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中共兩會(AP)
中共兩會將在5月21日、22日召開,圖爲往年參加兩會的代表(AP)

於溟:北京處處硬傷 今年兩會成最後專制盛宴(視頻)

【希望之聲2020年5月22日】一年一度飽遭詬病的“兩會”在推遲兩個半月後在肅穆蕭殺中粉墨登場。今年受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影響,中共兩會採取縮小規模、縮短議程等方式進行,且拒絕外籍記者進場,被疑要對外統一口徑。

這次兩會與往年的最大不同是,北京內外處處是硬傷,因疫情引發的國際壓力風險前所未有,北京能否拿出有效對策應對危機,值得懷疑。數千名人大代表和政治顧問聚集一堂無非就是裝傻充愣、相互吹捧以及互相比擬看誰更二。參會的所謂代表,猶如會場內的提線木偶,既不能救民於水火,也不會讓中共與習近平的愁眉變得更加舒展。其實他們在唯唯諾諾中,實質連他們自己都代表不了。有人說,這除了又一次大量消耗民脂民膏,又一次大範圍公然踐踏法治和人權,還能給這個苦難的國家增添點什麼呢?!

而在這之前,中國大地又掀起了一波更加嚴厲的以控制上訪羣體、異議人士、獨立作家等等來保障兩會召開的維穩狂潮。大批人士被警告、軟禁、傳喚、拘押,人們的言論自由權利與人身自由權利被當權者肆意剝奪,來控制一切不臣服於權力奴役的人士。以如此瘋狂侵犯公民權利來保障的所謂兩會,根本不可能真正代表人民利益,而只能是代表人民的對立面----權貴的利益。

由於疫情全球氾濫,世界多國已表態要向北京追責和索賠,其求償金額已達天文數字。可是中共“戰狼外交”仍不見收斂,大國自信繼續膨脹,政治上的倒退有增無減。國際社會目前看不到中國絲毫的謙遜應對,又怎麼能緩解或消除國際社會對中國的不信任和壓力。

有許多人把今天中國的“文革式”的倒退,歸咎於習近平個人,事實上,改革開放的終結和迴歸極權高壓統治,是共產黨極權統治的必然:如果沒有習近平,也會有別的人——如薄熙來或者其他人,不管是誰,都會把共產黨的國家機器迴歸到毛式的文革極權。

在文革之後,1979年鄧小平上檯面對中共文革遺患不改革就有亡黨的禍患,鄧也爲了他自己的統治需要施行了改革開放政策。前十年他對毛太祖發動的文革全面否定,這奠定和啓蒙了中國民衆民主的思潮,但也引爆了1989年的民主運動,鄧小平的改革開放也到了是否能真正施行憲政民主的轉折點。

但鄧小平爲了保一己之特權,作了封死民主出口的選擇,當時鄧小平選擇把槍口對準民衆,在“六四”屠殺人民,也就終結了中國版“新經濟政策”的憲政民主導向,由此,中國從鄧小平當時的改革開放又返歸中共毛太祖極權就已經是不可避免。從此,爲了防止“六四”翻案,就成了鄧小平主政的終極目標,所有的一切政策和人事安排都是圍繞這個目標。爲防“六四”翻案,鄧小平故意容許江澤民這樣一個並無改革開放誠意的機會主義小人來取代趙紫陽;就這樣鄧小平還不放心,還要故意隔代指定胡錦濤這樣一個手持衝鋒槍親自上陣屠殺西藏喇嘛的共產主義的原教旨主義者做了欺民賊江澤民的接班人。

蕭規曹隨,踏着“六四”鮮血上臺的江澤民,爲防“六四”翻案,更爲了防止鎮壓法輪功的翻案,故意隔代指定一個紅二代加更左更頑固的人,做胡錦濤的接班人;中共爲了防止如蘇共的戈爾巴喬夫解體蘇聯現像出現,江澤民、李鵬等都竭力排斥比較開明的李克強、汪洋等人,儘管他們年齡更合適、履歷更豐富、能力更強。也就是說,毛共的原教旨主義者胡錦濤、習近平的上臺,都是並非偶然。都是在“89年6.4”屠殺、99年7.20鎮壓之後,中共在接班人選擇上“寧左勿右”的逆向淘汰結果,也是一個必然的結果。

鄧小平隔代指定有屠殺西藏血債的胡錦濤,而不選溫家寶;江澤民、李鵬等人選擇了習近平,而排斥李克強、汪洋,絕非“看走了眼”,而是精心的選擇。其實中共選擇的幾代領導人江澤民、李鵬、胡錦濤、習近平和其他幾人,都是馬列邪教的代言人,這一點很多人都有清醒的認識。因此,“六四”之後三十年來中國社會民主空間不斷的倒退,以至於在習近平手上倒退回毛式極權的2.0版,這都是“89年6.4”屠殺與99年7.20對人權大規模鎮壓後的必然。

當然,鄧小平、江澤民都想不到的是,他們當年只爲防止對“六四”翻案,防止對法輪功的翻案,但都沒有高瞻遠矚到在胡錦濤之後,會冒出一個更加極權獨裁之人,把鄧當年和一班元老所定的“任期制”、“撥亂反正”和否定“文革”等成果都否定掉。而且還更加封閉。2012年進入習近平時代,各種黨政大會小會,重點都是高層權鬥,剷除異己。剩下就是推出各種搜刮民脂民膏和所謂維穩與越維越不穩模式。讓社會遠離法治與公平,也讓中國社會進入加速倒車模式。

在中國目前所有憲政民主等出路和出口都堵死的情況下,共產黨爲了維穩,唯有重新擴張極權制度。然而在共產黨極權領導下的市場經濟,腐敗是不治之症,高壓維穩又造成空前社會矛盾。一旦空前的腐敗和空前的社會矛盾危及到共產黨政權安全的時候,統治者必然會做全面“返祖”現象,用更極權和更高壓以保政權的大手筆來反社會和反世界大潮。這就是習近平正在做的事。從統治者個人的角度,就更容易理解爲什麼“六四”後三十年來之倒退和“返祖”是必然。

有意思的是,習近平走到“歸毛返祖”這一步,其個人獨裁的利益,也與中共高層的利益產生了巨大的衝突:一則是,重歸計劃經濟政策與“洋務派”高官們及紅二代、紅三代們的既得利益產生重大相悖;二則終身制粉碎了李克強、汪洋、胡春華等人的接班之夢。如果這次中共高層不能藉助各種時機無人敢於且能夠制止習近平,等待着他們的就是斯大林式的“大清洗”和毛太祖式的清除異己;等待中國社會的,就是毛式文革極權下的貧窮和恐怖,即四人幫張春橋當年預言的“吃二茬苦,受二茬罪。”

這樣其實也會逼迫更多人看清中共的真實面目而在人心上更加速去中共化。高壓維穩也會把更多人逼迫到全民反(中共)迫害的行列。也就會更加速中共的滅亡。今天開的所謂這種兩會的專制盛宴也即將成爲他們最後的晚餐,民主的浪潮勢將漫卷全球,此爲大勢所趨,任何人都無可阻擋。

中共其實就是毒藥,作爲毒藥要讓它們自己不毒了,那是不可能的。中共它自己沒有任何糾錯機制,所有期望他們領導人自己能夠揮刀自宮走民主道路和政治改革的期盼,現在看來都只是良好的願望而已。從這個角度來講中共滅亡就是大勢所趨。就像5月21日中共兩會的首日,天降異象,下午三點多鐘白晝如夜,還有冰雹。真是應了那句話,暗無天日,天有異像也必會有大事發生,咱們走着瞧!

從目前的小趨勢來看,中共內部也面臨轉折。疫情以來中國經濟下行嚴重,中共黨內醞釀去習,也是風起雲涌,內鬥激烈。中共黨內的內爆能到何種程度,也在於以美國爲首的國際社會對習政府的施壓程度。如果美國和國際社會不能把握好因此次疫情所帶來的滅共機遇,仍然對習共和中共黨內各個派別施壓不夠,錯失引發中共內鬥、內爆所帶來的權力更迭的機會,那中共對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會繼續帶來更大的傷痛,並一定會令美國付出比新冠瘟疫還要大得多的代價諸如發生熱戰、生化戰或核戰等。

從美國蓬佩奧在這幾天的講話中能夠看出,他承認,美國過去犯下兩個錯誤:1、低估了中共對自由世界的敵視程度;2、以爲幫助中共經濟發展將促進其政治轉型。這個講話代表了美國當前主流社會的整體共識:中共不可能改變,美國已別無選擇。這實際上是一個美國版的“丟掉幻想,準備打仗”宣言。

中共奪取大陸政權70餘年來,雖然表面上設立了定期的人大與政協兩會,好像是與民共商治國大事,但事實上那完全是中共極權統治的粉飾,根本不存在任何實際性的商討民生國計,那隻是充當權力集團的花瓶與香檳,是用來欺瞞世界的。

歷史事實一再證明,一個需要通過侵犯公民權利來保障的會議,是爲更好的侵犯公民權利而在那裏定製合法化外衣,也就是定製一些合法化侵犯公民權利的政策法規。所以,世界上對這樣的會議不會抱有任何幻想的同時只能是加以鄙視!

責任編輯:郝延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