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人民幣,美元,美聯社圖片。
“兩會”期間有政協委員提案中共政府給中國人民發錢。(美聯社圖片)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專題

中共政協委員提案要當局全民發錢 中國網民很淡定

【希望之聲2020年5月22日】(本台記者楚雲珒綜合報導)中共病毒肆虐全球將上億人禁足在家,失業人口大大增加,經濟停滯,歐美國家紛紛直接出臺經濟紓困措施,開始直接發錢。而最開始爆發疫情的中國卻在疫情傳播到全球之際打造“抗疫大國”的形象,向一些疫情嚴重的國家捐買物資,卻並沒有給中國人發錢,大陸網民對此多有討論但也是敢怒不敢言。此次“兩會”之際,中共政協委員朱征夫遞交提案,建議北京當局向每個公民發疫情補貼,並認爲,政府財政取之於民用之於民,應把錢交到民衆手中,幫他們渡過目前的難關。不過很多民衆認爲,中共不搜刮民脂民膏都不錯了,指望其發錢是不可能的事。

據紅星新聞報導,全國政協委員、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副會長、浩天信和律師事務所合夥人會議主席朱征夫在接受採訪時說,2月份大部分企業停擺,3月份雖逐步復工,但人員、貨物仍受到各種限制。企業全面復工,社會生活全面恢復正常尚待時日。

朱征夫兩會提交了“關於中央政府向每個公民發疫情補貼以紓難解困刺激經濟發展”的提案,建議中央政府向每個公民身份證注入有效期爲半年的2000元人民幣消費額度,作爲疫情補貼,供公民個人消費,以直接幫助困難羣衆渡過難關。

朱征夫介紹,據他瞭解,面對疫情這百年難遇的重大公共衛生危機,人民羣衆的生活和中小微企業的生存確實存在嚴重困難。如在疫情中,廣大羣衆不得不居家隔離兩個月之久,許多人花掉了積蓄、失去了工作。此外,這次疫情改變了人們居家出行的方式,導致中小微企業生存艱難。

他認爲,該做法不僅有例可循,而且發放疫情補貼最爲公平,人人有份,全民普惠,操作簡便。雖然數額不大,但對困難羣衆來說就是救命錢,可以直接幫助他們克服生活困難,渡過目前的難關。

朱征夫測算,發疫情補貼需要中央財政投入不超過3萬億人民幣,並且要求在6個月之內消費完,廣大羣衆會用這筆錢購買日常生活所需要的用品與服務,從而起到爲中小微企業輸血的作用。

中共病毒爆發至今半年,全球許多國家祭出多種紓困措施,其中最直接的就是發錢。比如美國不問身分,只要是去年報稅的所有成人都能得到1200美元,兒童500美元,而年收入高於75000美元的富豪則不在此列。發錢額度高達1.2萬億美元,一家四口6周能拿到6000美元;加拿大對無法獲得失業保險金或是沒有帶薪病假的人每月發900加元,爲期15周;澳洲給600多萬的澳洲人每週提供750澳元的補貼,給澳洲企業稅務減免;德國給每個自由職業者15000歐元,摺合人民幣11萬元......而一直喜歡大撒幣的中共政府,到現在也沒有發錢的舉措,老百姓根本見不到錢。

中共“專家”宣稱中國國情與西方不一樣,中國百姓喜歡存錢,所以發錢了老百姓也喜歡存起來不喜歡花,於是中南海的“智囊”們想出了發消費券的點子。這個消費券至今運作了一段時間老百姓纔開始反應過來受騙了。因爲幸運的人才能花到這些消費券。這些消費券可不是錢,而是類似天貓和淘寶的滿減券,消費滿100才能使用一張20的,那些受疫情影響但又沒什麼錢消費的人,領了也沒啥用。而且消費券一般是通過支付寶、微信等渠道隨機發放的電子券,手機用戶必須眼明手快,先到先得,如果搶不贏別人,可能就享受不到這份福利。4月3日,杭州發放第三批一百五十萬份共1.5億元“消費券”,不到三分鐘就全部搶領完畢。這種“搶”的方式,並不能幫到真正需要幫助的人。能搶到“消費券”的大都是年輕人和都市上網族,而不是貧困羣體。目前只有銀川、青島、南京、杭州、鄭州等五地的“消費券”有針對貧困羣體的措施。

此外,“消費券”綁定特定商店,存在利益輸送的問題和商家拿提成的問題;還有人不捨得花這個券,把它折價賣給別人,通過這種方式套利;另有一些人收購這些券,並通過一些商家合作,進行虛假交易。而上述這些亂象,已經都出現了。

此次朱征夫遞交的提案自然獲得那些深受疫情之苦的民衆支持,網民紛紛留言表示“支持,這個提案纔是真正有用,比一生飲奶那個無腦提案強多了”、“ZF給每個人都發錢可能嗎?從出生到現在從來沒敢奢望過”、“散了吧,代價要有做代價的覺悟,啥時候改朝換代了,發錢纔可能實現”、“討論發錢,不如想想移民更實際”。

責任編輯:元明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