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旅行展望。(圖片:facebook@Heathrow Airport)
對旅行的未來展望。(圖片:[email protected] Airport)

疫情時代 對旅行和移民的未來展望

【希望之聲2020年5月18日】(編譯:李川)根據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統計,全球約90%的人口——71億人——所在的國家對國際落地航班進行嚴格的管控。

儘管在個別國家已經對封城管制略微放鬆,但國際旅行方面並未有恢復的跡象。爲了防備第二波病毒的衝擊,重開海關並不必急於一時。

據《衛報》報導,美國華盛頓大學法學院的Lindsay Wiley教授表示:“各種旅遊和移民活動、工作、留學或申請庇護等事宜都會被拖延。這也是事態所需,無法避免的。”

“對於一些經濟一直嚴重依賴本地或國際旅遊業的國家,面臨的是討論重組國內經濟結構的巨大難題。放棄旅遊業,採取隔離措施,那麼必然對他們的國內經濟造成重創。”

對於疫情造成的航空旅遊行業的損失,很多航空業的高級人士紛紛表示,要想恢復到2019年的客流量水平,至少還需要好幾年之後。

希臘旅遊部長Harry Theoharis最近對《衛報》表示,儘管希臘方面竭力想挽救該國的經濟,但今年開放國際旅遊航行是幾乎不可能的事情了。希臘上週六(5月16日)開放了500多個海灘,但是沙灘上的遊客必須遵守社交距離的標準。

一些對疫情控制較爲良好的國家,諸如新西蘭和澳大利亞,正在嘗試適當放鬆一些公民的旅行限制。目前全世界已經有9個國家積極採取合作方式,討論國際航線的開放問題,他們分別是奧地利,希臘,以色列,挪威,丹麥,捷克共和國,新加坡,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在九國領導人的第二次電話會議上他們達成一致,通過彼此降低海關的限制門檻,並規定出各自的旅遊安全區域,來控制感染率。

三個經濟嚴重依靠旅遊業的國家——以色列,希臘和塞浦路斯,已經對地中海東部地區的旅遊重啓問題進行了多次討論,並希望能在七月起逐步開放。歐盟委員會預期會對成員國提出一個三段式開放策略,以恢復那些有共同風險狀況的國家的海關彼此通行。

其他生活方面的限制恢復仍將緩慢而謹慎。各國政府隨時準備着重新恢復封城措施,以備第二波病毒來襲。

根據病毒潛伏期的特性,飛機落地的遊客必須隔離兩週。如果這個隔離期實施在起飛和落地兩頭的話,那麼意味着旅行者將接受4周的隔離,這樣的措施基本等於宣佈了跨國旅行的死刑。

而這樣的措施,儘管初衷是爲了保護大衆的健康安全,但弊端就是極大的扼殺了經濟,尤其是那些依靠旅遊刺激經濟發展的國家,還有那些依賴海外留學生刺激教育業發展的國家,可以說是傷亡慘重。但是這方面的重創,會反過來加速各國重開海關的進程。

然而就算是部分開放封城,也會帶來隱患。病毒超長的潛伏期意味着即使有最新的感染信息,也無法趕上隨時而出的新型變種病毒。那些疫情得控的國家,也許正醞釀着未被檢測的新型病毒

喬治敦大學的健康安全中心教授Alex Phelan表示:“美國採取的控制海關措施,也是基於過時的數據基礎上,無法跟進疫情的當下傳播速度。本來應該儘早的採取封城措施,而不是被限制海關干擾,因爲一些國家的疫情訊息永遠是在病毒爆發以後才遲遲公佈。”

值得一提的是,關閉海關也並非能做到盡善盡美。物流海關是保證全球供應鏈必不可少的,再加上有些地區海關邊界的疏漏,病毒很有可能隨着貨物一起進入。

來自美國東北大學(Northeastern University)的法律系教授Wendy Parmet表示:“大多數人認爲隔離、封城、限制旅遊等就可以控制病毒的傳播。這當然也是一種措施。但是因爲病毒傳染性極強,還有其它的方式傳播,讓人防不勝防。我不認爲美國或其它歐洲、亞洲國家可以做到真正意義上的安全隔離。”

其它有助於重啓旅遊業的措施,諸如在出境前進行免疫檢測,這也是在有效疫苗研發出來之前的一個理想化的辦法。

然而大規模的國際旅行潮流在幾十年前纔出現,人們也會習慣未來的旅行方式有可能再次發生巨大的改變。

責任編輯:李靜柔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