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石濤評論】港版《國安法》投票 習近平政治豪賭與王岐山“盛讚” (音頻/視頻)

shitaopinglun

【石濤評論】港版《國安法》投票 習近平政治豪賭與王岐山“盛讚” (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20年5月27日】(主持人:石濤)大家好,這裏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石濤評論時間,我是石濤。

這是習近平到雲崗的照片,雲崗石窟。他當時去敦煌的時候,還放出了一點照片。等到他去大秦嶺的時候,就很少了。然後他到雲崗,就幾乎沒了,就這麼兩三張,但是他確實我以爲有着他隱藏的成分在裏頭。其實在敦煌放出了一點點,那是去年八月份北戴河會議之後,裏面大多都是文字介紹,說他去敦煌最大的道場,就是文殊菩薩那個道場,那個窟是六面都有畫,地下都有。所以它當時的意義就是其中有着從正定縣他自己起家的地方,從正定縣一直到山西的文殊菩薩的道場,大概全長五百里地,整個街景,那是在文殊菩薩道場西牆畫的。文章裏介紹他去了,但他沒讓人照相,王滬寧也沒讓把相片拿出來,但相對會更多一點,我們看到過不同的照片。等到了去大秦嶺,他幾乎都沒了。大秦嶺我們看到的故事,等他進入到女媧的故鄉的時候,女媧廟的舊址的時候,我們看到是他去看這些所謂農村的人,那些做蠶絲的人,裏面文字表明他來到了女媧城的古城,就是女媧廟所在的地方。

 

等到這次到雲崗乾脆就沒有,怎麼查都只有兩三張照片,有些是後來其它媒體給人合成的,那沒啥意思了,那是另外一回事兒。我說的意思就是,他在他有關佛教的概念當中,他有他非常隱藏不露的一面,就是他自己有着他非常懼怕的一面,說實話有着他非常懼怕的一面,但是他在從中找他的理由,去支持他的理由。去年八月份之後,他到了敦煌之後,我們能夠看到的故事就是香港當時比較火爆,那是八月了,等到八月三十一號香港太子站出事,就是他到了敦煌之後。到了女媧廟回來,那是四月份,當時主要是圍繞着大疫情,他在海外挑起來的事端。那這一次他到完雲崗石窟回來他挑的是這個《國安法》。所以有點邪門哪,大家要想明白有點邪門哪。我說有點邪門的意思就是說,他把自己放到了一個什麼位置上?文殊菩薩是四大菩薩當中之首,即使在元始天尊當時十二門徒當中,文殊菩薩是道行最長最高的一個,我們看十絕陣的時候就能夠看出來,而且他的造化、道行,他所展現出來的慈悲的法力確實是。

 

那女媧廟就不用太多解釋了,這是中華民族的起始。到了雲崗石窟那是未來佛,我跟大家一再解釋過,在雲崗裏面最主要最早的北魏時期的,主要就是第十六窟到第二十窟,而裏面全是彌勒,或者是三世佛,三世佛就是釋迦牟尼佛、燃燈古佛,這是過去佛,和彌勒,未來佛。那彌勒有着各種的站相、坐相、立相和包括散盤,其實他不叫盤腿,彌勒幾乎沒有任何盤腿的相,古時候傳下來的,樂山大佛就是彌勒佛。他去的這地方都是很有說辭的,可是每次去完出來之後就出了大事情。他在把自己放在什麼樣的位置上?就是他自己以爲他自己是誰?如果我說句不好聽的話,相當魔化,就是魔鬼的魔,應該他背後有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這些一般的政治分析中幾乎沒有,但是我上期節目跟大家解釋了,昨天的節目,我說香港應該沒有什麼太多事了,因爲這是香港的大嶼山大佛,我用的這個是曾經有一年深圳的航空公司的飛機差點兒撞到大佛上,但它並沒有撞上,差點兒撞上。大嶼山的大佛我自己能夠解讀到的就是說,應該背後同樣有着彌勒的法力在背後,這是我們在節目中一再跟大家解釋,有着它很特別的成分在其中。所以作爲香港人,這是我個人的理解不包括任何其它的,作爲香港人來講,就維持着這一份過程跟抗爭,我相信香港人也不會放棄,那也就促成會在未來的時間裏走過這次最艱難的一段,習近平對香港下手也就促成了他走到最後一搏。

 

我昨天節目中講了有朋友說,哎呀濤哥,我剛聽明白你說的天地人是啥意思。天滅中共當中同樣有三個七,就是應對着人的層面真實的生命的三魂七魄,或者叫天地人,或者你叫精氣神,我覺得從哪個角度叫都可以,最樸素的叫事不過三。川普是人,香港是地,中國大陸是天。天滅中共一定發生在中國上,所以天滅中共不是人滅中國,人在過程中任何行爲是人自己要選擇善與惡的過程。川普他在跟中共對壘的過程中,就是選擇善的過程。香港人更是,所以一句天滅中共把大瘟疫預止在中國大陸爆發。大瘟疫的出現、習近平的做法,促成了川普戰勝中共,透過貿易。習近平對香港的動手卻有着這樣一個背後的因素,他自己也有真正的背後因素,所以他是魔化來的,不是魔化來的不會出現天滅你的,天永遠不會滅人的。天會滅掉,神會滅掉真正與神對立的生命,因爲共產黨不是人,這是我們一直跟大家解釋的一個涵義在其中,這就是我個人眼睛裏的觀點看法吧。

 

面對習近平這一次的做法,有一些主要是英文文章出來了,其實絕大多數的文章人們不解,就說他爲什麼他能得到什麼?我昨天節目中講了,這次兩會的唯一的一個東西就是港版的《國安法》,他沒有任何其它的,因爲現在處於這個時間段並不是很好,大疫情並沒有消去,對不對? GDP他沒有目標,對臺灣乾脆他就完全認輸放棄,把韓國瑜跟國民黨全給賣了。當他什麼都沒有的時候,連這個計劃的概念中都不存在的時候,李克強工作報告只有九千多字,而且對未來沒有任何說法的時候,就凸顯出港版《國安法》是他着急出爐的根本原因之一,原因就是我以爲他要搶在立法會前頭,而他要達成對香港的控制,對香港的控制就是一份賭博,他賭進了他所有的東西。我跟大家解釋過說,他選在五月二十一號,五,金木水火土; 二十一 ,是三魂七魄,三七二十一。

 

我們昨天在“濤哥侃封神”裏跟大家分享了當時姜子牙在排兵佈陣的時候,再用軍旗的時候,他就說了一點就是說,這個軍旗都改成紅的。後來黃飛虎就說,宰相,下官就不懂了,這麼多軍人,三四十萬軍人,就靠不同顏色的旗令東西南北中在調配,那你都是紅旗,這事兒我打這麼多年仗我沒聽說過。後來姜子牙給他解釋得很清楚,說西岐這岐山這地方是屬金的,在五行中金怕火,紅旗代表火,他就解釋了他說,因爲怕火所以我們的軍人打出火旗,他都是這樣的。當這種情況下,它就會出現一種平衡,來彌補平衡西岐這個地方屬於金的概念當中,相生相剋的弱的道理。姜子牙在用兵的時候很特別,當他遇到水的時候,遇到大水淹的時候,他自己運用法力,求元始天尊。他同樣用水去頂水,他可不是用土去頂水。

 

大鵬金翅鳥要淹掉西岐城,他知道之後他做法事,調了北海水把整個西岐蓋上,這些表現在另外空間。大鵬金翅鳥看見之後就笑他笑話,說你就這點雕蟲小技,大鵬金翅鳥就要毀他,因爲這點東西對於大鵬來講無所謂的,但大鵬卻看不見元始天尊拿出了自己的琉璃瓶的三聖水,蓋在了北海水的上面,大鵬金翅鳥看不着,姜子牙也不知道,這是神佛做事,不會讓下面的生命,說我顯擺顯擺,師父幫你了。這叫生命境界,大家聽懂我說的意思嗎?真正他厲害的就是,遇到水再用水抗水,遇到火的惡,用火抗火,他是這麼定的。這樣他的概念就是物質融爲一體了,我相信人不敢用,根本就不會用。習近平在這個背景之下,就像中共爲什麼都用紅旗,就是用人的血,因爲真的是管用的,啊真的是管用的,所以就這故事了。

 

這裏面這是《紐約時報》就講,說他是政治豪賭。我覺得不是,他不僅僅是政治豪賭,我剛纔說了他把五行跟三魂七魄都頂進去了,他是做了最後的生命搏殺,他在與瘟神抗爭。文章蠻長的,《紐約時報》中文版沒有,這是其他人翻的。《紐約時報》就說,習近平趁大疫情在西方擴展的背景之下,他出手要訓化香港人,訓化香港的政治豪賭,有可能帶來香港再一次動盪和美中關係惡化等不利因素。美中關係早已經惡化了,美國人出了一個戰略報告,完全跟中共國對立了。香港再次陷入動盪,要舉行遊行,香港警察會更加嚴厲,因爲他就覺得完全的正義在他的手裏,所以就會更加衝突。香港的動盪在這種疫情的背景之下,我個人覺得很難超過去年,所以香港有着一種無可奈何,但不是太大的問題了。

 

在這篇文章裏,我們主要跟大家探討的是習近平的身份。大疫情令習近平行事謹慎和穩妥的看法徹底幻滅,國際社會深陷危機。中國苦於擺脫今天最嚴重的困境,習近平主動出擊,激怒西方,公然撕毀一切的承諾,就是一國兩制等等。這是他做他命運的豪賭,而不僅僅是政治上的豪賭,因爲一國兩制和《中英聯合聲明》、《基本法》在那兒,他完全是以欺騙的方式。將在後疫情時期超越分崩離析、優柔寡斷的西方,在香港問題上出手,來迎閤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夢想,而不計任何結果,不計政治、經濟、外交的任何不利後果,在所不惜,來驗證他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的舵手,這就跟我說的是一樣,他只要自己的感覺,他什麼都不要。而且當政治、經濟、外交全都不計較,全都不在話下的時候,這就是他賭上了身家性命,完全賭進去了。我剛纔跟大家解釋了,他很奇怪他去過三個地方,這都是最後的標誌。這三個地方都跟中國的佛家,跟他自己,跟這箇中共體制本身是相關的,我個人覺得是這樣的。

 

開會,拿出了港版《國安法》,制定的港版《國安法》前面的任何領導人都沒敢做過,領導層爲了合理化自身,將香港描繪成壞分子搗亂的地方。王晨做了一個說明,說反中亂港勢力公然鼓吹港獨、自決、公投,破壞統一等等。如果通過之後,國安部門將首度在香港公開設立機構,有別於現行的暗地的有限操作,大規模搞這些,對吧?那國安進去之後就會對香港進行大清洗大血洗。立法的計劃掀起的爭議,遇到太多挑戰,中國的前景不明。所以七習近平挑起事端來表示他的偉大,來掩蓋一切的不利因素。反送中抗爭已經沉寂了一段時間,預料將會激起抗爭者不滿,再次上街。他無所謂,我覺得這些無所謂。

 

美國政府跟國會高層接連提出了威脅,他已經不怕了,因爲中美之間已經就這樣了,他無所謂了。國務卿蓬佩奧說,美國可能不再給予香港特殊的經濟待遇。在這種目前不可控制的大疫情的背景之下,他給予不給予香港特殊經濟地位,已經跟原來不成比例了,對吧?不成比例的反襯,在一月份川普簽署了貿易協議,川普很高興;等到五月份川普說了, 一百個貿易協議也頂不上這一次大疫情。同理推算,在香港今天美國砍掉它的如何如何,對中國的影響他無所謂了。習近平似乎認爲香港如果變成挑戰中共統治的基地的話,對他的威脅更大。我覺得不僅是對他的威脅,關鍵是對他的嘲諷,就是關鍵是去年的反送中對他的嘲諷,我覺得是他不能接受的,那是在中國的土地上直接挑戰他,這是我以爲大家能夠看到的一個基本的故事,所以真正是在生命上,而不是在政治上。

 

這天底下應該說,截止到現在,伴隨習近平的出現最冤的我覺得就是王岐山了,王岐山成爲了個笑話,我相信他自己也覺得自己最冤。王岐山他的動向被所有人矚目,網上有各種說法,但是就我個人來講,我堅持認爲習近平對王岐山的態度會打消所有中共官場想在習近平身邊得到好處的人,想在習近平身邊能夠獲得什麼的,不可能。這麼講吧,能夠在習近平身邊呆的,一定是習近平眼睛裏的笨蛋,蔡奇等人,慄戰書等人就是笨蛋。蔡奇,我們可以看到習近平看蔡奇的態度;而慄戰書, 二零一八年在進行投票大選的時候,有一個很細微的動作,慄戰書在問選票的時候,習近平極其不耐煩地告訴他。也挺絕的,人大委員長你就是管選票的,甭管那是真的假的你是管選票的,他去問習近平,習近平好一通那眼神,就是那種態度,這個眼神他對王岐山沒有過。

 

而這個眼神在王岐山身上出現過的就是在二零一八年王岐山在宣誓完之後,回到位置上,習近平跟他握手的時候,習近平個兒大,王岐山個兒矮,習近平去拍王岐山後背的時候,那個時候露出了習近平非常出賣朋友的一面。王岐山比他大六、七歲,王岐山一直護着他,從他在樑家河在幫他,也就是說習近平光不溜條的時候,王岐山也光不溜條,他們倆知道,他們倆睡一個炕。如果是一個小弟對大哥的話,大哥這麼在生活上幫你的話,你怎麼可能在公共場合下,兩人合夥打遍了天下,然後你吹牛皮你成了這個定(腚)於一尊的時候,你去拍幫過你的一個七十歲的老頭的後背?這是習近平成爲了權力者的時候表現出來的,但這份表現即刻就出賣了王岐山。王岐山知道他的底細,完全知道他的底細,他無法面對王岐山,就是說他不能把他扒拉了,當然不是說不能,所以就給王岐山放了個虛職,也正是因爲給王岐山放了個虛職,從而這兩年,我們節目是比較早的說,他們倆是掰的,掰的概念是習近平出賣的王岐山,不是別的,利用了他出賣了他。王岐山不設防,在他的面前,從而出現了後面我們看到的場面。

 

那王岐山幾乎就沒有任何表達的餘地,對吧?特別是在後來這段時間,根本就沒有任何表達餘地,包括任志強出事的時候,都沒有表達的餘地。但是他在去年在耶路撒冷有所說法,那是很顯然他在甩話。然後就是到了新加坡,當時在貿易戰爭持的過程中,鮑爾森等人在新加坡召開了一個相關的會議,那個會很奇怪,習近平沒讓他們在北京開,他們到新加坡開的,當時還是跟川普在進行貿易戰,王岐山去新加坡參加了這個會議,而他當時都有一些相對王岐山式的表達。比較出格的比較特別的就是在耶路撒冷,當時那塔尼亞鬍子,就是以色列總理。他就說了一句,因爲跟以色列探討的是高精科技的這種相互的協作的會議。結果他說了一個,真正有創造力的是不用手機的。而他在猶太人的土地上說這話,不就是表明猶太人古老的傳統,信神的,神在他們生命中的那一面,其實是有這個含義在其中,在那之後他就再也沒有機會表達什麼說法,沒有了。

 

王岐山兩會去了湖南團捧習近平,胡春華陪伴,這是出了一個消息了,這是一個蠻有趣蠻有趣的。官方報導, 二十四號下午參加湖南代表團會議,副總理胡春華作陪。胡春華是被習近平撇開的,王岐山也是被習近平撇開的。常委這一級的一定是有政治局的人去陪伴,他作爲國家副主席,相當於第八個常委,胡春華去陪伴,什麼意思?胡春華、王岐山都不是習近平圈子裏的人,是圈子外的人,對吧?而王岐山卻稱讚李克強工作報告貫穿所謂的習近平新時代的思想,是對以習近平爲核心的中共黨中央決策的具體化。在提到武漢疫情的時候,再次強調以習近平爲核心的堅強、果斷、有力,還特意強調中國的事只能靠自己。顯然意有所指,這是很出格的說法,我不開玩笑,這是對王岐山是出格的說法,在此之前他的說話態度不是這個態度。這麼個人,這麼有能耐的人,連習近平長几根毛他都知道的人,他說出這種話,意味着習近平跟王岐山完全切割。王岐山在此之前對習近平抱有迴心轉意之心態之企盼,這次會議基本上就完全取消了。而這次會議的中心不在李克強的工作報告上,中心在港版的《國安法》上,我以爲王岐山完全對習近平死心,樂看其天滅中共,天滅習近平的笑話。王岐山什麼都做不了,這是一種全新的表態,這種全新的表態跟以往完全是切割,完全是不同的。

 

貫穿了習近平新時代的的思想,是對以習近平爲核心的中共黨中央決策部署的具體化,你什麼時候你上一次能夠聽到王岐山有類似的話,是什麼時候?沒有人想得起來。他講話永遠是很實在,他會跟中宣系統的宣傳的內容是有距離的,而這句話卻沒有任何距離。你什麼時候從王岐山的嘴裏聽過習近平新時代的思想?二零一八年修改憲法之後,你什麼時候聽說過?兩年我都沒聽過。而當他不這麼講的時候,你什麼時候聽過王滬寧掌控的宣傳媒體用王岐山的話來標榜習近平?沒有,從來沒有。王岐山我們聽到就是沉默,對吧?武漢肺炎,再次強調以習近平爲核心的堅強、果斷、有力,那意味着什麼?所有的事情都是他習近平自己負責任,跟其他人沒有任何關係。堅強、果斷、有力,這都是形容詞,殺人可以叫堅強,對吧?下刀可以叫果斷,把腦袋一刀切下來,這同樣叫做有力,沒錯兒,對不對?但他是殺人,所以他沒講事情本身的對與錯,他只講動作本身的堅決性,也就是說這件事情是對,也是他習近平的;這件事情是錯,是最大的罪惡,也是他習近平的,這是王岐山說話的特點,我誇你啦。

 

特彆強調中國的事只能靠自己,顯然意有所指,他沒說說什麼,老外辦不了中國的事兒,你指着美國推翻中共,不可能。我覺得他也有這個成分在裏頭,那中國的事兒可不只能靠自己嘛,當然你說這句話,話裏有話的話,我倒願意說那可能表明他內部的分歧巨大,或者說最終出事情還得靠中國人自己,這個話就是你可以講是他拍馬屁的話,也可以講是迴歸了王岐山自己的特點,我覺得從哪個角度都可以說。但他確實是從來沒有過的這種表達,我覺得這是關鍵。

 

文章下面就記述了習近平跟王岐山之間的關係,被邊緣化,然後提到了任志強跟習近平之間的關係,跟王岐山之間的關係,我覺得這些都是沒所謂了。主要大篇幅談到了任志強,很顯然你現在能聽到任志強的消息嗎?我跟你講蔡奇也拿任志強也沒什麼太多的辦法,但是他就把這個人給他消失了。又提到陳平,陳平顯然我以爲已經被排擠之外了,已經沒有什麼了。因爲陳平他現在自己也跟做自媒體似的,已經不靈了。然後談到相互搭配之間的關係,搭配的是胡春華,我以爲搭配胡春華,就是說明胡春華跟王岐山不在習近平的真正信得過的那圈兒裏面。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裏。謝謝大家,再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

熱門文章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