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武漢東西湖區長青街道居民們排起了長隊等候核酸檢測
武漢東西湖區長青街道居民們排起了長隊等候中共病毒核酸檢測(視頻截圖)

張傑:武漢病毒檢測十日瘋狂 “政治清零”將引爆疫情

【希望之聲2020年5月20日】武漢這座城市很苦難,4月8日纔剛剛解封,老百姓還未撫平心靈的創傷,新的政治運動和折騰又降臨到他們的身下。武漢市政府5月11日發佈緊急通知,決定在武漢展開爲期10天的全民病毒核酸篩檢。武漢政府將這次病毒檢測稱之爲“十天大會戰”。據武漢統計局數據顯示,2018年武漢市常住人口有1,108.1萬。武漢衛健委4月29日發佈的消息披露,武漢核酸檢測累計已有103萬人次。這意味着武漢將在10天之內完成超過1,000萬人的檢測量,每天平均檢測100多萬人。

衆所周知,1月23日,武漢因疫情爆發而封城76天。這剛剛解封怎麼又開始折騰呢?因爲武漢近期再度出現疫情異常情況,5月9日、10日兩天,共新增6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打破了湖北省連續35天無新增確診病例的記錄。據武漢衛健委5月10日的通報,這6例病例都來自東西湖區長青街三民小區。

其實,不僅是武漢,最近一個多月來,中國許多地方,也不斷亮起了紅燈。綏芬河、哈爾濱、舒蘭、吉林,以及上海、北京、廣東等地聚集感染和輸入型病例連續發生。特別是,東北地區近一個月來警報頻頻,先有中俄邊境城市爆出輸入性感染,繼而當地出現了感染源並不明確的病例。自從5月7日吉林市所轄的舒蘭市發現聚集性疫情以來,已經有22人確診,367名確診病例的密切接觸者被隔離。舒蘭市、吉林市也都進入了封城狀態。5月13日,位於瀋陽市的解放軍463醫院突然全部封閉,醫院周圍拉着警戒線,任何人不準進出。據悉,該醫院出現了新冠病毒擴散。閒話少敘,言歸正傳。我們現在回到武漢大會戰上來。

武漢市洪山區衛健局一名工作人員表示,他們正在按照全市核酸檢測的緊急通知,做好在10天內完成全員的篩查工作。江岸區塔子湖街道躍進社區書記劉瓊秀說,他們街道有17個社區和1個村,全員檢測的工作量是很大的。目前不確定是聯繫醫生到社區來取樣,還是組織人員到醫院去做檢測。在今天,我們已經在網絡上看到漢陽區居民排長隊檢測的畫面。

武漢能完成十日檢疫的目標嗎?武漢市副市長李強4月19日曾表示,武漢市有53家核酸檢測機構,211個核酸檢測點,日均檢測能力4.6萬人次。據武漢衛健委稱,5月10日當日,武漢市完成核酸檢測39,735人次。武漢疾控部門人員說,全員大規模核酸檢測主要由第三方檢測公司來完成,每個區的醫院和疾控部門會抽調人手來取樣。第三方檢測機構的檢測能力在10萬份/天,但無法滿足100萬份的目標。有網友質疑道:“全世界科技最發達的美國,自3月中旬宣佈進入全國緊急狀態後,不斷推陳出新研發出越來越快、越來越高效、越來越準確的檢測儀器,整整兩個多月來,到現在爲止,到今天爲止,全國共完成檢測量是938萬人,美國單日檢測能力是30萬人。全球第二大完成檢測量的是俄羅斯,到今天爲止,全國完成檢測580萬人,俄羅斯單日檢測能力不到20萬人,還需要至少21天才能完成1,000萬人的檢測量。武漢如何完成10天檢測1,000萬人的目標?這不是天方夜譚嗎?

武漢全民核酸檢測有必要嗎?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吳尊友5月11日接受央視採訪表示,“其實也沒有必要,主要是在重點地區,重點人羣。”他認爲,武漢出現新疫情苗頭的東西湖區長青街三民社區,可以進行較大規模的篩查,但在沒有病例的社區,沒必要人人都做篩查。“主要是對重點崗位、重點人羣、重點社區的人,來做大規模篩查。”中國疾控中心一位前研究員同樣對全民篩查持保留態度。他表示,國內在人羣感染率很低的情況下,搞運動式核酸檢測普查,此舉爲“不計成本、勞民傷財”。僅做一次核酸檢測能否精準找到感染者,假陰性問題多大程度上存在等問題仍然成爲影響大篩查的重要因素。

4月19日,張文宏醫生在回答疫情防控熱點問題時,就對全民的核酸篩查的做法,表示反對。他指出,核酸檢測結果僅能代表當前沒有被感染,但不代表未來不會感染。同時,核酸檢測一定會存在假陰性的風險,就技術本身而言,單次檢測會存在30%的假陰性率,而檢測兩次這一數值會降至10%。但是,要把所有的感染者都給篩出來,是不可能的。更爲重要的是,所有的篩查,無論是抗體或者核酸,都是在病毒大流行的時候進行的。也就是說,在發病率比較高的時候,這種篩查纔是有價值的。在全國大部分地方沒有出現病例的情況下,沒有必要全民篩查。“什麼人應該接受核酸檢測、如何檢測,應該由專家做出判斷。病毒學、傳染病學、檢驗醫學、醫學管理等相關專家一起討論,這個事情值不值得做,是不是合理。”張文宏說,“假設在人口近1500萬的武漢市開展全民的核酸檢測,當地檢測能力最高一天2萬例,這樣需要開展超過700天時間。這種方式效率不高,沒有切實意義和可操作性。”

武漢衛健委資料顯示,3月29日至4月10日,武漢共篩查復工復產者14.3056萬人,其中核酸檢測陽性者113人,檢測陽性率0.08%。但現在的十日大會戰將篩查對象爲全體居民,篩查項目爲“新冠病毒核酸+血清抗體檢測”,明顯擴大了檢測的範圍。

全民核酸檢測費用多少?4月29日,湖北公示相關檢測試劑集中採購中標企業名單有6家,包括四川邁克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中山大學達安基因股份有限公司、武漢明德生物以及華大生物科技(武漢)有限公司等,核酸檢測試劑人均報價在16元到25元之間。以邁克生物提供的最低16.78元/人次報價保守估計,此次核酸試劑費用至少1億7千萬元。若按180元/人次的兩項檢測服務最高限價計算,檢測服務總花費將不少於18.09億。

下面,就武漢全民檢測十日大會戰,我談談自己的看法。

一是,十日大會戰違背科學規律,勞民傷財

武漢全民檢測與武漢封城一樣,本身並不錯,但問題在於它們違背科學,會製造新的災難。武漢封城是一種有效阻斷新冠病毒傳播的措施,但實施前應進行履行法律程序,科學論證,做好封城後的各種應對準備,避免造成次生災害。但很不幸,封城源於中國領導人的獨斷決策,極端且不計後果,結果造成城市生活混亂,次生災害嚴重。十日大會戰不過是武漢封城的翻版。沒有任何法律程序,沒有科學論證,典型的拍腦袋工程,勞民傷財。按照網上公佈的結果,這個文件是5月11日下達,要求各個轄區5月12日中午12時前上交具體實施方案,包括明確轄區內基本情況、組織方式、時間安排以及其他事項。一天之內製訂出具體的計劃,這樣的計劃能夠周密嗎?

二是,十日會戰會造成疫情再次爆發

按照廣州市4月份的篩查情況,在所有核酸檢測陽性的人羣當中,大約有85%是無症狀感染者;而在湖北的檢測結果當中,4月1日至21日,絕大多數陽性結果者也都是無症狀感染者。全員篩查不可避免的會出現人羣聚集,這個過程中如何避免正常人被感染的風險?在現場視頻中,我們看見檢測人員擁擠在一起,沒有保存必要的社交距離。檢疫人員爲了搶時間,取樣時居然沒有更換手套,這很可能造成病毒的傳播。一場目的是造福人民的醫療檢測,由於通過政治運動的方式來完成,違背科學規律,相反禍國殃民。這樣的悲劇在中國屢見不鮮,最典型莫過於1958的大躍進運動。它不僅沒有實現中國國民經濟的發展,反而造成了巨大的浪費。

三是,形式主義和數據造假

武漢十日內根本無法完成1000萬人的病毒檢測,但一旦進入舉國體制的政治運動模式,就會出現形式主義和數據造假。因爲面對無法完成的任務,人們只有兩個選項,一是放棄,二是弄虛作假。在政治運動中,放棄會被當成兩麪人,於是隻剩下一條路,那就是虛報浮誇。造假對於中共地方政府而言,是他們的拿手絕活。完不成的任務改個數據就完成了。

武漢全民檢測病毒本是一件好事,但它通過舉國體制的政治運動完成,它就脫離了科學性、合法性和合理性。政治運動是由政治領袖來領導和決策的。習近平的好大喜功和不容置疑決定了十日大會戰的任性,也決定了它的形式主義和弄虛作假。爲什麼習近平急於武漢全民檢疫呢?我認爲,應該是爲5月下旬中國“兩會”的疫情數據“政治清零”吧。

(編者按:導致武漢肺炎爆發的病毒是來自中共治下的中國,由於北京當局隱瞞真相致使疫情在全球擴散。武漢人、湖北人,乃至所有中國人及全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共不是中國,也代表不了中國,因此,中共治下出現的這種病毒應叫“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可稱“中共肺炎”。)

 

——轉自《北京之春》責任編輯:郝延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