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因爲盜竊電瓶車而被判有罪的周立齊(竊·格瓦拉)
因爲盜竊電瓶車而被判有罪的周立齊(竊·格瓦拉)(視頻截圖)

許光:圍觀中國網紅“竊·格瓦拉”:何止道德淪喪

【希望之聲2020年5月21日】世界看實力。但是不能不論公理。禮義廉恥國之四維,做到這四點,可以稱大國了。無論什麼國家。

可見事實是,金字塔尖試圖設置某種文明態以統御人類行爲。而當前種種跡象表明:這種設置的本質,只是看看誰更具普適性,以及在必要的時候,誰的流氓性更能以正確的姿態出現,併爲大多數所接受和服從。

當民衆不再關心家國大義,或者不再被允許討論政府的惡;當他們沉溺於網絡的聲色犬馬,當坐牢,都不再是一種恐懼和羞恥;那麼,國家和民族,就成爲僞命題。

5月初,一位媒體人士在他的社交平臺上寫下了這樣一段話。就在這段文字發出時,在中國廣西,一個叫做周立齊的年輕人終於走出了監獄。4年前,周立齊因爲盜竊電瓶車而被判有罪。爲了避免守候在監獄大門外的媒體鏡頭,當局可謂煞費了一番苦心,周立齊幾乎是祕密出獄的。

竊·格瓦拉:那個這輩子不可能打工的年輕人

周立齊的確是明星級的前囚犯。在中國互聯網上,以他的形象爲主要表達依據的海報,鋪天蓋地。各種電影大片的男主角的腦袋被剪掉,換上了周立齊的臉。

四年前,一段疑似從公安內部流傳出來的短視頻刷屏了中國讀者的手機。周立齊被單手拷在一扇窗戶上,操着典型的廣西普通話,擺出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說道:“沒有錢用,只有偷點電瓶車,纔可以維持得了生活這樣子。”、“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這輩子是不可能打工的”、“裏面各個都是人才。超好玩的”。

在此之前,周立齊已經因爲盜竊三次入獄。屬於典型的屢教不改者。

或許是因爲其頗具喜感的表情和語言,人們紛紛表示“這是一個可愛的賊”。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裏,周立齊都是網紅級別的人物。人們給他取了一個相當大氣的網名————“竊·格瓦拉”。

四年之後,中國網絡在周立齊身上所表現出的寬容,讓人大跌眼鏡。一大批自媒體公司,蜂擁而至,包圍了周位於廣西的老宅。更有其家人稱,其中有公司願意出價數百萬人民幣,對周立齊進行包裝。

在一個流量就是金錢的全民娛樂的社會裏,周立齊對很多人來說都是搖錢樹。

看着這場全民娛樂盛宴。有學者就感慨:武漢女作家方方因爲在美國出版疫情日記,被全民聲討,成爲全民公敵。而一個偷電瓶車的毛賊,卻被高度包容。

“國之四維何在?禮義廉恥何在?”這位學者怒罵道:難道這就是天朝盛世?

但是,這樣的聲音很快被全民狂歡淹沒。人們對禮義廉恥,似乎失去興趣。而周立齊,在媒體面前也表現的相當緊張,作爲一個底層屌絲,四年的牢獄生涯,讓他不敢直視網民的“擁戴”。

從出獄至今,周立齊更像一個社會風向標,深刻反映着中國的網絡現實:請閉上你嘴。悶聲娛樂。

事情的發展,一再突破三觀底線。就連曾經“畝產十萬斤”的人民日報也看不下去了。該報撰文怒批道:爭搶不打工盜竊男,爭相與其簽約的這些公司病得不輕。

事實是,這位超級網紅三天漲粉177萬,並最終以1500萬與四川攀輝影視簽約。中國人歷來崇尚的禮義廉恥,在這場商業角逐中,一潰千里。雖然有傳言,這一簽約行動並未付諸實施。然而,中國一個叫做指尖教育帝國的頭條號評價道:客觀的講,人民日報的評論還是比較到位的,周立齊全的個人經歷以及扭曲三觀的形成,值得人們去做更深刻的追問。

然而這種深層的探索做起來很費勁,以至於無人去做,網紅經紀公司以低俗、媚俗、惡俗的內容來吸引人們的眼球,無非是以最低廉的成本獲得更高的流量加持,而爲了利益可以完全沒有底線,這纔是令人悲哀的。

死不瞑目的方方們:

這邊廂,作家方方正在遭受全民聲討。打倒方方的大字報在網絡上肆無忌憚的瘋傳着。

“親美”、“低俗”、“跪下去站不起來了”、“改革開放的副產品”等字眼從金燦榮的嘴裏說出來、從頂級科學家張伯禮的嘴裏說出來,瞬間變成核聚變一般的能量,在坊間炸裂開來。

張伯禮院士在一次講課中,直接點名批評方方“日記擴大事實”、“虛假杜撰”。而就在這一信息釋放的當晚,那個偷電瓶車周立齊竊·格瓦拉的網絡熱門程度,在中國互聯網上排名前三位。

5月13日,方方發微博,要求張伯禮道歉。然而,當一種矛盾幾乎上升到“敵我矛盾”的高度時。法律已經成了擺設。新華社等國有媒體迅速轉發張伯禮的論調,以示支持。在這種情況下,方方訴諸法律的可能,將極其渺茫。

“方方竟然逼着一個72歲的老院士道歉。你還有沒有一點廉恥。”義憤填膺的人們,刷屏着“竊·格瓦拉”,收穫着垃圾信息快感的同時,義正言辭的質問道。

方方本來可以將希望寄託於更多的右傾知識分子的聲援。然而,現在的中國,全民皆左。

那些曾經在中國互聯網上一呼百應的右傾公知們,早已經屍橫遍野。偶爾有人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裏,出於不忿說上兩句,也很快難逃刪帖、銷號的命運。

北京時間5月14日。以主持《實話實說》欄目廣爲觀衆喜愛的前央視名嘴崔永元宣佈,自己的微信被永久性封號了。而微信運營商騰訊給出的封號理由是“該賬號涉嫌詐騙”。

崔永元怒不可遏地吼道:X你大爺的。到底誰在詐騙!

然而這並沒有什麼用。封禁信息顯示,小崔的賬號,被設置爲“永久不能解封”。

是的。微博、頭條號上,幾乎沒有了公知的一席之地。這個局面,若放在10年前,是斷然不能想象的。

拿什麼拯救你 我的國

“準確地講,“竊格瓦拉現象”是指多次犯錯而仍不知悔改、卻因爲其“特殊精神”而走紅網絡的一種現象。” 網民飛魚勸學說,“竊格瓦拉現象”至少包含三個要素:第一,犯錯;第二,屢次犯錯;第三,網絡熱捧。這三個要素缺少任何一個,都不可能產生“竊·格瓦拉現象”。

而熱衷於網絡管控的當局,是否也應該檢討一下,這種扭曲的價值觀,將對億萬年輕網民產生怎樣的不良示範效應呢。在他們封殺方方們時,誰對中國年輕人負責呢?

是什麼讓周立齊在文人墨客的嘴裏變成了“精神領袖”?一位中國互聯網分析人士就說:從網絡熱捧的角度來講,周立齊被稱爲“精神領袖”,至少折射出三種社會心理:

第一,反映出對“打工者艱辛生活”的角色認同。在社會認同理論的系統中,心理學家Turner認爲:個體所獲得的對羣體成員身份的認同是影響個體社會知覺、社會態度以及社會行爲的最重要的因素。

這也就是說,人們不僅僅會從個人的成就中獲得認同感,也會從同一羣體的其他人那裏得到認同感。部分網民對“竊格瓦拉”的認同,並非是對其“盜竊行爲”的認同,而主要是對其“底層身份”的認同。

但其不良示範效應,卻被選擇性忽視。

其次,對“是非概念”的選擇性忽略。在全民娛樂的時代,是非對錯變得不再重要。當羅永浩、王石、董明珠這樣的實力派大佬們都直播帶貨,並獲利時,人們當然不會有時間思考方方日記的內涵。

“讓你們失去思考的能力和時間,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你永遠活在生計裏。”國罵哥陳少天寫道:“噓,千萬不要出聲。因爲,傻X人多啊”。

第三是趨衆心理。當前的中國網民活在信息碎片裏。高密度的信息轟炸成爲常態,以盛世天朝爲主色調的主流聲音,造就了一片繁榮,也牢籠了思想的邊界。

家國天下與鶯歌燕舞:

方方的支持者們還是有的。雖然勢微了,然而還沒有死透。就在昨天,公然提出“核彈備戰論”的環球報系總編輯胡錫進,被人扒出“其子是加拿大國籍”。

這是一個核當量級的消息。就像當年的司馬南。將其設置爲一個“老婆孩子在美國”的卑鄙小人,似乎更容易打倒。

然而,故技重施似乎不再奏效。胡錫進立馬跳腳罵道“鄙人只有一個女兒。在北京上班。妥妥的中國籍。誰給我弄了個兒子出來?是混血的,還是純種的呢?”

嗯。中國的左右之爭,在若干年後,仍然沒有熄火。“如果右傾知識分子,繼續沿用謠言圍剿、爲反而反,必將徹底失去市場”,北京一位大學教授說。

就在筆者截稿前,竊·格瓦拉以正能量的姿態出現了。網民們寫道:“大部分的人迷失在了精神歸宿的星辰大海,然而周立齊卻找到了屬於他自己的精神歸宿。所以大衆稱他爲精神領袖。”

“我喜歡他這樣的人才,說話又好聽,挺符合當代打工族的心聲”。

要知道,這句話的背後,是中國大約3億農民工。人們尚能吃飯,或可娛樂。但當這些人失去了果腹的可能、他們今天對周立齊的追捧,或將很快投射到現實中。

當社會變得不分善惡,當中國只能有一種聲音。失去了方向感的年輕人們,就絕不僅僅是偷個電瓶車了。

因爲有一個網友說道:竊·格瓦拉活出了真實,說出了無奈。他的叛逆何曾不是我們的無奈。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郝延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