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中共两会(AP)
中共两会将在5月21日、22日召开,图为往年参加两会的代表(AP)

于溟:北京处处硬伤 今年两会成最后专制盛宴(视频)

【希望之声2020年5月22日】一年一度饱遭诟病的“两会”在推迟两个半月后在肃穆萧杀中粉墨登场。今年受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影响,中共两会采取缩小规模、缩短议程等方式进行,且拒绝外籍记者进场,被疑要对外统一口径。

这次两会与往年的最大不同是,北京内外处处是硬伤,因疫情引发的国际压力风险前所未有,北京能否拿出有效对策应对危机,值得怀疑。数千名人大代表和政治顾问聚集一堂无非就是装傻充愣、相互吹捧以及互相比拟看谁更二。参会的所谓代表,犹如会场内的提线木偶,既不能救民于水火,也不会让中共与习近平的愁眉变得更加舒展。其实他们在唯唯诺诺中,实质连他们自己都代表不了。有人说,这除了又一次大量消耗民脂民膏,又一次大范围公然践踏法治和人权,还能给这个苦难的国家增添点什么呢?!

而在这之前,中国大地又掀起了一波更加严厉的以控制上访群体、异议人士、独立作家等等来保障两会召开的维稳狂潮。大批人士被警告、软禁、传唤、拘押,人们的言论自由权利与人身自由权利被当权者肆意剥夺,来控制一切不臣服于权力奴役的人士。以如此疯狂侵犯公民权利来保障的所谓两会,根本不可能真正代表人民利益,而只能是代表人民的对立面----权贵的利益。

由于疫情全球氾滥,世界多国已表态要向北京追责和索赔,其求偿金额已达天文数字。可是中共“战狼外交”仍不见收敛,大国自信继续膨胀,政治上的倒退有增无减。国际社会目前看不到中国丝毫的谦逊应对,又怎么能缓解或消除国际社会对中国的不信任和压力。

有许多人把今天中国的“文革式”的倒退,归咎于习近平个人,事实上,改革开放的终结和回归极权高压统治,是共产党极权统治的必然:如果没有习近平,也会有别的人——如薄熙来或者其他人,不管是谁,都会把共产党的国家机器回归到毛式的文革极权。

在文革之后,1979年邓小平上台面对中共文革遗患不改革就有亡党的祸患,邓也为了他自己的统治需要施行了改革开放政策。前十年他对毛太祖发动的文革全面否定,这奠定和启蒙了中国民众民主的思潮,但也引爆了1989年的民主运动,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也到了是否能真正施行宪政民主的转折点。

但邓小平为了保一己之特权,作了封死民主出口的选择,当时邓小平选择把枪口对准民众,在“六四”屠杀人民,也就终结了中国版“新经济政策”的宪政民主导向,由此,中国从邓小平当时的改革开放又返归中共毛太祖极权就已经是不可避免。从此,为了防止“六四”翻案,就成了邓小平主政的终极目标,所有的一切政策和人事安排都是围绕这个目标。为防“六四”翻案,邓小平故意容许江泽民这样一个并无改革开放诚意的机会主义小人来取代赵紫阳;就这样邓小平还不放心,还要故意隔代指定胡锦涛这样一个手持冲锋枪亲自上阵屠杀西藏喇嘛的共产主义的原教旨主义者做了欺民贼江泽民的接班人。

萧规曹随,踏着“六四”鲜血上台的江泽民,为防“六四”翻案,更为了防止镇压法轮功的翻案,故意隔代指定一个红二代加更左更顽固的人,做胡锦涛的接班人;中共为了防止如苏共的戈尔巴乔夫解体苏联现像出现,江泽民、李鹏等都竭力排斥比较开明的李克强、汪洋等人,尽管他们年龄更合适、履历更丰富、能力更强。也就是说,毛共的原教旨主义者胡锦涛、习近平的上台,都是并非偶然。都是在“89年6.4”屠杀、99年7.20镇压之后,中共在接班人选择上“宁左勿右”的逆向淘汰结果,也是一个必然的结果。

邓小平隔代指定有屠杀西藏血债的胡锦涛,而不选温家宝;江泽民、李鹏等人选择了习近平,而排斥李克强、汪洋,绝非“看走了眼”,而是精心的选择。其实中共选择的几代领导人江泽民、李鹏、胡锦涛、习近平和其他几人,都是马列邪教的代言人,这一点很多人都有清醒的认识。因此,“六四”之后三十年来中国社会民主空间不断的倒退,以至于在习近平手上倒退回毛式极权的2.0版,这都是“89年6.4”屠杀与99年7.20对人权大规模镇压后的必然。

当然,邓小平、江泽民都想不到的是,他们当年只为防止对“六四”翻案,防止对法轮功的翻案,但都没有高瞻远瞩到在胡锦涛之后,会冒出一个更加极权独裁之人,把邓当年和一班元老所定的“任期制”、“拨乱反正”和否定“文革”等成果都否定掉。而且还更加封闭。2012年进入习近平时代,各种党政大会小会,重点都是高层权斗,铲除异己。剩下就是推出各种搜刮民脂民膏和所谓维稳与越维越不稳模式。让社会远离法治与公平,也让中国社会进入加速倒车模式。

在中国目前所有宪政民主等出路和出口都堵死的情况下,共产党为了维稳,唯有重新扩张极权制度。然而在共产党极权领导下的市场经济,腐败是不治之症,高压维稳又造成空前社会矛盾。一旦空前的腐败和空前的社会矛盾危及到共产党政权安全的时候,统治者必然会做全面“返祖”现象,用更极权和更高压以保政权的大手笔来反社会和反世界大潮。这就是习近平正在做的事。从统治者个人的角度,就更容易理解为什么“六四”后三十年来之倒退和“返祖”是必然。

有意思的是,习近平走到“归毛返祖”这一步,其个人独裁的利益,也与中共高层的利益产生了巨大的冲突:一则是,重归计划经济政策与“洋务派”高官们及红二代、红三代们的既得利益产生重大相悖;二则终身制粉碎了李克强、汪洋、胡春华等人的接班之梦。如果这次中共高层不能借助各种时机无人敢于且能够制止习近平,等待着他们的就是斯大林式的“大清洗”和毛太祖式的清除异己;等待中国社会的,就是毛式文革极权下的贫穷和恐怖,即四人帮张春桥当年预言的“吃二茬苦,受二茬罪。”

这样其实也会逼迫更多人看清中共的真实面目而在人心上更加速去中共化。高压维稳也会把更多人逼迫到全民反(中共)迫害的行列。也就会更加速中共的灭亡。今天开的所谓这种两会的专制盛宴也即将成为他们最后的晚餐,民主的浪潮势将漫卷全球,此为大势所趋,任何人都无可阻挡。

中共其实就是毒药,作为毒药要让它们自己不毒了,那是不可能的。中共它自己没有任何纠错机制,所有期望他们领导人自己能够挥刀自宫走民主道路和政治改革的期盼,现在看来都只是良好的愿望而已。从这个角度来讲中共灭亡就是大势所趋。就像5月21日中共两会的首日,天降异象,下午三点多钟白昼如夜,还有冰雹。真是应了那句话,暗无天日,天有异像也必会有大事发生,咱们走着瞧!

从目前的小趋势来看,中共内部也面临转折。疫情以来中国经济下行严重,中共党内酝酿去习,也是风起云涌,内斗激烈。中共党内的内爆能到何种程度,也在于以美国为首的国际社会对习政府的施压程度。如果美国和国际社会不能把握好因此次疫情所带来的灭共机遇,仍然对习共和中共党内各个派别施压不够,错失引发中共内斗、内爆所带来的权力更迭的机会,那中共对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会继续带来更大的伤痛,并一定会令美国付出比新冠瘟疫还要大得多的代价诸如发生热战、生化战或核战等。

从美国蓬佩奥在这几天的讲话中能够看出,他承认,美国过去犯下两个错误:1、低估了中共对自由世界的敌视程度;2、以为帮助中共经济发展将促进其政治转型。这个讲话代表了美国当前主流社会的整体共识:中共不可能改变,美国已别无选择。这实际上是一个美国版的“丢掉幻想,准备打仗”宣言。

中共夺取大陆政权70余年来,虽然表面上设立了定期的人大与政协两会,好像是与民共商治国大事,但事实上那完全是中共极权统治的粉饰,根本不存在任何实际性的商讨民生国计,那只是充当权力集团的花瓶与香槟,是用来欺瞒世界的。

历史事实一再证明,一个需要通过侵犯公民权利来保障的会议,是为更好的侵犯公民权利而在那里定制合法化外衣,也就是定制一些合法化侵犯公民权利的政策法规。所以,世界上对这样的会议不会抱有任何幻想的同时只能是加以鄙视!

责任编辑:郝延

(文章只代表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