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李克強
中共政府工作報告放棄GDP目標,維穩政權重點保就業。(美聯社圖片)

中共放棄GDP目標加大刺激 維穩重點保就業

【希望之聲2020年5月22日】(本台記者賀景田綜合報導)中共今年“兩會”未設經濟增長目標,顯示中共未來面臨的不確定因素增多,經濟或進一步萎縮。面對企業倒閉,失業人數暴增,中共統治合法性再次受到質疑,中共將維穩政權的賭注壓在保就業方面。

不確定性增加 中共今年不設GDP目標

中共每年“兩會”宣讀的政府工作報告所設定的經濟增速目標一直受到外界關注,但今年中共沒有設定GDP目標。對此,中共總理李克強解釋說,基於目前形勢的綜合研判,中共對武漢肺炎疫情前預定的目標作了調整。

《日本經濟新聞》報道認爲,中共不提出增長率目標極爲罕見。由於中國經濟能不能從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衝擊中復甦依然存在較多的不確定性,如果提出具體的數值目標,地方政府等有可能勉爲其難地增加公共投資。

然而,面對不確定性,中共對加大投資刺激力度的表態似乎是肯定的。

李克強提出了擴大財政刺激、推進保就業舉措等設想。

中共宣佈,今年將發行3.75萬億元(大約摺合5,000多億美元)的基礎設施債券,高於2019年的2.15萬億元,且有進一步放寬貨幣政策的可能。

對於加大財政赤字以因應經濟衰退,李克強給出了準確數字,將今年的財政赤字擴大到佔國內生產總值的3.6%以上,這高於2019年的2.8%,在可以追溯統計數據的範圍內首次突破3%。

據彭博估算,若包括髮行特殊債券在內,中共實際赤字的範圍更廣,超過了8%。

未列入財政赤字的“特別國債”也將發行1萬億元,這是自2007年以來,時隔13年再次發行。

分析師表示,儘管宣佈了更多刺激措施,但考慮到債務再次攀升的風險,中共政府的增長目標仍然有限。

北京大學金融學教授 Michael Pettis 週五(5月22日)表示,中共地方政府負債累累,真的沒有太多的空間來大幅增加債務。

消費者價格通脹目標設定爲3.5%,高於通常的上限,反映出食品價格繼續大幅上漲。

保就業與穩政權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對中國經濟的打擊首先體現在大量中小企業破產方面,中共官方措施對救助小企業很少產生實際效果,外界批評,中共對中小企業的救助口惠而實不至。有中國民間企業家曾經撰文表示,中國很多中小企業家等不到中共救助,可能已經關門大吉了。

企業倒閉的結果就是失業人口上升。

今年第一季度,由於停工和企業倒閉,只有1.23億農民工能夠回到城市地區工作,比去年同期下降了30%,這使得5000多萬農民工在1月份中國新年假期返鄉後陷入困境。

根據酒店業協會(hospitality association)的調查,超過三分之一的餐館關閉了部分門店,40%的老闆被迫裁員

中國酒店業協會4月份對300家酒店進行的另一項調查發現,四分之一的酒店至少裁減了20%的員工,導致員工總數同比減少18%。

法國巴黎銀行的分析師5月中旬的一份報告顯示,中國包括非城鎮居民在內的實際失業率在第一季度可能已達到12%,可能有多達1.3億人處於失業狀態。

彭博報道認爲,不斷上升的失業率可能會迫使中共政府採取行動。中共政權不是民衆選舉產生的,就業和收入增長對中共的政治合法性至關重要,隨着經濟大幅萎縮,保就業成爲中共政府的首要任務。

對於就業問題,李克強表示,今年設定的城市就業目標超過900萬個工作崗位,低於2019年的約1100萬,目標城鎮調查失業率的6%左右,高於2019的目標。

《紐約時報》5月22日報道稱,大規模失業的威脅尤其令中共不安,中共得以執政數十年,部分原因是向人民承諾,它可以提供經濟繁榮和生活穩定。

加拿大多倫多大學政治學副教授戴安娜·傅(Diana Fu)說,“大規模失業對所有政府都是壞事,但對中共政府來說,這是一個政權存亡的問題。”

傅教授說,爲了避免經濟繼續放緩帶來的動盪,中共政府需要推進擴大社會保障網的計劃。

她問道:“如果大學畢業生、城市中產階級,以及中國的三億農民工不能很快地找到工作的話,他們會責怪誰呢?”

責任編輯:宋月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