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法輪功學員在打坐煉功(網絡照片)
法輪功學員在打坐煉功(網絡照片)

記一位年輕的女科長

【希望之聲2020年5月17日】(本台記者慧光綜合報導)她在中國大陸一家大型企業工作,因爲聰明能幹,辦事利索,敢於擔當,二十多歲就擔任科長。她不僅業務能力強,而且爲人厚道,品德高尚,深受領導器重和同事們愛戴。年紀輕輕就走上領導崗位,很讓人羨慕。就是這樣一位優秀女子,卻做出了一個讓大家意想不到的舉動——竟然敢頂着政府壓力、鋌而走險修煉法輪功。

修煉法輪功以後,她嚴格按照“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其所作所爲令她的直接領導——部門主任既欣賞又無法理解。

因爲她負責的科室團結一致,業務出色,主任對她非常滿意,一直想對她有所表示,其實就是想給她一些額外的“好處”,比如送給她一些禮物或現金等,這在當今的中國社會是很平常的事,可沒想到被她謝絕了;後又提出她可以將私家車加油的小票拿來報銷,她也未領情;有一陣兒工作特別忙,大家都很辛苦,而她經常加班加點,主任又動了惻隱之心,提出要將“小金庫”的錢分給她幾千作爲補助,可她還是沒要,這讓主任心裏很是過意不去。

幾經周折之後,主任想出了一個“好主意”,私自買了一部高檔時尚手機送給她。這一下讓她爲難了:手機已經買回來了,如果再不要好像有點不近人情,同事也都說她應該拿,而她卻猶豫了,一時不知道該如何處理,只好先收下了。使用後才發現:新手機確實好用。

儘管好用,可她心裏還是不踏實,總覺得這個手機不該拿,因爲修煉人不能貪不義之財,再說用單位“小金庫”的錢給個人買東西,那不也是佔便宜麼?可是手機已經開包使用了,退回去人家也不好處理,於是她決定按原價把錢給主任送去。可找到主任說這事兒時,主任說什麼也不收。

就這樣拖了半年時間,她利用機會向主任坦承自己煉法輪功,並將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講給對方聽,並告訴主任自己爲什麼要這樣做。之後她感覺主任能理解了,就把錢給了主任。看得出主任當時沒再說什麼,可眼神兒中透着震撼和敬佩。

這位主任經常跟上級彙報,說她如何如何好,如何如何有能力,對單位如何如何重要,是難得人纔等。每次公司換了新領導,他都要專門將她煉法輪功的事單獨進行彙報,並強調前任領導一直在暗中保護她。

有一年,科裏分配一個從武警部隊退役的復員兵來實習。第一天來報到,同事都感覺此人油頭滑腦,好像社會上的小混混。據說此人已經在公司的其它部門實習過,前面幾個部門都不敢要,因爲經常有臉上帶刀疤的哥們兒去單位找他,他也經常出去幫人打架,偷、騙的事也幹過,上班時間想休息就休息,誰也不敢管。

單位來了這麼一個人,挺讓人討嫌的,而她反而覺得對方挺可憐,因爲年輕人本質都不壞,是這個社會變壞了,是環境影響的結果。正好她與此人的家離的不遠,就總讓他搭自己的車上下班,在車上就對他講法輪功被迫害真相,同時播放一些中國傳統文化故事以及真相光盤等。時間長了,有同事對他開玩笑說:“你真夠牛的,科長都成你的專職司機了。”但正因爲有了這樣慢慢的薰陶,對方有了明顯轉變。

有一天他對她說:“我已經讓家人找關係留在這裏不走了。我哥們兒都說我變化很大,有一天從一個窗戶下經過,恰好裏邊的人往外吐了口痰,正吐在我頭上,這把我膩歪的,這要是擱以前我肯定會不依不饒,而聽您那麼多的教誨,我知道該怎麼做人了,就算了。我跟哥們兒說這事,他們都不理解,我就說‘做好人總沒錯吧’,這都是在您的影響下我纔會這麼做的。”

這個“順風車”他一搭就是三年多,直到他自己買了車。

2015年,法輪功學員開始實名起訴人權惡棍江澤民,她也遞交了自己的起訴書,爲此遭到“610”、國保警察以及派出所和社區人員的多次騷擾,公司老總就讓人力資源部總監找她談話。因她所在單位與總公司不在一個地方辦公,人力資源部總監專程來找她,對她說:“以前你煉功單位就當不知道,現在知道了,你說聲不煉了也就罷了。可你非要說還煉,那你就辭職、退黨。”

她略微想一下,然後義正詞嚴的說:“我沒有違紀違法,也不存在業務不勝任問題,我沒有理由辭職,所以我不會辭職。我只是按照一個高標準要求自己做好人,沒聽說做好人就一定得辭職。但退黨可以,我現在就申請退了。”這次談話還專門安排了兩個人在邊上做記錄。這位總監當時感到很難堪,以後見面時她主動跟他打招呼,但對方都是鼻子哼一聲作迴應,不拿正眼看她。

一段時間後,公司有一個新項目要她負責,在近一個月的時間裏,她的工作量等於平時的三、四倍。因爲是第一次做這樣的項目,在推進過程中,她對每一個細節都從多方面考量,員工不會的,她帶領員工一起學、一起做;領導不知道該怎樣決策的,她就翻查大量的資料給領導提供決策依據。白天上班要處理大量事情,下班也不能按時回家,每天晚上回到家就九點多了,然後還要梳理當天項目進展情況,準備第二天工作的指導意見。

連續長時間工作,讓她感到很疲勞,也想過糊弄糊弄算了,反正是新項目,做成啥樣也沒個標準,領導也不會說什麼。但她一想到自己是個修煉人,師父要求修煉人在哪個行業都要做個好人,就咬牙堅持着。在每次項目推進會上,她彙報的材料和分析都得到了大家認可,項目取得了不錯的進展和成績。

在一次上級檢查項目情況時,由人力資源部總監陪同。總監在跟上級領導介紹時說:“我們這個項目進展順利,肯定不會造假。因爲這個項目是XX負責的,她是不可能造假的。”

有一次“610”的人又來了,人力資源部總監給她打電話,讓她到他那兒去一趟。等她去到時,“610”的人已經走了,只有兩個科員在辦公室。看到她來了,就對她說:“他們又來找你麻煩了。”此時恰逢總監進來,笑着對她說:“沒事了,爲你服務是我的榮幸。”

去年從外單位調來一位新同事,有一天她倆下班一起往外走,分手時對方突然說:“科長,你是不是有可硬可硬的後臺呀?”她感到有些意外,疑惑的看着對方,不知道她爲什麼這樣問。對方接着說:“法輪功在全國被迫害的這麼厲害,而你在咱們國企這些年居然沒受什麼影響……”

她明白了對方的意思,微笑着回答說:“我有師父。我師父不僅教我如何做個好人、做個對社會有益的人,也指導着我在工作崗位上如何做好工作,還一直在暗中保護着我,只有這樣我才能在這個世風日下的大洪流中安然無恙。”

責任編輯:靳同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