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cf
cf

王维洛: 抗生素污染的代价-中国残疾儿童出生率高 (视频)

【希望之声2020年5月21日】(主持人:静汝/嘉宾:王维洛)抗生素不仅仅污染长江流域水源,而且中国作为抗生素的生产大国,每年需要消耗多少抗生素?过多使用抗生素给中国人带来有哪些危害?能不能改变中国滥用抗生素的现状?请听本台记者对王维洛博士的采访报道。

记者:王博士您好。您之前提到全球使用的抗生素几乎都是中国产的,

王维洛:中国是世界第一个抗生素的生产大国。我们前面已经讲了,大多数的抗生素都是中国产,但是中国还是老是在报怨,说我们虽然是抗生素的生产超级大国,但我们不是抗生素的生产强国。为什么呢?中国生产的抗生素它都是源自外国,源自美国,源自德国。

记者:什么意思呢?

王维洛:这个专利权不在它这里,这个抗生素不是它发明创造,而是外国发明创造的,外国发明一个新的抗生素它就拿过来生产。所以它的创新能力很差,所以它报怨自己不是抗生素的生产强国,只是在重复生产。

记者:您之前提到中国有很多制药厂,中国需要那么多抗生素吗?而且中国人每日的生活都被动或主动的吃着抗生素。

王维洛:我们找不到很新的资料。我们只是知道大概在2011年的时候,中国的年产抗生素的原料大概有21万吨,出口大概是三万吨,那18万吨基本上是自用的,是中国用的。你就想好了,中国自用用多少?世界上的这些国家大多数的药都是依赖于这三万吨,而中国要自用18万吨,这是一个什么比例?在这18万吨里,大概有9.7-10万吨是用于养殖的。就我们前面讲的养鸡养鸭养猪,养鱼养虾的,差不多一半是用于这个目的。

其实也不用多讲大家都很明白就是说过多使用抗生素的危害。

大家都知道是药是三分毒,每一种药都有它的副作用,只是你吃了这个药它的正作用大于你的副作用的时候,你才用这个药。但你要看到这是有副作用的。这个抗生素对很多器官它是有损害的,这是第一个直接危害。

第二个严重就是你经常使用抗生素,你会产生耐药性。因为这个细菌也很聪明,人总是认为人是最聪明的,但是细菌也很聪明,有的时候比人还聪明,它会慢慢适应你的,它会产生抗对药性。产生抗药性以后就说你对这种抗生素就不行,所以要生产新的抗生素。

在医院的这些医生他老要换抗生素,第一种抗生素用进去不行,他就换一个抗生素,因为他不知道那个人他对什么抗生素比较敏感,对什么抗生素他有抗药性,他不知道他只能一个个试过来。老是总是得到这么一个东西,最新的抗生素往往效果比较好的,因为细菌还不认识,细菌还需要时间。所以新的抗生素往往是比较好的。那么这样的话,就是说我们人类和细菌永远是住在一个战争的一个状态下,一个互相比的这么一个状态下,谁能够战胜谁的这么一个状态下,往往会产生一种超级细菌,对很多很多的抗生素它有抗药性。如果你没有一种新的抗生素能够治服它的话,那人就输了,还真的有这样的病人,就是无药可救了。

那么中国的人他从喝水里面,他天天在喝抗生素的话,他就耐药性就很强,他可能会对很多很多的抗生素会产生耐药性。所以将来能够治这些细菌的这个药就很少,如果有一次这些超级细菌爆发的时候,也可能就像今年这样的一次大的灾难。所以说这个那个抗生素的东西是不能乱用的。

有一个统计表明,中国的三分之二的后天耳朵聋的,特别是小孩子是使用抗生素所致的,而且中国还发生过一次很严重的事情,是在二十世记七十年代的时候就是使用四环素,产生对牙齿的不良的影响。大家都知道这叫四环素牙,这都是来自于抗生素本身它的副作用。

记者:如果说中国饮用水抗生素污染严重,是不是应该检测抗生素这项指标呢?

王维洛:中国的自来水检测中没有抗生素含量指标的这一项,中国的自来水水质标准,2007年7月1日开始执行的到现在也没有执行的这个水质标准,106项指标里面没有一项是关于抗生素的。所以说你抗生素再超标,你长江这个抗生素再超标,中国政府不会告诉你,我们长江的水好的很,抗生素超标不在我们检测范围之内。

我们可以告诉大家一个事实,简单的大家能够记得,中国的三分之二的地表水,就是三分之二的河流湖泊,它的水质是不好的,90%的地下水它的水质是不好的,是污染的。面对这个情况,就是我们中国人特别是长江流域的,珠江流域的,还有特别是上海的黄埔江,他们喝的是长江和黄埔江的水,抗生素是超标的,这是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水厂它也不告诉你,它没有这个指标。

还有一个我们今天没有谈的,它的避孕药也是超标的,它超标的东西很多,那是很不检的。

记者:有什么办法能改变这种现状?

王维洛:我不知道有什么办法。要中国少生产,减产一半抗生素生产,减产一半做的到吗,很难做到。因为你一减产,随之而来的是失业问题。我自己也想不到办法,因为这些事情是在西方人国家里可能发生,但它绝对不会走到像中国今天这样严重的地步,它绝对不会走到就是说,在中国像你今天喝自来水就和像喝药一样,它不会走到这个地步。因为你手中那一票,你就可以决定这个当政的人他绝对不能把我们的环境弄到今天这个地步。他不可能,他得下台。

最后告诉大家两条很不幸的消息,我们今天不展开讲。第一条中国在11个省巿出现了另一类病毒,叫虾虹彩病毒,这也是一种很难治的一个病毒。还有一个是以前我们大家都听说过大米镉超标,重金属超标,现在也出现了在水里面的镉超标,而使得水产品就虾里也是镉超标。我也不能和大家说告诉你们,你们什么也不要吃,对不对?!

记者:在国外,饮用水有检测抗生素这项指标吗?

王维洛:国外有检测,但不是定期的标准的检测。它一检测出了这个东西以后,这个地区的水源地会停止使用。比如我们这里水源是鲁尔河的,它上面是好几个水库。一个农场它在使用化肥的时候,使得某一项超标了,超标了以后马上水厂就不允许你使用这个水库里来的水,一直要等到这个指标下降,下降到达到标准了,才让你使用,因为它有监测。比如说我们这里的水厂的水,它是每天都是公报的,它都检测的。

那么对于这种特别的东西,它有这些大学啊什么的会监测报告。他不是说我发一个报告说我这里80%的儿童尿里含抗生素,40%的孕妇的尿液里含抗生素就完事了。这个事要閙大,在国会里会吵的翻天覆地的,特别是孕妇的尿液里含抗生素,这是一个很严重的事情。

中国的残疾儿童的出生率这么高,和孕妇使用抗生素,或者孕妇体内的抗生素过量是有关系的。在怀孕期间,孕妇一般是不允许服药的,特别是有很多的抗生素是禁服的,因为它会直接造成胎儿畸形。就是说一个是监督的作用。中国的监督作用也不强,它媒体的自由发声也不强,很多像这种都是科学报告,报告出来以后它的影响力也不是很大。因为它出来以后人好像麻木了。说一句不好听的话,我很喜欢芳芳她的一个词,她小说里头那二个字“软埋”,我觉得她这二个字写的很好,描述的很好。你天天喝这个自来水,你就是软埋,你就是自己把自己慢慢的活埋了,去送死。你还不敢发声,你还不敢去追究这个制度的它造成的,你还接受这个制度给你定的这个规矩,就是说你不要去溯源,你不要去追查它是来自哪里的。

其实溯源是追责的最主要的,也是解决问题的最主要的,这个问题是怎么产生的,这是最简单的解决问题的办法,问题怎么产生你去怎么解决它。

责任编辑:静汝

(以上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