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袁盎當面直諫,不許皇帝與寵妃比肩而坐 。(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袁盎當面直諫,不許皇帝與寵妃比肩而坐 。(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不許皇帝與寵妃比肩而坐 卻被賞賜五十金

【希望之聲2020年5月18日】(編輯:王潤)袁盎是漢文帝、漢景帝時期的大臣,爲人忠厚正直,講道義,敢於進諫。在漢文帝時任郎中。

人說伴君如伴虎,老虎的屁股摸不得。皇帝的寵妃也會讓前朝大臣忌憚三分。但是袁盎有一次卻當着漢文帝和竇皇后的面,讓寵妃慎夫人尷尬一番,但結果卻被慎夫人賞賜了五十金。

動了皇帝的寵妃

《史記》中記載,當時漢文帝的妃子慎夫人很受寵,常和文帝、竇皇后在宮中同席而坐。一天,文帝、竇皇后、慎夫人去上林苑遊玩。等到就坐的時候,郎署長佈置坐席,袁盎就把慎夫人的坐席往後拉,不讓其與文帝、竇皇后坐在一起。慎夫人很惱火,不肯就坐,文帝也很生氣,離席而去,回到內室。

袁盎去拜見文帝說:我聽說尊卑有序,才能上下和睦。如今陛下已經確定了皇后,慎夫人只不過是個妾,妾和主上怎麼可以同席而坐呢!這樣恰恰失去了尊卑的分別了。再說陛下寵愛她,就厚厚地賞賜她。陛下以爲是爲了慎夫人,其實恰好成了禍害她的根由。袁盎還提醒文帝,不要忘了高祖寵愛的戚夫人被呂太后虐殺,變成“人彘”的事情。

文帝這才高興起來,把事情的緣由告訴了慎夫人。慎夫人恍然大悟,賜給袁盎金五十斤。

漢文帝(圖片:〔宋〕(960-1279)卻坐圖,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袁盎向漢文帝進諫(圖片:〔宋〕卻坐圖-局部,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動了皇帝的寵臣

當時絳侯周勃爲丞相,又因其在誅殺諸呂時立下大功,漢文帝將其視爲社稷之臣,對其非常恭敬。這使得周勃甚爲得意,皇上對他非常恭敬,常常目送他。袁盎則進諫說,周勃算不上社稷之臣,因爲他在呂后時期,身爲太尉卻不能撥亂反正,在呂后死後,大臣結盟誅殺諸呂時,掌握兵權的周勃剛好是順應時勢平叛,只能稱作“功臣”。每當在周勃臉上有對君主的驕傲神色時,陛下卻謙退,這樣毫無君臣之禮。

漢文帝接受了袁盎的進諫,以後在上朝的時候,皇上逐漸威嚴起來,丞相周勃也逐漸敬畏起來。但他也怨恨上了袁盎,還罵他不該在朝廷上毀謗自己,但袁盎拒絕道歉。後來周勃被罷免,回到封地,因害怕被人暗害,整日披着鎧甲,連見郡守和郡尉時也讓家人拿着武器站在身旁。這導致他被指控謀反而被下獄,朝中只有袁盎爲他說情,堅稱他不可能造反。周勃出獄後,就與袁盎互相交往了。

人面瘡的公案

在司馬遷著的《史記》中,把袁盎和晁錯兩個人放在一個篇章中記錄,叫做《史記·袁盎晁錯列傳》。

晁錯嚴峻剛直苛刻。漢文帝在位時,他上書三十餘篇,建議皇帝削藩,漢文帝都沒有同意他的建議。但漢文帝卻很賞識晁錯,而袁盎和一些朝臣卻不太喜歡晁錯。

等到景帝即位的時候,非常器重晁錯,景帝經常和晁錯祕密談話。晁錯在朝堂上開始主張削藩的事情,朝臣們大多都不敢反對。等到推行削藩令的時候,竟導致了藩王造反,七國藩王說都是晁錯說削藩,才惹得他們造反,所以要把晁錯揪出來。朝中袁盎和竇嬰等大臣也極力支持斬殺晁錯平息藩王叛亂。於是晁錯就被腰斬了。但是七國並沒有因爲晁錯被斬而停止他們的叛亂。所以漢景帝也後悔,覺得晁錯死的冤枉。

在歷史上有這樣一段關於袁盎和晁錯兩個人的公案:

唐朝時,有一位悟達國師年輕時,曾到各地叢林參訪,於長安一寺廟掛單,認識一位名爲迦諾迦的印度僧人,這位僧人通體生瘡,發出的穢氣刺鼻難聞,誰都不願與他來往,更別提關照侍奉了,只有國師不嫌棄的照顧他。不久僧人病痊癒,臨別時很感謝,就對國師說:“你以後有難臨身時,不妨到四川彭州九隴山來找我,我會設法消彌你的厄難。記住,我居住在有兩棵大松樹並立的地方。”

唐朝僖宗賜了“悟達國師”的稱號後,國師心中不自覺升起了驕慢心,因爲這驕慢心,使國師的左腿膝蓋長出了一個人面瘡。這瘡痛讓他苦痛不堪,儘管尋遍了許多醫生都沒有辦法治癒。就在一愁莫展時,悟達國師突然想起當年長安的迦諾迦曾對他說過的話。於是他忍着身體的不適前往九隴山,在山上看到二棵並立的大松樹,待快步走上前去,只見樹後殿宇廣闊,金碧輝煌,那位僧人就站在門前。

悟達國師將自己的狀況告訴了迦諾迦,印僧迦諾迦安慰他說:“不要緊的,我這裏的山岩下有一泓清泉,等到明日去洗一下就會好的。”

第二天清晨,迦諾迦令一孩童爲國師帶路,引領他來到巖下泉畔。國師用手捧起清水剛要沖洗,膝上的人面瘡卻忽作人語,出聲大叫:“不要洗,不要洗!”緊接着又問:“你是否讀過西漢史書中記載的袁盎與晁錯傳呢?”國師回答:“當然讀過。”

人面瘡便說:“你既然讀過了,怎麼會不知道袁盎錯殺晁錯之事?當吳楚七國造反時,袁盎向皇帝進讒言,斬晁錯於東市,以致晁錯冤深似海,怨結千年。往昔的袁盎就是你的前身,而晁錯就是我。我怨深恨重,自那以後,總想伺機報仇。可是你十世以來都是高僧,持戒精嚴,冥冥中有戒神保護,令我無法近身。近年你受寵忘憂,享受過奢,動了圖名欲利的心念,無形中德行已經虧損,冤業可以乘隙,我才得以接近報復你。現在,承蒙迦諾迦尊者出面調解,賜我三昧法水,令我解脫,那麼我們之間的宿債也告終結。從今以後,我不再和你爲難作對了。”

國師聽了人面瘡的說詞,驚恐不已,連忙掬水洗瘡,洗瘡之痛痛入骨髓,使國師頓時暈絕在地不省人事。當悟達國師甦醒後,人面瘡已經消失了。當國師趕回寺裏想禮謝迦諾迦僧人時,才發現迦諾迦尊者與他住的寺廟,也已杳無蹤影。

看來只要人敢睜着眼睛說瞎話,無論爲公,爲私,死後一定會絲毫不差的報應回來。明明知道七個藩王造反,根本原因不在晁錯,袁盎卻因爲自己不喜歡晁錯,就把責任推到晁錯身上,讓他冤死。若不能善解這段冤緣,冤魂幾世都要把欠的債追討回來的。

責任編輯:文思敏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