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99岁退伍老兵击败了中共病毒!(图片:脸书截图)
99岁退伍老兵击败了中共病毒!(图片:脸书截图)

99岁退伍老兵击败了中共病毒!

【希望之声2020年5月20日】(编译:李雪莲)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老兵马克斯・德威斯Max DeWeese)从中共病毒COVID-19)中康复后,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

这位99岁的战争英雄曾在海军陆战队海军陆战队预备役中服役23年,他说,对染上这种疾病使他感到惊讶。他每天在老年人中心进行体温测量,唯一经历的症状是食欲突然下降,味觉和嗅觉下降。

“我过着独立的生活,他们每天都在测量我的体温,那时是80年代。我从没想过任何事情,”德威斯受访时说。

“我呕吐食物,感到受不了。我不能吃饭。这里的负责人说,‘让我们检查一下你的氧气。’”

然后将脉搏血氧仪夹在德威斯的手指上,以测量他的血氧饱和度水平。德威斯说:“我的氧气是84。” “我的妻子因慢性阻塞性肺病而丧生,我知道氧气是84并不好,所以我给我的医生打电话。”

第二天早上,德威斯去了圣卢克医院,接受了中共病毒COVID-19)的检测,并被告知他是阳性。他说,他于4月10日傍晚住院。“我不知道如果我们不做任何事情会怎样,”他说。

好朋友保罗・查帕(Paul Chapa)的康复给予了德威斯信心,查帕分享了他与中共病毒斗争的消息。

“大约三年前,我是通过FISH的另一个家庭成员认识德威斯的,”担任英雄服务之友 Friends in Service of Heroes (FISH)主席兼总裁的查帕(Chapa)告诉媒体。 “由于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病毒,我几乎每天都与他交谈。德威斯非常敏锐而且非常机智。”

马克斯・德威斯(Max DeWeese)从中共病毒(COVID-19)中康复。(图片:脸书截图)
马克斯・德威斯(Max DeWeese)从中共病毒(COVID-19)中康复。(图片:脸书截图)

在当地新闻媒体报道了德威斯的故事后,来自全国各地的人们给他写了信,并寄来了祝福他的卡片。 德威斯说:“我对那些我不认识或认识的人表示感谢,他们给我寄来了他们如何为我祈祷并祝我一切顺利的信件。”

他将自己康复的一部分归功于家人,朋友和陌生人的祈祷和祝福。他说:“有了我从外界得到的支持,我认为我不会失败。”

“获得这种支持后,您可以反击病毒。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是您将要战斗。”

两周隔离结束后,他期待什么? 德威斯说:“只要有能力,我就可以再次活跃于自己所从事的一切活动中,包括上门送餐服务和打高尔夫球。”

他说,他对自己每天接受的疗法提高打高尔夫的能力感到乐观。 德威斯说:“无论我使用什么球杆,我只能打约100码或更多码的高尔夫球。” “但是通过我做很多这样的治疗,我的力量可能会不断增强,我能够打出110,甚至115,所以我很受鼓舞。”

在染上中共病毒之前,仍在开车的德威斯说,他每天有一次上门送餐服务,由FISH和其他组织自愿参加,每周打一次高尔夫球。

德威斯说,他不知道自己在这样的年纪会从哪里获得能量,但是他觉得保持活力很重要。他说:“我认为无论对还是错,我最好保持忙碌,而不是无所事事地坐着看电视。”

Silvercrest Deer Creek活动总监崔西・黑普(Tracy Hipp)告诉媒体,高级中心的每个人都很高兴德威斯回来。她说:“我们仰慕他。” “如果有人感染了中共病毒COVID-19)并击败它,那么我们对他的表现并不感到惊讶。我们知道他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壮回来。”

参加海军陆战队

1941年,圣诞节期间在家中,德威斯遇到了他的化学教授,在得知德威斯不知道自己的未来计划后建议他加入海军陆战队

德威斯说:“他说你为什么不加入海军陆战队,所以我加入了。” 1942年1月15日,在他21岁生日前,他乘火车去圣地亚哥参加了新兵训练营。

“我当时还很小,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德威斯谈到当时对海军陆战队的了解时说道。 “我不知道什么是海军陆战队或该服务的任何分支机构。”

将近七个月后,即1942年8月7日,德威斯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太平洋战区的瓜达尔卡纳尔岛Guadalcanal战役中进行首场战斗,这是对日本人的第一次重大攻势,最终日本人于1943年2月在岛上被击败。

瓜达尔卡纳尔岛是所罗门群岛的热带丛林,双方都有许多士兵死于疾病。 德威斯说:“我们有更多的人因疟疾而从瓜达尔卡纳尔撤离,” “我得了黄疸。我没有患上疟疾。”

德维斯参加的接下来的三场战役是塔拉瓦战役,塞班岛战役和天宁战役。他在塔拉瓦和塞班岛受伤,每场战斗都获得紫心勋章。

德威斯是前两场战斗的步枪手,之后被调到战斗工程师大队担任火焰喷射器手。

99岁退伍老兵击败了中共病毒!(图片:脸书截图)
马克斯・德威斯(Max DeWeese)从中共病毒(COVID-19)中康复。(图片:脸书截图)

帮助退伍军人

查帕(Chapa)说,他的组织致力于通过各种简单的举动来帮助各个年龄段的退伍军人“保持自由并改善生活质量”,例如给越南退伍军人买N95面罩,这样他就可以出去买菜或购物。为因创伤后应激障碍(PSTD)或脑部外伤而挣扎的退伍军人提供服务犬。

到目前为止,FISH已经发放了29条服务犬。查帕说:“我们试图以退伍军人的名字命名我们的服务犬。” “这样,领养狗的退伍军人遇到了以狗命名的退伍军人,因此他们之间有着这种联系。”

查帕说,有一只以德维斯命名的服务犬,被送给了遭受PSTD痛苦的海军陆战队资深人士亚伦・波纳(Aaron Bona)。

查帕说,在认识德维斯之后,他更好地了解了最伟大的一代的意思。查帕说:“他无私、爱国。” “他愿意做任何事情来继续服务。”

他还说,这对他很重要,“我们当中99%没有服务的人,永远不要忘记那些1%服务的人。”

“我们归功于我们生活在这个伟大的国家,因为有人愿意代表我们作出牺牲。”

责任编辑:唐洁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