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天滅中共
章天亮:共產黨一直在迫害正教信仰,它不光是迫害佛教、天主教、基督教,它還迫害法輪功,它幹了極壞的事情,所以惡報一定是會臨頭的。(圖源:Epochtimes)

【章天亮於5.13】(下): 解析該如何看待“天滅中共”這四個字

【希望之聲2020年5月19日】(本台記者辛吉綜合報導)5月13日,著名歷史學者、時政分析評論家、自媒體人士章天亮教授首次在油管(YouTube)頻道以網上視頻直播的形式,獨特表達了他的一份心意:希望能在特殊的時刻,與網友們做真誠的交流。在一小時的直播中,他分享了個人的經歷和思考,談論了“爲什麼全世界上億人都在慶祝5月13日?”並回答了網友們的一些提問。這份綜合報道源於章天亮教授的這次直播內容。

(接上文:【章天亮於5.13】(中): 法輪功在把人變成好人 從道德上動搖了中共統治的根基

修煉本是非常個人的事情,法輪功大規模講真相是被共產黨迫害逼出來的

問:您覺得現在的家庭教會和法輪功有相似之處嗎?

章天亮:實際上,基督教也是修煉,法輪功也是修煉,其實作爲我個人來看,修煉是一個非常個人的事情。我得法的時間不算太早,但也不晚,我是在北京的時候1995年得法的。我們叫“得法”,就是開始修煉,到現在已經是25年了,大概將近四分之一世紀了。實際上我開始得法的時候是一個很少參與集體活動的人,我父母家住在豐臺,我住在朝陽區,我大概是每個禮拜,到了週末的時候會回家,禮拜天早上當時在豐臺體育中心前面有煉功活動,後來在榆樹那兒也有煉功活動,我就出去跟大家一塊煉功,煉完功我轉身就走。其實我真正接觸的法輪功學員,除了我家裏的人之外,幾乎沒有外面的人。我真正接觸法輪功學員,就是認識能夠說上話的,大概就那麼6、7個的樣子,基本都是我家裏的人。所以那時候我就覺得修煉是一個非常個人的事情,我根本也就沒有參與什麼,很多法輪功的集體活動那時基本我都不參與,我就自己在家裏煉,每天看書,然後煉功,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怎麼去做好。

實際上現在做這些事情,包括在油管(YouTube)上做這樣的直播,都是共產黨逼出來的。共產黨99年開始公開鎮壓法輪功之後,我就想,共產黨爲什麼要鎮壓法輪功?因爲我對歷史感興趣,我就會從社會學、從歷史、宗教、哲學,從各個角度去想共產黨爲什麼要鎮壓法輪功,包括共產黨造的一些謠言。想明白這些事之後,我就說出來。所以實際上你會看到,法輪功現在這種大規模的講真相,做這些事情,其實如果沒有鎮壓的話,這些事都沒有,法輪功現在做的事情都是被共產黨逼出來的。

問:《出塵》小說寫得非常好。

章天亮:這是我在2002年的時候寫的一本小說,基本上是我個人的經歷,自傳性的東西,那裏邊的事情基本上就是真實的經歷,只是有一些人、有一些事我當時不想讓中共去找那些人的麻煩,所以我在寫的時候,把一些人和事情就打亂了混在一起,但那裏邊80%甚至90%的事情和人都是真實的。那本小說當時寫的時候,並不是特別費勁,說起來也蠻長的,大概17、8萬字吧,因爲等於是對自己人生的回憶,所以當時寫得挺快的,大概前前後後花了半年的時間吧。這位朋友看過《出塵》的話,說明你對我個人的關注還是比較早的。謝謝。

每一門宗教實際就是一條路,修行只能按照一條路走,叫“不二法門”

問:法輪功和其它宗教有什麼區別和相同?

章天亮:我剛纔已經說過了,每一門宗教實際上就是一條路,每一個宗教實際上都有不同的覺者主持的一個天國世界,就象我剛纔說的,耶穌有他的天國,釋迦牟尼有他的天國,阿彌陀佛有自己的天國,實際上他告訴給人的話,或者他留下來的經書,你照着他的做,你就能夠走到他那個天國裏去。但這裏邊有另外一問題,人在修煉的話,他要選擇一條路,這條路一旦選定之後,你就要專一的在這一條路上走。所以實際上在修煉界他就有這樣的說法:修煉是要專一的。包括在佛教中都有一個說法,叫做“不二法門”。就是當你選定了一條路之後,你只有按照這條路去走,才能走到他的天國去。

我以前曾經打過一個比方,就象是你開車的時候用GPS指引你去某一個地方,比如我現在紐約,我要去芝加哥,我把GPS設置好了之後,我就得按照GPS的指引一步一步走,最後我就能夠走到芝加哥去。但是如果我這個GPS同時有10個地址,這10個地址,它每幾分鐘就換一個地址,然後GPS就要重新計算一下,我設的10個地址包括比如說去芝加哥,包括去舊金山,包括比如說Denver,或者是波士頓等等,我一共設了10個城市,然後這個GPS每幾分鐘它就重新算一下去下一個城市怎麼走,那麼我按照GPS走的話,我就哪都去不了。因爲我每隔幾分鐘我就要改道往下一個城市開,最後的結果就是我哪都到不了了。

我舉這個非常粗俗的比方是說呢,就是每一個修煉的法門,他是一條道路,你只有在這條路上一直走到底,才能走到他的那個天國去,而不能夠中間摻進其他別的道路,大概就是這樣一個意思。

實際上不同的天國,他對於生命有不同的要求,包括形象上都有不同的要求,我不去更多地講了吧,比如說你會看到佛家他那個形象,你會看到塑的那個佛像的形象是那樣的,西方的宗教,那麼他的天使是帶翅膀的,你看佛家你基本上看不到帶翅膀的這種,至少我們現在佛像中看不到。所以我想說的意思就是,你要去不同的天國世界,那麼你的這個生命的形象都得是那個天國世界的形象,那個天國世界的要求,所以說,只能由那個天國世界的主,他來幫助你,就是按照他的那個要求來幫助你。所以這就是說,修煉方面是要專一的。順便說這麼一個問題。

釋迦牟尼佛修行小故事

問:釋迦牟尼佛自己沒有說自己是神啊?

章天亮:這個我覺得說法多了,你看看就好。我並不是一個佛教的教徒,我只是順便說一下,有人提這樣的一個問題。釋迦牟尼佛他實際上就是從放棄王位出家修行之後,他是有一個修煉過程的,他當時大概是修行11年的時間,前面幾年,他到處尋師訪道,最後在一個地方打坐將近修行6年的時間。他當時修行的那個地方是非常苦的,按佛經中的說法,當時他修行6年是不臥不起、不怨風雨,每天只吃一粒米,最後餓得身形消瘦。就是那個時候修煉其實是特別苦的,釋迦牟尼在開悟之後呢,他就看到了十方三世一切生命的生生死死,他就看到了宇宙一定層次的理,然後他就開始傳他的這套法。

他在傳法的時候,他是帶着肉身的,帶着這個肉身的時候,他很多的能力啊之類的就要受限制,甚至他可能會表現出來一些跟人比較像的那種不太舒服啊,在佛經中他是有些故事的。就包括釋迦牟尼佛當時已經開悟之後,他有一次頭疼,他就講了一下他當時頭疼的原因是什麼,這個具體的我不講了。前段時間在講武漢肺炎的時候曾經講過這個故事,就是當時釋迦牟尼佛的親族有一次滅頂之災,就是被另外一個城的人所迫害,攻陷他們的城池之後,把他們一家人都殺了,殺了之後,釋迦牟尼佛本人他也是頭疼了三天的時間。後來釋迦牟尼佛給他的弟子們講法的時候,就提到他當時爲什麼頭疼。

我不是佛教徒,我只是從像學者一樣的角度講這些宗教上面的事情。當釋迦牟尼有這樣的一個肉身的時候,你把他稱爲佛也行,但實際上的話他是帶着人像的,他又不完全是佛吧。這是我個人理解,我也不知道對還是不對,我是這樣說。所以我覺得有人說釋迦牟尼是不是神啊什麼什麼之類的,我覺得這個問題對我們現在的討論來說,意義不是很大,因爲除非你是修佛教的,你想探討把這個問題搞清楚,否則我覺得對你來說其實也沒什麼意義。

但是呢,如果你真的想修煉,我覺得你就要知道,就是說第一你要專一;第二,對你修煉的覺者要有敬意。所以我覺得如果你真的修煉他那一法門,你也不會提出這樣的問題了。

信仰法輪功25年的最大收穫:知道了宇宙中的法理“真善忍”

問:章教授信仰法輪功20多年,最大的收穫是什麼?

章天亮:其實我覺得最大的收穫對我來說的話,就是我知道了在宇宙中有一個真理,這個真理就是“真、善、忍”;而且我知道怎麼樣去按照這個真理的指引去把自己變成一個更好的人,而且我非常相信將來會有一個非常好的歸宿,那是涉及到一個生命永遠的幸福。所以我覺得我最大的收穫實際上是我覺得我能夠抱着一顆感恩的心,能夠走在這個修煉的路上,就是能夠知道這個“真、善、忍”。

其實我覺得一個生命最大的幸福是什麼?就這邊跟大家說一下我對這個人生的理解。因爲我是信神的,所以我知道一個人做好事之後他會有善報,一個人做壞事會有惡報的。其實佛家是非常注重因果的,注重因果的意思就是說,很多時候啊,一個事情的發生,佛並不是沒有能力去解決,但是佛不能去解決。

因果報應是天理,是逃脫不了的宿命

章天亮:我還是講一下剛纔的那個故事,就是我剛纔提到的釋迦牟尼佛的那個故事。我之前曾經講過,我還是再講一下啊。這是佛經中的記載,釋迦牟尼佛在開悟成佛之後,有一次呢,他知道他自己的親族,就是釋迦族,他父親這一支,就是迦毗羅衛國,這裏面很多這個氏族的人,都面臨着滅族的危險,是因爲當時另一個城的人要來攻擊迦毗羅衛國。

當時釋迦牟尼佛有十大弟子,其中有一個弟子叫目犍連,這個人是神通第一,他的神通是非常大的。那麼目犍連就跟釋迦牟尼佛說,因爲目犍連也看到了將發生這個災難,所以他就跟釋迦牟尼佛說,我可不可以用我的神通去保護您的親族。釋迦牟尼佛說,你有這樣的神通,但是你改變不了因果。目犍連當時就沒服氣,他一共請求了三次,最後他決定用他的神通把釋迦牟尼佛的一些家族裏面的人都保護起來,放在一個鉢裏面,然後送到星空之上,他覺得到那時候他們不在這個城裏邊,那麼被屠城的時候,這些人不就安全了嗎。

後來等到屠城這個事情過去之後,目犍連跟釋迦佛說,佛陀,師尊,我已經把您親族的人保護起來,他們不會有問題了。釋迦佛說,你有沒有看一看你的鉢。結果目犍連打開那個碗一看,所有的人已經全都死了。

釋迦牟尼佛跟目犍連講這個意思就是說,你雖然有神通可以保護他們,但是你改變不了因果。意思就是,他們過去曾經做過一些事情,現在是到了還這個報應的時候了。後來釋迦牟尼佛就給弟子們講了一次法,他說當時爲什麼他沒有辦法去救他的這些親人,是因爲之前另外的一個因果。

因爲當時迦毗羅衛國所在地很多很多年之前叫做羅悅城,羅悅城裏邊有一個大池塘,池塘裏邊有很多的魚。當時這個羅悅城遇到了旱災,糧食不長了,就遇到了饑荒,所以羅悅城中的人們就決定把這個池塘裏面的魚全部吃掉。他們在捕撈魚吃的時候,釋迦牟尼佛正好從那個地方路過,當時他就是一個小孩兒,一個小童子。他看到這些人捕魚之後,他就覺得很好玩,他就心生歡喜。釋迦佛說,就是因爲羅悅城的這羣人捕魚吃,然後就欠了這些魚的命,所以他們現在就要還,這就是因果。釋迦牟尼佛說,那些來殺迦毗羅衛國的人就是那些魚轉生的,而那些被殺的人就是當年捕魚吃的人。

釋迦牟尼佛說,當時我是一個童子,我在路過羅悅城的時候,我突然間心生歡喜,就看到他們做一些那樣的事情,等於是對這些魚痛苦地死亡,抱着一種幸災樂禍的情緒,所以說我現在就頭疼欲裂,他說我的頭就像被壓了一座須彌山一樣,他的頭整整疼了三天的時間。就是因爲他當時產生的那樣一種幸災樂禍的情緒。

我講這個故事是想說什麼意思呢?就是說,人那,他不知道人做壞事呢就會有報應。因爲那個時候釋迦牟尼佛他還不是佛嘛,他就只是一個童子。但是呢,這個報應不管你知道還是不知道,當你做了壞事、不好的事的時候,報應遲早就會來。當然這個人還報,可能是會很痛苦,但是要知道他一旦報應還完之後,還清了這個業債之後的話,他可能就會去天國,就永遠地幸福了。

修煉人不看重人間幸福,因爲得到的是生命永生的幸福的機會

章天亮:修煉的人,他不把這個人間的幸福看得那麼重啊,他把未來生命永遠的幸福看得是最重的。剛纔有人問我說信仰法輪功多年最大的收穫是什麼,我覺得法輪功帶給我們的,不光是帶給我,他帶給所有人這樣一個機會:就是你可以獲得永生的幸福的機會。因爲當你學習法輪功之後,當你學習了“真、善、忍”之後,你至少會少做壞事,少做壞事就是少積攢業力,少積攢業力就是少一些惡報,而且師父在度人的過程中,還會幫你去消減業力,還會給你各種各樣的方便,就是用善巧、方便的法門去幫助你提升,最後能夠得到的,是生命永遠的幸福。

那麼這個就是大法的傳出,法輪大法的傳出,就給了人這樣的一個機會。他不光是能夠讓社會安定,讓人心向善,讓我們的生活更加和睦,更加祥和,更重要的是,他給了我們這樣的一個機會,就是能夠通過這個修煉,提升回到天國的機會,能夠得到永遠幸福,這樣的機會。

所以剛纔那個朋友問我說,修煉法輪功到底有什麼最大的收穫,我覺得最大的收穫就是:我知道了這個法,就這件事情本身我覺得就是讓我感恩不盡的一件事情,這也是爲什麼我今天想做這個直播,我就想把我得到的這個好的東西呢,分享給大家。

解析應該如何理解“天滅中共”這四個字

問:章老師,您如何看待“天滅中共”這四個字?

章天亮:這個事情一問就不是一兩分鐘能夠說清楚的了。中共,在我看來,它不是一個簡簡單單的這麼一個人世間的組織,實際上它的來源是非常邪惡的。當時馬克思在創立這麼一套共產主義邪說的時候,其實根本也不是他創立的。應該怎麼講呢?因爲過去修煉的人,他講開悟,就是當你修煉某一門的時候,比如你在修煉佛法的時候,你有可能會開悟,開悟之後你就會瞭解這個宇宙一定層次的真理,然後你的智慧會打開。實際上不光佛是這樣的,也有一些魔鬼,他也會給人一些啓示。

有一本書叫《馬克思的成魔之路》。原來在羅馬尼亞有一個牧師,我記不太清楚他的名字了。這個人他當時在羅馬尼亞被共產黨迫害得很慘,他出獄以後,他就想瞭解一下共產黨爲什麼這麼邪惡,爲什麼對人迫害這麼嚴重。後來他就蒐集了很多的有關馬克思的書。我們現在看到的馬克思的書啊,包括在蘇聯有很多關於馬克思的檔案,包括對列寧的檔案等等,實際上真正公開的好像不到30%,剩下70%是根本就公開不了的。這人羅馬尼亞牧師就拿到了很多過去馬克思的書信,跟他們家人的書信,跟他父親的書信等等,就是他拿到了很多我們看不到的材料;後來他就寫了一本書,講馬克思和撒旦之間的關係。這本書是有賣的,大家可以自己去找,在Ebay上我曾經買過這本書。

實際上馬克思他最開始生活在一個天主教家庭,後來他等於是入了魔教,開始信奉撒旦了,信奉撒旦之後,他很多的思想我認爲不是他自己個人的,實際上是受到了撒旦給他的那種思想。所以後來共產主義在成型以後,在全球都在迫害有信仰的人。其實前蘇聯也是一樣,然後是在中國,中共對於佛教的破壞、對道教的迫害,包括現在在大量拆毀十字架,對基督教迫害,對法輪功迫害等等,中共實際上是在逆天行事。那麼當做了這樣的事情的時候,它是一定有報應的,這是宇宙法理因果律決定的。

在中國古時候曾經出現過三武一宗的滅佛事件。這個我其實以前曾經多次講過,就是中國古時候有四個皇帝:北魏太武帝拓跋燾,北周武帝宇文邕,唐武宗李炎,以及周世宗柴榮,這四個皇帝都曾經迫害佛法,最後這四個皇帝的下場都是特別慘的。迫害佛法的這些皇帝看起來都是屬於那種很有能力的人,都是屬於文治武功好像都有一定成就的人。

像北魏太武帝拓跋燾,是統一了長江以北,結束了五胡十六國的分裂時期,統一了長江以北;北周武帝宇文邕,當時也是滅掉了北齊,統一了長江以北;然後唐武宗也是一樣,收拾了一些藩鎮呀;周世宗柴榮當時也是要準備統一全國了,結果他後來迫害佛法。這四個皇帝最後的下場都很慘:北魏太武帝被宦官殺害了;北周武帝是得了一種怪病,遍體糜爛而死;唐武宗是暴病身亡;周世宗是胸口出現了一個大瘡,患惡疾而死,最後甚至連國家都丟了。

所以我想說的是,迫害佛法是有報應的,包括當時古羅馬迫害基督教的那個尼祿。大家知道,當時尼祿他想重建羅馬城,但是他覺得重建羅馬城,他想不搞拆遷,搞拆遷實在是太複雜了,太費勁了,他乾脆放一把火把羅馬城燒掉,然後再重建。他當時想放火燒羅馬城的時候,他正好要迫害基督徒,他就把燒羅馬城的事情嫁禍給基督徒,造謠說什麼基督徒喝嬰兒的血呀怎麼怎麼的,說他們是邪教等等。最後尼祿也是遭到惡報。所有迫害正教信仰,最後都是要遭惡報的。包括羅馬帝國迫害基督徒300年,一個那麼輝煌的羅馬帝國後來就滅亡了。

迫害佛法同樣也是要遭報應的。那麼共產黨一直在迫害正教信仰,它不光是迫害佛教、迫害天主教、迫害基督教,現在它迫害法輪功,它幹了極壞的一件事情,所以它是一定會遭報應的。這就回到剛纔說的問題,就是“天滅中共”,當它做了這麼大的壞事的時候,惡報是一定會臨頭的。

爲什麼說法輪功學員勸人“三退”、遠離中共是在挽救人?

章天亮:法輪功學員爲什麼去勸人退黨呢?這不是出於對共產黨的痛恨,法輪功學員是沒有仇恨心的,他們也不是覺得共產黨倒臺了之後,自己就很解氣什麼的,並不是這樣的,他們這種告訴人“天滅中共”的話,完全是因爲法輪功學員相信,當共產黨做這些壞事的時候,別人跟着共產黨,他就沾了共產黨迫害佛法的共業,就是共產黨幹這件壞事的時候,你沒有反對它,甚至可能會有的人幸災樂禍,有的人還跟着去說法輪功不好的話,那麼這個時候,你就等於是在這個迫害中推波助瀾,那麼你就有可能會遭到報應。

我們剛纔曾經講過一個故事,就是迦尼佛當時還不是佛,還是童子的時候,當他看到那些魚被殺的時候,他起了一種歡喜心,就是有點幸災樂禍吧,那麼不管他知道不知道這是一個錯的事情,但是最後他頭疼了三天的時間,他就說他頭重得就像一座須彌山壓在頭上一樣。所以,當共產黨在迫害法輪功的時候,如果有的人在這個過程中覺得迫害得好,迫害得應該,法輪功學員就很可惡啊,或者覺得他們被迫害自己還心裏邊挺高興的,那麼如果產生的這些念頭的時候,產生共產黨是對的那種念頭時候,那麼實際上你已經沾了共產黨這種共業了,那麼這種共業,將來是會帶來報應的。這個報應,我不想說的太可怕,但是是很嚴重的。

在這種情況下,法輪功學員告訴人“三退”(退出共產黨及其附屬組織),恰恰是出於一種善良,出於一種慈悲,當你退出共產黨之後,你就遠離了共產黨的共業,當共產黨被報應的時候,你就不會遭到報應,他們實際是出於這樣的一個目的。所以我覺得,實際上法輪功學員們現在做這些事情,並不是爲了個人想過一些好的日子,覺得不迫害了之後我們就過上幸福生活了,並不是這樣啊,實際上是出於一種對人的真正的那種善意,對人的一種挽救。

我覺得共產黨迫害法輪功這個事情,共產黨它的解體,共產黨的結束是一定的,它一定是非常可恥的,而且可能在不久的將來就會發生,這個事情是一定會發生的。其實我們真正在意的是,當面對共產黨迫害法輪功這樣一個善惡選擇的時候,我們做了一個什麼樣的選擇,因爲我們的選擇就決定了我們將來是幸福還是那種惡報的。所以我覺得這個事情對每個人來說都是非常關鍵的!恰恰因爲法輪功學員們知道這個事情是非常關鍵的,他們才願意冒着被中共迫害的危險,把這樣的事情講給人們。甚至你會看到法輪功學員沒有錢,很多中國國內的法輪功學員是非常苦的,省吃儉用攢了一點錢,然後買一些耗材,打印一些傳單,把它發出去,而且還要冒着被中共迫害的巨大危險。

這個事情法輪功學員做得很不容易!我覺得很多人,即使你不能夠完全瞭解法輪功所講的這個教導,或者法輪功講的這個價值觀,但是我覺得,就法輪功學員本身做這個事情的出發點來說,是出於善心,我覺得也應該對他們保持一份敬意。

(全文完,感謝關注)

【章天亮於5.13】(上): 爲什麼全世界上億人都在慶祝5月13日?

【章天亮於5.13】(中): 法輪功在把人變成好人 從道德上動搖了中共統治的根基

責任編輯:楊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