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王維洛訪談】中國糧食緊張並非危言聳聽! 揭中儲糧庫潛規則 (音頻/視頻)

wang
王維洛訪談 - 9 / 136

【王維洛訪談】中國糧食緊張並非危言聳聽! 揭中儲糧庫潛規則 (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20年5月28日】(主持人:靜汝 / 嘉賓:王維洛)聽衆朋友 您好! 歡迎您收聽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的【王維洛訪談】節目。我是靜汝。

近日中共農業農村部部長韓長賦在兩會上宣稱中國不會發生糧食危機,連年豐收,有足夠的庫存。中共官媒指,韓長賦的講話給了老百姓一個定心丸。中國真的有那麼多的糧食庫存嗎?中儲糧的現狀是怎樣的?在今天的【王維洛訪談】節目裏,我們就請本欄目嘉賓、旅居德國的著名環保生態學、中國問題專家王維洛博士來談談這個話題。

記者:王博士,您好!您怎麼看中國糧食短缺的問題?

王維洛:糧食肯定是越來越緊張的了。中國的糧食,從中國官方發表的糧食的進口數據來看,中國大概有15-20%的糧食需要進口。從中國的耕地數量來看,要達到糧食自給的話,中國缺30%的糧食,中國的耕地不夠。

自從中國進入世界貿易組織以後,它的糧食耕種的政策發生了變化,是什麼呢?用水換地,用水稻換大豆。糧食的產量上,中國的水稻好的可以達到每畝1000公斤。我們把它算比較差一點的話,水稻田每畝1000斤,中國的大豆每畝只有100多斤,最好的可能只有每畝130斤。

那麼同樣的一畝地,你種大豆只有130斤,要種水稻的話,稻穀可能就是1000斤,或者甚至更高有2000斤,就是說產量是原來的10倍。以前中國是自給自足的,大豆必須是自己生產的,不向外面去買,所它的那些地必須是去種大豆,比如說是東三省東北,東北種的就是大豆、高粱。

現在東北種什麼?我們以前村子裏從來不種大米,我們那個時候想大米都想瘋了,沒有啊。現在我們村子裏全種大米,大豆不種了,小麥也不種了。

記者:種水稻需要水的,

王維洛:我們那邊本來就是沼澤地。現在就用水換地、換產量。大豆從哪裏來呢?就去進口。中國在世界上進口大豆進口的最多,如果說世界上的糧食貿易包括大豆,每年2.4億噸的話,中國進口的量是1.2億噸,或者說中國糧食貿易量是1.2億噸。中國主要是買進,也有一部分賣出,很少,主要是進。

中國佔了世界糧食貿易量的一半,而其中最多的一部份就是大豆。這是大家所謂的世界化的過程,選擇最好的地方生產糧食。因爲中國覺得生產最好的是水稻,所以大豆寧願到外面去買。如果中國和世界脫鉤的話,如果發生糧食危機的話,那各國都是閉關的。閉關的話你就要考慮糧食的品種,你不能說我都生產大米我就夠吃了,你沒有油了,豬的飼料沒有了,對不對?!不行的。那麼脫鉤的話,中國又得重新換回來,以前種水稻的地,重新得種大豆了,你的產量就下去了,用水換地就不行了。而且中國所有的現在的數據都是不可信的。

講到耕地,中國的耕地永遠說是會保持是18億畝以上,現在說是有21億畝,已經2次都掉到18億畝以下,突然之間一個全國土地普查,一下子又上去了。所以它說有那麼多地,別人沒有這個數據,但是我們可以說中國的數據是假的。

記者:您剛剛提到別人沒有這個數據,那怎麼證明這個數據說是不真實的?

王維洛:因爲你把中國的耕地加上中國的森林、中國的草原、中國的荒漠、中國的城市用地、中國的交通用地、公路、鐵路,這些地全部都加上,你突然之間發現中國的土地利用面積多於960萬平方公里,比這個多了。

那多出來的地怎麼辦?習近平說過了,老祖宗的土地少一寸都不行,老祖宗的土地多出來,他沒說怎麼辦。所以中國的數據要認真的話,那就像中國的政府一樣,說要去查糧倉,糧倉就燒了。

記者:爲什麼要燒糧倉呢?

王維洛:其實和它的制度是有很大關係。中國的制度現在實行的是自負盈虧,國有企業但是是自負盈虧,就和醫院是一樣,是國有的,大家都是公務員、醫生,但你自負盈虧。國家只給你基本工資,你這個廠,醫院的錢掙的多、掙的少,就看醫生藥賣的多賣的少。醫院的醫生藥賣的多,醫生的收入就高。這個制度就逼得中國的醫生就去亂開藥,有用的、沒用的都給你開。開的藥大多數都是吃不會死的,但貴又很貴,不治病但又治不死,醫院的經濟效益就上去了。

同樣,我們把這個模式拿到國有糧庫裏面,國有糧庫的管理模式很簡單,糧食、倉庫,能曬糧的土地。我下鄉的東北的北大荒富錦縣號稱是中國的糧倉,號稱是中國的飯碗。那裏有一個很有名的叫九零糧庫,九零糧庫當時就出了一件很大的事情,說裏面貪污啊什麼的。九零糧庫的主任我也認識,總會計我也認識,糧庫替國家管的儲備糧,我們那時後下鄉的那幾年,在富錦除了糧食沒有別的,天天就是往外用卡車、用輪船往外運糧食。富錦縣最大的單位就是糧庫,幾乎每個公社都有糧庫,每個鎮都有糧庫。

糧庫實行改革以後得自負盈虧,國家給你撥款是你替給國家管的,但是你的工人的工資、職工的工資只保基本工資。但是基本工資只佔職工工資裏面很小一部分,大多數是從什麼職務工資、補貼啊什麼。那糧庫的管理層就想辦法掙錢,如果是懂的話,他就把糧食賣出去在買進來,價格好的時候把它賣出去,價格低的時候把它收(買)進來。中間倒一個差價。

就像中國當時的那些人挪用公款去炒股一樣,我把錢投到股市裏面去,如果股市漲了我再把它拋掉再拿回來,掙的這個錢是我的,挪用公款我填回去,我沒挪用公款,我只是借用了一下。糧庫也是一樣,糧庫也是這個模式,就像炒期貨一樣,掙的錢是我們職工大家要分的。爲了讓職工好好給你幹活必須得這麼幹,不是說他們想犯法,是國家的制度逼他們這麼做的。

記者:如果像炒股,那就有輸有贏,要是沒掙錢怎麼辦?

王維洛:要是炒輸了就露餡了,你要露餡了,你就得把糧庫燒了,什麼也沒了,都一把大火燒了,這是糧庫運行的祕密。

現在中國放開了以後,做糧食期貨、倒騰糧食的不僅僅是中儲糧啊,還有很多很多的私人做糧食生意的人,做糧食生意的人把糧食買進、賣出,他在做糧食生意,但是他買進糧食的時候他沒有倉庫,他就借用國有糧庫的倉庫存他的糧。他付給國有糧庫一定的費用,那麼糧庫也能掙點錢。等到中央檢查團來的時候,你能知道糧庫裏的糧食是國有的呢?還是私有的?根本就不知道。所以你查不得,你一查就點火燒。

記者:本來糧食就緊張,這樣燒沒了不是浪費嗎?

王維洛:一筆勾銷了嘛,這是國家的又不是我的,責任都沒了。他本來說有一百噸糧食在我這裏,其實我這一百噸糧食是沒了“燒了”。只要認真查他就燒。

而且糧食裏有很多細節,譬如說糧食它每年是有糧損的,是2%,3%。每年是有這麼的損失的,因爲存在那里老鼠也吃。而且水份也會變,是有損失的。這個糧食你國家就算有,他報損了也就沒了。而且中國公佈的那個糧食數字說它夠它一年的,那是剛剛收下來的時候夠一年吃,不是說任何時候都有。這就是糧庫的現狀,沒有發生了糧食危機的時候都沒有事情。發生糧食危機的時候,那就完全是另外一種景象。

那這裏我要特別的跟大家講一下糧食危機這個概念,其實大家都不說糧食危機,說一個更好聽的名詞叫糧食安全。那我們也就說這個糧食安全,其實它和危機是一個意思。

糧食安全的這個定義這二十多年來一直在不斷的修正,以前是隻有一個定義,現在是有四個定義在裏頭。

記者:哪四個定義?

王維洛:你買得起的價格,獲得健康的食品,它其實也不是糧食而是食品。就是每一個人,所有的地方,你買得起的價格,就是你要能支付的起的價格,就包括了糧價,而且要保證糧食就食品的質量,四個概念。所以糧食危機它永遠只是對一部分人,對一部分支付能力弱的這批人而言。不是說中國所有的人,十四億人都有糧食危機,永遠不會的,只是對中國的一部分人。

只要等到糧價上去的時候,他們的糧食危機就是實在的,不是說糧食沒有,他是買不起。你就看中國的超市,中國超市裏邊的糧價,那個大米的價格相差很多的,幾十倍的。家庭收入低的那都是買最差的糧食。家庭收入高的都是買進口的糧食。中國爲什麼要進口大米?中國的大米這個產量足夠中國人吃的,它爲什麼進口大米?質量不好、質量不行,有污染,所以那些就收入高的,那些在廟堂的這些人,他們需要進口大米。中國生活低的那些人,收入低的那些他不需要進口大米的,所以說糧食危機只是對一部分人而言的。

而且對中國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概念,你這個糧食是不是安全,就是說你是不是符合標準的。幾年以前我們都知道,中國有20%的土地是被污染的,種出來的糧食也是被污染的。那個湖南的這個小女孩,調查那個稻米鎘中毒的那個小女孩,我到現在爲止我還沒找到她在哪裏,我不知道她死了還是消聲了,還是她不敢說話了。我覺得她以前做的很好的,我現在找不到她了,我只知道她被警察帶走了,這是留在我這裏最後的信息。

我們大家就想一下,中國有20%的土地是受了污染的,在污染的土地上長出來的糧食是也是受污染的。那你20%的這個糧食是不能算作是糧食的,但是你要想我把這個合格的糧食和不合格的糧食這麼混一混,那它抽檢的時候它不就合格嘛。

中國發展的數據裏面,它講有多少糧食是污染的嗎?20%的糧食是不安全的糧食,沒有人去考慮這個問題。如果你要把這個問題給拿出來講的話,它的這個糧食是個很大的問題。

所以說糧食安全也好,它是包括了四個概念,任何人、任何地點、買得起的價格和合格的糧食、食品,是缺一都不可的。所以糧食危機永遠是隻針對一部分人。所以聽衆你要想一想,你是不是屬於這個最敏感的人羣,最容易被這個糧食危機所擊中的人羣。在廟堂上的人,中國發生多大的糧食危機,對他來說都是糧食安全。

聽衆朋友,今天的【王維洛訪談】節目就到這裏,我是靜汝,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以上評論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

熱門文章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