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xjptl
xjplt

谢田:习近平左右摇摆 里外难做人 还有选择么?(视频)

【希望之声2020年5月22日】(主持人:静汝/嘉宾:谢田)有报道指,目前国际社会已经达成共识,谴责中共的浪潮已形成了合围之势,中国已经成了 “孤岛” ,中共政权岌岌可危。那么,作为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还有选择吗?本台记者就此采访了美国南卡来罗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博士。

记者:谢田博士,您好。您认为这次从中共病毒疫情全球爆发的过程中让世界人看到什么?

谢田:这个事情如果从30年前看,1989年六四的时候,那次中共在天安门屠杀的时候,就让全世界震惊,就是说人们都不敢相信这个中共居然敢这样出动坦克、军队来对付手无寸铁的学生,在光天化日之下,在首都的心脏地带公开杀人。它杀的人数当时西方社会也有一些情报在了解,我知道有人说是美国带出来的情报说在北京木樨地至少死亡3千人。针对天安门屠杀,西方社会马上第一反应是对的,马上对中共进行制裁,各种各样的制裁,美国撤销了军事合作,开始制裁。但是很遗憾的很快一两年以后,从韩国开始,还有当时美国总统,然后其他国家就慢慢的放松了制裁。

过去这30年人们不仅各国政府,把中共的这些本质性的恶劣的这种残暴的行为,都渐渐了忘了。像《圣经》里讲的:大淫妇用他它的血,它的酒把地上的人都给灌醉了,地上万国的官员,商人全都灌醉了,都迷惑在里边。我们看到就是中共30年来,在西方开放了以后,用国际化,利用美国市场赚很多, 用几十万亿钱来收买腐化全世界。让全世界各国都慢慢忘去了中共的残暴,也故意淡忘了中共嗜血的现实。

香港的形势让人们突然一下又开始又回忆起来了,大家觉得共产党这么多年,看起来像绅士一样,但实际上本质还是流氓,流氓穿上绅士的燕尾服,但是它行径上本质上还是流氓。我觉得就像神的安排一样,就是再次让世界,让西方清醒,这个共产党政权就是个嗜血的政权,为了它自己的权力,可以对年轻人大开杀戒。

这个似乎还不够,至少在西方好像看来,不管是天安门也好,现在即使是香港,香港现在也是中国的一部分,在国内大开杀戒,它自己用新闻在封锁掩盖,外界仍然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觉得还是没让全世界完全清醒,也没有对中共在香港的残暴有所反应。美国虽然通过了香港人权民主法案,实际上我看现在美国政府还没有真正开始实施,也没有真正去追究林郑和香港警方的那些行为。香港警方现在看来根本就是完全是中国大陆的公安国安的那种和加上城管这种流氓的做法,把大陆那一套完全拿到那边去。但是不管怎么说还是一个你说是中国国内的事务也好,还是没有让全世界清醒过来。

这次疫情我觉得你再不清醒的话,你装睡都没办法装睡了,又是因为中共邪恶的隐瞒,视人命为草芥,一切从它自己的权力和地位,维护它的权力和地位,维护它自己的那些财富着手,不惜可能是高达几十万人无辜的死去。这次我觉得也是天意的安排,让瘟疫从武汉开始,然后扩散到全世界各地,让人们清楚的认识看到这个瘟疫一路走过来的痕迹,中共的隐瞒和欺骗和残暴,它在从六四到镇压法轮功,到镇压香港,这一系列它从来没有改变它的邪恶的本质,从来也没有因为跟国际社会高度的融合,开放进入国际市场,变成国际供应链的一部分,或者也似乎学到了那些文明社会的一些表面的形势做法,但实际上本质上还是一个强盗流氓。

它的掩盖和欺骗和邪恶的本质,现直接的让西方各国,从美国到意大利,到英国,直接让你感染上百万人。并且在60-70天内,让经济一下子掉到十几个百分点。让失业率美国从3.5%的失业率增长15%,甚至20%。美国有三千万人口,三千万人失业,相当于美国整体整个人口的十分之一,相当于就业人口的五分之一,每五个人就有一个人失业,从来没有过。从1929年以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灾难。比起1929年灾难,我们现在看来至少是你可以找到它的原因,慢慢累积到这个程度,然后你又知道从哪个地方发起的,最后是什么人需要承担责任,什么原因都很清楚。

这次(疫情)毫无征兆,好好的一个人类社会,一下子就全部就关闭,连大自然的鸟,动物都知道,人类突然一下不动了,它们都出来占领人类的街道,人类的生活空间。空气污染也减少了。

不管怎么说,我想这场瘟疫,从中共传出来的中共疫情,让全世界,从道义上,再一次知道了中共邪恶的本质,它永远也是靠欺骗谎言,也永远用暴力来维持。还有让西方从经济上,狠狠的挨了一刀,你不清醒都不行,因为你已经失血了,已经大出血了,因为流血会死去,你再不清醒,再不开始正视你邪恶的敌人的话,那你就要完蛋了。我觉得这个就是这一次疫情让世人看清的事情,你可以看到这个神的安排,一步一步的升级,一步一步的明确,一直到最后,你做为任何一个人,现在全世界的人都不得不面对中共的时候,你做出一个明确的选择,你到底站在哪一边?

记者:现在世界各国要求调查疫情真相,要求中共索赔,有人说是在围剿中共。您怎么看?

谢田:是围剿中共。首先人们从道义上已经在围剿中共。美国有一个研究机构,他们一直在跟踪调查,几十年来美国人对中国的看法,正面负面的看法,现在已经66%的人对中共有非常强烈负面的看法,这是历史的新高。即使中共经营了那么多年,即使中国很多产品卖到美国来,中共那些媒体,中共的代理人在美国散布和收买很多人,但是美国的民众三分之二的民众对中共极为反感。从道义上,全世界都知道,中共做了什么,中共疫情的传播要负责任。

政治上我们可以看到,美国政府对中共的看法已经形成了巨大的改变,从贸易战开始到现在,他们现在都在追责,从川普总统到国务卿,到各部部长,都要求追责。

经济上,索赔从英国到印度到美国,到各国,现在的索赔越来越形成浪潮,我上星期写了篇文章,估算了一下,现在所有的各国的那种经济上的索赔加起来已经达到了60万亿美元,最后全部这些都尘埃落定了,最后死的人数全部都统计出来,经济上损失全部都统计出来,我觉得可能会达到上百万亿美元。

在全世界围剿中共的话,不光是从政治上,道德上,道义上,还有经济上,还有同时在军事上。美国一边在继续调查疫情,也积极的在南海东海台湾海峡,我们看到这些中美的海军军舰那些对峙,都非常明显,也非常直接,很多警告的气氛,从美国的各种长程的轰炸机,隐形的轰炸机,高速轰炸机、侦察机到航空母舰,那就是军事上的准备也在一步步进行。

中共内部现在也是彼此的内斗也越来越严重,他·们感到压力,也感到了军事上的,经济上和政治上全方面的压力。这个我想中共应该是难逃这一关,难逃此劫了。

记者:我看网上也看到有传闻说围绕疫情中共高层内斗也加剧,更加激烈。

谢田:我觉得这个习近平先生或者习近平博士,我们称他博士,他的很多做法就是让人不解。我们显然看到在中共内部有两派了,一派就是很顽固的左派,就是要回归毛时代、文革时代这些人。这些人可能以薄熙来这些人为代表,他们可能对习近平显然嫌他不够左,也不相信他。另外一派我觉得你可以说是亲美派也好,务实派也好,可能像这些刘鹤、汪洋和李克强这些人,至少是比较清醒的认识到中国的国力其实非常虚弱,不是像左派那些笔杆子那些王沪宁之流的,他们渲染的那样什么大国,强国,崛起呀什么这些。他们认识到中国的现实,认识到中国和美国的差距,是这些头脑比较清醒的人。

其实在从中美贸易战我们就看到,它的两派斗的非常激烈。比较开明的这一派他们也看不出习近平能够真正在做他们希望做的事情。就是说实际上习近平可能还是在中间左右摇摆或左右安抚,但是左右对他都不信任。他多次遭暗杀或暗算也好,我们有的时候看它媒体上比如人民日报或者外交部、对外经贸部、国务院,它这些各种不同渠道,或者是内部的,大外宣和外部的环球时报这些,经常会放出这种互相矛盾、互相冲突的那个讯息。并且一会儿给他戴高帽,一会儿又开始给他贬低。

他自己抓贪官,他反腐,他本来是有一个很好的机会,那时候他也得川普大力的支持。他如果那个反贪腐的事情一直做到底,把江泽民、曾庆红,江派人士和共产党最左面的顽固所有的势力一网打尽的话,他现在就不会走到面临现在这个结果。现在他再去追打那些人呢,他可能有点力有不逮,他已经恐怕自己的力量也不够。并且那边也看出了他的那个犹豫不决的弱点。那现在他不跟他们那边走的话呢,向这边他又没那个魄力。所以就是我们看不出来中共这个领导人他现在想做什么。

一会儿他又露出来什么要效忠党或回归什么初心,保有他的初心,作为挽救共产党的一个旗手起手来出现,实际上是他自己在支撑这个万恶的崩溃的共产党。那他只要一放弃它(中共)的话,实际上这个就会顺应民心,中国的这个政治局势就会有所改变,就走出这个困境。你其实看的是他好像一面在加速共产党的灭亡,他做的很多事情让共产党越来越失去人心,他得了个外号叫“总加速师”。但是从另外角度讲,他又好像又是一个总保护使,似乎在挽救共产党。

我觉得他有一些事情有时越走越远,越走越坏,比方在迫害法轮功的事情上,他没有一个真正的很好的态度。在这个迫害基督教、迫害维吾尔族人穆斯林上,让西方列国看到这些教堂一个个的十字架被拆毁、教堂被焚毁、圣经被烧掉,你这些都是让人觉得这个人是整个一个彻头彻脑的一个反神反天,就是说邪恶的一个团体。他把共产党这种与天斗、与神斗,并且盲目自大,不顾一切地往前冲,再加上自己什么一尊也好或者是终生权力也好,这些都纠缠在一起,这真是一团乱麻。让他自己也非常危险,让整个中国的经济很危险,中国老百姓人生、民生都非常危险。所以很多人认为他把一步好棋,一手好牌,我们要看的话两三年前的实际上是一个很好的牌,现在越打越乱,现在他几乎已经没什么牌出了。

比方中美贸易战上,有人说还有什么强硬派认为中国可以退出来,可以强硬一点,或者可以重新跟美国讨价还价。这些人连自己的一个实力,自己在国际贸易中的地位都不知道。他如果真是敢撤出来,明目张胆的违约的话,川普的关税一上来,45%关税五千亿美元一上来,中国经济马上就全面的崩溃,跟世界全面的脱钩。那个时候的失业人口就不是现在的七千万到一亿多,一亿多到两亿人,要三、四亿人口全部失业。那个时候就现有巨大的灾难了。

记者:还有,最近网上有视频曝光,中共仅仅在三年“自然灾害”中就饿死高达9千6百万人……有文章发表说,再加上这次疫情,全球对于中共的残暴和共产极权体制有了进一步的政治警觉。您怎么看?

谢田:是啊!我们以前都认为中共导致了八千万人死于非命 ,包括三年自然灾害有几千万人,文化大革命有几百万人、几千万人,然后到各种反右,就是镇反、三反、五反,镇压法轮功、六四,加起来是八千万人。我们知道正好中共的党员也是八千万人,就是说你一命还一命都还不完的。现在看来事实上,如果这个数字是真的,三年自然灾害就饿死9千6百万人的话,等于说中共让中国人死亡的人数可能要高达一亿五千万人!这个太惊人了,但是我并不感到特别奇怪。当然我们会关注会继续去证实这个数字。

但是,这个数字被证实是真实的话,我一点也不感到惊讶!因为就这一次的武汉瘟疫我们就可以看出来,武汉瘟疫中国说的那个几万人。你能够看看美国的这么先进的设施、先进的防卫、先进的隔离政策之下,有多少人感染?多少人死亡?然后全世界的数字,我们用全世界的这些感染率和死亡率乘起来,然后回推中国的死亡人数的话。我想就这一次可能就是几十万人、上百万人的死亡。所以中共在以前的这些几千万人、上亿人,现在又加上新的血债。那这个基本上中共还都还不清,这些中共党员想还都还不清。就是这个丧尽天良,就是说伤天害理,历史上都没有任何一个政权无出其右的。

记者:还有文章说,中共病毒使全世界整个人类常规生态瞬间被破坏,这是中共政权向全体人类敲响了警钟,其实也敲响了自己的丧钟。您认为习近平还有退路吗?

谢田:我不知道习近平能不能听进去别人的劝诫,他可能现在都很难听进去。或者他周围那种王沪宁这样的人,它这个体制,也让他可能听不见外面真正的振聋发聩的声音,或者有良知的声音。那就是他个人的悲剧。我觉得他现在如果还能够做出明确的决定,马上宣布解体共产党,宣布共产党违法,清算共产党的邪恶、罪恶,然后可以从武汉瘟疫这个事情作为一个例子,再追悔就像当年叶利钦和戈巴乔夫一样。

我们看到实际上东欧各国解体共产党以后,它也没有发生大规模的动乱,就一阵短暂的震荡之后,社会也非常平稳过渡过来。那中国实际上就面临这样的一个历史的机会。他现在可能还有机会,但我是个人认为机会可能已经越来越少了。现在他面临的是共产党内部的斗争的压力,现在也面临着外部的压力,世界各国包括川普总统。

你看川普总统对习近平的那个评价。他从最早说什么我的好朋友,老朋友,到后来他不确定是不是朋友?最后他现在不确定怎么样。最近川普因为中共疫情中共非常恼火,中共掩盖让他恼火。他说:我根本不想跟习近平对话。他连讲话都不想讲。川普我看他还是一个很善良的就是一个比较能够容忍的美国总统。就是说,如果这样的人他都不愿意跟中共再交往,不愿意跟中共接触,并且世界各国,刚才我们提到了从经济、政治、外交、道义上的追讨或围堵,再一步步加剧的话,那没有人会帮助习近平。他的最后机会,可能就是转瞬的几个星期、几个月。他再不动作的话,那他就是跟着中共一起灭亡。

如果他能做出正确的决定,上天有眼可能还会有机会,还是有机会但是你看到就是说,机会越来越小,越来越渺茫,能够帮助他的力量也越来越少。那他如果跟着中共一起走下去的话,对他个人是一个悲剧,那对整个全中国来说,老百姓来说可能都是一个,进入很不幸的阶段。

尤其现在我们看到,中国经济现在崩溃之中。并且那些瘟疫的影子,第二次瘟疫来临的影子,其实也像“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样,高高的悬在中国人民头上。我想这个已经是全世界人的共识,就是说第二场瘟疫,不管是那种政界人士、医疗界人士,各种各样的专业人士,人们内心都在担心,都知道都隐隐的觉得这个第二次肯定会来,来的时候肯定会更猛烈。那就是对中国人民来说,对全世界人民来说,可能最后的机会都不多了。

责任编辑:静汝

(以上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