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香港警察在旺角暴力鎮壓抗議民衆(soh/鄭銘)
香港警察在旺角暴力鎮壓抗議民衆(圖片:SOH/鄭銘)

章天亮: 「國安法」致香港危機 國際力量當介入人道災難

【希望之聲2020年5月25日】(本台記者辛吉綜合報導)中共在試圖強行訂立通過「香港國安法」,引起世界各地極大的抗議聲浪。美國對此表達了強硬態度和可能的制裁方式;英國首相表態準備接受香港難民香港的移民諮詢急速暴漲;大規模街頭示威,港警鎮壓重演。

習近平這場政治豪賭反映了什麼?會有怎樣的走向和結果?爲什麼說目前英國歐盟國家的表現不令人滿意?香港人民最終會做出怎樣的選擇?著名歷史學者、時政分析評論家、自媒體人士章天亮博士分享了他的分析。

盤點中共黨魁們的“政治遺產

章天亮認爲,中共在試圖強行訂立通過「香港國安法」,這可以說是習近平的一場政治豪賭,至少賭上了習近平自己的政治生命,甚至是共產黨的命運,這也必然會成爲他一個重要的政治遺產

我們看到,從中共篡政後,幾乎每一個領導人都遺留下了兩個政治遺產,只有一個例外,就是胡錦濤。毛澤東的政治遺產就是建立了中共僞共和國政權,和發動了“文化大革命”,這是他自己總結的。鄧小平的兩大政治遺產就是“改革開放”和“六四”屠殺。江澤民的政治遺產就是貪腐治國和鎮壓法輪功。從江澤民時代開始,共產黨已失去了意識形態凝聚力,所以江澤民就轉而用腐敗收買黨徒的忠心,從此,中共的腐敗猶如雪崩,一發不可收拾,80年代的時候,如果一個人貪污了上萬元、幾萬元已是不得了的事情,如今則是幾億、幾十億、甚至上千億地貪污。這就是江澤民留下的政治遺產。胡錦濤一直沒有真正地掌權,當然也就沒有什麼政治遺產可言。

習近平,如果說他有留下政治遺產的話,就是兩件:一個是香港一國兩制」徹底被「國安法」終結,另一個就是營造了中共前所未有的惡劣的外交環境。這兩件事將成爲他最大的政治遺產

有人可能會說,習近平上臺後反腐,抓了郭伯雄、徐才厚和令計劃之流,包括周永康這樣的政治局常委級別的人物嘛。章天亮認爲,從習近平今天的所作所爲來看,他當年的反腐,不過是黨內一場血肉狼藉的政治鬥爭而已,它對於民間、對於國際社會並沒有產生方向性、決定性的長遠影響,一羣貪官下去了,另一批貪官上來了,對共產黨的統治也沒有產生方向性的影響。但是在香港這個問題上,一定會在歷史上留下他的足印。

中共面臨前所未有全面外交圍堵,比“六四”後更糟

香港這個事情出現之後,我們看到,中共面臨一個國際上全面的外交圍堵。有人說,中共一貫善於搞“合縱連橫”,在美國歐盟之間拉一個打一個,美國強硬歐盟就很可能成爲中共拉攏的對象。但是實際上我們看,這種“合縱連橫”如今在國際上已經基本玩不轉了,一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中共已經沒有錢了。

章天亮分析說,因疫情的影響,中共的外交環境前所未有的惡劣,比八九“六四”後還要惡劣得多。爲什麼這麼講呢?當年“六四”開槍後,按照錢其琛回憶錄說的,6月21日的時候,時任美國總統老布什就派出特使到北京祕密去見鄧小平,表達了雖然在美國民意壓力下不得不制裁中國,但仍然願意與中共合作繼續做生意的意願。那時候美國跟中國做生意,等於是幫助中共從“六四”的泥潭中拔了出來,包括後來90年代幫助中共加入了世貿組織。所以“六四”之後中共的外交環境在國際上似乎惡劣,但因有美國的支持,它還是挺過來了,之後甚至經濟走上了一個高速發展的道路。

但是現在,美國跟中共已經全面地交惡了,從川普開始對中共的態度就十分強硬,加上他的內閣,他團隊中那些強硬的鷹派人物,包括國務卿蓬佩奧、副總統彭斯、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等,沒有人再願意跟中共繼續打交道。5月20日,白宮發表了一份震撼的報告,名爲《美國對中國之戰略報告》(U.S. Strategic Approach to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Report),在這份報告中明確指出,美國認爲過去幾十年中美國對中共實行的“交往政策”(Engagement)證實是徹底失敗的,現在必需採取全新方法全面遏制中共的擴張與威脅。所以我們看到,美國的市場已經開始逐漸對中國關閉,而且在一些敏感技術領域包括芯片、軟件等很多領域,都開始停止技術轉讓和提供生產線,當美國不跟中國做生意的時候,中共就真的完了。

中共買來的國際影響力已在急劇衰弱

中國在過去十幾年的時間,從2008年辦奧運會,那時候國內大放《大國崛起》,給人感覺好像中共真要崛起了,中共在國際上的影響力日見擴大,但是,我們必須要明白:中共在國際上的影響力完全是買出來的,它並非真的具有軟實力,真的有意識形態上的感召力,或者說它有一個什麼先進的制度、自由的社會、人民的幸福,根本不是,它完全是花錢買出來的。因此,一旦中共沒有錢,它在國際上的影響力一定會急劇衰弱;中共在國際間的所謂“合縱連橫”,也必然會失敗。

在這次中共搞「香港國安法」事件上,歐盟的表態要比美國軟弱得多。實際上在新冠疫情問題上,也是美國特彆強硬,蓬佩奧說是中共敲響了「一國兩制」的喪鐘,推「國安法」是災難性的建議。態度非常鮮明和強硬。歐盟相對錶現得軟弱,基本上流於口頭上的譴責。有人說,中共有可能會去拉攏歐盟一起對抗美國。章天亮認爲,這種想法是根本就不成立的。

中共搞的什麼“一帶一路”、“中國製造2025”、“千人計劃”,都會無疾而終,也不可能成爲習近平的政治遺產,是因爲經濟垮掉之後,沒錢了,那些大撒幣的項目一定是搞不下的。另外,新的不利情況也在出現,中共在香港這麼亂搞,有一些國家已經準備向中共關閉他們具有戰略重要性的港口,包括以色列的港口、斯里蘭卡的漢班託塔港口,後者就是中共當初想花錢買下來的港口。

中共搞了這麼多年“改革開放”,可能80~90%的貿易順差都來自跟美國的貿易,由此中共纔可能拿着美元全球撒錢。如果美國開始在經濟上制裁中共,降低貿易順差,中共的美元很快就會枯竭。別看中共好像外匯儲備3萬億美元,數額巨大,但其中有將近2萬億是債務;另外外企撤資會帶走的幾千億美元也是被佔用的;它還要留一些美元購買對其政權至關重要的糧食和能源,以及其它電子產品的進口等等(全國的大數據監控得需要多少電子產品),因此中共手中真正可用的外匯儲備已經所剩無幾。從現在中共收緊國內居民換匯就知道它的錢有多緊張了。如果中共沒有了美元去購買各國的產品,各國不想跟中共脫鉤也得脫鉤了。所以說,只要美國不給中共錢賺,其他國家也就沒辦法從中共那裏賺到錢。這就是爲什麼我認爲,只要美國堅持住,中共想在歐美之間“合縱連橫”最終會失敗的原因。

國際力量圍剿力度將會越來越大;國內黨內也都可能爆突發事件

現在歐盟有的國家對中共的態度不那麼強硬,是因爲他還把中國視爲其主要的產品出口市場和資源來源。讓我們以德國爲例,何清漣女士在《各國經濟依賴中國,有如嗑藥上癮》一文中給出了一系列數據:中國是德國僅次於美、法的第三大出口市場,德國大衆、寶馬和奔馳三大汽車企業對中國市場依賴尤爲嚴重,大約四分之一的銷售都發生在中國。那是因爲當時中國有錢。但當中國沒有錢的時候,就不可能去買你的汽車了。

我們來看一個數據,中國今年第一季度對對美國的投資從平均一個季度20億美元暴跌到2億美元,暴跌了90%。種種跡象都表明,中共沒有錢了。如果它沒錢,它也就沒有這樣的一個市場的時候,歐盟會對中共假以顏色嗎? 我認爲那時候他一定會靠到美國這一邊的。要知道,美國跟中國做生意每年大約有4000億美元的貿易順差,中共每年從美國拿到4000億美元,再用這些錢反過來去影響歐盟、澳大利亞、日本和韓國,影響世界各國,包括影響美國的政界。如今川普說,我不跟你玩了,中共的錢袋子馬上就要見底。這就是爲什麼我說,中共要在美國歐盟之間玩“合縱連橫”是玩不下去的了。那麼如果中共在國際上的這種情況越來越惡劣的話,我相信國際上對中共的圍剿力度也會越來越大,因此歐盟對中共強硬起來是遲早的事情。

其實澳大利亞就是這樣,澳大利亞三分之一的出口都是依靠中國,2017年澳大利亞出口總額達到2307億美元,其中出口中國額度達761億美元,約佔澳大利亞總出口額的33%。但是澳大利亞對中共在新冠病毒疫情造成損失的追責和索賠問題上,卻態度非常強硬,而且寸步不讓。我覺得澳洲的政治家們看到了這個問題,中共的經濟不行了。

所以我說,習近平在進行一場政治豪賭,一場押上自己甚至中共命運的豪賭。一旦香港失去自由港地位,「一國兩制」徹底死亡,大批人才、資金都會離開香港;同時中共可能因爲暴力鎮壓,招致國際上的經濟制裁,李克強政府工作報告中說的什麼穩就業、穩外貿、穩民生之類的,也就無從穩起了;經濟崩潰會激起民怨,也會給反習勢力口實,從社會到黨內都有可能出現突發事件。

國安法」宣佈當晚,港人移民查詢暴增10倍,投奔怒海?

英國媒體《每日快報》《Daily Express》報導,今年稍早在契喀爾官邸(Chequers Court)的一次會議中,英國首相約翰遜向各大臣表示,準備向受到中共政權強力壓迫的香港公民提供合理的政治庇護,這項提議無異議通過。目前,香港約有31.5萬人持有英國海外護照(BNO),香港全體公民共750萬人,如果約翰遜的這項計劃付諸實行,將是繼1970年代救援烏干達威權危機以來,第二次大規模海外救援行動。

根據《蘋果日報》報道,香港網上搜尋移民資料激增,更有移民顧問透露,中共「國安法」推出後,移民諮詢激增,“一個鐘已經有5個電話”,希望可以有更快的方法取得別國居留身份。這種定向查詢預計比疫情時暴增10倍。對尚未有外國護照或居留權的港人,移民迫切之心反映在搜尋引擎的數據上。報道指出,「國安法」宣佈當晚,根據ASI大數據的分析,搜尋引擎中“國安法”與“移民”的關聯度高達99%,意味香港人對「國安法」即將實施的第一反應是感受到了威脅。

另據Google搜尋趨勢資料顯示,中共宣佈計劃審議「香港國安法」後,“移民”、“臺灣”、“BNO”及“VPN(翻牆伺服器)”瞬間變成香港地區Google的熱門關鍵字,搜尋次數暴增4倍以上,即使在深夜,也達到了平時的2倍。

預計,英國和歐美各國可能會大量接收來自香港難民。這讓人不免想起70年代末的往事,那就是美國從越南撤軍後,南越很快淪入北越的手中,當時南越人口在1974年的時候是大約2000萬,其中有100萬人投奔怒海,漂流到世界各地做難民美國自然也是他們的一個落腳地,僅僅美國接受的越南難民在1978年就超過了50萬。1982年香港有一部電影叫《投奔怒海》,金庸命名,林子祥主演,也是劉德華的處女作。講的就是南越被北越共產黨佔領之後,一羣底層人的掙扎和苦難,最後他們登船逃離了南越。

章天亮說,我不知道如果各國開放接受香港人,會有多少人離開香港。但僅從去年「反送中」遊行有200萬人蔘與來看,香港人民相當珍視自己的自由。事實上,香港本身就有很大一批人是爲逃避共產政權投奔自由纔到了香港的,包括南越淪陷時逃到香港的一批越南人。

港民大規模抗議示威,「反送中」鎮壓場面重演, 百多人被捕

香港人現在只剩下兩條路可走:要麼反抗,要麼離開。但真正能移民的,象當年南越也不過只有5%。我相信留下來的香港人還應該是大多數,這批人他們是無路可走,只有反抗。香港5月24日下午,一大批港人走上街頭,這是在疫情之後第一次出現了大規模人羣的聚集,大規模示威,表示對中共強推「國安法」的反抗。他們與中共的拉鋸戰看來是無可避免的,我們看到24日幾乎重演了「反送中」時的鎮壓場面,一百多人被逮捕。

在去年香港區議會選舉中獲得壓倒性勝利的十八區的370多位民主派議員,5月23日發表聯署聲明,強烈反對中共的「香港國安法」以基本法附件三的形式落地香港,使「一國兩制」淪爲空談,把香港的未來推向萬劫不復的深淵。他們強烈要求中共必須撤回。

因爲一旦該惡法落地香港,不僅香港的言論空間將幾乎變得跟大陸一樣,別說喊“天滅中共”、“打倒共產黨”,恐怕喊“林鄭月娥下臺”依照惡法都是罪行,都會遭到制裁;包括每年港人都會舉辦紀念“六四”的活動,都會打出“平反‘六四’”、“結束一黨專政”等等,這都會成爲「國安法」的懲治理由,“結束一黨專政”在中共看來就是顛覆政權,你就要被關入監獄;而且中共國安部會直接派大陸警力駐紮香港執行惡法,而不是由香港警察或者內地警察偷偷摸摸地鎮壓;審判也會啓用大陸的法官;內地的特務會大張旗鼓地幹,在香港營造恐怖氛圍。香港會完全變成大陸的一個內陸城市。因此爲了避免悲劇重演,美國和國際社會一定要阻止中共「國安法」真正落地香港,有必要施加最大的壓力。

簡單問題破解倒果爲因的「國安法」出臺論

章天亮特別指出,中共「國安法」是爲了應付它認爲的“香港亂局”,是應付它眼裏的“香港暴力”,是爲了對付它所稱的“港獨”。有人說是因爲香港亂在先、暴力在先纔出臺「國安法」。我覺得這完全是倒果爲因的混淆視聽。我們請問一個簡單的問題:中共來之前香港爲什麼不亂?當年英國人統治的時候香港爲什麼不追求“港獨”?那是因爲香港人有自由。有沒有民主並不是最重要的,我一直也不認爲民主是唯一的社會解決方案,如果一個社會有法治、有言論自由,政府公正清廉,其實民間的人權、自由本身就能夠制約政府不犯罪了。當初在英國治下,香港是多麼有秩序、多麼繁榮,社會治安多麼好,政府多麼清廉,港人是多麼安居樂業。完全是共產黨來了之後把它的那套意識形態強加給香港,所以纔有了2003年的50萬人大遊行,2019年的「反送中」。如果沒有警方的鎮壓加上中共媒體的抹黑,香港的局勢絕不會激化到這種程度。根本上,一切衝突、一切暴力都是中共在香港胡作非爲引起的,都是中共製造出來的。

人權高於主權,國際力量應當介入人道災難

在目前香港面臨的問題上,國際上對中共強有力的施壓是非常重要的。有人說,香港問題是中國內政問題,讓美國歐盟等外國政府介入,簡直就是漢奸、賣國賊。

章天亮說,對此,首先我們要說,人權高於主權,主權存在的意義就在於保護主權領土範圍內的國人的人權,就像美國《獨立宣言》中所說,如果一個政府不但不能保證人的權利,反而對這些權利進行干預、進行迫害的時候,那麼每一個人都有權利站起來推翻這個政府。這就是人權高於主權的一個非常典型的例子。《獨立宣言》就是基於這一點。因此,不管誰能夠幫助香港維繫人權,他們就站在了正義的一邊。

第二點,當發生大規模的人道災難的時候,如果中共真的敢於在香港開槍的話,世界各國也有義務去介入,因爲對無辜民衆的屠殺不是內政,而是反人類罪行,正常的人類社會有義務去制止。1994年盧旺達發生了一場種族大屠殺,當時聯合國不但沒有介入,反而撤走了軍隊,約有80萬盧旺達人在100天內被屠殺,全世界爲之震驚。美國總統克林頓被國內外批評沒有對阻止屠殺作出任何努力。四年後,1998年,克林頓訪問了盧旺達併爲他的不作爲向全世界、向盧旺達人民道歉,他說由於當時美國沒有“足夠迅速地採取行動”,造成80萬人的死亡。如果美國介入的話,這種悲劇就不會發生。所以,當一個地方發生人道災難的時候,國際的力量是應該介入的。主權絕不是屠殺人民的權力,也不是阻擋國際介入的理由。

逢賭必輸,共產黨邪教集團氣數已盡

習近平的政治運數近年是逢賭必輸,做一件什麼事情就變成了一件醜事、壞事:從賭中美貿易戰、香港區議會選舉,到賭檯灣大選,他賭輸了,再到賭新冠疫情不會擴散、象薩斯一樣是可以控制的,他賭輸了,他以爲在國際上甩鍋就能把責任推卸出去,他也賭輸了。這說明什麼問題呢?說明習近平在走衰運,共產黨這個邪教集團氣數已盡。過去歷史上的王朝末日,也是天災人禍接踵而至,怎麼做怎麼錯。習近平和共產邪教現在就是一副氣數已盡的樣子。那麼這次他在賭香港這個問題上,他能賭贏嗎?這場戲如何收場,值得我們去認真關注。

希望瞭解更多細節,請觀看以下視頻。

章天亮在最新視頻公放平臺《希望之城》還有更多精彩視頻,歡迎前往觀看:https://zhangtianliang.landofhope.tv/

責任編輯:楊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