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慶祝5.13世界大法日  英國大法弟子感恩(圖片合成:Roger Luo 英國)
慶祝5.13世界大法日 世界大法弟子感恩(圖片合成:Roger Luo英國)

【章天亮於5.13】(上): 爲什麼全世界上億人都在慶祝5月13日?

【希望之聲2020年5月17日】(本台記者辛吉綜合報導)5月13日,著名歷史學者、時政分析評論家、自媒體人士章天亮教授首次在油管(YouTube)頻道以網上視頻直播的形式,獨特表達了他的一份心意:希望能在特殊的時刻,與網友們做真誠的交流。在一小時的直播中,他分享了個人的經歷和思考,談論了“爲什麼全世界上億人都在慶祝5月13日?”並回答了網友們的一些提問。這份綜合報道源於章天亮教授的這次直播內容。

爲什麼法輪功成爲唯一沒有被中共鎮壓下去的一個羣體?兩大特點值得思考

在1992年5月13號的時候,法輪功正式的由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向世界公開的傳出了,在過去的20多年的時間裏,有很多的人能夠身心受益,包括我自己也是一樣。有的是得到了健康的身體,有的是得到家庭的和睦,也有很多人說他們生活得非常幸福,而且感覺未來充滿了光明。所以很多人到了5月13號的時候,就會慶祝這個日子。

我們知道基督徒他們會慶祝聖誕節,就是耶穌誕辰的日子;也有一些在美國認爲非常了不起的人,比如馬丁路德金,人們也慶祝他的生日,就是一個聯邦的假期,叫馬丁路德金日。那麼5月13號這個日子,我覺得對於法輪功學員們來說,就特別地重要。

因爲法輪功在遭到共產黨鎮壓之後,他是變成了非常有爭議的話題,但是不管怎麼樣,我覺得不管你信不信法輪功,如果你真的對中國、對中國的問題非常感興趣的話,應該可以思考一下:爲什麼共產黨篡政70年以來,不管它鎮壓哪一個團體,都是在很短的時間之內就能夠把它鎮壓下去,包括「六四」的時候,曾經有百萬人上街遊行支持學生的民主運動,但是坦克一開過來、機槍一掃射,民主運動就感覺風遊雲散了。但是,法輪功經過了20多年的迫害鎮壓,從1999年7月20日開始鎮壓,到現在已經經過快21年的時間了,爲什麼法輪功成爲一個唯一沒有被鎮壓下去的羣體?

這個事情我覺得本身他就是一個特別值得思考的問題,特別是我們看到法輪功學員在中共的鎮壓之下,仍然能夠保持兩點,我覺得非常有特點的:一個就是他的堅貞,就是很多信徒他不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甚至在中共酷刑的壓力之下,包括在家人、朋友的壓力之下,甚至可能會失去工作、失去自由甚至是生命的壓力下,法輪功信徒依然堅守信仰。我覺得這一點是非常值得思考的,就是到底他爲什麼?再有一個就是法輪功學員在20多年的時間裏,從來都沒有訴諸於暴力,他們始終保持和平理性的抗爭,我覺得這也是一個特別值得思考的現象。

全球疫情爆發的根本原因就是因爲少了一個字:「真」

不管對法輪功、對神是不是能夠有認可,我覺得法輪功所講的這個價值:“真、善、忍”,這是一個普世的價值。舉一個很簡單的例子說,有人覺得這個“真、善、忍”感覺好象離我還挺遠的,但是實際上如果你細心看一下,最近這箇中共肺炎(COVID-19)全球疫情的流行,你就會發現一個問題,其實它最根本的爆發原因就是因爲少了一個字,就是“真”,法輪功講的“真、善、忍”的“真”這個字。因爲如果中共最開始它沒有隱瞞、撒謊,沒有騙人,這個疫情是怎麼樣就通告世界是怎麼樣的,那麼今天我們看到的全球情況就絕對不會是這個樣子。所以我們看到,由於中共的隱瞞,給世界各國造成的損失。美國現在已經拿出2萬2千億經濟紓困計劃,現在國會在討論下一個3萬億的經濟刺激計劃,這些計劃只是爲了維持一些人能夠正常生活而已,對整個社會的經濟發展,對於GDP的減少,對美國經濟的傷害,其實遠遠不止這5萬億美元。

包括在歐洲也是一樣,很多其他別的國家都是一樣,如果中共政府一開始就講真話的話,至少美國這幾萬億美元,甚至可能是十幾萬元美元的損失就可以避免,那麼其他別的國家,象非洲2千億,象歐洲很多國家向中共求償也是上千億、幾千億爲計算單位的。

這樣看來,這個“真”到底值多少錢啊?我們看到中共不講這個“真”,已經損失了幾萬億美元吧。所以說,我覺得這個“真、善、忍”是無價的。法輪功學員他們所追隨的就是這樣的一種價值。

誰能夠挽救人類的道德,他實際上就是在挽救人類社會

再有就是我想說一個現象,在人類的歷史上,出現過很多次災難。因爲我站在一個有神論的角度來看,它其實都跟人的道德的敗壞有關係。我們都是相信神的話,相信善惡是有報應的,一個人做壞事,他在未來會有報應,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誰能夠挽救人類的道德,他實際上也就是在挽救人類這個社會,讓這個社會能夠延續。

其實我覺得法輪功他能夠讓全世界上億的人自覺地按照“真、善、忍”提升自己的道德,實際上他已經給這個社會帶來了很多的福分,給這個社會帶來了很多非常積極、正面的影響,這種事情他不是一個簡簡單單的說教。就是說,一個人編了一套理論,然後大家就象沒腦子一樣去跟從、去相信,大家可以想象一下,爲什麼我們小的時候也聽老師講的,比如要說真話啊之類的,但爲什麼就沒有象法輪功告訴你的這麼一個“真”起作用?老師也告訴你要說真話,也告訴你真,法輪功也告訴你“真”,但是爲什麼法輪功能夠產生這麼大的作用和影響?我覺得這本身就是信仰的力量。

我記得我在2016年的時候曾經去希臘旅遊,我在一個象監牢一樣的地方拍了一張照片,據說那個監牢就是當年蘇格拉底被處死的地方,他在這個監牢裏邊飲下了毒酒,被人處死。其實我在回顧這些歷史的時候,我是有很多感慨的。象蘇格拉底他就是飲毒酒而亡;耶穌是被釘在了十字架上;孔子當時也是被人到處驅趕,周遊列國,絕糧陳蔡……有很多的聖人也好,先知也好,或者是覺者也好,他們在教給人做好人、做好事的過程中,其實是受到了很多很多的磨難。法輪功現在所遭到的迫害,其實跟那個時候的情況也是非常相象的。

縱觀歷史,每當聖人、覺者臨世傳道,都是人類道德極其敗壞的時候

還有一個比較有意思的社會現象,大家如果對宗教有瞭解的話,也能夠看得出來,就是每次當這些聖人也好,先知也好,當他們來到世間的時候,其實都是人類道德走向非常敗壞的時候。

當時孔子和老子的出現是在中國春秋的末期,那個時候按照孔子的說法,就是一個“禮崩樂壞”的時期,“高岸爲谷、深谷爲陵”,就是人類道德下滑,人心不古,跟過去相比下滑得非常厲害。這個時候中國來了老子和孔子,他們把做好人的道理告訴給人,在“禮崩樂壞”的時候歸正人的道德。

在釋迦牟尼佛出世的時候,當時是印度的婆羅門教走向了一個敗壞的時期,已經變成象邪教一樣,殺人供奉他們所信奉的神。這裏並不是說神不好,而是人把宗教變邪了。這個時候人已經不能按照當時佛所告訴給人的話去回升,而在這樣的一個時候,被稱爲“五毒惡世”的印度,釋迦牟尼佛就出現了,把人的道德重新歸正。

當時耶穌出世的時候,也是原來的猶太教開始走向分裂,人們不能真正按照猶太人的信仰去敬奉耶和華,這時候耶穌就來了,跟人重新立約,把做好人的道理講給人,因爲他重新立約了嘛,所以說,他所留下的就是基督教《聖經》裏邊的《新約》。

所以我們會看到當人類道德敗壞的時候,其實人是面臨着兩種命運:一種命運就是象《聖經》裏講的「諾亞方舟」的故事一樣,很多的災禍就會發生,甚至可能面臨着一種文明的毀滅;還有一種命運就是象耶穌、老子、孔子、釋迦牟尼他們會出世,把做好人的道理再重新告訴給人,讓人心能夠重新歸正,這樣的話,社會才能夠更加穩定的發展。

在學界,把公元前500年,即距離現在2500年前這個時間稱之爲一個「軸心時代」,就是當時釋迦牟尼佛在印度出世,在中土大陸是老子和孔子出世,在中東地區是當時猶太教的《舊約全書》開始成書的時候,在古希臘出現了蘇格拉底。這是一個非常奇怪的現象:就是幾乎在同時,全世界不同的地區,將要進入文明的時候,就出現了這些覺者、先知和聖人,他們把做好人的道理告訴給人,他們所講的話就變成了傳世的經典;他們整個文明的建立,就是建立在他們所傳給人的道德標準之上,或者叫做修煉方法之上。

法輪功創始人傳大法於世,使人心歸正、道德回升、身心健康

如果我們把這個歷史當作是值得借鑑的東西的話,其實我們會發現,今天的人類社會也處在了一個象“禮崩樂壞”一樣的時期,人類道德特別是在最近的100年,甚至可能是200年的時間裏,受到了巨大的挑戰:人類整個的是非標準都被扭曲了,而不僅僅是變得非常模糊了。在這種情況下,其實現在這個時候,按照佛家的說法,現在是“末法時期”,就是佛法到了今天,他已經不能再使人心向善了,其實不只是佛法,幾乎很多很多的宗教,我們看到都不能使人心向善了。比如說,在天主教裏,就出現了很多的醜聞,包括一些大的主教甚至是紅衣大主教,他們都會被捲入這樣的性醜聞裏邊去;還有就是各種敗壞思潮的出現。在這樣的時代裏,當人類道德敗壞的時候,它只有兩種可能性:一種可能性就是人類就會有災禍,神就會降下災禍;還有一種可能性,就是有一種力量能夠讓人心歸正。

在我看來,我是一個法輪大法的修煉者,所以我覺得法輪功的師父,就是創始人李洪志師父,做的就是這樣的一件事情:能夠幫助人歸正人的道德。這我覺得是一個非常可貴的事情。

當然還有很多人獲得了身體的健康。我認識一個人,他是一位音樂家,在波士頓音樂學院獲得電影配樂博士,他就講了一個很感人的故事。他當時在北京讀書的時候,因爲身在藝術圈,通常來說比較亂,大家抽菸喝酒,甚至可能做一些在傳統觀念來看很不道德的事情。這個人他當時就抽菸,抽得非常多,結果他在28歲的時候就得了大葉肺炎,造成他雙肺75%壞死,人已經是非常痛苦了。他描述當時那個痛苦說,幾乎是喘一口氣就象是很多的刀紮在肺上一樣。後來他的女友告訴他說,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就照着女友講的話去唸了,因爲他那個時候已是屬於生命就要結束了,醫院已經沒有方法了,所以他就這樣試着唸了一下。結果一天晚上,突然間就感覺到有很大的不同,他彷彿看到了法輪的旋轉,甚至聽到了法輪旋轉“呼呼”的聲音。當時他在北京,是2008年,中共當時鎮壓法輪功還相當厲害的,他在北京的醫院裏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說他彷彿聽到了法輪旋轉的聲音,他就把手向他看到的法輪伸過去,他就感覺整個身體都融進去了,非常舒服美妙的感覺。第二天早晨起來,他就往外吐痰,吐了很多很多的痰,然後他的肺炎就完全好了。醫院沒有辦法治好,但是他在法輪功的修煉中得到了康復。

我這樣一講,可能很多人就覺得說的是不是太玄了。這個人我認識他,而且我見過他很多次,他沒有必要對我撒謊,他沒有必要騙我嘛。而且這樣的事情出現,不是一個人兩個人,很多很多的法輪功學員他們都能夠從修煉法輪功中得到身體的健康。這個問題爲什麼會是這樣?將來如果我們有時間的話,再去跟大家交流。

法輪功“真善忍”使上億人成爲了更好的人,有如重生

當一個人因爲煉法輪功出現身心改變之後,他會願意把這個好事告訴給他的親朋好友,因爲他自己受益了嘛,就是我得到了一個好的東西,會願意跟周圍我信任的人分享,我希望他們也都能受益,就會告訴給親朋好友,他的親朋好友煉了功之後也會受益,他們還會告訴他們的親朋好友……就這樣,法輪功的傳出就象是指數性的增長一樣。這就是爲什麼法輪功他一下子變得非常的流行,在中國從1992年傳出之後,到1999年中共鎮壓的時候,中共說在國內已經有一億人在修煉。就是因爲法輪功能夠讓人身心受益,很多人在做好人,得到了家庭的和睦,覺得人生充滿了希望等等,很多人象重生了一樣。

在這種情況下,當初中共要迫害法輪功的時候,很多人他們就願意出去爲法輪功說一句公道話。其實作爲我本人來說,因爲我讀很多的歷史,包括本人在法輪功中受益,就覺得好象是修煉法輪功之後,我的整個世界觀都發生變化,我知道怎麼樣能夠按照“真、善、忍”去做一個更好的人,所以我覺得,我可以這樣講,我的人生軌跡因爲修煉法輪功發生了變化,我相信不只是我一個人,上億的人在修煉法輪功的過程中,都得到了身心的淨化,覺得人生觀得到了改變,這個人就象是重生了一樣。很多人都有跟我類似的看法,所以大家可以想象一下,中共不管怎麼去描述法輪功,我們可以問自己一個非常簡單也非常基本的一個問題,“真、善、忍”這三個字難道不好嗎?“真、善、忍”還可能是邪的嗎?

其實我到美國來,跟我的師父李洪志大師會有一些見面的機會或者是接觸的機會,會見到他。他所展現出的那種慈悲,包括他無量的智慧,對我來說,真的特別特別有震憾力;而且師父做人也好,做事情也好,非常的正。

在1999年的時候,發生了一個「4.25事件」,就是4月25日當時有上萬法輪功學員聚集在中南海的外面,希望中共能夠按照憲法規定給法輪功學員信仰的自由。這個事情發生之後,成爲一個世界性的大新聞。後來在5月2號的時候,當時正好是澳大利亞學員在召開法輪功學員修煉心得交流會,我們師父就到那兒去,跟他們一塊開會,我們叫法會。當時很多記者就想採訪師父,師父在接受記者採訪的時候,講了一句我覺得讓我特別感動的話,當時師父就講,大概的意思就是說:因爲我在教他們做好人。上億的人在跟師父學怎麼做好人。師父說,我首先就要做一個好人,你們想象不到這種壓力。因爲等於是大法弟子都在看着師父的爲人處事嘛,實際上師父這個人爲人處事非常非常的正,所以大家纔會跟着學。也就是說,實際上當大家學習了法輪功的道德上的要求,講“真、善、忍”,那麼實際上大家也在看,誰能夠做得好,誰能夠真正做到真、善、忍。其實法輪功學員互相之間,誰的修煉情況怎麼樣,誰做得好不好,就看你是不是符合“真、善、忍”,所以實際上這樣一個團體,他就是一個互相促進的團體,大家都互相交流怎麼能夠按照“真、善、忍”做得更好。

所以我覺得,不管你相信還是不相信神,至少法輪功學員他們對社會是無害的,而且他們對這個社會起到了一個非常正面積極的作用,如果法輪功學員在修煉中改變了他們的人生觀,甚至可能象重生了一樣,那麼我想,一個能夠改變上億人人生的這樣的一種,我們不用教義這個詞,因爲法輪功嚴格的說他也不是一個宗教,但是能夠傳出這樣一種價值觀,能夠把上億的人變得更好的人,我覺得這其實是應該受到全世界的歡迎的。

章天亮在隨後的問答環節,精彩回答了網友們的各種提問。請關注我們的後續報道。

(待續,敬請關注)

【章天亮於5.13】(中): 法輪功在把人變成好人 從道德上動搖了中共統治的根基

【章天亮於5.13】(下): 解析該如何看待“天滅中共”這四個字 

責任編輯:楊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