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李世民殲滅薛家騎  統一天下第一功(示意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李世民殲滅薛家騎 統一天下第一功(示意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大唐聖王李世民

李世民殲滅薛家騎 統一天下第一功

【大唐聖王李世民】第7集

【希望之聲2020年5月19日】(作者:夏語冰)第六集講到,薛仁杲的軍師郝瑗,看看天氣越來越冷,決定退兵。

淺水原埋伏兵   鉤鐮槍破騎兵

李世民發現薛家騎大隊人馬已經撤退。這是武德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的事,李世民召集陣前軍機會議,下令全力向薛家騎進攻。抓住時機,打響徹底殲滅西秦薛仁杲的戰鬥。

秦王李世民李靖等將領分析,薛家騎退兵到何處?一種可能是逃回涇州,一種可能是退到高墌(音者)城。不久偵察兵報告,大部人馬不知去向,高墌城僅僅幾千人馬留守。

清殿藏本李靖畫像(圖片:HuangQQ/維基,CC BY-SA 3.0)
清殿藏本李靖畫像(圖片:HuangQQ/維基,CC BY-SA 3.0)

秦王李世民斷定薛家騎主力向涇州逃亡。馬上調動軍隊,兵分三路,追擊薛家騎

第一支軍隊從高墌西門出發,由行軍總管樑實率領一萬新練成的鉤鐮槍軍向西開拔,李世民命令他們在薛家騎去涇州的路上淺水原埋伏,引誘敵軍。

爲了對付薛仁杲的騎兵,李靖設計了一種武器,上有槍尖,下有鐮刀,稱之爲鉤鐮槍。當騎兵衝過來時,可以使用鐮刀割下馬腿。

淺水原地勢平闊,唯有此處嶺多起伏,嶺凹處,就是埋伏的理想地點。衆人藏在坡後,用心傾聽那由遠而近的馬蹄聲。薛家騎轉眼就到了跟前。樑實的兩千步卒同時躍上坡頂,他們身披重甲,手執鉤鐮槍指向薛家騎薛家騎統軍宗羅睺急忙勒馬觀察,他看到唐軍約兩千,不禁大喜,自己帶領的五千鐵騎,完全可以擊敗唐軍。於是大聲吆喝:“衝啊!”。唐軍兵士並不迎刺,而是伏低身體用重甲做掩護拿槍狠命向馬蹄一鉤,只聽“撲通”一聲,馬失前蹄倒下身去,統軍自己也顛到地上。慌亂中眼見那柄奇怪的槍又向自己刺來,統軍狼狽起身觀看陣勢,只見自己的第一波攻擊已被打得七零八落。宗羅睺又命令向正面猛攻。唐軍擋不住潮水般的進攻,很快,陣線被撕開了一個口子。兩軍相持了大半個時辰,這時,郝瑗帶了數十騎來到戰場,郝瑗的身後,三萬步卒正在快速趕來。 宗羅睺在那裏暗自得意,似乎勝算在手。

樑實帶領的隊伍有兩個作用,其一是作爲誘兵之餌,其次用鉤鐮槍小試牛刀,爭取殲滅薛家騎的有生力量,給他們一個下馬威,打擊對方的士氣。現在這兩個目的都已經達到,剩下的就是堅持下去等待援兵。沒想到郝瑗陣前識破了唐軍的計謀,郝瑗換上步卒圍困唐軍,援軍如果還不能趕到,自己這幫人就要變成郝瑗的刀下之鬼了。忽見東面塵土飛揚,自是龐玉領兵到了。這是秦王李世民安排的第二路軍馬。他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殺將過來,使薛家騎亂了陣腳,無招架之力,只好一鬨而散。

秦王李世民安排的第三支軍隊,侯君集的四萬人馬也漸漸逼近,軍師郝瑗擡眼一看,只見北面又攻來黑壓壓的唐軍,其勢兇猛。

戰鬥從早晨開始,直殺到太陽偏西,戰鬥仍很激烈,地上躺滿了雙方戰死的將士和馬匹。現在,薛家騎已經被唐軍分割成一小塊一小塊的。

郝瑗看到侯君集的隊伍出現時,明白今天敗局已定。想要撤兵收攏隊伍,然苦於雙方混戰一起,無法傳令。宗羅睺領着五千薛家騎專往唐軍兵馬最集中處衝殺,妄想殺開缺口。無奈唐軍太多,剛剛衝開一個口子,後續兵馬就像水淹草地一般漫過來。郝瑗見狀吩咐:“設法突圍,最好四散逃去,大家到涇州城下聚齊。”

郝瑗兵敗四散逃  世民夜奔圍涇州

這時李世民眼觀六路,想着下一步的戰鬥。他招呼李靖:“藥師兄,天色將黑,急切中難將秦軍徹底剿滅。現在他們已經開始逃散,不能讓他們再聚合起來,我現在奔襲涇州切斷他們的後路。你在這裏,幫我掌握戰場,等戰事一結束,你立刻帶領大軍向涇州壓過去。”

李靖道:“尊命,元帥,一鼓作氣,可獲大勝。”

長孫無忌等將領聽說李世民要帶不足三千騎兵奔襲涇州,非常擔心:“元帥,薛家騎已敗,不如我們明日休整後再攻涇州。你帶這麼一點兒人馬,又是經歷惡戰,人困馬乏之師,還要夜行二百里路,能行嗎?”

李世民道:“這些敗軍若退回涇州聚合起來,經郝瑗、宗羅睺的整頓,終是我們的後顧之憂。我一鼓作氣切斷他們退路,不給他們喘息之機,豈不是速戰速決的良機?”李世民果斷的領了兩千多騎兵向涇州方向急馳而去。

李世民果斷的領了兩千多騎兵向涇州方向急馳而去。(示意圖片:明代畫作局部)
李世民果斷的領了兩千多騎兵向涇州方向急馳而去。(示意圖片:明代畫作局部)

郝瑗和宗羅睺半夜之後方纔收攏六千餘騎,戰鬥了一天,他們水米未進,人困馬乏。宗羅睺讓郝瑗拿主意。郝瑗道:“羅睺,天一亮,唐軍肯定要向涇州進發。我們只有打起精神,速返涇州合兵一處,方能阻擋唐軍的攻勢。”郝瑗、宗羅睺兩人摸着黑帶領殘兵,跌跌撞撞向涇州奔去。

李靖等將領帶領人馬清理戰場,押解俘虜。就地埋鍋做飯,飽餐以後開始整軍向涇州進發。  

李世民率領二多騎兵,一夜急速行軍,第二天趕到了涇州城下。令守城者傳話給薛仁杲,讓他出來答話。

薛仁杲冷笑道:“哼,李世民,憑你的這點人馬,還想讓我投降?做你的白日夢吧!別忘了,你妻子的叔叔和好朋友還在我的手上呢!”

李世民道:“你想等郝瑗來救你。那你就慢慢等着吧。你別想拿人質來要挾我。我正告你,他們兩人若少了一根毫毛,你會死得很慘。投降是你的唯一出路,你若投降,我保證你薛家延續香火。”

佔先機分割敵方兵力  刀不血刃破涇州

這邊敗下陣來的郝瑗遠遠望見涇州城,身後衆人頓時精神大振。這時想不到一彪馬軍斜刺裏衝出來攔住他們的去路,領頭一人素袍素甲,手執青偃大砍刀。郝瑗認得他是秦王李世民。郝瑗和宗羅睺做夢都沒有想到李世民會在這裏出現,唐軍如神兵天降斬斷了去路,他們實在沒有氣力再戰。

這當兒,李世民收斂起笑容,厲聲道:“郝瑗、宗羅睺:

你們並非愚笨之人,現在涇州已被我圍得如鐵桶一般,活捉薛仁杲如探囊取物,你們還想入城與他合兵,那是妄想!你們好好思量吧。”

郝瑗和宗羅睺驚呆了,一時說不出話來。

忽然,背後馬蹄聲響,觀其旗幟,依稀是唐軍模樣。

兩人臉如死灰,郝瑗黯然道:“前有伏兵,後有追軍,羅睺,我們沒有力量再戰,今日投降,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呢。”兩人同時下馬,脫帽到李世民馬前跪下,齊聲道:“敗軍之將特來投降,望秦王恕罪。”李世民見狀,急忙滾鞍下馬,緊行幾步一手挽起郝瑗,一手拉起宗羅睺,說道:“兩位不必多禮,我們爲敵多日互相瞭解,世民久慕你們的才華,現在來投,是大唐之幸啊!”

向這裏奔來的果然是李靖、長孫無忌等所率馬軍。唐軍後續部隊源源不斷而至,將涇州城圍得密密匝匝。郝瑗和宗羅睺主動向李世民請戰,李世民點頭同意,兩人到城下喊話勸薛仁杲投降。薛仁杲承受不了這最後一擊,他殘存的一絲希望,就是郝瑗和宗羅睺引兵來援,即使丟了涇州,退回蘭州(金城)也可喘息一陣。現在這個希望徹底破滅了。薛仁杲只好大開城門向李世民投降。

長孫順德、劉弘基被俘入獄多日,現在得救了,無不感激秦王李世民

秦王李世民俘獲薛仁杲精兵一萬餘人,男女百姓五萬口。

唐太宗李世民彩像(圖片:清人摹繪)
唐太宗李世民彩像(圖片:清人摹繪)

秦王李世民將俘獲的薛家騎,仍然交薛仁杲兄弟以及宗羅睺等率領。與他們毫無隔閡。並且向父親李淵上奏:授郝瑗爲涇州刺史。投降的將領感恩秦王李世民寬宏大量,並懾於秦王威勢,都願意以死報效。

秦王李世民的大軍緩緩退回到豳州,李淵派出的迎候使李密已到這裏。

李密在長安見李淵,時常也有傲慢之心,見李世民天姿英武,將隊伍治理的威武肅整,再也沒有輕慢之心,心裏驚悚歎服。他感嘆道:“這秦王真是英主啊,他若無雄纔在胸,如何能夠安定隴西呢?”

貞觀4年,也就是12年後,唐太宗李世民回到涇州,回憶當年的破薛舉之戰,有這麼幾句詩:

“移鋒驚電起,轉戰長河決。營碎落星沉,陣卷橫雲裂。

一揮氛沴(音li力)靜,再舉鯨鯢(音尼)滅。”那意思是:唐朝的軍隊鋒芒所到之處,像雷電一樣迅猛,如衝破河堤,勢不可擋。敵營被攻破,敵將被殺死。敵軍陣地被打的四分五裂,兇惡之敵被消滅。這首詩展現了當年秦王和唐軍的英勇和摧枯拉朽的氣勢。

請看下集《 文靜被誣喪生 李淵深埋機謀》上集。

音頻:

責任編輯:吳永健/文思敏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