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名刊話壇】防疫「錯施」不科學 面對病毒出路何在? (音頻/視頻)

InFaceofCCPVirusWhereExitsToSurvive
名刊話壇 - 8 / 552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專題

【名刊話壇】防疫「錯施」不科學 面對病毒出路何在? (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20年5月22日】

聽衆朋友,您好!歡迎您收聽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的名刊話壇節目,我是心如。

我們今天談論的話題是看中國週報第743期看論壇版的一篇文章,題目是《「錯施防疫不科學   面對病毒出路何在?》

 

關於對中共病毒(又稱SARS-CoV-2)的預防,我們從公共渠道得到的信息是悲觀的。普通醫用口罩無法阻擋病毒被吸入體內,而可以過濾病毒N95口罩極度缺乏。人們關閉學校,關閉大部分行業的運行,待在家裏躲避瘟疫。現代傳染病學認爲,一旦一種傳染病擴散到小區,每個人遲早都會接觸到,從而可能被感染,目前所有的措施都是在拖延,只能緩解瘟疫的大爆發時間。

一百年前的西班牙大流感,紐約市並沒有關閉學校,紐約的死亡率比採用更嚴厲隔離措施的臨近城市還低。但這次中共病毒的爆發,紐約卻成爲重災區。

居家令有科學依據嗎?

面對這場21世紀最大的疫情,很多國家施行了「居家令」,但也有一些國家地區實施放任政策。沒有實行限制措施的政府,在此時受到批評,疫情當前,關乎人的生死問題,批評者底氣十足,聲音也大了。

有人給這種沒有實行限制措施的政策起了個名字,叫「佛系抗疫」,說佛系抗疫最大的問題是不把人當作人。這讓人感到似乎實施封城最嚴厲的中共纔是真正把人當人,是全人類在抗擊疫情的大救星。中共學者出來在黨媒發聲,解釋爲什麼封城,稱「疫病是關乎社會穩定、國家安全的突出問題」,根本沒有提人什麼事。因爲它重視的是中共政權穩定,而不是人的生命。

目前實施強制措施的政府,和沒有實行限制措施的政府都聲稱「居家令」是依據科學決策。實施強制措施的官員稱,是否解除「居家令」,不是政治考慮,而是依據科學。而實施放任政策的政府也強調他們的政策是建立在「羣體免疫(herd immunity)」理論基礎上的。

面對疫情,科學真的力不從心。因爲現代科學講的是實證,目前對這個病毒沒有足夠認識,在過去也沒有對疫情進行過有效控制,這次疫情爆發至今,還沒有時間實施實證,一切證據要等到藥物出來或者是瘟疫結束後才能得到檢驗和校正,到那時是什麼情況,現代科學很難說清楚,所以科學抗疫是空想,也是一個口號。

社交距離、居家隔離、戴口罩的依據是什麼?

那麼,目前推行社交距離和居家隔離、戴口罩這些政策和措施的依據是什麼呢?

不論政府網站,還是世界衛生組織的網站,也只有對社交距離和居家隔離、戴口罩這些政策和措施報導和建議,沒有科學依據和數據支持。

有一些醫療官員說,保持社交距離,以防止醫療系統不堪重負。這顯示官員不樂觀,他們沒有寄希望人們不被感染,他們真正擔心的是感染人數突然爆發,醫療系統在疫情衝擊下,不堪重負被擊垮。

西班牙流感的啓示

從歷史上看,社交距離和居家隔離,戴口罩這些做法在西班牙大流感期間都曾經有先例,很多衛生官員在制訂防疫措施時,是沿用西班牙大流感時期的一些防護措施,但是在歷史上這些措施執行後效果並不明顯。

西班牙大流感時,美國很多地方也關閉一切公共場所,學校停課。有的地方衛生官員反應非常迅速,將感染者及其密切接觸者隔離,但在瘟疫衝擊下也不能倖免。

人畢竟不是生活在真空,不可能絕對隔離。武漢雖然封城管制嚴厲,仍多次出現超市人員被感染的案例,那麼這些超市員工接觸到的各地派來統一購物的機構,同樣把病毒傳播開來,而且接觸過的新鮮蔬菜都可能被污染,怎麼能保證不被感染?居家令的實效大打折扣。

同樣,在武漢有很多感染者是年齡很大、不能離開小區,但是卻感染病毒,而一些在戶外活動的人羣,還有很多沒被感染,這樣的例子很多。

在歷史上的大瘟疫期間,那時交通也沒有這麼便捷,但還是有很多人感染。病毒如何尋找人羣,在尋找什麼樣的人羣,目前科學還不是那麼清楚。有人就是不被感染,有的人能產生抗體免疫,有的人就容易被感染。

用法律限制民衆是否合適

美國疾控中心(CDC315日發通告,建議未來8個星期禁止50人以上集會活動,認爲大型活動和羣衆聚會是武漢肺炎病毒在美國傳播的原因。

流行病學中保持社交距離的要求只是一個常識性的建議,是想通過這種方式限制病毒的傳染途徑,但前提是這個病毒是通過飛沫,或者接觸傳播。但如果傳播途徑是通過糞口、或是其它方式感染,保持社交距離就沒有什麼效果。

保持六英尺(約2米)的社交距離這種提法也是沒有科學依據,規定社交距離的理由是,一般說話氣流不能超過2米的距離。這個假設是病毒會隨著飛沫運動。病毒是會隨著感染者的飛沫出來,但出來後病毒的運動並不一定一直隨著飛沫運動,病毒可能會隨飛沫運動,也可能離開飛沫,自行運動。

社交距離和居家令、戴口罩對於人們躲避病毒有一定效用,有多大作用並沒有準確數據支持。

要說傳播,蚊子、蒼蠅,昆蟲、動物,甚至空氣、風都能成爲病毒傳播者,爲什麼以防疫和保證生命安全的名義制定法律來限制人呢?在沒有任何依據的情況下,這種依靠法律、行政法規來限制民衆的做法,肯定不合適,以保護人生命的名義使用強制手段,包括法律,來限制人,維護政府的做法,是在共產國家和專制制度下最慣用的手段。

美國是一個民主國家,當年立國的基點就是信仰自由,作爲政府使用強制手段限制民衆傳統習俗和信仰等活動,這種做法無論是否爲了健康,肯定是不合適的。

瘟疫期教堂關閉說明什麼?

在過去,人在生命垂危時,不是想到的找醫生,而是想到牧師。那時人們信神,相信生命輪迴,在生命彌留之際,懺悔自己這一生中的過錯,希望得到上帝寬恕,帶著一個平靜的靈魂迴歸。

今天在瘟疫期間,有的教堂關閉,改成網上佈道。這讓人想到,在瘟疫面前,他們對神的信念還有多少,他們對神信的程度還剩多少,他們是否還相信上帝的話。

此時,神職人員自己對神也失去信心,這是宗教的沒落和悲哀,那還怎麼去勸導人相信神呢,今天神職人員這個詞的意思已經不是表示專業修行,而是表示一個職業、工作,只是一個專業而已。

面對疫情 出路在哪?

沒人知道疫情什麼時候能結束,但人們,包括專家和政策制定者,普遍寄希望於這次瘟疫病毒像上次SARS病毒一樣在6月突然消失,這是人們制定這種限制政策時所期待。但如果不能按照預期在6月結束怎麼辦?或者像1918年那次出現一個反覆怎麼辦?是繼續採取強制措施,還是放鬆一些呢?如果在疫情沒有減緩下,放鬆了強制措施,就意味着這種強制措施防疫上失敗,但如果還要繼續採取強制措施,那是災難,不僅是被病毒感染者的劫難,也是未被感染者的災難,可能有人會死於這波瘟疫帶來的次生災害。因爲人還要生活,爲了制止瘟疫而限制人們的生活,給社會帶來負擔,那是另一場災害。

當疫情爆發的時候,很多人被突如其來的災難鎮住了,不知所措。目前,當疫情稍微緩和一些的時候,人們心理也放鬆一些了,雖然不知道疫情將會怎樣發展,但此時可以冷靜思考了,怎麼做才能遠離病毒

歷史上宗教和很多傳統文化中都對瘟疫有過說明,並作出預言,告訴人在此時會出現災難,讓人保住善良纔有希望。那是神在提醒人,讓人遠離危險,希望人能得救。

既然神希望人能得救,那也一定給人留下瞭解脫瘟疫的方法。今天很多人因爲相信進化論,已經不相信神了,對歷史的預言也不相信。當災難發生時,人們想起了這些預言。

宗教中講,瘟疫是神的懲罰。那麼,如果是神的懲罰,神最要清除的一定是不好的東西。病毒是奔中共來的,抵制中共的地方和人羣,那裏的疫情就緩解。

進入二十一世紀短短二十年間,發生的兩次波及全球的瘟疫都是從中國大陸產生,再蔓延到全世界。不論從中國大陸看,還是從全球來看,瘟疫並不是走直線傳播,而是跳着走。在全世界,瘟疫最嚴重的國家都是跟中共走得近的,而不是地理上與中國相鄰或很近的地區。清晰可見瘟疫就是衝著中共來的。

在疫情期間,中共的表現,讓那些之前還不在意中共所作所爲的人,通過疫情看清了中共,因爲瘟疫涉及到每個人的切身利益。

中共從開始隱瞞疫情,私下卻在全球採購防疫物資,以致各國在疫情爆發時,有的國家連醫護人員都缺乏防護物資。因爲隱瞞疫情造成疫情擴散,中共又將大陸生產的劣質試劑和防護物資銷往國外賺錢。

中共從來都沒有把人當人,包括對中共體制內的精英。一個簡單例子,在知道武漢出現這種人傳人病毒的情況下,仍在13日宣佈湖北省「兩會」於111日至17日在武漢召開。中共爲了掩蓋疫情,讓他們暴露在病毒面前。之後很快傳出消息,湖北黃石前市長楊曉波、武漢市民族宗教事務委員會前主任王獻良等中共官員染病及死亡。參加會議的都人人自危。

按被感染人數與人口比率來算,臺灣是這次疫情感染率最低的。臺灣從一開始就不相信中共,就在世界各國相信中共和世衛組織的話、沒做準備時,臺灣憑藉多年與中共打交道的經驗,第一時間就果斷行動。

再看看與大陸緊鄰的香港,在大陸疫情爆發後,港府在最初一直沒有封關,在香港抗爭人羣中也沒有爆發疫情。在港人遊行隊伍中打出天滅中共的橫幅,街道上也常有人寫天滅中共,看來是這些口號有驅除瘟疫的作用,香港的疫情被港人的抗爭遊行給驅散了。

很多受過現代教育的人可能不以爲然,覺得這個說法不靠普。在哲學上一直都在爭論物質是第一性的還是精神是第一性的問題,科學發現人的思維是物質,也就是說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常言道「七分精神、三分病」,人的精神對人身體有很大的影響,很多實驗也發現這點。有人做過這樣的實驗:通過儀器觀察人的思想活動,知道人下一步幹什麼,這個論文都發表了。那麼,遠離中共的這種認識本身就能起到抵禦病毒的作用。把威脅人類的這個病毒叫做「中共病毒」是很準確的。

所以「三退保平安」或者是對中共的認清與抗議都可以成爲有效的免疫辦法。此外,中醫講「正氣存內,邪不可幹」。心生善念也可有效防疫,如法輪功所倡導的「真、善、忍」理念,這種人類普世價值觀也是中共最害怕的,因爲邪不勝正。老話也有「一正壓百邪」之說。

這樣看來,控制疫情,祛除病毒真的就這麼簡單。

好了,今天的名刊話壇節目就到這裏,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期節目再會。

文章來源:看中國週報743期看論壇

責任編輯:李心如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