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中共爲什麼要在這個時候通過“香港版國安法”?
中共爲什麼要在這個時候通過“香港版國安法”?(自由亞洲圖片)

胡少江:中共爲什麼要在這個時候通過“香港版國安法”?

【希望之聲2020年5月22日】第十三屆全國人大第三次全體會議今天(5月22日)上午在北京開幕,令人關注的是,這一次會議的熱點既不是每年一度的總理報告,也不是人大常委會工作報告、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年度計劃以及財政預算和決算,而是對一個關於香港政制、法律問題的審議,即《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人稱“香港版國安法”)。本屆人大的這項議程一經公佈,迅速在香港和全球引起了強烈反響,香港股市今天因此大挫1350點,跌幅度達5.6%。

眼下,中國和世界正在艱苦與新型冠狀病毒的大範圍蔓延抗爭,經濟恢復緩慢人民生活困難,大家都在擔心剛剛被初步遏制的病毒會捲土重來,與此同時,大陸內部的民衆對現政權的不滿正在積聚,黨內的反對派也異常活躍,爲什麼習近平集團要選擇在這個時點上急忙審議通過這個“港版國安法”呢?

人們很容易忽視的一個原因是:中國領導人在此時拋出香港問題,其中一個最重要的政治考量是希望用“港版國安法”引起的混亂來轉移人們對疫情責任的關注,躲避國內外聲勢浩大的追責要求。中國執政者在疫情爆發之初掩蓋真相,導致病毒在全球迅速蔓延,終於引來一片追責聲浪。他們期待用“港版國安法”來轉移人們的視線,化解因此而在國內、外所面臨政治風險。他們以爲,通過“港版國安法”,將對中共的批評轉移到維護國家安全的假命題上,既可以打擊反對者,又可以操弄中國的民意。

他們急於在此時推出“港版國安法”另一個原因與其香港政策的慘敗密切相關。去年的香港區議會選舉,“親共賣港派”候選人幾乎全軍覆沒,這是香港人民堅決反對中共的極權統治,維護自己的自由、法治和生活方式的政治宣言,香港政策的失敗以及隨之而來在臺灣大選中的慘敗,加之世界上幾乎一邊倒地對香港和臺灣自由民主呼聲的支持,進一步加劇了中共執政集團中的溫和派人士對習近平及其小圈子治理港、臺的政治能力和執掌大國外交政策能力的質疑和批評,這是習近平的一大政治隱患。

推出“港版國安法”也與今年九月的立法會選舉有關。香港立法會的選舉,由於特殊的制度設計,給了中共在操縱選舉方面較大的操作空間。今年九月的立法會選舉在即,即便有着制度設計方面給予的優勢,但是北京對於能否贏得這次立法會選舉仍然缺乏充分的把握,所以採取先發制人的方針,希望“港版國安法”來恫嚇、遏制反對力量,甚至在需要的時候以危害國家安全的名義直接取消一些反對派候選人的資格,因此,通過“港版國安法”就是在爲操弄選舉“保駕護航”。

在香港、防疫、經濟發展、對美關係等諸多問題上不斷失敗的習近平集團在此時拋出“港版國安法”,這是一種孤注一擲的政治賭博,這一舉動也表現了這個政權完全喪失了自我糾錯機制。自從去年“送中修例”失敗之後,北京知道自己在香港不得人心,但是出於維護一尊、獨霸權力的考量,習近平不僅沒有從失敗中吸取教訓,反而通過安排完全缺乏國際眼光的政治親信夏寶龍、駱惠寧來執掌香港事務,採取更加魯莽的鐵腕政策,這是習近平愚妄個性的體現,也是威權制度喪失糾錯能力的一個災難性標誌。

在北京宣佈將通過“港版國安法”之後,世界上作出了強烈的反應,美國方面威脅要根據《香港政策法》等重新評估香港在經濟、金融等方面所享受的特殊國際地位,也有人建議對與推動、執行“港版國安法”的有關人員實行制裁,但是自由世界對香港的政策有一個投鼠忌器問題,而中共則不惜毀壞香港的經濟繁榮,因爲對他們而言,與維護自己的政治權力比較,香港市民的福祉和香港的前途都不值一提。這種情勢表明,面對將香港作爲人質劫持的流氓政府,民主世界需要更爲深思熟慮的政策應對。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郝延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