。單氏走了多時,不見跡。張稍指東話西,只望單氏倦而思返。誰知她定要見丈夫的骨血,方纔指實。張稍見單氏不肯回步,扯個謊,望前一指道:“小娘子,你只管要行,兀的不是大蟲來了?”單氏擡頭而看,才問一聲:“大蟲在哪裏?”聲猶未絕,只聽得林中喇的一陣怪風,忽地跳出一隻吊睛白額,不歪不斜,正望着張稍當頭撲來。張稍躲閃不及,只叫得一聲“阿呀”,被一口銜著背皮,跑入深林受用去了。

單氏驚倒在地,半日方醒,眼前不見張稍,己知被大蟲銜去,始信山中真個有,丈夫被吃了,此言不謬。心中害怕,不敢前行,認著舊路,一步步哭將轉來。未及出山,只見一個似人非人的東西,從東路直衝出來。單氏只道又是隻,叫道:“我死也!”望後便倒,耳根忽聽說:“娘子,你如何卻在這裏?”雙手來扶。單氏睜眼看時,卻是丈夫韋德,血污滿面,所以不像人形。原來韋德命不該死,雖然被斧劈傷,一時悶絕。張稍去後,卻又醒將轉來,掙紮起身,扯下腳帶,將頭裹縛停當,挪步出山,來尋張稍講話,卻好遇着單氏。單氏還認著丈夫被咬傷,以致如此。聽韋德訴出其情,方悟張稍欺心使計謀害他丈夫,假說有。後來被咬去,此乃神明遣來,剿除兇惡。

夫妻二人,感謝天地不盡。回到船中,那啞子做手勢,問船主如何不來。韋德夫妻與他說明本末。啞子合著掌,此亦至異之事也。韋德一路相幫啞子行船,直到家中,將船變賣了,造一個佛堂與啞子住下,日夜燒香。韋德夫婦終身信佛。後人論此事,詠詩四句:

僞言有原無自張稍心上生。 假使張稍心地正,山中有亦藏形。

責任編輯:楊述之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