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橫河評論】從蔡英文就職典禮看美中臺關係 (音頻/視頻)

橫河評論
橫河評論 - 3 / 474

【橫河評論】從蔡英文就職典禮看美中臺關係 (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20年5月22日】(主持人:楊光 / 嘉賓:橫河)蔡英文就職典禮多國政要祝賀,過程充分體現現代民主和傳統禮儀。在中共打壓下,臺灣經濟、抗疫和國際地位都有亮麗表現。美中臺關係中共將無法壟斷話語權。美國不再容忍世衛將中共利益置於全世界健康之上。

 

主持人:聽衆朋友好,歡迎您收聽《橫河評論》,我是楊光。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臺灣是這個星期世界關注的焦點,第15屆總統蔡英文的就職典禮是一個高潮;之前的WHO,就是世衛會議是否邀請臺灣以觀察員身分出席,則像是一個前奏,把世界的目光都集中到亞洲這個不大不小的島嶼之上。

 

曾幾何時,臺灣在國際社會上人微言輕,如今卻是越來越舉足輕重。蔡英文的連任得到衆多的祝賀,包括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這樣衆量級的人物。那麼到底是什麼成就臺灣今天的地位呢?我們就請橫河先生來給我們點評一下。

 

橫河先生,蔡英文的就職典禮是全世界關注的話題,您對整個典禮的觀感如何呢?

 

橫河:典禮本身我覺得很難描述,我個人覺得一個它簡潔,但是非常莊重,而且最讓人感動的是它的公開透明,就是在全世界疫情氾濫的時候,作爲防疫做得最好的國家,進行這一場特殊的總統就職典禮,這個實際上從另外一個角度進一步提升了臺灣的國際形象和地位。

 

我看過一些美國的總統就職儀式,它也是公開透明的,但因爲是美國,所以對於我們來說的話,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從來沒有認真想過,或者想把它做一個比較。但是在看蔡英文就職典禮的時候,卻很容易聯想到中國大陸,其實也是在看新唐人的網絡油管直播的時候,它旁邊不是一個觀衆頻論區嗎?觀衆的評論也提醒了,就是有大陸觀衆表示,看的過程當中一直在流淚。

 

我就想做一個比較。一個是中共每年要開一次中央全會,開一次兩會,然後每5年要有一次換屆,這5年換屆的時候,兩會和中央全會就是最重點的。但是沒有人知道中共的領導人或者是政府領導人是怎麼當上去的,不要說領導人不是選出來的,就是人大代表,我們看到這一次在兩會的時候有人採訪,就說你是怎麼選上來的?這個代表自己都不知道他怎麼當上代表的,他想了半天說是領導指定的。

 

在中國大陸從來沒有過所謂的就職典禮,這個儀式是沒有的,至少中國民衆沒有看見過;如果說有的話,就是兩會如果說要播一個什麼東西的話,你就可以看到它是精選出來的,它絕對不是直播,而是選出來的幾個鏡頭,看到鼓掌的鏡頭、舉手的鏡頭,它不是一個真實的反應,就等於是大家都在那裏演戲一樣的。看蔡英文就職,馬上就會想到這樣的總統是臺灣民衆一人一票選出來的;而中共是沒有選票,但是它可以動不動就說它代表14億中國人。

 

另外一個感受就是,它是一個現代和傳統的結合,因爲我以前沒有看過中華民國總統就職典禮,這是第一次看,感受很深,它包括授「中華民國之璽」、「榮典之璽」,還有授總統之印,雖然它只是「中華民國之璽」,它就不是中國曆史上的那些璽,但是你可以感覺到它有歷史和傳統的承傳,你馬上就會感到這纔是正統的中國道統的繼承。

 

主持人:是,傳國璽那部分一下子讓人想起來中國古代的傳統,特別是當時就職典禮中的表演也是歌唱的稻米、歌唱的天上的雨,讓人覺得特別以民生爲重。但是從國際社會上來說,大家關注的點可能就是她的就職演說,國際上比較敏感的是她會如何來定義兩岸關係。但是我們發現她在長長的就職演說中,只花了非常少的篇幅來談這個話題,您怎麼解讀這個現象?

 

橫河:其實我覺得這纔是正常的。臺灣這2年無論是經濟還是國際地位,表現都非常亮麗,尤其是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全球爆發以後,臺灣在疫情控制感染人數、死亡人數還有對外援助等各個方面,都可以稱爲是全球第一。而中共現在正在受到各國的調查和追責,而且面臨第二波疫情爆發的威脅。兩岸關係的天秤已經開始翻轉,以前中共一直是取一個進攻態勢,而且是高壓壓臺灣,現在天秤已經開始在翻轉了,我覺得臺灣沒有必要在言詞方面再去和中共去爭一個上風。

 

其實這是總統就職,作爲正常的國家,當然首先要考慮的是民生問題,是內政問題,然後是國際關係,而在國際關係上也沒有必要去特別突出兩岸的關係,因爲畢竟現在兩岸關係並非如此重要,只要能夠維持現狀就足夠了,沒有必要去刺激對方,更沒有必要去自降身段。

 

再說,任何國家總統就職只是一個儀式,不是一個宣示重大政策變化的場合,沒有哪個國家會在總統就職的時候突然說有一個什麼政策變化。這是臺灣總統的就職典禮,對兩岸關係說多了的話,未免過分擡舉中共了。

 

主持人:我們回顧一下歷史。蔡英文和民進黨2年前名望是降到了谷底,所以在九合一的選舉中慘敗給國民黨,蔡英文自己也不得不辭去民進黨主席的位置。現在爲什麼不到2年之後,她就能夠以臺灣歷史上得票最多的總統連任?您覺得她做對了什麼呢?

 

橫河:我覺得這裏是一個天時地利人合,不僅是她做對了什麼,其實更嚴格的說的話,就是在這次競選當中,助選力最強的是中共。先說她做了什麼。上一任她上任以後,在兩岸關係方面,她做的最多的,最重要的就是擺脫了馬英九時代對中共卑躬屈膝的態度。

 

她提出了一個八字的綱領,這個在這次就職典禮當中她又重複了一遍,就是「和平、對等、民主、對話」。這個其實是第一次在兩岸關係當中爭取到了話語權,在這之前,兩岸關係一直是中共來定義,而且是中共來解釋的,臺灣總是被動,她提出來這八個字以後,實際上就爭取到了主動。

 

當然,僅僅這個是不夠的,因爲這些並沒有能夠阻止民進黨在九合一選舉當中的大敗,但是這些東西對於後來的翻盤是奠定了一定的基礎,當天時地利人合條件許可的情況下,那麼她前面所做的,就是兩岸關係的定位,就起作用了。

 

天時,我覺得要從貿易戰開始講起。美國認識到了過去40年對華政策犯了錯誤,而且開始試圖糾正,就是說美國終於認識到了中共的本質不會變的,在過去40年寄希望於中共變化來制定美國對華政策是錯的。這一來的話,美國就更清楚的認識到了臺灣和美國擁有共同的價值,這就顯得非常重要了。就在美中臺三個關係,三邊關係開始發生改變的時候,香港發生了反送中的抗議活動,這個其實是非常重要的,加速了美中臺關係之間的變化。這指的是天時。

 

在地利上是美國的全球戰略向印太地區轉移,提出了一個印太戰略,而這個是應對中共對周邊國家的威脅日益增加咄咄逼人的情況下發生的,使得臺灣在美國新的印太戰略當中的地位變得非常重要。

 

另外一個是貿易戰,貿易戰加強了產業鏈逃出中國的趨勢,大批的臺商和資金迴流回臺灣,產業鏈的轉移對於臺灣來說絕對是有好處的。那麼在多種因素的作用下呢,臺灣的經濟也表現很好。去年臺灣的經濟增長率居亞洲四小龍之首,這是地利。

 

人和,這一點就很重要了,就是爲什麼在選舉當中得票佔壓倒性優勢?就是臺灣的民衆在目擊中共「一國兩制」下如何食言,而且對香港民衆進行暴力鎮壓;再加上中共對臺灣的文攻武嚇,使得臺灣的民意很快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就從九合一選舉到這一次大選,這麼短短的時間之內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整個就扭轉過來了。而對手卻是一個親共又打中共牌的韓國瑜,所以說受到香港局勢影響最大的、打擊最大的候選人和對手,毫無疑問就是韓國瑜了。

 

所以說並不見得是蔡英文真正做了什麼,而是說天時、地利、人和都使蔡英文當選成爲一個必然的結果。

 

主持人:可能就是因爲蔡英文她對北京的這種態度,所以北京這幾年沒少在國際上打壓臺灣,眼看這個臺灣的生存空間是越來越小,而聲音越來越弱,但是從去年臺灣大選開始,國際上支持臺灣的聲音就越來越強了,特別是我們看到前幾天的世衛大會,北京打壓和國際支持的這個衝突就白熱化了。

 

橫河:嚴格的說,北京在國際上對臺灣的打壓並沒有減少多少臺灣的生存空間,實際上最多也就是北京花錢買了幾個臺灣的邦交國。臺灣實際的國際空間並不僅限於這幾個邦交國,他更多的是沒有邦交的那些國家。你像臺灣護照,臺灣護照在世界各地的旅遊絕對比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要管用得多。

 

這幾年臺灣的國際空間是在擴展當中,甚至可以看到中共的空間還有減少的趨勢。一個明顯的例子就是布拉格市斷絕了和北京的姐妹城市關係,轉而和臺北結成姐妹城市。這是第一個向中共姐妹城市說不的大城市。中共的大使和捷克總統都去威脅捷克的參議院議長,叫他不要訪問臺灣。議長突發去世以後,他們家人還公佈了這個威脅信;新的議長現在繼續表示要訪臺。

 

現在就更多了,瑞典一百多個城市取消了和中國的姐妹城市關係,而且瑞典把孔子學院「清零」了。雖然他和捷克不同,就是說瑞典這些沒有和臺灣,就是取消姐妹城市和孔子學院「清零」跟臺灣沒有什麼直接的關係,但是中共對外滲透的碰壁,對臺灣來說絕對是有好處的。

 

講到這一次世衛大會,這一次世衛大會更明顯了,首先就是衆所周知,臺灣在這次抗疫當中表現的是最好的,然而一個全世界表現最好的國家卻被公開排斥在世衛組織之外。而世衛組織這一次和中共同流合污,更成爲全球爆發疫情的一個重要因素。

 

這就不得不使人把這兩件事情聯繫起來了:打壓排斥臺灣和替中共隱瞞疫情造成全世界的災難是同一個硬幣的兩個面,都是受中共主使的世衛組織政治化。本來應該是主導全世界人民身體健康的這麼一個組織,結果起了一個反作用,就是說預防全球性瘟疫嘛,應該是世衛組織的主要責任,然而它非但沒有起正面作用還起了反作用。

 

如果不起作用,就是說如果假設沒有世衛,各個國家憑自己的判斷來決定採取什麼措施,那結果可能會更好;當然也可能有些國家會更糟,但是肯定有很多國家會更好。因爲在整體上沒有了對世衛的依賴性,反而可能決策會更果斷,或者是更符合傳染病的發展規律。從這個角度來說的話,各個國家長期以來縱容中共操控世衛和這個全球疫情氾濫應該是一個因果關係。

 

另外一方面就是,臺灣和中共在這一次疫情當中的態度不同。臺灣是一直是溫文爾雅,做事很踏實,在自己抗疫成功的基礎上,願意和世界分享,同時給很多國家包括美國、歐洲和他的邦交國提供了質量上乘的口罩。大家看到,就當白宮要求工作人員都戴口罩的時候,大家戴的都是MIT,就是Made in Taiwan臺灣製造的口罩。

 

而中共正好相反,先是在隱瞞疫情的同時把全世界的口罩搶購一空,使得各個國家疫情大爆發的時候連醫務人員都沒有口罩用,更不要說普通民衆了。然後就是中共把別的國家向它購買的口罩宣傳成是一種援助,而且還是僞劣產品。很多國家測試合格率都不到百分之十,再加上檢測率只有百分之十到百分之三十之間的劣質測試盒,使得中共打的所謂援助牌排徹底失敗。

 

而在政治上中共更是劣跡斑斑,先後對美國、意大利、法國甩鍋,有的直接就把別人的報導拿過來篡改,然後拿出來說當作證據,就是甩鍋的證據。而現在是全球化時代,這些中文報導都不會過24小時就被西方媒體直接就拿過去了,報導了,英文就報導了,所以這一來的話使得中共就特別尷尬;更何況還有外交部的「戰狼外交」,就是唯恐天下不知中共的無賴。就是說除了中文報導以外,還要讓外交部的那些官員出去把這些亮到全世界去。所以這個對中共來說的話,這個形象就受到了非常大的打擊。

 

而且它現在還用公開的關稅報復的方式來壓澳洲就範,而澳洲僅僅是要求對疫情進行起源方面的公正、獨立和全面的調查,人家沒有說調查結果是什麼,也沒有預設條件。所以中共直接打壓,給一個感覺就是中共特別害怕公正的調查,好像一調查一定會調查出來中共是有罪的,它就給這種表現。這是中共在表現方面就很糟糕,和臺灣一比較的話就相差太大了。

 

這一次世衛會議繼續排斥臺灣,就沒有讓臺灣參加世衛大會,實際上就是公開宣稱把中共的利益放在全世界人民的健康之上,這是典型的世衛政治化的表現,所以別說別人政治化了,這就是世衛政治化,實際上也就失去了世衛組織繼續存在的理由。你不就是關心全世界的健康嗎?那你現在如果說中共的利益要在全世界健康之前,那世衛爲什麼還有理由存在呢?

 

歐洲還有很多國家還是在繼續支持世衛,就是認爲疫情當前更需要世衛起作用。那如果世衛繼續排斥防疫和抗疫最有效的臺灣,誰能指望它還能起到什麼作用呢?所以難怪川普總統要對世衛組織發出一個最後通牒,就是說30天內不整改,就永遠停止對世衛的資助,甚至考慮說要退出世衛。

 

有人認爲在世衛問題上,美國得不到歐洲盟友的支持,是在孤立自己。其實不是這麼回事,這就是美國的行事方式。我們可以回顧一下,美國是怎麼成爲世界自由的燈塔和世界警察的。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120年前,就是同樣是庚子年間,那個門戶開放政策。美國在1899年的時候首次提出門戶開放政策,這是指中國。當時列強根本就沒有把美國當回事,就誰都沒有迴應,理都不理他。美國根本就不在乎。美國國務卿宣佈,鑑於無人反對,門戶開放政策自動生效。

 

第二年就是1900年,就是兩個庚子年,兩個週期之前的庚子年,八國聯軍進北京的前40天,美國再次重申門戶開放政策。那一次就不同了,因爲列強都怕別的國家得到太多的利益,反而是美國的門戶開放政策比較公平,對大家都公平,甚至對中國都是很公平的,於是大家都同意了。當然這個門戶開放政策阻止了列強進一步瓜分中國,對中國是有利的,這個我們已經討論過了。

 

所以我們可以看出美國他並不是靠拉關係、套近乎,甚至是給利益來得到他的利益的,而是靠公平的政策。就是最後大家都覺得這個政策最公平,大家遵守都會有好處。

 

所謂燈塔國,其實也不是干涉他國內政,是美國自己做好了,就像一個燈塔一樣,別人看到好就來學,照着做而已,你愛學不學,美國根本不在乎。結果很多國家都來學了。現在你看大家講民主制度,講的是美式的民主制度。

 

再說美國也不在乎孤立,美國傳統上孤立主義傾向是非常強的,成爲世界警察他是一步一步的,有的時候甚至被動的被捲進去的,而不是主動設計的。如果世衛不改,那隻會繼續害人嘛。美國離開世衛另起爐竈的話,誰願意留下來吃虧,那就誰留下。最後可能還會加入美國組建的新的機制,如果說這個新的機制更有可能讓參加的國家來防止這種事情再發生的話,人們還會去加入這個機制的。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美國不是退出了嗎?而且另起爐竈了,將來這個新的機制會越來越好,這個關鍵在於價值觀的認同和實際利益的考量。歐洲不是也是對中共的不平等貿易很不滿意嗎?如果中共不能夠繼續再吃美國的便宜了,那麼必然就會去吃歐洲的便宜。所以這個東西沒有關係的,我覺得這個新的機制一定會建立起來的。

 

主持人:這次因爲臺灣他在防疫上面真的是成績亮眼,所以他的口罩外交也非常成功,所以這次蔡英文是得到了很多國家的祝福,大概級別最高的應該說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他是高調祝福蔡英文的連任。那麼蓬佩奧的祝福被北京認爲是美國公開的違反了中美關係條約。那您怎麼看待未來的臺美關係呢?那美國會不會跟臺灣建立比較正式的外交關係?您怎麼看?

 

橫河:首先就講這個北京說美國公開違反中美關係的條約,這個「一中原則」本來就是中共的單方面說法,美國從來都是說「一中政策」,這兩個是不一樣的,原則是不能動的,政策是可以調整的。

 

其次,美中建交的三個聯合公報,它是行政命令。1979年美中建交以後,國會立即通過了《臺灣關係法》,這就是美臺關係的法律基礎。從國內法來看,《臺灣關係法》要高於聯合公報的行政命令。當然在美國外交關係屬於行政權範疇,外交關係和哪個國家建交,這是行政命令所決定的。但是國內法《臺灣關係法》是高的,是法律。

 

從任何角度都不能說國務卿蓬佩奧祝賀蔡英文當選就職違反了任何法律和條約,沒有,他沒有違反三個聯合公報。因爲以前的中美臺關係當中,中共是最喜歡來解釋的,所以解釋權似乎永遠在中共手裏;但是現在時代變了,就中共壟斷美中關係的話語權和解釋權的日子一去不復返。美國也有權力來解釋,以自己的理解來解釋。所以說很多人認爲這個違反什麼什麼條約,那是中共的解釋,並不是真正條約裏面有這樣的規定。本來美臺關係就有很大的提升的空間。

 

昨天美國政府發佈了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戰略報告,有人簡稱爲對華戰略報告,其實不是的,它上面寫的就是PRC,就是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戰略報告。引言當中,清晰的全部使用中共CCP,特指國家的時候,用的是PRC,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他絕不簡稱中國,他絕不將中國和中共,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幾個概念混淆起來。

 

在挑戰這部分,它有一個挑戰的部分,也有一個怎麼對應的部分。挑戰的部分,第一是經濟挑戰,第二是價值挑戰,第三是安全挑戰。就把中共對美國的價值觀挑戰單獨列出來,列在第二項挑戰當中,可見美國現在對中共的認識已經是非常透徹的了。

 

由於臺灣和美國擁有相同的價值觀,就僅僅這一條,美臺關係就必須好,而且一定會向更好的方向發展。至於說比較正式的外交關係,要知道在三年前談這個是不可想像的話題,而且現在美國政界討論進一步的外交關係,就是更進一步的改善外交關係,這個話題已經不是禁忌了;至於走到哪一步,就是我剛纔講的,它有很大的空間可以運作的。

 

主持人:非常顯然的,就是美中臺三方的關係,或者說已經正在發生一些很明確的變化。那麼我們剛纔討論了臺灣和美國,我們現在再來看一下北京方面的事情。北京是選在蔡英文就職的第二天召開兩會,很多人都覺得說這個兩會的日子定的是有政治考量的,您怎麼看呢?

 

橫河:我倒不覺得這裏面有什麼政治考量,北京肯定不想讓兩會拖得太久,因爲太久的話就表示它的疫情沒有過去,它現在爲了表示它的疫情已經過去了呢,必須要去開兩會了。因爲兩會畢竟是中共執政合法性的形式,所以爲什麼一個是橡皮圖章、一個是花瓶嘛,實際上就是授權它執政的一個機構和它的形式。但是北京不會去跟臺灣拼合法性,對國內對國外都不需要,因爲一做對比的話,只會對北京不利,不會對北京有利。所以這多半是一個巧合,我個人認爲。

 

但是如果說有中國民衆翻牆觀看了蔡英文的就職典禮的,那對中共是很不利的,因爲觀看者會進行這樣的比較。我們看到直播的時候,評論和討論當中,很多大陸民衆都表達了支持蔡英文的就職典禮的這種說法,表達了希望大陸也能這樣的心情,有的表示希望能夠申請中華民國的護照等等。我想北京會儘量避免讓人們去做比較,而不是鼓勵別人去做比較。

 

主持人:那麼中共還有一個動作也是非常引人矚目,就是在一個星期以前,它開始在唐山港進行爲期2個月的軍演。因爲一般的軍演就幾天,那這一次軍演是爲期2個月。那一般認爲這個是針對臺灣蔡英文的一個威嚇。那5月20日這一天,我們也看到報刊也發表了一個攻臺戰略,就是把攻擊臺灣的每個步驟都寫得非常清楚,然後號稱說24小時就可以攻佔臺灣。但是我們會發現說這個武嚇好像並沒有太管用,因爲蔡英文在就職演說中仍然是非常強硬。那您覺得北京對臺灣下一步它還有什麼招數可用呢?

 

橫河:北京的軍演它當然是針對蔡英文就職典禮的,但是北京的武嚇它是有自我限制條件的,就是不要這個氣球真的被戳破了。美軍最近一段時間在南海和臺灣海峽的動作也比較大,北京是希望保持一個震懾力,但是會避免衝突,甚至會避免擦槍走火,因爲北京不可能現在有實力跟美國發生任何衝突。至於說24小時攻佔臺灣,這個是說給大陸民衆聽的,對臺灣沒有什麼實際作用。因爲每次軍事壓力都會使臺灣的離心力更強,而且反共的力量,反中共的力量更強。

 

北京現在對臺灣沒有很多招數可以使用,它爲什麼把軍演放在渤海,而不是在臺灣海峽?這就很明確,就北京不想在這個時候在軍事上有升級的行動。那些招數很多是做給中國大陸民衆看的。現在它沒有什麼招數,尤其是疫情以後,北京要應對國際壓力還來不及。中共最後一招當然是使用武力,但是那會在中共當局確認它的政權不保的情況下纔會發生。北京會加強阻止臺灣國際地位進一步提高的壓力,但是不會有作用。

 

主持人:好,這次節目時間我們就先討論到這裏,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橫河:好,謝謝大家,再見。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