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99歲退伍老兵擊敗了中共病毒!(圖片:臉書截圖)
99歲退伍老兵擊敗了中共病毒!(圖片:臉書截圖)

99歲退伍老兵擊敗了中共病毒!

【希望之聲2020年5月20日】(編譯:李雪蓮)自從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老兵馬克斯・德威斯Max DeWeese)從中共病毒COVID-19)中康復後,已經過去了一個星期。

這位99歲的戰爭英雄曾在海軍陸戰隊海軍陸戰隊預備役中服役23年,他說,對染上這種疾病使他感到驚訝。他每天在老年人中心進行體溫測量,唯一經歷的症狀是食慾突然下降,味覺和嗅覺下降。

“我過着獨立的生活,他們每天都在測量我的體溫,那時是80年代。我從沒想過任何事情,”德威斯受訪時說。

“我嘔吐食物,感到受不了。我不能吃飯。這裏的負責人說,‘讓我們檢查一下你的氧氣。’”

然後將脈搏血氧儀夾在德威斯的手指上,以測量他的血氧飽和度水平。德威斯說:“我的氧氣是84。” “我的妻子因慢性阻塞性肺病而喪生,我知道氧氣是84並不好,所以我給我的醫生打電話。”

第二天早上,德威斯去了聖盧克醫院,接受了中共病毒COVID-19)的檢測,並被告知他是陽性。他說,他於4月10日傍晚住院。“我不知道如果我們不做任何事情會怎樣,”他說。

好朋友保羅・查帕(Paul Chapa)的康復給予了德威斯信心,查帕分享了他與中共病毒鬥爭的消息。

“大約三年前,我是通過FISH的另一個家庭成員認識德威斯的,”擔任英雄服務之友 Friends in Service of Heroes (FISH)主席兼總裁的查帕(Chapa)告訴媒體。 “由於這種令人毛骨悚然的病毒,我幾乎每天都與他交談。德威斯非常敏銳而且非常機智。”

馬克斯・德威斯(Max DeWeese)從中共病毒(COVID-19)中康復。(圖片:臉書截圖)
馬克斯・德威斯(Max DeWeese)從中共病毒(COVID-19)中康復。(圖片:臉書截圖)

在當地新聞媒體報道了德威斯的故事後,來自全國各地的人們給他寫了信,並寄來了祝福他的卡片。 德威斯說:“我對那些我不認識或認識的人表示感謝,他們給我寄來了他們如何爲我祈禱並祝我一切順利的信件。”

他將自己康復的一部分歸功於家人,朋友和陌生人的祈禱和祝福。他說:“有了我從外界得到的支持,我認爲我不會失敗。”

“獲得這種支持後,您可以反擊病毒。您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但是您將要戰鬥。”

兩週隔離結束後,他期待什麼? 德威斯說:“只要有能力,我就可以再次活躍於自己所從事的一切活動中,包括上門送餐服務和打高爾夫球。”

他說,他對自己每天接受的療法提高打高爾夫的能力感到樂觀。 德威斯說:“無論我使用什麼球杆,我只能打約100碼或更多碼的高爾夫球。” “但是通過我做很多這樣的治療,我的力量可能會不斷增強,我能夠打出110,甚至115,所以我很受鼓舞。”

在染上中共病毒之前,仍在開車的德威斯說,他每天有一次上門送餐服務,由FISH和其他組織自願參加,每週打一次高爾夫球。

德威斯說,他不知道自己在這樣的年紀會從哪裏獲得能量,但是他覺得保持活力很重要。他說:“我認爲無論對還是錯,我最好保持忙碌,而不是無所事事地坐着看電視。”

Silvercrest Deer Creek活動總監崔西・黑普(Tracy Hipp)告訴媒體,高級中心的每個人都很高興德威斯回來。她說:“我們仰慕他。” “如果有人感染了中共病毒COVID-19)並擊敗它,那麼我們對他的表現並不感到驚訝。我們知道他會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強壯回來。”

參加海軍陸戰隊

1941年,聖誕節期間在家中,德威斯遇到了他的化學教授,在得知德威斯不知道自己的未來計劃後建議他加入海軍陸戰隊

德威斯說:“他說你爲什麼不加入海軍陸戰隊,所以我加入了。” 1942年1月15日,在他21歲生日前,他乘火車去聖地亞哥參加了新兵訓練營。

“我當時還很小,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德威斯談到當時對海軍陸戰隊的瞭解時說道。 “我不知道什麼是海軍陸戰隊或該服務的任何分支機構。”

將近七個月後,即1942年8月7日,德威斯將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戰區的瓜達爾卡納爾島Guadalcanal戰役中進行首場戰鬥,這是對日本人的第一次重大攻勢,最終日本人於1943年2月在島上被擊敗。

瓜達爾卡納爾島是所羅門羣島的熱帶叢林,雙方都有許多士兵死於疾病。 德威斯說:“我們有更多的人因瘧疾而從瓜達爾卡納爾撤離,” “我得了黃疸。我沒有患上瘧疾。”

德維斯參加的接下來的三場戰役是塔拉瓦戰役,塞班島戰役和天寧戰役。他在塔拉瓦和塞班島受傷,每場戰鬥都獲得紫心勳章。

德威斯是前兩場戰斗的步槍手,之後被調到戰鬥工程師大隊擔任火焰噴射器手。

99歲退伍老兵擊敗了中共病毒!(圖片:臉書截圖)
馬克斯・德威斯(Max DeWeese)從中共病毒(COVID-19)中康復。(圖片:臉書截圖)

幫助退伍軍人

查帕(Chapa)說,他的組織致力於通過各種簡單的舉動來幫助各個年齡段的退伍軍人“保持自由並改善生活質量”,例如給越南退伍軍人買N95面罩,這樣他就可以出去買菜或購物。爲因創傷後應激障礙(PSTD)或腦部外傷而掙扎的退伍軍人提供服務犬。

到目前爲止,FISH已經發放了29條服務犬。查帕說:“我們試圖以退伍軍人的名字命名我們的服務犬。” “這樣,領養狗的退伍軍人遇到了以狗命名的退伍軍人,因此他們之間有着這種聯繫。”

查帕說,有一隻以德維斯命名的服務犬,被送給了遭受PSTD痛苦的海軍陸戰隊資深人士亞倫・波納(Aaron Bona)。

查帕說,在認識德維斯之後,他更好地瞭解了最偉大的一代的意思。查帕說:“他無私、愛國。” “他願意做任何事情來繼續服務。”

他還說,這對他很重要,“我們當中99%沒有服務的人,永遠不要忘記那些1%服務的人。”

“我們歸功於我們生活在這個偉大的國家,因爲有人願意代表我們作出犧牲。”

責任編輯:唐潔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