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紅龍
澳洲作家漢密爾頓於5月30 日在每日郵報撰文“誰來馴服這頭紅龍”, 爲英國政府如何應對中共提出建議( 漢密爾頓推特截圖)。

中國問題專家:爲了自身的主權獨立和尊嚴 英政府需要堅定不移地應對中共

【希望之聲2020年5月31日】(本台記者宇寧綜合編譯)在中共的橡皮圖章機構,中共人大5月28日批准擬定港版國安法後, 澳洲智庫創辦者, 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5月29日在每日郵報上撰寫了名爲“誰能馴服中共這條紅龍”一文,表示作爲一個具有全球野心的獨裁國家,中共在與西方發起生死一搏, 而英國政府應該堅定不移地應對中共,因爲這涉及到英國的主權問題,也涉及到英國尊嚴的問題。

漢密爾頓在文章中表示,中共將中共病毒(又稱薩斯2號)病毒傳播到中國境外,令很多發達的西方大國都受災嚴重;同時在國際社會忙於遏制中共病毒疫情的傳播時, 中共拋棄“中英聯合聲明” 中承諾的“一國兩制”,在香港推出嚴苛的港版國安法;而且中共軍隊在印中邊境與印度軍隊對峙、在南中國海對包括菲律賓、越南、日本和臺灣等鄰國和地區的威脅,他認爲這都歸於中共的一個理念,那就是它認爲自己在與西方世界進行生死一搏。

他介紹說,這是他在研究中共內部文件和中共領導人的講話中發現的觀點,那就是中共認爲其在與西方進行生死一搏, 並認爲在當前這種環境下,在全球強調中共的實力以及其理唸的優越性和合法性至關重要, 因此中共在國際社會試圖控制話語權, 併爲此給西方的媒體、公共輿論、學術界投入了大筆的金錢,同時在海外召集包括海外華人在內的支持者。 他舉例說, 英國很多大學的副校長們陶醉於來自於中國學生的學費,嘴上說的是支持言論自由的陳詞濫調, 但是卻沒有任何實際行動,這導致英國很多大學中支持香港民主運動的學生遭到與中共有瓜葛的中國大陸學生的恐嚇,甚至被噤聲,因爲在英國的大學中有近12萬中國大陸學生。 

雖然如此, 中共在歐洲並不受歡迎,因爲中共在歐洲利用歐洲懷疑主義和收購戰略資產的行爲令歐洲對其產生了懷疑。 

然而在英國從歐盟退出之後,英國必須在世界上找到新的一席之地, 英國政府已經發現中共這個具有全球野心的、完全不能夠容忍異議聲音的獨裁國家不可交,因此在中共病毒疫情爆發後,英國各界對中共的態度非常強硬,有些政要還談及要因爲中共病毒疫情給英國帶來的災難而追責中共。

作爲一位觀察中共對英國影響多年的人,他發現英國必須對中共在英國進行的偷偷摸摸的、強制性的腐敗影響進行防衛,因爲中共已經系統的從英國的內部削弱了英國對其的抵抗;而且中共已經在英國的商界、議會、大學 和媒體培植了一個龐大的遊說圈, 他寫道:“不要忽視英國精英層中的這批親中共遊說團體,他們目前埋伏着, 但是疫情一過就又要開始活動了”。 

他因此建議英國政府在退出歐盟後, 應該與日本、韓國這樣的民主國家建立新的盟友關係,並加強英國與印度、加拿大和澳大利亞的關係,因爲這些國家的自由都遭到了中共的威脅。

他還非常歡迎英相約翰遜最近做出的重新考慮是否允許華爲進入英國5 G網絡的決定。因爲他將約翰遜允許華爲進入英 5 G網絡稱爲“一個災難性的決定”,因爲5 G網絡將成爲英國新的“神經系統”,會將英國社會從內部聯繫起來 ,然而如果約翰遜允許華爲進入5 G網絡,就等於允許中共的間諜進入英國的5 G設施,甚至允許中共控制英國的5 G設施。 

他也非常歡迎英國政府有意與包括G7 集團成員國和澳大利亞、印度、韓國等全球10個民主國家(D10 )結盟的消息, 因爲這10個民主國家準備建立自己的供應商網絡,並通過給成員國的本土企業投資,以防止過於依賴中共。 

他最後寫道:“堅定不移地應對中共,不僅僅涉及到英國的主權獨立的問題,還涉及到英國尊嚴的問題,雖然這對於剛從歐盟退出來的英國政府會有難度 。”

漢密爾頓澳大利亞查爾斯斯圖特大學(Charles Sturt University) 的公共倫理學教授, 也是暢銷書《無聲的入侵:中共在澳洲的影響力》的作者,他是一位中國問題專家。 

責任編輯:常青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