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好萊塢“狗仔隊”
好萊塢“狗仔隊”爲拍攝獨家照片對明星窮追不捨。(免費圖庫)

疫燒好萊塢 偷拍明星的狗仔行業面臨滅絕

探析娛樂圈的狗仔文化--偷拍窮追、漠視與誤導人性、短期暴利和無政府主義

【希望之聲2020年5月22日】(本台記者安娜綜合報導)中共病毒疫情重創好萊塢影視業,其中專門偷拍影視明星狗仔隊,出現收入暴跌96%,有專家直言如果情況持續惡化,狗仔隊有可能會在好萊塢消失。依附於娛樂圈的狗仔文化具有偷拍窮追、短期暴利、漠視與誤導人性、無政府主義等特點。 

以往在洛杉磯容易看到大批狗仔攝影偷拍名流的場面,現在隨着景氣變差,狗仔也直呼難做。圖/路透資料照片

綜合外電報導,美國好萊塢狗仔業從高峯期月賺140萬美元,跌到目前最谷底月賺5萬美元,外傳已有規模頗大的狗仔隊公司,因頂不住疫情重創全美,打算炒掉所有攝影記者。

一位已轉行的狗仔隊員工私下透露,高峯期的大間狗仔隊一個月可賣7千張相片,每張平均可賣200美元,近期慘到一個月只能賣出1千張,售價也跌到一張50美元,「還沒倒閉的公司,只能讓員工放無薪假苦撐。」

歐美都有大型的狗仔照片網站,靠着賣照片給報刊、雜誌使用維持營運,今年起歐洲生意非常不景氣,銷售量大減,只能期盼美國的營收,不料中共病毒隨後在美肆虐,演藝人員雲集的洛杉磯、紐約等地都陸續關閉公衆場所。「好萊塢報導」訪問X17圖片庫的老闆納瓦雷,他大吐苦水:「現在機場根本堵不到人。健身房?甭想了。餐廳呢?玩完了。而且目前根本沒有人晚上還會去夜店。」

就算還是有藝人或名流外出,納瓦雷坦言不知道誰會對這些照片感興趣?尤其愈來愈多紅星開始戴口罩上街自保,剛開始對於沒有戴口罩習慣的歐美還算新鮮有趣,卻很快就讓人看到疲乏,再也不具備經濟價值。他認爲一般民衆宅在家防疫已經太悶太苦,不希望看到藝人的生活也缺乏五光十色,當下的藝人偷拍照不足以讓民衆逃避現實的苦悶,賣點缺缺。

畸形暴利的“狗仔隊”行業 

狗仔隊”一詞“Paparazzi”來自於意大利文,據說原意是指一種“擾人不休的蚊子”。1960年,電影《甜蜜生活》中一個專門拍攝明星私生活的攝影記者就叫“Paparazzo”。狗仔隊被看成是記者中的“高危羣體”,也是高薪一族。比如,狗仔隊出車禍的機率很大,很多狗仔記者也有被拘留的遭遇。狗仔隊要是惹上跟黑社會有關係的人,還很可能丟掉性命。

在美國,作爲好萊塢明星產業中的重要一環,狗仔隊和以窺探明星隱私爲主業的各種街頭小報和超市雜誌是天生好搭檔。一方面,明星狗仔隊之間的衝突向來不斷,影星馬龍·白蘭度曾打掉某狗仔記者5顆牙齒,影星基努·李維斯因打傷狗仔記者的手被要求賠償71萬美元。另一方面,很多明星也知道,狗仔隊可以幫自己帶來人氣,甚至會在舉辦私人活動時主動邀請他們參加。

至於收入,英國一個小報主編一年可以拿10萬英鎊,這在英國媒體人中絕對算是高薪。美國一名狗仔隊員2005年在《時代》週刊上炫耀說,他拍攝的一張影星詹妮弗·洛佩茲的照片賣了15萬美元。他宣稱:“如果我能拍到一張小甜甜和她孩子的照片,就可以在好萊塢的日落大道上買下一棟房子。”如此大的回報,讓美國的狗仔隊競爭激烈。曾在美國踢球的貝克漢姆慨嘆:“我在英國出門,頂多7輛狗仔隊的車會追着拍攝,但是在洛杉磯,我曾經碰到過45輛車組成的龐大狗仔車隊的圍追堵截。”

蓋茨圖片社投身“狗仔”業 

好萊塢“狗仔隊”爲拍攝獨家照片對明星窮追不捨,甚至因爲侵犯後者私生活而臭名昭著。但這個行業確實很有誘惑力,連比爾·蓋茨的Corbis圖片社都忍不住涉足這一領域。一些業內人士希望這個行業能擺脫低俗的形象,但一些因此而暴富的人卻沒什麼道德底線。德國《明鏡》週刊記者從西雅圖到洛杉磯,一路探訪“狗仔”行業的運作內幕。

作爲微軟創始人比爾·蓋茨的獨資公司,Corbis圖庫中擁有的照片超過1億張,在其收購了全球“狗仔”業領導者SplashNews後。Corbis首席執行官蓋瑞·申克估計,“賣給媒體的照片中有百分之五六十都是娛樂照片”,其中大部分都是狗仔拍攝的。

申克表示,偷拍名人私生活的主題一般都圍繞着愛情、性和眼淚,這些故事可以讓人看到,有錢人和俊男靚女們也會有尷尬和挫折的時候。例如詹妮弗·洛佩茲在智利與舞羣中的某人過夜;愛爾蘭歌手希妮德·奧康諾準備第四次結婚……。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傳聞在SplashNews那裏卻都是重磅新聞。

Splash的攝影師達倫·班克斯回憶,湯姆·克魯斯的女兒蘇芮出生前3個月,他差不多就“住”在他們家門前,每天從早上5點開始一直到晚上11點,他都坐在自己的車裏,盯着克魯茲家看。當時共有8名“狗仔”潛伏在克魯斯家門口,但是“最後我拍到了最多的獨家照片”。班克斯共拍攝了有關克魯斯一家生活的8組照片,價值幾十萬美元。

當然,娛樂新聞機構主要是靠曝光明星醜聞起家的。一名靠狗仔隊發財的媒體人承認:“我們以前總是說‘你的不幸就是我們的幸運。 ’”手持長焦鏡頭的“狗仔”們收入頗豐,因爲他們拍攝的照片往往價值不菲。

一個稱職的“狗仔”都是無政府主義

納瓦拉曾是法國《世界報》的戰地記者,曾被派往伊拉克和柬埔寨。 1996年,他創辦了X17圖片社。他曾稱自己是第一批知道邁克爾·傑克遜死訊的人之一,因爲他手下的一名記者拍到了傑克遜被送往醫院時,救護車內的情景。

狗仔業讓納瓦拉成爲了富豪,他住着市區豪宅和海邊別墅。有報道稱,他的公司每年的營業收入約爲1000萬美元。

同行看不起納瓦拉,因爲他不僱傭專業攝影師,他手下的團隊主要是由來自巴西等國的移民組成的,他只要每個月付給他們一筆固定的費用,就可以擁有他們所拍的所有照片的所有權。他讓攝影記者不要從老遠的地方拍攝明星,而是要近距離用閃光燈“閃”他們。

事實上,納瓦拉經常被指拿法律當兒戲。例如,加州的法律規定,一個人只要有合理的理由要求保護自己的隱私,那麼別人就不可以拍攝此人的照片。但是納瓦拉認爲“合理理由”是一個主觀的詞彙。不久前,他剛推出了熱門喜劇電影《宿醉伴郎團》中的主演之一布萊德利·庫珀與新女友在自家陽臺的照片。

納瓦拉說:“在不違法的前提下,我們會竭盡所能。每一個好的‘狗仔’都有點無政府主義作風。”

雖然“狗仔”們也希望保護自己職業的名聲,但連SplashNews旗下的攝影師會加入“流氓”的隊伍,“突襲”明星。所有“狗仔”都會炫耀自己以前追拍明星的經歷。班克斯就表示,他很佩服卡梅隆·迪亞茲的車技,她經常會開着她的豐田普銳斯與“狗仔”們的SUV飆車。而當“小甜甜”布萊尼和凱文·費德林傳出離婚傳聞時,約40名“狗仔”追着她跑。

這往往會讓人想起英國前王妃戴安娜在巴黎因躲避“狗仔”而死於車禍的事情,直到今天,還有很多人認爲“狗仔”隊該爲她的死負責。

責任編輯:安娜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