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横河评论】强推港版国安法,美中会摊牌吗 (音频/视频)

横河评论
横河评论 - 6 / 478

【横河评论】强推港版国安法,美中会摊牌吗 (音频/视频)

【希望之声2020年5月29日】(主持人:楊光 / 嘉宾:橫河)中共为何现在推出港版国安法,选择时机有何考量,美国将如何应对,而自由世界的其他国家又如何反应,中共是否有相应的反制手段。中共的表现和中共性质及西方世界以往的绥靖政策有何关系,这次会不同吗?

主持人:听众朋友好,欢迎您收听《横河评论》,我是杨光。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中共在两会上罔顾香港民意,强推港版国安法,令全世界错愕。因为疫情而趋于平静的香港街头,又再次爆发激烈的警民冲突,香港人是抱着玉石俱焚的决心来捍卫他们最后的自由。美国总统川普强硬表示,美国绝对不会对北京侵犯香港自治的行为不闻不问的,强有力的措施正在酝酿之中。

中共疫情困境未解,为什么又要挑起香港事端呢?自由世界捍卫香港的决心到底有多大?西方国家会不会跟随美国来共同制裁中共?我们今天就请横河先生来解读一下。

横河先生,我们先来看一下,中共不顾世界各国的反对,强推香港版的国安法,是非常令人愕然。您怎么分析这个国安法后面中共的思维逻辑呢?

横河:因为中共的逻辑是很独特的,所以一般人要了解它的逻辑还不容易,但我想可能有这么几个因素。第一个,全球疫情对于各个国家来说都是一个灾难,但是对中共来说的话,它就是一个可趁之机。就是说在抗疫情问题上,中共和别的政府不一样,它根本不会有关于人道主义方面的考量的,无论是对中国民众还是对世界各国都是一样。

中共只有两点考虑的,第一,就是不要追根溯源到中共的责任上,这就是它用尽了各种方法,包括甩锅、狡辩、威胁利诱所有的手段来阻止对病毒来源的国际独立调查的原因。

第二个,趁全世界各个国家的政府焦头烂额对付疫情之际,它来看看有什么地方可以趁机钻空子的,你看在国安法提出之前,它有迹象了,就包括突然加强对香港抗议者的镇压,逮捕包括议员在内的民主派人士等等;另外还有在南海岛屿设立行政机构、行政区,对台湾发出武力威胁,这都是,它把这个当成一个机会。

另外一方面,中共的理论它的思想和它的实践,从一开始就跟全世界的普世价值是对立的,它本来就是要用暴力推翻现存的国际社会秩序。对于中共而言,为了这个目标,所走的每一步都没有时机的问题,因为它整个跟国际社会是相反的,所以任何时间做任何行动都是对现有国际秩序的挑战,都会遇到阻力的;如果它要等机会的话,就永远不会有机会,所以它是每一步都带着冒险的思想去做的。这一步就是港版的国安法推出,没有什么特殊的,它只要不到50年,想完全接管香港,把香港变成和中国大陆一样的一个城市的话,在任何一个时间点做和现在做,对中共来说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第三点,我们看到中共建政以后,所有的对外的冒险行动,它很少遇到真正的阻力的,即使有的话,一个是中共的这种手段,还有一个就是靠时间,最后都化解了,除了朝鲜战争以外,就说是打回到三八线,中共没有占什么大便宜以外,其它的基本上中共没有遇到障碍。文革前,中共的闭关自守,其实不是西方国家惩罚它主动为之的,是中共自己把自己和国际社会隔离开的。

最典型的西方绥靖政策,就是89年天安门大屠杀以后,全世界假模假式的制裁了几天,日本和美国最先放弃制裁,几个月以后就放弃制裁了。而99年开始迫害法轮功,西方政府几乎没有发出声音的;而且几乎所有的西方政府在中国的人权问题上,都是按照中共的规矩,按照中共划的线在走,就说人权可以谈,但是只能私下谈。大家也确实这么做了,一直到最近。这使得中共认为它再怎么样恶行暴行都不会受到真正的惩罚。虽然现在时代不同了,但是从中共的角度来看的话,它看不出这一次和以前有什么实质的不同。有这些原因导致了中共在这个时候推出这个港版的国安法。

主持人:虽然有各种各样的解释,但是不管怎么说,在全世界其他的国家看来,从各种角度都觉得中共这一招是最烂的一招。因此也有人分析,其实中共并不是像我们想像的那么傻,人家并不傻,只是它们眼中的世界和我们看到的不一样。我们可能觉得,你看,中共的第二波疫情已经开始爆发了,自身难保;但是习近平可能还觉得自己抗疫效果很显著,他有政治资本可以来对香港强硬了。您怎么解读这个问题呢?

横河:首先讲中共的宣传,它的特点之一就是宣传到最后它自己真的相信自己编出来的谎言了。比如说疫情,李文亮医生去世的时候,国内当时反对中共当局的民意应该是达到了最高点;但是随着中共甩锅,指控西方,然后宣传自己伟光正的抗疫等等,再加上网络上封杀所有不同的声音,最后就变成了网络上和舆论上就是一个声音,大家看起来确实好像是对中共有利的方向转了。当然这个主要是靠封杀不同的声音造成的,但是确实在中国大陆有很多人,包括海外,相当多数使用微信的华人群体都相信了中共的这个话,这就是中共操控舆论的结果。

而且中共当局自己相信的,包括中国的疫情数据,中共当局自己相信的。至于习近平,你要知道中共这是一个闭环系统,比如习近平对中共的历史包括文革,他有一个特定的思维定势,他的决策并不是出自对现实情况的了解,和国际形势的了解,而是他的特定的思维定势。

当他的决策发出以后,宣传和反馈,这个反馈包括情报方面的反馈,都是在正面反馈他的决策。也就是说他的决策在先,反馈宣传和舆论导向,加上政治镇压,都在加强他这个决策的正确性的反馈。

要知道一般的社会,任何政策提出来以后,需要的是一个负反馈,可以调整;而正反馈一般会导致这个系统的崩溃,像雪崩就是正反馈。但是中共的系统里面,很多提出来的政策都是正反馈,最后要到这个系统崩溃,像文革,毛泽东死了,文革才能够结束,否则没法结束,因为它是一个正向的反馈,最后就崩溃了。

香港反送中运动其实也是一个典型案例。在中共的系统当中,如果制定的政策错了,不管在哪一级错了,事后采取的措施会去惩罚直接导致这个错误的官员,但是这种惩办和我们想像的是因为他犯了错误去惩办,是完全不同的。它的惩办是,为什么惹出这么大的事情来,让上面的官员难堪?港澳办、中联办的官员可以被惩罚,可以被免职,但是对香港的政策会更强硬,是沿着原来错误的方向会走得更远,而不是去反思或者调整政策,这是中共的特点。

在这之前有一个典型的案例,就是大跃进失败以后,当时已经饿死几千万人了,后来就开了庐山会议,准备纠左的;结果彭德怀「万言书」一上,反而变成了反右倾,也就是说在原来的道路上走得更远。

我们现在看到的港版的国安法,它是同样的思路和做法。外面的人看的觉得奇怪,其实中共不这样做才是不正常的。就是说这一类的做法以前主要是在国内事务上,国际上不太关注;而这一次是香港,是一个国际大都市,又有国际条约的约束,这才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所以大家才会觉得中共这个思维怎么这么怪?其实中共历史上一直如此。

主持人:就在人大投票表决这个香港版的国安法的前一天,美国的国务卿蓬佩奥他就宣布说香港不再享有自治权,因此美国也非常有可能取消香港的特殊待遇,那他选的这个时间段是非常有一个警示的意味。但是我们看到第二天,国安法还是在人大非常顺利地通过了。那您觉得是不是北京认为美国不敢真的制裁中共,或者是说取消香港的特殊待遇呢?

横河:中共可能还真是这么想。但他这个提出来,就在国安法上通过,这个跟国际的抗议是没有关系的,就是说你抗议不抗议它都要通过的,因为国安法是经过高层研究判断结果提出来的,这种事情它不是一般的提案。就比如甚至像取消劳教制度这种事情,它可有可无的,它有替代品。

但是这个不一样。其它的提案如果反对声音大了,它可以拖延甚至可以取消。但是像港版国安法,这种对中共来说的话是属于它认为的原则性的大事,就所谓底线、红线那一类的,它一旦提出来就没有打算退缩,就没有打算把它收回去,所以人大通过这是一定的。

而且我并不认为,有人说的,就是这是习近平个人的性格和他的独断的结果,那是没有看到中共的邪恶本质。中共历史上每一次骇人听闻的反人类的行为,包括毛泽东的每一次政治运动、邓小平的六四镇压、江泽民的迫害法轮功,为什么都能够通过并且实行?大家都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实际上都能够通过。我觉得是因为这些人的决策符合了中共的邪恶。当然有个人因素,而且个人因素很重要,但是绝不能因此而忽略了中共的这个根本因素。

你看毛泽东搞政治运动,他每次都能得到相当强大的支持。延安整风的时候,有刘少奇跳出来支持他;建政以后,很多政治运动都有周恩来支持他;文革时期有康生、林彪等等支持他。就说这不是偶然的。人家说如果换个人会怎么样?你就看他有这么多支持,你就知道了。有正义感的人在中共这个系统里面不可能爬到决策层去。

当然,北京当局的考量呢,全球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肆虐是一个因素。为什么呢?因为现在的订单大减,就说虽然是中共最需要国际支持的时候,但实际上也是中共最不在乎的时候。因为在乎也没用,它再在乎订单也没了,反而它没有负担了。换句话说就是反正已经在脱钩了,脱钩反而不是最需要考虑的因素了,破罐子破摔,其实就是这个意思。它肯定认为就是说我再去讨好你也没用了,那我还不如就趁这个机会把想做的事情都做了。这就是为什么最近中共连续发出的都是那种进攻态势的行为。

另外一方面呢,美国确实在很多问题上,在历史上给中共一些特殊的待遇,就除了刚才讲的就是六四以后几个月,老布什就派人私下去跟中共接触了,去解禁了。

还有一个事情就是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中概股在美国上市的事情。华尔街帮助中概股在美国上市圈钱。它不是让中概股符合了美国上市的要求,而是破例了,允许中概括不需要接受美国检查;美国公司绝对没有这个待遇,但是它让中概股全部接受这个待遇。这就是为什么现在针对去查中概股,一查一个准,全都是不符合上市标准的。

所以说在历史上确实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让中共认为美国真的会制裁,也许现在是个特例,但是对中共来说的话,在历史上确实没有这样的例子,所以中共很可能真的认为美国不会真制裁。

主持人:那我们看到美国政府川普他是宣布说周末以前,大概就是明后天就会有相应的措施宣布出来,用他的话说就是非常强硬的手段。但是美国毕竟离中国这个大陆,两个大陆是离得非常远的,就是说美国到底能做些什么呢?他有些什么手段呢?他肯定,比如说不能把军舰开到香港去嘛,对吧?

横河:这个就是看哪些手段了。就针对香港本身,那么大家都已经讨论过了,就是美国对香港繁荣,并且使香港继续成为国际金融中心的最大贡献,应该就是一个特别关税区的地位,就是独立关税区地位。美国是最早也是最重要的国家提供这个特别关税的。1992年,也就是说在香港移交前5年,美国就通过了这个法律;后来当然其他的西方国家也有一些根据这个模式给予香港这个独立关税地位的。这个对确保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是至关重要的。当然,美国对中国大陆禁运的很多高科技的产品,他对香港也不禁运,所以说这也是中共获得一些禁运物资的途径,就是两方面。

而美国国会去年通过的这个《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呢,就是说它是需要国务院,一个是定期审查、每年审查;再一个是在法案通过以后的180天内提交第一个报告来审查香港的自治状态,是不是自治,来判定是不是继续给予香港独立关税区的待遇。

现在正好在180天的时候呢,国务卿蓬佩奥已经发了一个声明,他声明当中说已经给国会提交报告了,也就是说法案通过以后的第一次审查报告已经提出来了。这个声明里面就讲到了,就香港现在已经不符合自治这个标准了,也就是说取消独立关税区待遇的这个先决条件已经满足了。那么关键问题是能不能做决策,做什么决策的问题了,就条件已经够了。

那我觉得如果说是对这个独立关税地位要进行调整的话,定一个时间搁置,就是不会永远取消,就是搁置可能是一个选项,就是暂停一段时间,等于是给一个机会。但是我想这个效果不会好,而且中共也不会在乎。你越给一个机会,人家就越认为你不敢真制裁。

因为停止独立关税的这个效果啊,我个人认为可能需要比较长的时间才会出现,不大可能说你给他3个月的时间,然后你3个月以后检查。这时候检查出现的效果并不是有没有独立关税出现的效果,而更可能的是给中共一个机会。但是这可能是一个选项。

另外就是,美国一些官员他也在谈到就是怎么样减少对港人的伤害。这个可能是,似乎在提示会采取一些比较精准打击的措施。就这个停止独立关税呀,它是一个广泛打击,它除了打击中共以外呢,还包括打击了港人、还有各国在港的企业、各国在港的利益,那么还有美国自己的利益。而精准打击呢,是尽量打击相关的官员、相关的系统,或者相关的企业,尽量减少民众的损失。我觉得美国可能会在这方面做一些事情。

今天有个传说,说是停止和中共军方院校有关的签证。也许这是一系列措施之一,当然这个措施在整个美中关系过程当中是必然要走的,但我觉得似乎跟这个港版国安法的出笼关系不大,而且针对性也不够强。应该是一些更有针对性的,当然这个更有针对性指的倒不一定和香港有关,而是一定要把中共打痛。

这里面就要谈一下,就是美国这个应对中共当前危险委员会,就今天向川普总统和国会提供了十二条建议。这些就是比较实质的。它在十二条当中前八条都是阻止美国市场继续对中共开放,就是不能够为中共的募资担保,阻止中共在美国市场继续集资,包括上市发行股票。

另外四项都是很有意思的,包括推倒中国的防火墙、惩罚人权侵犯者,包括打压香港自由的那些个人和实体进行制裁,这就是我讲的就是有针对性的制裁;还有一条就是阻止大规模的强摘宗教信仰人士、少数族裔和政治犯的器官;最后一条是帮助捍卫台湾人民的权利。我觉得这些都是很有针对性的,虽然这些不直接和香港相关,但是对中共来说,这些都是一些要害之处,都是要命的。就是惩罚措施不见得一定要跟香港有关的,但是一定要对中共打在要害上。

主持人:您刚才提的这十二条建议,我们不知道川普政府或者国会他会不会通过,但是比较大的可能性的就是说香港会失去特别待遇,也就是会危及香港的金融中心的地位。那么您看中共它现在因为这个疫情,经济下滑的非常严重,因为它整个经济已经非常脆弱了,如果真的失去香港的金融地位,您觉得对它的影响,对中共的影响会足够大吗?

横河:对中共的影响是很大,但是我就说了,香港对中共的经济是很重要的。但是在疫情之下,经济整个整体的水平在下滑的过程当中,也许香港的损失可能对中共的打击在比例上反而没有这么大,有这个可能性。这些很多专家都讨论过了,我觉得我没有什么特别的观点。

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的不稳,对中共的影响主要是两方面的,一个是资金来源方面,就包括是外国投资、融资,就是圈钱这方面的。如果中概股在美国退市的话,那么香港就是主要圈钱的地方了,就中共企业。反向的呢,就是利益集团转移资金的问题,还有就是少了一个获得高科技产品的主要途径,这是对中共来说。

其实香港虽然转口贸易的作用,大家说已经不大了。但在贸易战的背景下,我觉得香港转口贸易的作用也许反而会增加。所以说如果香港独立关税地位没有了的话,可能对中共在这方面的打击也会比较大的。

但总体来说的话,可能一下子不见得能看出来,就是直接的影响,可能要一定的时间才能够看出来。

主持人:那么如果美国他出手制裁,中共它有什么反制裁的措施吗?比如我这两天听到说,美国曾经考虑过说冻结中资企业的资产;北京也放话说,那我也可以冻结美企在华的资产。您觉得这个会有效吗?

横河:这两个是完全不同效果的东西。因为现在美国政府正在鼓励美国企业退出中国市场,甚至愿意承担搬迁费,所以现在还在中国市场的那些美国企业实际上是不大愿意听美国政府的话,就是他愿意留下来和中共勾兑,也就是属于中共的老朋友一类的;当然中共要惩罚起来,它也不管你什么老朋友不老朋友。但中共现在是指望这些公司,因为他还有利益在中国,所以它要让这些公司替中共在美国政府和国会去当说客。

冻结这些企业的资产,从表面上和短期看似乎会给美国造成损失,但是它会有另一个方面的作用,就是阻吓美国企业的进一步的投资,这个对美国投资是有一个寒蝉效应的。这对美国的相关企业也许不利,但是客观上他会帮助美国政府转移产业链这个政策的实施,对美国政府的这个政策是有帮助的。就是用中共的那种强制美国企业的方式来实际上使得美国企业认为再不走不行了。

而美国冻结中资企业不一样,因为大的中资企业资金能够在国际流通的,它大部分是国企,也就是说就是中共的资产,所以冻结直接打击了中共。这两者我觉得效果是完全不一样的。

主持人:那么目前香港人的处境真的是非常的危急,香港也是自由世界和专制社会的决战之地,全世界都在面临着选择。虽然今天看到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日本五个国家发了联合声明,但是真正有实际行动的,目前我们只看到美国。当然台湾他也说可以向香港提供人道的难民援助,就可以鼓励香港人去移居到台湾。但是真正说制裁的话,大概只有美国。所以您认为如果香港局势继续恶化,还会有哪些国家加入美国采取强硬的措施呢?

横河:目前看来,比较有可能加入的还是主要是五眼联盟的国家,就是妳刚才讲的已经发表声明的英国、加拿大、澳洲。欧盟其实作为整体来说也发了个声明,但是主要的欧盟国家还没有跟上。

我认为首先现在其实并不在乎人多势众,就是大家都要去,当然大家都加入比较好了,但是关键还是美国的态度。因为中共的改革开放实际上邓小平最清楚了,就是对美国开放。贸易顺差的来源、积累的财富,主要也是靠美国。就是香港的独立关税地位也主要是美国制订了法律以后才确定,然后其他国家跟进的。

不过这一次如果说美国和中共部分摊牌的话,我不觉得这会全面摊牌,当然在香港问题上摊牌比较多,但是整体上可能还只是部分摊牌,其他国家会面临一个站队的问题。因为这不仅是美国希望盟国加入,那毕竟盟国是跟美国有同样的价值观的,其实中共最近的表现,它也是不允许这些国家骑墙的,它会用各种手段来强迫这些国家表态和站队。

但是我觉得中共其实就是用这种方式,一次又一次的向全世界展现它的邪恶本质,就给各个国家一次又一次的机会来选择是站在正义,还是站在邪恶一边;历史上也没有哪个国家可以在邪恶横行的时候靠旁观和不介入来独善其身的。我想中共会用各种手段来让世界各国一步步的认清它,而且做出正确的选择。

主持人:好,那么这次节目我们就先讨论到这里,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横河:好,谢谢大家,再见。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